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976章 同样恶劣的两个家伙

第976章 同样恶劣的两个家伙

        池非迟、铃木园子、灰原哀告辞离开,在门口分开。

        铃木园子坐车去接毛利兰三人,池非迟开车带灰原哀去铃木博物馆。

        铃木家的秘书带着保镖等在铃木博物馆前,看到池非迟的车子后,就主动迎上前,等池非迟去停了车,带着池非迟和灰原哀上了路边大楼的天台。

        天台四周站了不少戴墨镜的保镖,靠街的一边放了一张铺了华贵桌布大桌子,上方立着遮阳伞,旁边摆着一圈雕刻精致的靠背椅。

        秘书带池非迟和灰原哀落座,保镖退到屋顶的其他地方把守。

        “两位请坐,”秘书双手交叠放在身前,微微弯着腰,见灰原哀看四周,解释道,“这附近的大楼都被顾问租下来了,昨晚怪盗基德出现在这栋大楼和对面大楼中间的空中,如果怪盗基德守信,今晚应该也会出现在两栋大楼中间,这里是最佳的观赏地点,就被园子小姐留了下来,用来招待朋友,两位需要饮料可以跟我说,不过想吃点心大概是不行的,直升机带起的风太大,会把尘土卷到食物里。”

        灰原哀探头看了看,的确,这一带的天上都是直升机,六十多架,密密麻麻地飞在天上,她坐在这里都有种被风扇包围着360度无死角狂吹的感觉,“那麻烦你给我一杯加冰块的西瓜汁。”

        “好的,”秘书看向池非迟,“非迟少爷,您呢?需要饮料或者酒水吗?”

        池非迟没有吃东西的想法,“不用。”

        秘书又看向落在桌上的非墨和从池非迟衣领探头的非赤,“那需要为您的宠物准备点东西吗?”

        “也不用了,谢谢。”

        “那我去准备小哀小姐要的西瓜汁,就不打扰两位了,有需要可以再跟我或者其他人说。”

        秘书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灰原哀仰头看向天上的直升机,“那位大叔还真是大手笔,招募直升机队,还把附近大楼都租了下来,他跟怪盗基德有仇吗?”

        “没仇,他只是太无聊了,想找点事情做,”池非迟也抬头看了看空中的直升机,收回视线,准备跟灰原哀说说铃木家的事,“在温饱不愁之后,人就会追求精神享受,对于母亲和我父亲来说,事业就是他们精神世界的支撑,而次郎吉先生不一样,这要从次郎吉先生出生前说起,在他爷爷当家的时期,长子是个很优秀的人,自然也被当成继位的人培养,而为了防止兄弟争夺家产,次子也就是次郎吉先生的父亲,从小就没有接触商业上的事,每天只做自己想做的事,但他大伯意外身亡,铃木家失去了继位的人,那个时候他父亲二十多岁,想培养也已经晚了,好在年纪还小的小儿子很有天赋,就这样,小儿子长大之后当了铃木家主事人……”

        灰原哀想了想,“那就是园子的爷爷吧?”

        池非迟点了点头,继续轻声道,“次郎吉先生只比园子的爷爷小上几岁,在他成长过程中,也如同他父亲一样,由于继位的人已经确定并且很优秀,家里人都支持他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在园子父亲出生时,次郎吉先生已经二十多岁、快三十岁了,而园子的爷爷正值壮年,他同样不适合作为继位人,所以他没法把精力发泄在经营财团之上,从来没有接触,也不再喜欢接触。”

        灰原哀懂了。

        铃木次郎吉那是卡了个年龄Bug,就完美避开了所有家主培养期。

        这么一来,铃木次郎吉根本没有接触财团事务的机会,不懂,大概也玩野了,没兴趣。

        “在次郎吉先生二十多岁的时候,他有一个爱好——喜欢花钱,”池非迟看向不远处的博物馆大楼,“他的小叔叔也就是园子的爷爷,那个时候一百个支持,让他担任铃木财团的顾问,让他随便花,次郎吉先生越花钱,铃木家的钱越多,就像这一次,次郎吉先生挑选挑战基德地点的时候,园子的父亲提议他在这里,这个博物馆刚建成没多久,周围大楼都是新建的,次郎吉先生买头版、招募直升机,把事情闹大,现在日本没几个人没听说过铃木博物馆,连参观博物馆都多了一个意义,就是参观怪盗基德表演奇迹的地方,而在次郎吉先生租下附近大楼之前,其实大楼已经被铃木财团的人先一步租下来了,租期至少五年,打算打造成商业、文化、娱乐、住宿一条街,还有,附近就有铃木财团投资建造的公寓。”

        灰原哀:“……”

