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971章 这么现实的吗……

第971章 这么现实的吗……

        “不是我记错了,是你喝多了,那天在场的可都看见了。”池非迟走回桌前,把小美放到桌上。

        他都没用‘怼’这种暴力的描述,用了含蓄的‘塞’,已经够给小泉红子留面子了。

        “是吗……”小泉红子半信半疑,正决定回去问问水晶球,突然看到池非迟身后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影子。

        那个影子有正常女性的身高,穿着华贵的皇后款式和服,只是一头披散的黑发半遮住脸,如同涂了白漆的脸上血迹斑斑,双眼没有眼白,漆黑的颜色布满了整个眼眶。

        影子的头转向小泉红子,发出幽森的哭声,“呜呜呜……魔女小姐,你害得都我不能做家务了,呜呜呜……”

        “是小美啊,”小泉红子汗了汗,“你……你这是怎么了?”

        小美停了哭声,抽抽搭搭道,“前天主人去了热海,我跟以往一样打算去帮主人洗衣服,结果一试图行动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想碰衣服都碰不到,只能在家里飘来飘去,什么家务都做不了,而且现在这个样子一点都不可爱了……”

        小泉红子:“……”

        以前那个蓬头垢面的娃娃样子,也算不上可爱吧?

        小美直勾勾盯着小泉红子,幽幽道,“魔女大人,我觉得自己失去了活着的意义……”

        池非迟也看着小泉红子。

        昨天晚上他回来还要自己洗衣服,一时间怪不习惯的……

        小泉红子见过家务娃娃,理解‘不能做家务就感觉自己失去存在意义’的感受,她还记得小时候就遇到造反的家务娃娃,追着她哭了三天三夜,“我回去看看古籍,看有没有方法让你变回原样,而且你可以尝试努力去触碰东西,那块石头是乙泽麻美留下的,她可以拿浴衣,你应该也可以的,只要多加练习就行了。”

        小美认真点了点头,“谢谢,那我试试。”

        “不客气……”小泉红子笑容有些僵硬,起身抱起桌上的纸盒,“自然之子,那我先走了,近期别找我,我不想见你。”

        “知道了,你好好休息,”池非迟顿了顿,“不行就看看恐怖片,以毒攻毒,说不定会好一点。”

        小美突然消失了身影,再次出现时,已经站在了小泉红子身后,呼出的寒气就打在小泉红子耳后,让小泉红子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恐怖片是这样的吧?能帮到魔女大人吗?”

        “不能。”小泉红子面无表情地抱着纸箱,转身出门。

        (╥﹏╥)

        小美比家务娃娃吓人多了……

        这里一群怪物,她要回家……

        池非迟没急着走,“诺亚,告诉我父亲,你那具身体的大脑材质和我的骨骼有些相似,韧性很强,复原能力很高,不易碎,比目前我知道的金属或者合成物都要好,虽然硬度不如我的骨骼,但也跟钢、锆差不多,具体的需要他去检测,另外,他还可以检测一下成份,看看能不能找到替代的合成物,说不定能找到新的制造材料。”

        “知道了,我会告诉他的,”泽田弘树道,“那我先去找爷爷奶奶了,教父,改天再一起打游戏!”

        非赤趁机探头,喝了口杯子里的血,又缩回头去。

        味道有点刺,感觉怪怪的,不知道魔女小姐和主人喝着是什么感觉……

        池非迟收回视线,慢慢把杯子里的血一口一口喝完,才拿了张纸巾,擦掉桌子边缘的血点,“下次偷喝,注意别弄到桌上。”

        非赤:“……”

        ⊙w⊙

        还是被发现了。

        ……

        第二天,时间突然跳转到10月,刚升温的气温又快速下降。

        池非迟日常跳楼,最后一次解开了绳子,从天台一跃而下,坠落到20楼时,在大楼侧面的墙壁上踩了一下,减缓下坠速度,又在10楼左右踩了一下,最后安全落地,走路地下停车场,开车到江古田。

        今天不是休假日,学生日常上学,上班族日常上班,寺井黄之助的小酒吧兼台球室日常不营业。

        池非迟把车停在路边,带上非赤下车,去后备箱拎了袋子,推开挂了‘休息中’的牌子的门。

        屋里有些昏暗,寺井黄之助坐在吧台后看报纸,听到动静后抬头,见是池非迟,惊喜地站起身,“非迟少爷?好久不见了,今天怎么会想着到我这里来?”

