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890章 乌鸦布下的监视网

第890章 乌鸦布下的监视网

        凌晨五点,输液结束。

        池非迟带着自家的宠物们去了三楼办公室,决定对付着睡一会儿。

        宠物医院里有不少猫用品,都是猫用品制造厂直接运过来、让医院当动物出院小礼物送的,平田正人去仓库里给无名翻了一套。

        一直到中午十一点多,池非迟睡醒,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猫砂盆。

        无名原本蹲在沙发上‘咕噜咕噜’,发现池非迟一醒就去用小铲子刨它用过的猫砂盆,忍了又忍,最后还是觉得不能忍,“主人,这个厕所不适合你,太小了,你既然可以变得跟人类一样,不如去洗手间用马桶?”

        池非迟:“……”

        他……算了,正事要紧。

        猫砂盆里有结团的猫砂,不过无名从凌晨到现在应该只尿过尿。

        没有血,没有粘液之类的异物。

        无名蹲在沙发上伸头看着,发现非赤也往那边跑,转头看蹲在一旁打盹的非墨,有些痛心疾首地问道,“非墨,大家各用各的厕所不好吗?”

        为什么都往它的厕所那里去?

        非墨睡眼惺忪地瞥了一眼,发出很像碎碎念的喵喵声,“主人是去看你的排泄物里有没有血,以此来确认你的身体状况,非赤只是去凑热闹,看看主人在做什么、有什么发现……咦,对了,无名小妹妹,你是不是有点发烧、然后把自己烧糊涂了?怎么跑来认主人了?”

        无名:“……”

        大妖暗戳戳地威胁它,它能不从吗!

        池非迟放下小铲子站起身,转身问道,“无名,想不想吃点什么?”

        无名第一次感受到归顺大妖的福利,那就是不用自己出去出卖色相骗食物,认真想了想,“我想吃鱼,要是没有也没关系,随便吃什么都可以,我不是很挑食。”

        池非迟等非赤钻进袖子,上前拎起无名,“别想了,你什么都不能吃,我只是想知道你有没有食欲。”

        无名:“……”

        ……

        下午一点,无名的复查结果出来,腹部的异物没有丝毫变化。

        池非迟把无名丢给一个医生做术前准备,到相马拓的办公室混了盒午餐便当,才回手术室外签麻醉协议、手术协议。

        由于平田正人昨晚值班、今天休息,负责手术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医生。

        人是池非迟指定的。

        这里的医生水平具体怎么样,他心里都有底,这是一个很优秀的猫外科手术医生,比起他和平田正人,手术经验也丰富得多。

        中年男医生看完无名的复查单,又拿起池非迟签过字的协议,一并递给护士,“学弟,你以后打算收养这只猫,对吧?那要不要顺便做个绝育手术?”

        对,这也是相马拓的学生。

        整个医院大部分医生都是相马拓的学生或者相马拓多年挚友的学生,叫池非迟‘学弟’一点毛病都没有。

        “我考虑一下。”

        池非迟没答应,以‘安抚无名’为理由,进了无名的休息室。

        无名蹲在桌上,等池非迟把人都打发离开后,才歪头出声,“喵?”

        单纯的一个单音,没别的意思。

        “你要不要……”

        池非迟刚开口,就被手机振动打断,“稍等。”

        是毛利侦探事务所的号码,池非迟盲猜……是毛利兰。

        侦探事务所那俩大老爷们很少给他打电话,柯南就几乎没有过。

        “小兰。”

        电话那边的毛利兰沉默了一下,才从‘开头凉问候’中缓了过来,“那个……非迟哥,你现在有空吗?”

        “没空,我很快有一场手术。”

        “手、手术?”

        “我在宠物医院,出了什么事吗?”

        “原来是这样啊……也没什么啦,就是想问问你,顺便邀请你明天过来吃晚餐,既然你在忙,那就不打扰你了。”

        电话挂得飞快,不过这一次不是池非迟先挂的电话。

        毛利侦探事务所。

        柯南见毛利兰没有直说、还飞速挂了电话,有些好奇,“池哥哥没空过来吗?”

        “嗯,他说他在宠物医院,接下来有手术……”毛利兰长舒一口气,无奈看向醉倒在沙发上的毛利小五郎,“这样也好,藤枝家的委托是非迟哥介绍的,人家给了一大笔委托费,也只是想找出会危害那家老爷安全的人,本来是个很好的委托,结果爸爸自己搞不定……我们再麻烦非迟哥好像不太好。”

        柯南点了点头,池非迟帮事务所拉生意,结果毛利大叔搞不定还得让池非迟来收场的话,是有点说不过去。

        哪怕委托费都让给池非迟,还是有点奇怪。

        不过这里有他……

        “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把委托解决才行!”毛利兰神色突然严肃起来,用座机打另一个号码,“不然爸爸这个做老师不是很对不起非迟哥吗?我打电话给妈妈!”

        柯南看着毛利兰打电话,心里有些感慨。

        小兰为了维护大叔作为老师的影响,还真是……辛苦了,他也不便说‘你爸就这水平,我跟池哥哥都清楚,什么?沉睡小五郎的推理?那些推理都是我们搞定的好不好’。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还是想不明白池非迟那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就算拜师是因为那天晚上喝了酒、池非迟脑子抽抽了,那之后明知道毛利大叔的水平如何,池非迟为什么还对大叔那么……尊重?

        对,就是很奇怪的尊重,有几次勘察现场,池非迟那家伙居然不把备用手套给他,一次还能说是池非迟故意气他,两次三次下来,他感觉池非迟是真的觉得‘老师优先’,不管毛利大叔能不能表现。

        大概是池非迟缺乏温暖,在毛利大叔这里感受到了父爱?

