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1052章 总有鬼怪要害非迟哥

第1052章 总有鬼怪要害非迟哥

        明智惠理‘噗嗤’一下失笑出声,“是他表情太冷淡、又被过于华丽的和服加强了距离感吧,刚才我看到小哀也是一样啊,感觉像看到了一个精致的日本娃娃,不像看到一个活生生的小女孩呢,他们兄妹俩都那么好看,表情又那么像,再加上池先生穿上和服,但不像小女孩那么可爱,你们看到之后,就想起了神社供奉的泥偶。”

        柯南突然觉得好有道理,现在回想当时池非迟的样子,好像跟平时也没什么两样。

        灰原哀想了想,“也对,非迟哥穿传统服饰都会很奇怪,上次去京都穿着那套黑色的和服,让人感觉像是樱花妖,再之前双子摩天大楼那一次,他穿了燕尾服,又比较像吸血鬼。”

        “那说明池先生气质很好哦,我都想看看他穿和服的样子了!”明智惠理笑道,“你们也不用担心他误会你们,一会儿回去之后,跟他解释清楚就好了啊,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没办法解决的大事或者麻烦事。”

        其他四人心里顿时轻松了。

        毛利兰笑道,“惠理老师真的很会安慰人呢!”

        “不过说什么气质好就算了吧,他就是平时太阴沉了,”毛利小五郎一脸嫌弃,“要是他能笑一笑、开朗一点的话,也就不会这样了……”

        “爸爸!”毛利兰一头黑线,阻止毛利小五郎继续吐槽下去,“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啊!”

        “明智小姐,那里是神社吧?”灰原哀看向不远处的建筑,“可以求御守吗?”

        “也对,”毛利兰看了过去,“我们可以带个御守回去送给非迟哥!”

        柯南也觉得这个方案不错,抬头看明智惠理。

        “很遗憾,”明智惠理摇了摇头,“这里虽然家家户户供奉和服袖神,但神社没有御守,因为和服袖神其实又被称为和服袖般若……”

        “和服袖般若?”柯南疑惑。

        “这是古代传下来的传说,听说从前这个村子有一个叫小花的姑娘,小花勤快又善良,有一天,她在路上救了一个摔跤受伤的武士,武士为了报答她,就送了很多美丽的长袖和服跟腰带给她,”明智惠理声音轻缓地说着传说,“后来村长的两个女儿因为嫉妒她,故意陷害她,小花就被官府给抓走了,她的和服也被村长的两个女儿给抢走,小花被处死的那个晚上,村长的两个女儿摊开她们抢到的长袖和服跟腰带,沉浸在喜悦中,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风将蜡烛吹灭,小花的鬼魂找上了她们……”

        毛利兰蹲下身抱起和服萝莉哀,害怕,抱紧。

        “两姐妹的家人听到她们的惨叫声、匆匆赶到的时候,妹妹已经在摊开的长袖和服上气绝身亡,”明智惠理继续说故事,“姐姐则在花园的池塘里溺毙了,身上还缠着很多条腰带,村民们知道小花死不瞑目,于是帮她盖了一间祠堂,把她当成村子里的守护神,从此不管走到哪里,大家都供奉着和服袖神,那边就是被称为和服袖神大社的神社,有时候她也会成为复仇之神呢。”

        柯南懂了,那就是传说中比较像妖怪一样的神明,这类神明供奉的人不多,不仅没有祈福御守提供,有时候还会被人用来‘下诅咒’。

        “你懂得真多呢。”毛利兰感慨。

        “是因为我经常来琴屋旅馆写作,”明智惠理笑着,“听大家讨论过好几次。”

        “那……”毛利兰神色突然严肃起来,“惠理老师,和服袖神没有男朋友,对吧?”

        柯南、灰原哀、毛利小五郎:“?”

        和服袖神有没有男朋友,这重要吗?

        “应、应该没有吧,”明智惠理也有些懵,没法理解毛利兰的关注点,“不过这个跟传说好像没什么关系……”

        “跟传说或许没关系,但搞不好跟非迟哥有关系,”毛利兰放下怀里抱着的灰原哀,认真看着明智惠理,解释道,“上次我们去天部山就遇到了怪事,他们供奉的天女是红头发的女孩子,而路上在列车上的时候,就看到坐在前方的非迟哥身旁有红发的女孩子,但走上前却发现他身边根本没有人……”

        “可是上次不是说过了吗,那应该是错觉啦。”柯南道。

        “可是之后非迟哥半夜居然一个人跑到天女像上面去了,不是吗?虽然他说是为了遛非赤,也可能是晚上想一个人走走,但我还是觉得不对劲,那天总感觉有什么看不到的东西在偷偷看着我们,”毛利兰认真脸,“我怀疑是天女想引诱非迟哥,而非迟哥就是那种影视剧中容易招惹上鬼怪的体质,这次说不定也是一样,在他穿上和服的时候,就触发了某种禁忌,让和服袖神盯上他了,再这么下去,和服袖神说不定会害了非迟哥的!”

        没错,总结下来看,非迟哥不适合来有传说的地方,容易被那些天女、和服袖神、女妖什么的勾搭、引诱!

