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1006章 吃掉你的小肉串

第1006章 吃掉你的小肉串

        “那还真是讨厌……”伏特加脑补一下自己被监视得毫无隐私,就觉得讨厌,不过事情好像有一丢丢不对劲,“不过拉克,你说的病房是……”

        “青山第四医院的病房,还是对于病情严重的特别监视病房,”琴酒语气带着一丝戏谑,有些幸灾乐祸,“里面没有任何可以作为武器攻击别人或者自己的东西,大概就只有一张床吧,还是带着束缚绳的床,随时可能被绑在上面,拉克对于在那里居住很有经验。”

        池非迟:“……”

        伏特加居然不知道他……算了,那些不重要,重要的是,琴酒真的狗!

        伏特加:“……”

        这话让他怎么接呢?

        难道他还能去问问拉克有没有被绑过吗?

        总觉得是个很作死的问题,很可能会被拉克打死。

        不过只是问一问,应该也……

        还没等伏特加把问题问出来,琴酒瞥见伏特加张嘴,察觉情况不对,这个话题不能聊了,以免伏特加说了刺激拉克的话,“至于拉克杀不杀福山,我可不管,反正不是我的事。”

        “那你可以去找他试试,这样就变成你的事了。”

        池非迟心里有了判断——组织想留着福山志明,至少目前是这样。

        他再三提到福山志明相关的事,琴酒虽然表示‘组织在考虑清理’,但都没有明确‘可以考虑去弄死福山志明’这种想法……

        如果琴酒心里真的把福山志明当成清理目标、一个死人,那应该会就‘怎么弄死福山志明’这个问题说上两句,关注点不会飘到别的地方去。

        所以,哪怕琴酒努力掩饰,还是能判断出琴酒对于福山志明没那么重的杀心,甚至没有杀心。

        知道组织暂时没有弄死福山志明的打算,那也差不多了,再试探容易翻船。

        不过可以不安好心地疯狂怂恿一下。

        琴酒可千万别好奇去找福山志明,不然福山志明会很乐意接手琴酒这个病患的。

        “我对接触那些心理医生可没什么兴趣,”琴酒没有上当,转而问道,“我听说你找人假装成搬家公司的人,往4号楼下放了一台旧冰箱,还在附近街上装了个摄像头就走了,这个你又打算怎么解决?”

        “等着别人动手。”池非迟答道。

        琴酒懂了,那就是借刀杀人,没再追问,表示自己想去烤串并撸大熊猫也还是没打算带上贝尔摩德,“今晚没别的事的话,要不要去接团子,然后买点食材去山上坐一会儿?”

        池非迟表示赞同,“团子让斯利佛瓦去接,我们顺路去119号拿铁扦和调料。”

        虽然不知道在琴酒心里,大熊猫是不是山野烤串活动中的标配装饰,但遇上柯南去帝丹高中就害他到现在没吃晚饭,去山上吃烤串也好。

        这边,琴酒开车到一处商业街,让伏特加去买食材,自己又开车送池非迟去烤串工具。

        另一边,鹰取严男开车到了上野动物园,避开监控翻墙进园,一路摸到熊猫馆的玻璃展示窗前,压低声音对耳机那边道。

        “老板,我到熊猫馆了,现在正在玻璃……”

        玻璃后,一个毛茸茸的黑白熊猫头慢慢移动到木框旁,偏头,偷看,亮晶晶的黑眼睛直勾勾盯着他。

        鹰取严男愣在原地:“……”

        原来真的有生物能靠卖萌吃饭。

        团子盯着鹰取严男,默默收了背在身后的爪子。

        哦,认识的人,那应该不是小偷。

        自从它给主人准备的水果被溜进来的那个坏蛋吃过、弄乱之后,它最讨厌小偷了。

        如果是小偷,那就吃它一记裂肉断骨爪!

        “斯利佛瓦?”

        耳机那边传来池非迟沉静的声音。

        鹰取严男回神,“咳……老板,它还没睡,已经发现我了。”

        “它叫了吗?”

        “呃,没有……”

        “朝它招一下手,就是让对方过来那个手势。”

        “就在熊猫馆玻璃展示窗外面吗?”

        “对,园区里的监控我已经覆盖好了,注意别被人看到,就不会有人发现的。”

        鹰取严男站在玻璃展示窗前,朝里面的团子招了招手,做完之后,觉得自己有点想傻子。

        先不说他招手能不能让大熊猫过来,就算能,这还有防弹玻璃隔……

        团子在鹰取严男的注视下,弯腰扒开展示窗下方的小锁,抓开那道跟墙壁仿佛融为一体、很难看到的小门,趴下挤出门,然后站起身,人立着看着鹰取严男。

        鹰取严男嘴角微微一抽,“老板,它出来了……”

        这动物园的安全没问题吧?

