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1028章 请把他当陪客,谢谢

第1028章 请把他当陪客,谢谢

        等伏特加打电话订了烤鸭和水果,池非迟到了料理台前,蹲下身从橱柜里翻出一堆调料。

        酱油、八角、桂皮、香叶、丁香、草果……

        琴酒站起身到一旁,不时拿起一袋调料看看。

        拉克做的东西好吃归好吃,防还是得防着。

        鹰取严男也凑上前,看着池非迟还在继续翻,红糖、白糖、花椒粉、茴香籽陆续被找出来,看得眼皮一跳。

        “大哥,半个小时后我去杯户公园拿东西,”伏特加打完电话说着,跟过去围观,顺便转头跟鹰取严男解释,“琴酒大哥说最近天气热、没胃口,不如来拉克这里吃点开胃的东西。”

        认真解释,他们来蹭饭是有原因的。

        鹰取严男:“……”

        这屋里的冷气开得像要藏尸,一群人在屋里一待一天,会被热到没胃口?

        他不信,别骗他。

        “不过拉克,今晚的晚饭需要这么多调料吗?”伏特加动手帮池非迟动手把调料放桌上。

        “给担担面调味。”池非迟解释道。

        琴酒转身背靠着橱柜,“跟拉克很搭,有时候香料味重的拉克酒也适合作为开胃酒。”

        池非迟继续翻出面粉,顺着琴酒的话道,“嗯,跟琴酒这种口感冷而偏窄的酒完全不同。”

        伏特加和鹰取严男见怪不怪,顺便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不就是互相攻击一下代号吗?很正常,这两人互相人身攻击起来那才叫‘口吐恶言’,反正他们是惹不起的。

        一个小时后,烤鸭和一道‘书箱豆腐’摆上桌,一人一份担担面,一人一杯水果气泡饮料。

        菜不多,但太精致,莫名让人有种这是一顿大餐的感觉。

        池非迟把一碗苦瓜汤放在桌上,在一旁坐下。

        主动去拿了碗筷过来的伏特加看了看,“呃,这个……”

        “苦瓜。”琴酒道。

        鹰取严男的脸色瞬间僵了。

        这东西他听过,从没吃过。

        曾经有人评选过蔬菜,这是全日本境内评选出最难吃的蔬菜。

        池非迟伸手接了伏特加递来的筷子,“清凉败火,适合天气热的时候吃。”

        鹰取严男终于忍不住问道,“屋里的冷气都快能够比得上冬天了,你们还觉得热吗?”

        “没有,可是外面热啊。”伏特加理所当然地回了一句。

        鹰取严男:“……”

        对,外面是很热,可他们又不出去,热关他们什么事?

        四人坐在一起吃了饭,等收拾好桌子,又散伙各自离开。

        池非迟拒绝了鹰取严男送他去取车的提议,搭巴士到了银座,跟约他出来喝酒的毛利小五郎碰头。

        毛利小五郎穿着日常工作蓝西服,跟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站在路边,看到池非迟后,挂断电话,朝池非迟招手,“非迟,这边!”

        池非迟收起手机走上前,出声问候,“老师。”

        毛利小五郎嘴角微微抽了一下,不过相处到现在,他差不多也快习惯了,笑着介绍,“来,非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日卖电视台东京部的节目策划东条先生……”

        “在下东条优二,”看上去四十出头、身材有些发福的男人连忙上前,伸出双手跟池非迟握了握,笑出了鱼尾纹,“久仰池先生大名,今天总算是见到了!”

        “你好。”池非迟客气回应。

        这人他不认识,不过日卖电视台和thk公司有合作,电视台又是消息灵通的地方,对方知道他也不奇怪。

        等东条优二松开手,年轻一些的男人也上前伸手,主动笑着介绍道,“池先生您好,我叫布川裕,是东条先生的助理,早在thk公司和日卖电视台有合作的时候,东条先生和我就想见见您了,原本今天晚上我们打算叫上小田切先生的,不过他说最近有事要忙,只能改天再聚了。”

        “你好。”池非迟跟布川裕握了手。

        小田切敏也最近确实忙,事还是他丢过去的——收购冲野洋子在的经纪公司。

        不过因为用了些手段,在收购结束前,这事还不能对外公开。

        “好了好了,”毛利小五郎笑道,“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坐下来谈吧!”

        东条优二看向自家助理,“布川已经预订好了地方……”

        “请跟我来!”

