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1009章 这个锅他背好

第1009章 这个锅他背好

        楼下,江上辰枝一动不动地趴在旧冰箱前,鲜红血液自头部下方往外扩散,很快漫到了旁边花盆碎片下,渗进了散落一地的泥土中,也染红了伴随着泥土倒在一旁的粉花植株。

        五楼的年轻女人缓过来后,重新打开窗户,颤抖着双手,把垂下去的钓鱼线和线上的奖券往上拉,回收到屋里。

        十多分钟后,天色大亮。

        住在公寓楼里的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男人西装革履,拎着公文包下楼,准备新一天的‘打工人’生活,可是刚走出公寓入口,就看到入口旁边那具倒在旧冰箱前的尸体和尸体下方蔓延开的鲜血,吓得惊叫一声。

        在男人报警之后,警方很快抵达,开始勘察现场。

        非墨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周围还留下一些乌鸦,等着看热闹。

        杯户町119号训练场,池非迟关闭了投影,在电脑上翻出江上辰枝的资料,打上‘已清理’的标记,然后用电子感应笔签上了‘raki’这个代号。

        虽然江上辰枝已经在摄像头下死得不能再死了,但后续也会有人去确认江上辰枝死亡,在资料里加上‘确认死亡’的信息,然后签上自己的代号或者名字。

        江上辰枝不是什么重要人物,死亡确认多半会由某个外围成员去一趟,然后这份资料就会封存起来,压在资料库底下,或者直接被销毁。

        大楼那边的摄像头不用他去拆。

        等过段时间,警方调查结束,谁安装的摄像头谁去拆。

        如果没留下指纹,不拆也行。

        那个对准公寓的针孔摄像头很隐蔽,而就算被发现,警方也不会知道那个摄像头跟命案有什么联系。

        至于江上辰枝发到琴酒那里的邮件记录,琴酒也早就找人从网络上入侵清空了,不用担心查到组织头上来。

        “这样的话,拉克这边的两个目标都解决完了,”伏特加感慨道,“而且警方怎么查不到组织的头上来,只用了一个旧冰箱,还真是简单又悄无声息。”

        池非迟把电脑合上,“没有我找人放那台旧冰箱,她被杀也是早晚的事。”

        鹰取严男偷偷瞄了一下池非迟的平静脸,他怀疑老板是在狡辩,要是没有那台旧冰箱,说不定那个女人就不会想到杀人呢,就算想到了,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搞不好就放弃了、然后逐渐忘记呢,所以,这个事件里,他家老板就是个诱人犯错的混蛋恶魔。

        池非迟没想那么多,起身把电脑放回柜子里。

        就算没有他,那里也会有别的旧冰箱,或许会晚上一两天,但‘乌鸦婆婆’被杀害是必然的。

        江上辰枝得罪的人太多了,不是楼上那个女人,也会是其他人,根本不用组织出手。

        他让人去放旧冰箱,是为了锁定江上辰枝的死亡时间和地点。

        地点,肯定是冰箱附近。

        而时间,大概会在放置旧冰箱的第二天,因为凶手第一次看到旧冰箱、心里有计划、去买奖券做其他准备,大概第二天就能行动,最迟也不会超过两天。

        这样一来,只要在附近布上摄像头,他就能够坐着通过远程监视把事情确认了,不用再往那附近跑,留下什么痕迹。

        只是现在看起来,这场犯罪就像是由他挑起来的源头,是他给了别人犯罪的机会,诱使别人犯罪,他也没法解释‘没有我也会这样’,解释不清……

        那就算了,这个锅他背好。

        鹰取严男心里吐槽着,起身去饮水机前接水,“你们说,警方能不能查出是楼上那个女人作案?”

        唉,他家老板害人不浅。

        “那个女人往旧冰箱底下丢了硬币,案发现场看起来,就像是江上的硬币掉进了旧冰箱底下,她去捡的时候,又被自己家挂在阳台上的花盆砸中,而附近有很多乌鸦,警方说不定还会怀疑那是乌鸦不小心用爪子勾到了花盆,”琴酒没心思去留意那个女人怎么样,起身准备撤,“没有侦探或者别的什么人干涉的话,警方大概会以意外结案,不过那跟我们没关系。”

        “你们那边完事了吗?”池非迟问道。

        “1号、2号都清理完了,”琴酒转身往门外走,“波本那个家伙执意要去追查赤井秀一那群fbi的下落,双和会那边需要人去进行行动前的确认,大概需要等上几天,等确认过后,我们再去会一会那个极道的新起之秀……”

        伏特加立刻跟上,还顺手帮忙关门。

        鹰取严男喝着水,等电子门重新锁上后,才出声道,“老板,朗姆手底下的那个人……也就是寒蝶会的法律顾问,最近似乎在搞小动作,让寒蝶会跟双和会闹出了一些矛盾。”

        池非迟看着鹰取严男,“你觉得他们想做什么?”