        那边的池非迟继续指挥,“上前把通讯耳机放到它耳朵面前。”

        鹰取严男取下耳机,上前把耳机放在团子耳边。

        “团子,跟着他走,他会带你来找我。”

        听到耳机传出的声音,团子眼睛一亮,张大嘴刚想大吼,又忍住了,低低呜呜叫起来。

        “不行,谁知道这是不是录音,先对个暗号。”

        “你说。”池非迟没反对。

        没想到团子还挺有戒心,有戒心是好事,不会太容易被拐跑。

        “好了,可以了,”团子低声呜呜,“你知道我在我说什么,还接对了,那你就是主人,主人,你等我!”

        “嗯。”

        团子得到答复,后退一步,抬起爪,用肉垫部分拍了拍鹰取严男递耳机的手臂,示意自己讲完了。

        鹰取严男迟疑了一下,猜不出团子这是什么意思,但考虑到自己可以问老板,还是把耳机塞回耳朵里,“老板,它退了一步、还用爪子拍了我拿耳机的手臂一下,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它完事了,让你听,”池非迟解释了一句,继续道,“带它出来,开车到西多摩市西面玉京山汇合,”

        “好的,我知道了。”

        鹰取严男听耳机那边切断通讯,抬头看了看团子,考虑着要不要用手或者别的什么拉一下。

        团子转身往园区围墙走了两步,回头看鹰取严男,低吼,“走啊。”

        鹰取严男一看这动作,懂了,跟了过去。

        团子带鹰取严男走了一条更隐蔽的路,顺便路过园区储存室,溜进去叼了两袋水果出来,放下其中一袋,朝鹰取严男扬了扬下巴。

        鹰取严男帮忙拎起水果,跟着团子到了厕所附近,看着团子叼着一袋水果还灵巧地翻到了围墙上,换了左手拎水果袋子,后退两步,冲上前跳起,用右手抓住围墙边缘翻了上去。

        他,专业的,不可能还不如一只大熊猫!

        ……

        一个小时后,鹰取严男抵达玉京山,打电话问了池非迟位置,开车行驶了一会儿转进小道,看到前方路边停的保时捷356a后,停了车,下车拉开后座车门。

        “团子,到了,我带你……”

        团子嗅到了池非迟的气味,‘嗖’一下蹿出车后座,撞倒了鹰取严男,头也不回地吼着往树林里跑。

        仰头躺地还差点被踩到的鹰取严男:“……”

        跟大熊猫接触有风险,再萌的大熊猫也一样……

        树林里的空地间,篝火已经架了起来,肉串也已经开烤了。

        池非迟坐在一块石头上,听到激动的吼声,放下手中还没熟的烤串,站起来,转身。

        一个圆滚滚的身影跑到近前,跳了起来……

        飞扑。

        琴酒起身让开,顺便伸手接住了惊慌失措从池非迟衣服下蹿出来的非赤。

        非赤被琴酒接住后飞快吐蛇信子,“团子,你还来!”

        “主人——”团子沉重身体撞向池非迟,兴奋得连四川话都吼出来了,“我好想你哟!”

        池非迟稳住下盘,伸手接住撞他满怀的团子,“你胖了。”

        感受很深切,要不是他站桩练过,刚才就得倒。

        团子用头往池非迟怀里拱,好久没见主人了,抓紧机会多吸吸,“是吗?我还以为我只是毛发更蓬松松了。”

        池非迟弯腰,想把团子放下来,结果团子用两只前爪抱住他的脖子不肯松手,只能抱着团子坐下。

        琴酒坐到一旁,把非赤放到旁边石头上。

        也没别的,他就是怀疑大熊猫这种生物比较喜欢当挂件,只是这么重的挂件,一般人挂不动。

        鹰取严男拎着两袋水果过来,放到一旁后,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车门刚打开,它一下子冲出来,把我撞倒了……对了,这是它从动物园里偷拿出来的。”

        琴酒转头看了看挂在池非迟身上的那个黑白大圆团,“它对自己的体重一向没概念……”

        团子猛然转头,一口咬了琴酒手中的肉串,把半熟的肉一口撸光,只留下一根光秃秃且被牙齿咬到弯曲变形的铁扦。

        哼,别以为它听不懂,它特地学过日语的。

        而且,这不就是说它对自己的体重心里没点数吗?以为含蓄点它就听不懂了?

        它,阅读理解满分。

        琴酒吐槽它没数,它就把琴酒的小肉串吃掉!

        琴酒没打算跟一只动物计较,想把铁扦插进身旁的草地里,结果铁扦的尖端刚没入、就一下子从中间折断了,被琴酒随手丢到一旁,“咬合力不错。”

        团子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从池非迟身上溜下来,跑到鹰取严男拎来的袋子旁,坐下后开始用爪子捞水果、摆水果,豪气地连声吼着,“主人,你看看要吃什么,尽管拿,其他人也是!”

        “要吃什么自己拿。”

        池非迟给其他人翻译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