        柯南转头看了看沙发上醉醺醺的毛利小五郎,嘴脸微微一抽。

        不,他从没见过这种师徒,池非迟可是敢把自己老师真的吊起来模拟杀人手法的。

        那果然是池非迟跟正常人的想法不太一样吧……

        ……

        真池宠物医院。

        池非迟给米花町的乌鸦驻地发了邮件。

        毛利兰突然问他有没有空,说话也一卡一顿的、很不自然,摆明了——‘我有事,有大事’。

        很快,毛利侦探事务所的近期动向被发送到他手机上。

        他们去豪斯登堡那天,下午1点,毛利小五郎出门,下午1点40分到5点半都在赛马场,下午6点半去见了杯户町的侦探朋友,然后就去了居酒屋,一直到凌晨一点多才喝了酒回去。

        期间,赤井秀一在晚上八点左右开车抵达侦探事务所附近,准备进行日常监视的时候扑了个空,一直等到晚上十一点,才接了个电话离开。

        他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看自己住处附近的标红人物活动记录,记得杯户町的乌鸦发过一封邮件,那天晚上十点二十分左右,住在杯户町的朱蒂偷偷去过他住的公寓的地下停车场,而他的车送去检修,目前都没送回来。

        赤井秀一应该是判断他们集体出去玩了,第二天没有再去毛利侦探事务所蹲点。

        第二天,毛利小五郎上午依旧在侦探事务所看电视、喝茶,中午十二点半出门吃午饭,下午一点半到小钢珠店打小钢珠,下午四点左右离开,然后约着朋友打麻将,一直打到凌晨两点,晚饭都是打电话给餐馆让服务生送去的。

        啧,毛利兰一走,他家老师还真是彻底放飞自我了。

        第三天,也就是昨天,上午九点,毛利小五郎出门,去了他介绍的委托人藤枝家,也就是那个丈夫是赘婿、原配死后又娶了个年轻爱撒娇的妻子的人家。

        毛利小五郎在藤枝家里里外外转了几圈,还向附近邻居了解过情况,午饭和晚饭都在藤枝家吃了,一直到晚上八点多离开藤枝家,之后也没回家,去了居酒屋喝到晚上十二点。

        这天,赤井秀一在晚上八点左右去侦探事务所外,蹲到了回家的柯南和毛利兰,就在事务所一直待到今天早上七点左右。

        而今天毛利小五郎没有出门,早上九点左右开始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电视喝着啤酒,一直喝到烂醉,侦探事务所附近也出现没有疑似组织、fbi的人……

        池非迟又翻了一下前两天的邮件,是有关于朱蒂的动向的汇报。

        朱蒂隔三差五就会被楼下邻居矶贝渚拖着去玩,那天晚上去他们公寓的车库都是戴了帽子、口罩蒙了脸跑去的,没什么值得留意的,就……挺不容易的吧。

        总之,毛利兰打电话给他,应该是毛利小五郎昨天去委托人那里的调查不顺利,然后自暴自弃喝得烂醉,毛利兰没辙了才打电话给他。

        不过委托人算是他介绍的,毛利兰估计也觉得找他帮忙很别扭,在听说他没空之后,又假装没什么事、挂断电话。

        不过,藤枝家、大笔委托费被毛利小五郎挥霍、喝醉而无法完成委托的毛利小五郎,这个剧情……

        池非迟垂了垂眸,继续发邮件,让米花町驻点的乌鸦发了工藤家近期的动向。

        果然,昨天晚上九点左右,工藤优作和工藤有希子回过一趟工藤宅,进去一趟就出来了,然后入住一家酒店。

        今天早上八点多,工藤优作出门,打车去了朋友家,而工藤有希子留在酒店,在十五分钟出门吃午饭。

        那么,今天应该是《相似的公主》这段剧情:毛利小五郎完成不了委托,毛利兰找妃英理帮忙,和妃英理、柯南到了藤枝家的时候,正好遇到了替工藤优作去调查的工藤有希子,工藤有希子成柯南推理的工具人,秀了一下‘暗夜男爵夫人’的风采。

        这么看,满月之夜的事件就在近期了,等发现灰原哀之后,贝尔摩德应该就会想办法支开他、让他去伦敦钓赤井秀一的老妈上钩……

        池非迟思索了一下,继续发邮件:

        【三号目标的动向呢?有没有值得留意的消息?】

        三号目标,就是贝尔摩德。

        过了一分钟,新邮件:【只能监视三号目标在新出医院期间的动向,离开医院之后,三号目标就会找商城之类的换脸换衣服,在不惊动目标的情况下,很难追踪目标落脚点,目前没有特别的信息。】

        追踪不到贝尔摩德的落脚点,他倒是不意外。

        作为犯罪组织的成员,组织那些人更小心、谨慎,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琴酒那个神经过敏的蛇精病难追踪,贝尔摩德这个会易容术的人也难监视住,伏特加或许可以监控住,但伏特加跟琴酒待在一起的时间太多了,顾忌到琴酒神经质的怀疑,乌鸦们同样跟不久。

        【不用急,不要惊动目标。】

        耐心一点,只要不打草惊蛇,监视网早晚能在组织那些人身上挖到有用的东西。

        不过他有点迫切希望安布雷拉的内层网络建立完毕,到时候就能让乌鸦们定期把这些人的动向、掌握的情报分类上传,他随时都能查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不用再来回传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