        “我来这里等快斗,”池非迟拎着袋子进门,“找他做风筝。”

        他那个精分跳脱不正经有女装癖喜欢调戏妹子的老弟身为怪盗基德二代,居然会因为做风筝的事吃醋,也是没谁了。

        “风筝?”寺井黄之助惊讶之后,有些失望地坐了回去,“原来不是食材啊……”

        池非迟:“……”

        不是食材就不帮忙搭手放一下东西?这么现实的吗……

        “不过一会儿再去买也来得及!”寺井黄之助又笑眯眯地盘算道,“快斗少爷下午有活动课,大概晚上五点左右才会离校,我们中午随便去外面吃一点,然后出门买食材,再回来做菜,那中午就由我请客好了~”

        “我带了饺子,”池非迟从搁在吧台上的袋子里翻出一袋饺子,“中午可以蒸着吃。”

        “哦?煮着吃吗?”寺井黄之助起身,把装饺子的袋子拎进冰柜中。

        “日本吃饺子都是蒸着吃,不过中华还有炸、蒸、煮三种烹饪方式……”池非迟到了吧台后,抬头看酒柜上的酒,随手拎了瓶琴酒,看了一眼吧台上的报纸,又转身到寺井黄之助身旁,翻冰柜里的柠檬。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蒸好,沾醋或者有辣油的酸辣味调料,味道都不错……寺井先生,你这是什么时候买的柠檬?”

        寺井黄之助看着那个快瘪了的柠檬,不好意思地挠头笑,“前段时间我帮快斗少爷收集命运的宝石的资料,店里就没有营业,一直到现在,而柠檬好像是两个月买的……要不要我出去买两个?”

        “不用麻烦了,我换威士忌。”池非迟把柠檬放回去,重新去拿酒,自己调了杯‘教父’。

        寺井黄之助坐下后,拿起报纸,又突然放下,转头看池非迟,“非迟少爷,你了解铃木财团顾问铃木次郎吉吗?我搜集过资料,对方虽然已经72岁,但似乎是个很厉害的人,一把年纪还登上了珠穆朗玛峰,开滑翔机绕过世界一周,拿过热带雨林的汽车拉力赛大奖,还破了自由潜水的新记录……”

        “是个很喜欢基德的人。”池非迟评价道。

        他知道寺井黄之助为什么说这个,刚才他扫了一眼,报纸头版上的字太大了:

        【致怪盗基德!

        您所窥伺的大宝石‘大海的奇迹’,我已经将它放在大博物馆屋顶上。】

        第一面整个版面就这么一句话,第二面是铃木次郎吉的照片和一句‘你已经无路可逃了!’,下方就是铃木博物馆的照片。

        嗯,简单粗暴,为了这么几句话就买下东京最畅销报纸的头版,也够丧心病狂的,而且,铃木次郎吉可不止买下了这家报纸的头版,而是东京所有报社的头版。

        要问他为什么知道……

        因为昨晚小田切敏也给他打过电话,thk投资控股的报社临时决定更改今天的头版。

        铃木次郎吉除了购买头版的钱,还给了一笔补偿金,拿一天的头版来换,简直不要太赚。

        “喜欢基德?”寺井黄之助好奇。

        池非迟坐到吧台前的高脚椅上,一脸平静道,“喜欢到做梦都想看到基德痛哭流涕进监狱那种程度。”

        寺井黄之助汗了汗,“呃,快斗少爷似乎没跟他结过仇,那……难道是因为盗一老爷?”

        “不,是因为快斗,”池非迟道,“他至今所有荣誉都登上了日本报纸的头版,不过有一次被快斗盗取宝石抢了头版。”

        “就因为这个?”寺井黄之助无语。

        这些有钱人都这么无聊的吗?或者说,比较喜欢追求刺激?

        非迟少爷好好的生活不享受,跑进犯罪组织里,那个铃木顾问一天天在外面挑战各种难事,回来就盯上了他家快斗少爷……不,有可能是盯上快斗少爷才回来的。

        “昨晚他让园子打电话给我,”池非迟道,“大概是因为最近我们两家的年轻辈走得近,他让园子邀请我去做客。”

        “咦?”寺井黄之助惊讶,“那……”

        “我在港区,暂时赶不过去,”池非迟解释道,“也是这么回复他们的,他们说等和怪盗基德对决时,会再邀请我过去。”

        寺井黄之助思索着,“这样啊……”

        “嘭!”

        跟池非迟一样粗暴、毫不拖泥带水且不够温柔的开门方式,晃得门上铃铛发出刺耳声响。

        寺井黄之助惊讶看过去,“快斗少爷?你……你……今天不是上课去了吗?怎么……”

        “红子疯了,一大早看到我吃西红柿蛋清就追着我打,她居然用沾水的拖把无差别攻击耶,我没办法全部躲开,”黑羽快斗进门,校服上全是灰尘和水渍,抬手顺着乱糟糟的头发,一脸漫不经心道,“结果闹到上课也没停,老师就让我们今天先回家休息啦,还真是谢谢她了,我正好想找个理由早退呢!”

        非赤爬到柜台上看了看黑羽快斗,很快又侧开头。

        一身的灰和脏水,嫌弃,不咬……

        “老师应该是让你们滚回家吧?”池非迟道。

        “怎么可能!我就算上课不听讲,每次成绩也都是全校排名前三啊,而且我们老师才不会说‘滚’这种有侮辱性的字眼,确实是让我们回来休息、处理我们之间的事,明天再去上课,就是青子她们觉得是我对红子做了过份的事,红子才会这么生气,我明明没有惹……”黑羽快斗碎碎念着坐到椅子上,才反应过来,又从椅子上蹦了下去,一脸惊讶地看着坐在旁边的池非迟,“非、非迟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