        空气安静。

        灰原哀、柯南、毛利小五郎、明智惠理呆呆看着毛利兰。

        “好,”毛利兰沉浸在自己的推理中,挽了挽袖子,神情坚毅地往神社走去,“不管是什么神,我一定要跟她说清楚才行!”

        “喂喂……”毛利小五郎连忙追上去,“小兰,你等等!”

        柯南看毛利兰一副要砸神社的模样,汗了汗,追上提醒道,“小兰姐姐,空手道对和服袖神恐怕没用哦。”

        毛利兰想到各种恐怖传说,脚步放缓,放下握紧的拳头,豆豆眼,“我……我只是想跟她好好讲道理。”

        灰原哀:“……”

        原来‘好好讲道理’是这么用的,就……嗯……很可以!

        一群人上山,进了神社,发现创作歌手深津春美站在一棵樱花树下。

        深津春美说,她有个大学学姐很喜欢樱花树,这棵‘和服袖樱’就是那个学姐告诉她的,这一次她会来这里,也是因为想来那个学姐说的地方看看。

        柯南发现供奉和服袖神的小祠堂,好奇打开木门往里看,一眼就看到里面有两个明显是最近新放进去的‘和服纸人’。

        一群人发现有人在‘下诅咒’,没有心情再待下去。

        毛利兰更是脑洞大开,猜测两个纸人是‘和服袖神’放进去的,就是表明‘我要带走两个人’,而那两个人,就是跑到这里来、穿上华丽和服的池非迟和灰原哀。

        说得有理有据:因为这个村子里穿和服的就只有池非迟和灰原哀,浴衣不算,浴衣在古时候只是作为家里穿的衣服,跟和服不一样……

        回到旅馆,毛利小五郎听完毛利兰的碎碎念分析,无奈道,“那怎么可能,这些年来这里的旅客那么多,村子里偶尔也有人会穿和服,如果和服袖神一看到穿和服的人就要带走,那早就有很多人遇害了。”

        “可能是那些人的和服不够华丽吧,”毛利兰把灰原哀抱在怀里,依旧认真脸,“如果不是大神社里的祭典活动,很多人都不舍得穿这种价值好几百万日元的和服到处跑,穿着这种昂贵和服到这里来的人绝对不多。”

        “几、几百万日元?!”毛利小五郎夸张地后退了一步,靠到走廊边的窗户前,一脸‘你不要吓我’的模样,盯着毛利兰和被毛利兰像娃娃一样抱在怀里的灰原哀。

        灰原哀:“……”

        “那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两个人现在处境不开妙,”毛利兰正色道,“非迟哥很帅气,小哀又那么可爱,穿上和服就像娃娃一样,我都想一直抱着小哀,和服袖神会想抢走也很正常啊。”

        毛利小五郎沉默了一下,转头问旁边的明智惠理,“惠理女士,你觉得我女儿以后做个小说家怎么样?”

        毛利兰:“……”

        很好,她已经开始生气了。

        柯南趴在玻璃窗前,拯救了毛利小五郎,“那边那个房子也是和服袖神的祠堂吗?”

        毛利兰顿时如临大敌,抱紧灰原哀,远离窗边。

        毛利小五郎从窗户看出去,“那大概是仓库吧。”

        “不,”明智惠理看过去,“那也是供奉和服袖神的祠堂……”

        两分钟后,毛利小五郎和柯南在毛利兰的坚持下,踩着庭院里的积雪,到仓库里看了看。

        确认没有什么异常或者诅咒纸人之后,毛利兰才抱着灰原哀回房间,监督灰原哀换下和服。

        柯南的任务是看看池非迟有没有在,拉开卧室,看见池非迟好好地睡着,又关上了门,刚走到桌前,察觉不对劲,又跑上前哗啦一下拉开门。

        “怎么了柯南?”毛利兰带着换好衣服的灰原哀出门。

        “非迟只是在睡觉而已,”坐在桌前的毛利小五郎探头看了看,半月眼道,“你就不要紧张兮兮的了。”

        柯南没有回答,上前蹲在被窝旁,神色凝重地伸手摸池非迟的额头。

        池非迟居然没被他的开门声吵醒,有点不对劲,不是太累、睡得太沉,就是病了、被下安眠药了。

        至于什么和服袖神的传说,他倒是一点不信。

        柯南把手放到池非迟额头上的瞬间,池非迟睁开眼,目光平静地看着柯南。

        柯南松了口气,收回手,解释道,“刚才我开门的时候你没有醒,我还以为你生病了……”

        池非迟坐起身,抬手摸了摸额头,“我没觉得不舒服。”

        灰原哀站在门口,她也不信什么和服袖神传说,如果身体没有不舒服,那能沉沉睡一觉反而是好事。

        “那就好,”毛利兰看向灰原哀,“既然没事,那我们就去泡澡吧,小哀交给我,非迟哥就交给爸爸和柯南。”

        池非迟拉开被子起身,平静脸看一群人,“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听毛利兰这么说,就像他和灰原哀被什么坏人盯上了一样。

        毛利兰一汗,“没……”

        柯南半月眼,刚才说得那么明显,池非迟这家伙肯定察觉问题了,再否认也没用啊,“小兰姐姐是担心你和灰原被和服袖神抓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