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896章 猫的乐园

第896章 猫的乐园

        其他人转头看池非迟,池非迟低头看手机,平静脸打字回复。

        发到他手机上的确实是一封邮件:

        【主人,无名的状态有点不对劲,好像是病了,它又不去医院。】

        邮件地址是非墨的。

        自从各据点的乌鸦能发送信息后,非墨已经很少转手发信息给他了,而无名应该是在东京,在明知道他不在东京的情况下,非墨还突然发有关东京的消息给他,估计情况严重。

        不过现在急也没用,他又不能飞回去,就算是能飞,也未必有新干线快。

        【我还有一个小时到东京,确定好无名的位置,情况危急就找安室或者直接匿名联系宠物医院抓它过去。】

        【我盯着它呢,能等您回来,您别急,看样子一天两天死不了。】

        【症状呢?】

        【昨天我从十五夜城回来,找到它的时候发现它在它们大本营蹲着看小猫,弓腰趴着,很没精神,叫它起来也不动,我就揪揪它的尾巴,它躲开的时候,看起来有点不灵活,而且居然没追着我挠,我就觉得不对劲,从昨天蹲守到现在,它昨天拉肚子,三次,今天一早一次,之后跑去便便一次,好像没有拉出来,关键是我看着它便便,它还是没挠我,肯定是病了。】

        池非迟:“……”

        这都没挠非墨?嗯,肯定是病了。

        【有没有呕吐?】

        【没有。】

        【进食情况呢?】

        【很正常,昨天和今天都吃了,我昨晚让海鸟给它抓了条新鲜鱼送过来,吃得也不少。】

        【知道了。】

        池非迟收起手机,回想着猫的肠胃常见疾病症状。

        无名是有些闹腾,但非墨对无名很上心,他也该认真一点。

        无名一岁多了,猫瘟的可能性不大,而且猫瘟一般表现为拒食、上吐下泻、体温升高、没有精神,无名体温有没有升高不确定,但没有呕吐没有拒食,基本可以排除。

        炎症和猫瘟的症状很像,没有呕吐和拒食情况也得往后排……

        铃木园子一直盯着池非迟用手机打字,直到池非迟收起手机,才收回视线,语气感慨道,“非迟哥,抛开相貌和身材,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啊?我们学校各种各样的女孩子都有耶!”

        池非迟收回思绪,“我抛不开。”

        猫的肠胃脆弱,会腹泻的情况很多,寄生虫、肠胃菌群失调、肠道堵塞、受凉……甚至是受了惊吓或者突然改变环境之后的应激反应也会导致腹泻,不看到无名本猫、不去做具体检查,他还真的不便判断。

        铃木园子呆住,脑海里不断回响着池非迟的话:

        ‘我抛不开……我抛不开……’

        毛利兰干笑再干笑,愣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非迟哥这么现实的吗?

        “至少要能看,”池非迟没有再去想猫的各种疾病,补充道,“这样才有助于建立良好的第一印象,其他方面暂时没有考虑。”

        性格之类的要求他可不敢乱说,以免‘真香’,不过他觉得想找个合适的不容易,也没指望有女生能忍他。

        铃木园子半月眼瞄池非迟,怀疑道,“你对‘能看’的标准跟大家不太一样吧?我觉得帝丹高中的女生质量很不错的耶。”

        “别想了,我暂时没那个考虑,”池非迟直视铃木园子,语气平淡道,“恋爱容易使人变成神经病。”

        至少他是这样。

        那些女孩子该庆幸他不感兴趣,不然要是被拒绝的话,他会学太阳神阿波罗做竖琴的……

        “呃,”毛利兰尝试理解池非迟这句奇特的言论,“非迟哥,你是指谈恋爱会有不少苦恼吧?”

        “算是。”池非迟道。

        “那确实应该再等等,”灰原哀想到池非迟还是个待痊愈的病号,认真脸道,“你才二十岁,不用急。”

        那这次婚礼结束后加的两个小姐姐,她也先帮忙聊着,确定一下性格好不好,摸摸情况再说。

        ……

        一个小时后,列车在东京站停下。

        铃木园子有铃木家的司机等着接,毛利小五郎和阿笠博士也问了到站时间提前开车过来。

        灰原哀坐上阿笠博士的车,才发现池非迟没动,“你不去博士家吗?”

        “是啊,非迟,晚饭就去我那里吃吧,”阿笠博士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都已经快下午六点了,我提前煮了咖喱,回去就能吃了哦!”

        “我要去一趟宠物医院。”

        池非迟帮灰原哀关上车门,转身就走。

        嗯,这样也能避免解释。

        阿笠博士看池非迟匆匆拦出租车、上车,愣了愣,“宠物医院那边出事了吗?”

