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980章 小哀的幻视之迷

第980章 小哀的幻视之迷

        “行了,能玩再来找我,暂时还不行就别说了,别让我好奇得晚上睡不着,也别让我等太久,吊着老头子胃口是不厚道的,”铃木次郎吉嫌弃这些太正式话题破坏气氛,终止话题,看向趴在桌上、自己占了个位置吞鱼块的非赤,“非赤啊,鱼块好吃吗?要不要考虑来我这里?以后想吃多少鱼都有,不止是鱼,想吃什么我给你买什么。”

        这条蛇能随身带着,看起来也不乱爬,还会打游戏,太酷了!

        跟非墨一样,他想要,很想。

        非赤抬头看着铃木次郎吉,疑惑。

        这个老头是在挖它吗?

        铃木园子想捂脸,她大伯居然一本正经地找蛇聊、挖人墙角,好像也不太正常的样子……

        “打游戏也行,”铃木次郎吉见非赤看着他,持续不正常,诱惑道,“最好的游戏设备都可以买来给你哦。”

        非赤继续低头吃鱼块,“不用,我家主人也买得起啊,而且一直打游戏也会腻的。”

        池非迟:“……”

        居然砸钱来诱惑非赤,要不是他有点家底,都会觉得对不住非赤,想放非赤过来吃香的喝辣的玩好玩的了。

        “你跟非赤说也没用啊,它哪里听得懂嘛!”铃木园子努力提醒自家大伯行为不要太奇怪,“而且没用的,非赤现在的身家可不差,存鱼够它吃一辈子的了。”

        铃木次郎吉惊讶看池非迟,“你不会买了一片海域吧?”

        灰原哀:“……”

        次郎吉大叔花钱的思路真豪放。

        “没有,我没那么多零花钱,只是有个养殖基地,”池非迟看了看铃木园子,“园子每隔一段时间还会送一车鱼过去,非赤都吃腻了。”

        铃木次郎吉又看向铃木园子,“你这是拉我的后腿啊!”

        “我爸爸也同意的,以后也会继续送下去,”铃木园子认真脸道,“因为非赤救过我啊,之前我去伊豆玩遇到了坏人,那个时候只有我和那个坏蛋在黑漆漆的房间里,还被按住,我差点就要被捅刀子的时候,是非赤到了房间,它就像大英雄一样,冲上前就咬了那个坏蛋,我当然要好好感谢它啦。”

        “那确实应该好好感谢!”铃木次郎吉点头,悄悄瞥非赤:“……”

        这条蛇还会救人……

        更想要了。

        他活了七十多年,第一次对一个人这么羡慕嫉妒恨,池非迟这小子有点可恶,他隐隐嗅到了克星的气息,也难怪财团里都支持跟池家多来往,只要不送继承人过去池家,其他的好商量。

        等等,池家现在不是有个小丫头,看起来跟池非迟关系还很好,但……可恶,他们铃木家没有适龄的男孩子可以去勾搭,不然他就可以想办法把乌鸦和蛇都拐过来了!

        非赤又抬头看了看铃木次郎吉,拖着腹部鼓起一大段的身子,顺着桌面爬向池非迟,撒娇,“主人,他看我的目光好奇怪,我要躲躲。”

        池非迟把非赤拎起来,揣进口袋里,让非赤自己消食。

        铃木次郎吉:“……”

        小气!

        饭后,在女佣那里吃了东西的鲁邦又欢快跑向池非迟,“汪!”

        郁闷的铃木次郎吉指着门,情绪不太稳定,“好了,饭也吃了,你们慢走!”

        “次郎吉先生,再见。”

        池非迟蹭完饭,也撤得很快,出门上车就接到了电话。

        “小兰?”

        一分钟后,电话挂断。

        池非迟收起手机,“敏也把委托费送到毛利侦探事务所了,晚上小兰准备做一桌好菜,我们过去吃。”

        灰原哀:“……”

        这是跟着非迟哥到处蹭吃的一天。

        ……

        下午三点。

        池非迟带灰原哀到了波洛咖啡厅,在蹭吃之前,先蹭了喝的。

        在波洛咖啡厅坐到四点多,毛利小五郎回了楼上侦探事务所,池非迟和毛利兰带着两个小鬼头去买菜。

        “大概是房屋租价低,那条街上的肉店卖的肉实惠又新鲜,”毛利兰带路,分享着自己这几年主家的经验,“有时候我爸爸也会到这边来买酒,虽然他买的都是啤酒,但卖酒的店里也有很多国外的名酒哦,今天就买好一点的食材和酒水吧!”

        “不行哦,小兰姐姐,”柯南跟在一旁,仰头看毛利兰,“上次因为阻拦怪盗基德偷走宝石,树里小姐提前把委托费结算了,可是已经被叔叔赌马输光了,而且早上我还看到一张寄到事务所的账单,叔叔欠了小钢珠店五十多万元,如果今晚花销太大,接下来……呃……”

        毛利兰停下了脚步,低着头,脸色阴沉沉地攥紧了拳头,浑身散发着黑气。

        很好,又是想跟自家老爸练练的一天!

        池非迟看着毛利兰身体周围飘动的黑气,没忍住伸手去碰毛利兰头顶的黑色雾气,结果自然是碰了个空。

        而且他手探过去会带动气流,按理来说,黑雾也会晃动一下,但完全没有……

        很神奇的世界。

        “哎?”毛利兰被池非迟的举动弄得一懵,浑身黑气瞬间消失,“非迟哥,我头发上沾到脏东西了吗?”

        “没有,”池非迟收回手,“我只是弄清楚刚才你身上的黑气是怎么回事。”

        “黑气?”毛利兰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又一头雾水地看向柯南和灰原哀,“有吗?”

