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1018章 小心变成八卦婆

第1018章 小心变成八卦婆

        渔船靠岸,横沟重悟带队去医院找江尻确认情况。

        由于天色太晚,其他人就在码头附近找了旅馆住下,顺便洗个澡,换上旅馆提供的浴衣,把泡过海水湿衣服交给旅馆工作人员帮忙清洗,又借了旅馆的厨房。

        做全鱼宴和咖喱大餐的主力是柯南、白根桐子、井田严和灰原哀。

        步美和光彦见鱼已经被元太送过了,坚持不想再送鱼,加入做饭大军,给其他人打下手。

        金谷峰人跑到外面去买了饮料、蜡烛和生日蛋糕,让生日聚会更有氛围。

        神奈川海边码头的日式旅馆餐厅里,阿笠博士度过了53岁生日,热热闹闹得吃了丰盛的全鱼宴、咖喱大餐。

        旅馆工作人员闲下来之后,也加入了庆祝聚会。

        饭后,阿笠博士面对生日蛋糕,看了看周围一圈被蜡烛火光照亮脸庞的其他人,闭眼许心愿,吹灭了蜡烛。

        坐在门口的池非迟起身开了灯,让暗下去的房间重新被光亮填满。

        “博士,你许了什么心愿啊?”光彦迫不及待地问道。

        “这可不能说,”阿笠博士笑眯眯道,“说出来可就不灵了!”

        要说他有什么心愿,大概就是希望大孩子、小孩子们平安快乐地长大。

        好像有点贪心,不过今天他过生日,贪心一点也没关系吧。

        “小气,”元太低声嘀咕,“说一下有什么关系嘛……”

        柯南坐在木地板上,一手撑着脸猜测,“博士不会是许愿未来一年能够研究灵感不断吧?”

        “不对不对,”阿笠博士依旧笑着,“新……柯南猜错了。”

        灰原哀摸着下巴猜想,以博士的性格……

        池非迟也想到了阿笠博士的性格,“不是找到初恋,就是希望大家平安快乐长大之类的。”

        阿笠博士:“!”

        (゜ロ゜)

        他的心思都写在了脸上吗?还是说非迟有读心术?

        柯南一看阿笠博士目瞪口呆的模样,就明白了,“看来池哥哥猜对了,正确答案就在这两个可能之中。”

        阿笠博士:“……”

        喂喂,他悄悄许个生日愿望,能不能……

        “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池非迟补充道。

        阿笠博士:“……”

        (一_一)

        很好,他过个生日,连个隐私都不给他留。

        “也对,”光彦笑道,“博士怎么可能有初恋情人啊?”

        阿笠博士顿时不甘心道,“你们可别看不起人啊,我怎么就不能有初恋了?”

        “哎?”步美眼睛一亮,“博士有初恋情人吗?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灰原哀没有吭声,但也悄悄看着阿笠博士,心里默默期待着吃瓜。

        “你们小孩子就不要问这么多了,”阿笠博士板起脸来,他坚决维护自己最后的一点隐私,不过想到一件事,还是转头看向池非迟,目光疑惑又警惕,“非迟,你不会是调查过我吧?我记得我没有跟你说过我的生日是什么时候啊。”

        池非迟找了个合适的理由,“驾照。”

        阿笠博士老脸一红,想起来有几次他把驾照落在家里,手里拿着露营用的东西腾不开手,还是让池非迟去帮忙拿的,“这、这样啊,那你说我找初恋情人……”

        “中华女作家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里有这么一句话,”池非迟神色依旧平静如初,“也许每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而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久而久之,白的便成了衣服上沾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向往着、可望而不可及的人,博士没有吗?”

        阿笠博士老脸继续通红,“这个嘛……”

        “博士,真的有吗?”光彦凑上前,眼里满是期待地看着阿笠博士。

        灰原哀拿起一杯果汁,放了根吸管,开喝。

        今晚不是博士的生日,而是博士心里小秘密被一步步揭穿的审讯日吧?

        “咳……”阿笠博士欲言又止,总觉得现在提这个让他有些不好意思,拿起池非迟送的盒子,“哎呀,差点忘了,我其实很想试试解九连环,以前一直没有机会……”

        元太半月眼盯,“博士,你不想告诉我们,也不用这么敷衍吧。”

        光彦同样半月眼盯,“你这种转移话题的方式真是太僵硬了。”

        “没错!”步美点头。

        “连小孩子都看不下去了呢,”灰原哀添了把火,见阿笠博士一头冷汗地拆盒子,又忍不住打圆场,“好了,既然博士今天不想说,那就放过他吧,今天好歹是他的生日,不过红玫瑰白玫瑰什么的……还真是现实。”

        步美转头问柯南,“男孩子真的是这样的吗?”

        “没有的事,”柯南忍不住道,“也有很多人不管过了多久,玫瑰依旧是心里的那支玫瑰,而且有些人的白玫瑰和红玫瑰都是同一个人啊。”

        “这么说也对,”灰原哀把八卦目标对准池非迟,“非迟哥,你呢?既然你对这句话这么熟,心里也有白玫瑰或者红玫瑰吗?”