        这么说起来,铃木家确实亏不了。

        基德的粉丝肯定还会回来回味这次对决,而知道了铃木博物馆的人一有空,也会约上朋友一起来看看,人流量未必会比这两天少,而以铃木财团的财力,商业街不需要多久就能打造出来,到时候,一个新建地区就能一下子变成人流量可观、消费可观的区域。

        不仅亏不了,还能赚。

        “不需要次郎吉先生或者史郎先生考虑,财团里的策划部门就会瞄准时机把方案完成,所以一个会花钱、敢花钱、能花钱的人,真的很重要,”池非迟做了个总结,他和他老爸觉得威尔逊可用,就是因为威尔逊有砸钱的魄力,没钱就找老板要,盈利那是别人该考虑的事,他的任务就是砸钱把安布雷拉网络生态圈建立起来,“不过次郎吉先生又闹了脾气,他从小要什么就能有什么,他那个时候是想败家,结果家当越败越多……”

        财势名利美人想要就能有,这样的人生看起来是很美好,但也会很无聊。

        如果是一个从未拥有过的人,突然有了这种人生,一开始或许会沉迷其中,纵情享受,但又能享受几年?十年、二十年……总有一天,空虚会淹没一切内心感受到美好,就像身处一片枯寂的荒野,明天不再有新的东西值得自己期待,不明白自己存在于世界上有什么意义,看不到去路和归途。

        总之,铃木次郎吉原本该玩的都玩过了、不新鲜了,就想疯狂败家的感受,也确实试了,结果铃木园子的爷爷就用行动表态:大侄儿,钱尽管花,你要是能把家败跨了算我输,你不仅花不完,家里的钱还能越花越多!

        “次郎吉先生大手大脚地败了几年家,把家当败得越来越多,突然觉得没意思,每天看到园子爷爷笑眯眯送钱给他花,他就觉得头疼,正好接触到了极限运动,就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离开日本,开始到各处去挑战自己的极限,”池非迟道,“他家里那些奖项你也看到了,他从一窍不通开始,去学习、训练、不断突破,大概是心无旁骛又有毅力,他很快拿到了第一个奖项,超越了其他人,他突然又觉得没意思,又开始瞄准第二个极限运动,就这么,把那么多奖项都拿了,把不少极限运动的记录也都破了,比如那个以年纪最大的人攀上珠穆朗玛峰的记录,他一开始应该只是想挑战自我、突破自我,而等登上去、还破了记录之后,他的目标就达成了,丧失了兴趣……”

        灰原哀:“……”

        一开始她还觉得铃木次郎吉挺惨的,完美错过了继承,因为没接触过、不太懂,连工作都没办法工作,但很快又发现不对,作为一个富家子弟,不用工作,混吃等死就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生活了,结果还跑去努力、拼命,把人家没能拿到的奖项都拿了,把人家没能破的记录都破了,把多少人的梦想成果都装进口袋,转眼又没了兴趣,跑去断别人的追梦路……简直人神共愤!

        要是大叔可怜,那世界上就没有可怜人了。

        灰原哀再抬头看到一脸平静的池非迟,突然就明白自己之前为什么会觉得铃木次郎吉可怜了。

        因为眼前这有个同样恶劣的家伙——我就是不想混吃等死,就是想搞事情,没有事情搞的人生可太难熬了。

        就说她家非迟哥,做菜超越多少厨师,推理超越多少侦探,还跑去做赏金猎人,目前也是日本最有名的赏金猎人了,自己治骨折也厉害,开飞机的技术也好,打游戏还那么溜,又懂得给动物看病……结果这么一个人,还一本正经地感慨‘次郎吉先生没有工作可做真的好可怜’,害她差点也觉得铃木次郎吉很可怜。

        这两个人知不知道这样很容易引起公愤,会被人打死的……

        “就算次郎吉先生不想承认,但他今年已经72岁了,很多极限运动都不再适合他了,”池非迟继续说着,心里确实是同情的,人生没有目标、迷失期间的铃木次郎吉很可怜,而明明有了目标、但事没搞完人却老了,那也很遗憾,“铃木家不放心他在外面进行极限运动,他也明白自己该安份一点了,同时,而上了年纪,他大概想和家人多相处相处……”

        “也就是说,他回来是因为铃木家的意愿、而他自己也发现该回来了,”灰原哀半月眼总结道,“但他回来之后还是待不住,想继续挑战,就选中了‘抓到基德’这么一个目标,他会全力以赴,但越抓不到基德,他内心就越高兴,也不希望基德轻易被他抓住,否则他又要找新的挑战目标,那很不容易。”

        池非迟点头,又道,“他回来还有一个目的,帮园子造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