        “没有啊,”柯南看了看四周,“附近也没有什么黑色的烟气、雾气飘过来……”

        池非迟动身往前走,觉得有必要确认一下其他人是不是看不到黑气,“那你刚才还被吓一跳?”

        “因为小兰姐姐刚才的气势很吓人啊,”柯南童音回答着,悄悄观察池非迟的神色,“好像下一秒她就会跑回去打叔叔一顿,我才没有说下去,没有什么黑气啊。”

        四人又动身往商业街走,毛利兰有些脸红,“抱、抱歉啊,刚才好像吓到你们了……是不是很吓人?”

        柯南老实点头,认真反馈。

        有意见就得表达,以后小兰或许就不会这样了。

        毛利兰:“……”

        “不是很吓人,只是感觉到你很生气,”灰原哀安抚了毛利兰,仰头看着池非迟,“非迟哥,你是不是出现幻视了?”

        “可能是,”池非迟可以确定,其他人大概率看不到那种表示‘即将黑化’的黑气,又问道,“之前风户医生想杀小兰灭口,我追了过去,你们看到的是什么?”

        那是《瞳孔中的暗杀者》中的凶手,他清楚得记得,当时他追上去的时候,全程看到一个小黑在玩命狂奔,全身黑漆漆的,什么特征也没有。

        “就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影啊,”柯南疑惑,“因为跑得太快,我没看清楚别的特征。”

        灰原哀和毛利兰也目光疑惑地看着池非迟。

        难道非迟哥那次也看到了什么黑气?

        池非迟懂了,其他人看不到‘黑气’、‘小黑’,这些漫画表现手法并不存在于这些人的眼中、认知中,只是代表着‘气势可怕、浑身散发低气压’和‘没有看清特征的人影’,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眼里还是漫画那种表现手法。

        那‘豆豆眼’会不会也只有他能够看到?

        灰原哀见池非迟不吭声,也低头思索了一下,“其实昨天我也出现了幻视……”

        “哎?”毛利兰惊讶看灰原哀。

        她记得出现幻视,那就说明心理疾病很严重了,难道现在‘幻视’这么常见?还是说其实很多人都会出现幻视?

        怀疑人生中……

        柯南大汗,喂喂,这又不是感冒,还能传染的吗?

        “一开始是昨天晚上回去的时候,我刚进门,就看到非迟哥客厅窗帘前站着一个披头散发、满脸是血的女人,”灰原哀解释,“然后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大概是我睡着不小心扯到了被子,突然醒了,睁开眼也看到了那个女人,比上一次看到时距离近得多,我看到她脸上带着怪异的笑,黑发下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池非迟:“……”

        昨晚小美不仅骚扰他,还去骚扰了灰原哀?

        毛利兰吓得拎起柯南,双手抱紧,神色惊恐地大声道,“闹鬼!这绝对是闹鬼了!”

        柯南被勒得差点窒息,感觉这么下去他就要先一步做鬼去了,连忙安慰道,“不会啦,小兰姐姐,这个世界上不会有鬼怪的!”

        “可是小哀看到了两次耶!”毛利兰抱得更紧了,反驳道,“难道两次都是看错了吗?”

        池非迟没吭声,名侦探这一波会怎么解释,他很感兴趣。

        “咳……”柯南被勒得差点一口气没能上来,“虽然两次看到同样的女人鬼影,是很不可思议,但那也有可能是灰原出现幻觉了,她不是还好好的吗……”

        “也、也对,”毛利兰稍微放松了一些,一脸紧张地看着灰原哀,“然后呢?小哀,那个鬼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没有,我闭上眼睛再睁开,眼前就什么都没有了,”灰原哀一脸淡定,“其实之前看到那个女人站在窗帘前也是一样,只是视线余角瞥到了一个虚影,再仔细看的时候就没有了,所以我在想,我是不是最近出了什么问题,居然会出现这种幻觉……”

        池非迟安慰,“可能是眼睛的问题,不太像心理疾病引起的幻视,幻视看到的人影会更加细致,说不定还会跟你说话,或者一直跟着你……”

        毛利兰:“……”

        这么恐怖?害怕,抱紧柯南。

        “咳……小兰姐姐,你抱得太紧了。”柯南出声提醒,再不提醒,他担心自己挂了。

        “对、对不起。”毛利兰这才发现柯南被她勒得脸红,连忙弯腰把柯南放下来。

        灰原哀幽幽补充道,“不过,在早上,我看到了更具体、更细致的,那个女人被黑绳子吊着……”

        毛利兰动作僵了一下,快速把柯南重新抱起来,抱紧,“柯南,你就暂时借我抱一下,我怕鬼嘛!”

        柯南半月眼看灰原哀,心里也在考虑着是不是有什么人在装神弄鬼,还是灰原哀真的出现了幻视。

        “在玩偶墙上,”灰原哀一脸无感地打了个哈欠,“就是步美送非迟哥那个坏掉的女儿节娃娃,步美也说过了,那个娃娃原本只是被元太弄坏了,结果送去修理的时候,修理的人受伤、不小心把血淋在了娃娃脸上,之后有一只狗发现了那个娃娃,好心把娃娃叼去给步美,不过娃娃也被弄得披头散发、浑身脏兮兮的,我昨晚看到的女人跟那个娃娃一样,穿着皇后的和服,今天早上我仔细看过,其实样子也跟那个娃娃一样……”

        毛利兰:“……”

        她在考虑,回去要不要把她的女儿节娃娃送去神社或者寺庙……

        “也就是说,你看到的可能是那个娃娃投出来的影子?”柯南考虑着各种可能,疑惑问道,“你觉得会不会是有人在装神弄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