        布川裕立刻会意,转身带路进了一家装修高档的俱乐部,走到前台,跟一个气质恬静的中年女人交谈了两句,又由女人带着去了预订好的包厢。

        俱乐部内部装潢得辉煌大气,一队打扮漂亮的年轻女孩排队走过,鞠躬用乖巧的态度向中年女人问好。

        毛利小五郎看到一个留着大波浪卷发的女孩,眼睛一亮,一秒痴汉脸,脚步也挪不动了,看得池非迟总算明白毛利兰为什么时常握紧拳头、一副想跟自己老爸练练的架势,也明白为什么今晚没有毛利兰和柯南跟屁虫的身影了。

        他进来的时候,看到门口墙上贴着不少店里‘樱花’们的海报,就知道这是一家跟风俗业沾边的店,属于那种有女孩子陪着喝酒聊天唱歌、允许举止暧昧但不允许有实际关系的……正经的店。

        在日本,这种店确实是合法经营的。

        而负责管理经营这类店的人,其实都是人精,中年女人一看就懂了,让女孩帮忙送酒去包厢。

        一群人先到了包厢,包厢里的灯光偏暗橙色,地上铺着厚厚的浅棕色地毯,四周色调柔和的壁纸,中间围着桌子摆了棕色的皮质沙发,一面墙上挂着投影,旁边还有卡拉ok点歌机器。

        女人等一群人坐下后,将抱在怀里的两本册子放到桌上,笑道,“东条先生,今天千惠正好在这里。”

        “我也打算顺便来看看她,”东条优二笑着回了一句,把一本册子放到池非迟前方的桌面上,“池先生,这里的樱花们都很温柔哦!”

        池非迟有种‘掉入老流氓群体中’的感觉,接过册子随便翻了一下,转头问中年女人,“有擅长唱歌的女孩子吗?”

        “有的。”中年女人弯腰,用手翻着池非迟手里的册子,声音温和地指了六个女孩子出来。

        这种店里的‘樱花’应聘要求不低,要么有着长相优势,要么能言善道,要么是某知名大学毕业,有才艺在身。

        池非迟随便选了一个看起来不会太聒噪、专门学音乐的女孩子,布川裕也立刻选定一个,两个年轻人就像乖巧的陪客。

        不过,东条优二显然不会让池非迟做陪客,爽朗笑道,“我早该想到池先生会对有这方面才艺的女孩子感兴趣,要是她唱歌的能力被池先生看中,搞不好能成为职业艺人,那还真是一件幸运的事呢!”

        池非迟平静脸解释,“我只是想听人唱歌。”

        别拉上他,请把他当陪客,谢谢。

        东条优二又转头招呼毛利小五郎,跟毛利小五郎笑着谈事情。

        等女孩子过来的时候,池非迟也大概听明白了,日卖电视台想邀请毛利小五郎去冲绳参加一档节目,是跟当前有‘得分王’之称的职业棒球选手能势一起座谈。

        虽然棒球选手跟名侦探怎么想都搭不上边,策划人应该是想把两个热门人物凑在一起,借着两人的热度,提高收视率,但东条优二很会说……

        “因为能势选手是棒球界屈指可数的、能用脑子打球的棒球手啊,”东条优二笑道,“他能够看穿对手的心思并且一击击破,这不是跟能够看穿凶手手段并且说出一针见血的推理的毛利先生很像吗?观众一定会期待你们来一场智力交锋的!”

        “原来是这样啊,哈哈哈……”毛利小五郎挠头笑了片刻,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棒球,递给东条优二,“哎呀,这么说起来,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日卖电视台在冲绳的工作人员,能够帮忙让能势选手在上面签个名,等我抵达冲绳的时候再交给我,因为我不确定座谈拍摄结束后,能势选手能不能有时间签名,也不便追着他要签名,所以……”

        “那当然没问题,明天电视台有人去冲绳查看那边准备得怎么样,我会让他们顺便把棒球带过去,”东条优二很干脆地答应下来,接过棒球装进公文包,“等毛利先生抵达的时候,他们会把签了名的棒球交给毛利先生。”

        “那就麻烦你们了。”毛利小五郎笑道。

        “哪里,冲绳日卖电视台那边的人也都很期待毛利先生过去,他们早就预订好了俱乐部想跟毛利先生喝一杯,而且是家很有风情的店哦!”东条优二笑着,转头问池非迟,“对了,池先生也会跟毛利先生一起去吗?”

        “当然啦!”毛利小五郎笑着伸手搭上池非迟的肩膀,凑近池非迟耳边,低声道,“要是小兰知道我一个人过去冲绳,说不定又要跟过去,那柯南小鬼也会跟过去,还不如我们俩一起去,你也是一样,别带上你家那个小鬼,带上他们很麻烦……”

        池非迟平静脸点头,“好。”

        简单来说,他家老师的意思就是:咱们别带女孩和小孩,必要时你得给我打掩护,老师带你出去找妹子玩。

        他没话说,毛利小五郎是老师,毛利小五郎说了算。

        “那就这么说定了!”毛利小五郎满意点头,收回手坐直了身。

        嗯,很好,有时候想想,他家徒弟也挺可爱的……

        “不过毛利先生是能势选手的粉丝吗?”布川裕好奇问道。

        “这个嘛……”毛利小五郎挠头笑道,“算、算是吧。”

        池非迟见毛利小五郎连他都瞒着,果断恶意拆穿,“我师母是能势选手在的美洲豹队的粉丝。”

        毛利小五郎脸上笑意渐渐消失。

        他收回之前的想法,他家徒弟一点不可爱,简直是个讨厌的小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