        最近鹰取严男没有往寒蝶会跑,但也会不时打电话、跟寒蝶会的成员发发简讯,也笼络了一小批人抱团,吸引高山乙女的注意,帮浦生彩香和朗姆安排那个法律顾问制造活动的空间,对寒蝶会内部的情况也算是有些了解。

        “我还是简单说一下事情的经过吧,”鹰取严男端着水杯,跑到沙发上坐下,“一开始是寒蝶会的女孩子们跟双和会的人起了一点冲突,这很常见,一般是由社团高层出面和解,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毕竟近年各方面的政策都不适合极道组织生存,大家也都尽量减少不必要的竖敌,但这一次,高山乙女的态度很强硬,跟双和会没有和解的打算,对外说是立威,必须让其他人知道寒蝶会的女人不是好欺负,本来这么说也没错,但我在寒蝶会里熟识的一个女性朋友说,最近高山乙女和法律顾问频繁见面、秘密商议着什么,我偷偷问过浦生,她说高山乙女含糊跟她透漏过,跟双和会的事有关,牵涉其中的还有山口组,高山乙女最近也带上那个法律顾问,跟山口组的高层、组长接触过几次……”

        池非迟没有打断鹰取严男,只是静静听着。

        现在的寒蝶会,有经常混迹酒吧、夜总会等地方的女性作为成员,除了那些职业女招待,还有一些叛逆的富家千金、各行业中被伤害过或需要抱团取暖的女性也在纷纷加入,人是不缺的,这些人又给寒蝶会拉来了庞大的人脉关系,而寒蝶会背后还有一条走私线,再加上帮人平事事务所、投资经营的酒吧等,资金也不缺,又收拢了不少法律、金融界的人才,总体来说,发展得快而稳定,其中一把年纪的高山乙女还有了个‘寒蝶夫人’的头衔。

        目前寒蝶会内部有三大派系。

        一是鹰取严男,虽然是寒蝶会里少有的男性异类,但本身在寒蝶会建立前就提供过一条走私线,在其他人眼里,是一个神秘、野心勃勃、背景深厚的元老,往鹰取严男这边靠的成员不多,但也算是有了一个小集体。

        二是高山乙女,作为会长,高山乙女手底下的人或许称不上‘派系’,但因为鹰取严男的存在,她们算得上是‘根正苗红维护会长派’,就像正义的大臣防着可能会篡位的反贼,而高山乙女这一系里,最受高山乙女信任、接触各方面事物最多的是一个法律顾问,朗姆的人。

        三是浦生彩香,同样算不上‘派系’,只是年轻一些的女孩子抱团之后,找到的领头人是浦生彩香,都是一些喜欢玩闹、年纪最多十六七岁的女孩子,说是派系,但实际上没有什么话语权,平时也不参与什么利益纷争,跟其他两个派系的关系都还不错,代表着新生代。

        目前浦生彩香还是高山乙女心里的解语花、看好的继承人,对浦生彩香这边的小派系,高山乙女不仅没有一丝针对或者不满,还全心全力地教浦生彩香怎么去挖掘、笼络人手。

        鹰取严男和高山乙女两方,也没有爆发什么冲突,但两边的人都很认真地防备着对方那群人。

        说起来可笑,别人眼里的三个派系,背后都有组织的影子。

        组织搭建了一个一台戏,派了三个人出去唱戏,给高山乙女这个努力发展帮派的工具人组局玩游戏,没事的时候,高山乙女很有话语权,但只要涉及到组织利益,寒蝶会要换个会长也能换得顺利轻松。

        “我考虑过,我们要把双和会的高层都给除了,双和会肯定会变成一盘散沙,”鹰取严男一脸严肃地分析,“朗姆那边的人,应该是想让寒蝶会趁机接手双和会的地盘和人,但如果寒蝶会单独接手,一旦警方发现双和会的高层都死了,那么杀人嫌疑就会落在寒蝶会头上,而寒蝶会也会被其他极道组织警惕,所以他们想拉上山口组,把利益大头让给山口组,也让警方和其他极道组织认为双和会的事,是山口组做的。”

        “背个警方查不出证据的黑锅,却得到了不用怎么付出的利益,山口组会同意的,”池非迟语气平静道,“而朗姆那边的人,大概不会说是她认识的人去暗杀了双和会高层,说自己只是听到了一些风声,说不定还可以打着‘去找神秘人买消息’的名义,从寒蝶会那里转一笔钱到组织里。”

        “没错,”鹰取严男点了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这么一看,组织就像一条恐怖的、藏在寒蝶会身后的吸血虫,“这件事您好像不知道,最近也没别的事,所以我跟您提一下。”

        “我知道了,”池非迟拎着非赤站起身,“你困就先回去睡觉,我去看看小白鼠。”

        没错,朗姆是没说这件事,但并不意味着那一位不知道,也不代表朗姆故意隐瞒着他和琴酒这边。

        在他们这些人眼里,寒蝶会就是一个工具,根本没必要去争夺什么,更大的可能是,朗姆想在筹备得差不多的时候,再告诉他们。

        想是这么想,但是池非迟还是给那一位发了邮件:

        【双和会的事,朗姆似乎想让寒蝶会掺和进来。——raki】

        在池非迟看完小白鼠出门后,那一位的回复也传了过来:

        【这件事已经得到了我的许可,朗姆打算把双和会留下的一些残余利益利用上,那边会小心行事,不会让寒蝶会或者组织被人盯上。】

        果然如此。

        池非迟收起手机,打开合上的笔记本电脑,重新调开摄像头监控。

        画面中,警方已经封锁了旧冰箱附近的现场,而路边围观人群中,柯南、元太、步美、光彦背着书包,站在人群前排围观。

        在‘看柯南破案’和‘回家睡觉’之间,他选择后者。

        关闭电脑,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