        步美、元太、光彦立刻眼睛发亮地看着池非迟,柯南和阿笠博士也偷偷留意着,就连非赤都不吐蛇信子了,让池非迟体验了一把阿笠博士刚才惨遭八卦的经历。

        “没有,”池非迟面不改色,很确定他现在没什么玫瑰,“你们别学园子,小心变成八卦婆。”

        灰原哀:“……”

        她要数数,非迟哥这一句攻击了多少人。

        柯南:“……”

        园子不在这里也能中枪,不过园子确实八婆……

        池非迟这一句话杀伤力有点大,让柯南和灰原哀反思自己今天是不是太八卦了,而两人没有掺和之后,其他三个孩子的注意力也很快被阿笠博士手里的九连环吸引过去。

        “这就是九连环啊?”

        一旁,金谷峰人、白根桐子、井田严也好奇凑近。

        “看起来像是锁死的,这个该怎么解?”

        柯南和灰原哀也看了过去。

        “盒子好像还有东西……”阿笠博士继续盒子里翻出一张生日祝福卡片和一张说明书,“噢!还有解法的说明书……”

        “博士,不要看说明书、自己解一次看看嘛!”光彦期待道。

        元太连连点头,“就像搭积木一样,要是看着图纸去搭,会失去很多乐趣的!”

        池非迟起身拉开厨房的门,“我去拿瓶酒。”

        非赤跑到阿笠博士旁边围观,头也不回道,“主人,你快点回来,我先看着!”

        “那我也去拿瓶啤酒吧!”金谷峰人笑着起身,“老先生,你们先研究着,要是研究出解法,一会儿一定要告诉我哦!”

        “好!”阿笠博士应了一声,听孩子们的,把说明书收起,自己对着九连环鼓捣,把第一环从架柄上取下去,“这样就算取下第一个环了吧?那么第二个……”

        摆弄了一下,第二个环被解开。

        其他人凑成一圈,看着阿笠博士解第三环,顺便群策群力出主意。

        “第三环是取下来了,”步美沉思,“不过前面两环……”

        “第一环套上去,试试先把第二环放下来,”灰原哀道,“然后再把第一环放下来。”

        “有很明显的规律。”柯南摸着下巴思索。

        想解的环越靠后,步骤明显越多,现在简单,但之后肯定会很难,要先把规律摸清楚……

        “博士,让我试试吧!”元太认真道,“我好像发现规律了。”

        “哦?是吗?”阿笠博士有些意外,把九连环递给元太,“那大家都试试。”

        元太接过九连环,拨了拨铁环,愣住:“……”

        他还以为可以用解第三环的方法把第四环解下来,但现在问题是……

        眼睛:我会了我会了!

        手:你在说啥?

        脑子:对!你在说啥?

        第四环该怎么解?

        不行,不能怂。

        在众人的注视下,元太瞪大眼睛盯着九连环看了半天,然后把九连环递给阿笠博士,“博士,能不能帮我把前面三个环装回去?”

        光彦低下头,一巴掌扶在额头上,“元太……”

        “因为我发现,想要把第四个环弄下来,第三个环必须套在架子上啊,”元太半月眼,无语解释,“可是我不知道怎么装上去。”

        池非迟拎了一瓶从旅馆前台那里取来的黑麦威士忌、端了一个加冰球的玻璃杯进门,听到元太这么说,也觉得意外,“不错,这么快就找到规律了。”

        “看起来大家收获颇丰哦,根本难不倒你们嘛!”金谷峰人拿着两瓶啤酒和两个玻璃杯,紧随其后进门,笑着对井田严道,“井田先生,你也喝一杯吧,一边喝一边看,怎么样?”

        “好啊!”井田严笑着起身帮忙接杯子。

        阿笠博士沉默着,回忆着自己解前三环的顺序,倒过来,把前三环装了出去,递给元太,心里松了口气。

        还好,他能稳住,没有在孩子们面前出丑。

        元太接过九连环,尝试了一下,发现虽然第三环在架子上了,但还是取不下第四环,卡住了。

        不行,他不能再求助了,那就自己试试,重新解……

        池非迟在桌旁坐下,打开酒瓶,把琥珀色的酒液缓缓倒进装了大冰球的玻璃杯里。

        灰原哀转头看了看酒瓶上的英文,没有说什么,继续看着元太鼓捣。

        都是被组织迫害的,她现在看到酒就觉得浑身不自在,总是会想到组织。

        不过,非迟哥也不是第一次喝酒了,好像朗姆、啤酒、葡萄酒、威士忌之类的都喝,这种口感浓郁的威士忌,跟非迟哥莫名地有点搭……

        柯南也没有在意,他又不是第一次看到池非迟喝黑麦威士忌了,倒是元太这边……没问题吧?

        池非迟倒好酒,压下心里立场跑偏的、不太正常的期待感,平静脸把酒瓶盖拧好,放到桌上。

        但是,还是很想试试能不能弄死赤井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