        灰原哀拿出手机,搜了一下最近的报道,发现没有医院出事的报道,猜测道,“可能是那边忙不过来,被抓去当苦力了吧。”

        阿笠博士点了点头,这也是最有可能的答案,他都差点忘了池非迟还是个动物医生。

        池非迟打车去了无名在新宿区的大本营,到之前,给非墨发了邮件,确定无名会等自己过去。

        新宿区有着东京最大的转运车站,交通便捷,旅客和外国人口很多,也有着歌舞伎町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

        而在整个东京的犯罪比例区域中,新宿区和涉谷区一样,基本每年都能排进前三,这么一个地方,在繁荣街区的另一面,自然也有着或僻静或混乱的区域,居酒屋密集的地方犯罪率很高,以醉酒后引发的案件居多。

        无名的大本营在一个近乎废弃的公园,要穿过一条车子难以通行的酒吧街,还要穿过一片老旧公寓林立的住宅区,池非迟到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下班的职员也都成群结队地往居酒屋去聚餐、喝酒。

        那个公园地面还算整洁,附近也没有什么垃圾堆,有一些老旧的娱乐设施,其中还有滑梯和沙坑,之前应该是给小孩子们活动的小乐园。

        池非迟快步走进公园的时候,留意了四周。

        大概是无名打过招呼,他的到来并没有引起里面的猫的警惕,一群猫该干嘛干嘛,三只花猫在滑梯上方疯跑着打架,一只猫被一巴掌扇得顺着滑梯滑了下来,又立刻转身蹿着杀上去,而在沙坑里,一只猫刚刨了沙,爪子悠然在沙上轻轻擦了擦,转头打量着他。

        这是一个被流浪猫占领的乐园,沙坑也被当成了大号猫砂盆。

        看得出来,这些猫过得都不错,没有特别干瘦的,甚至都很有活力。

        想也是,这毕竟是只有灵性的猫带领的队伍,无名会思考、总结、学习,也能做好获取食物的计划、指挥执行,甚至安排警戒,手下的猫怎么都不会过得太差。

        “嘎——嘎!”一只乌鸦停在树上,看到池非迟后,往公园堆着的大集装箱后飞去。

        池非迟跟着乌鸦绕到集装箱后面,才发现集装箱的一面被掏空了,上方挂着的塑料布垂下去,里面隐隐传来小猫崽软糯的叫声。

        不止一只小猫崽的叫声。

        非赤好奇趴在池非迟肩膀上看着,刚想提醒,非墨就从塑料布的缝隙里探头。

        “主人,这里!”

        “不用,我出去,”无名的声音有点虚,不过态度还是强硬,从塑料布缝隙里走出来,还顺便提起后脚,一脚把一只跟着出来的小猫崽踹进去,“回去待着,别乱跑!”

        池非迟注意到无名抬后脚踹小猫的时候,动作有一些奇怪,发力方向不自然。

        无名见池非迟盯着自己的腿,语气虽然还是冷硬别扭,但也算是难得主动跟池非迟解释,“这两天我没出去,他们出去找食物,我就看小猫,顺便教它们一些事,非墨说了,教育要从娃娃抓起。”

        池非迟:“……”

        群居的猫有轮流值班带娃的特性,这一点他倒是知道,有的家养母猫会把自己的小猫叼给主人,不是主动让主人抱着小猫玩,而是在告诉主人——‘该你了,今天你带娃’。

        而同样的,主人有了孩子之后,猫也会帮忙轮流值班看着娃。

        不过,非墨这话真是……至理名言。

        非-真大思想家-真大野心家-墨。

        无名走到一个小木箱上,蹿了上去,力求能够在池非迟的身高面前稍微有点尊严,打量着池非迟,“你真的是医生?”

        如果这个人类不是非墨的主人,那它倒是想对这个人类好一点。

        这个人类能听懂它们的话,又是医生,那就能想办法拐过来给它们做专职医生,它们养着都没问题。

        它们缺医生,跟缺。

        池非迟点头,直接问道,“你肚子疼?”

        无名迟疑了一下,才道,“有一点。”

        有一点?

        池非迟看无名弓着的腰,就没觉得那只是‘有一点’,左手拎无名后颈,把无名拎起来,用右手摸无名的腹部。

        在池非迟手碰到肚子的时候,无名炸毛了,四爪的尖指甲也瞬间伸了出来,不过很快又按耐下心里的不安,没有挠上去。

        池非迟在无名腹部轻轻按了几个位置,眉头快速皱了一下,把无名放下来。

        无名扭开头,清冷声音多了几分不爽,“不去!”

        非墨凑上前,发出嘎嘎的叫声,“主人,情况很严重吗?”

        池非迟本来想调头就走的,不过还是忍住了,“必须去医院。”

        非墨一看池非迟没有在无名面前说出病症,就察觉不妙了,转头看无名。

        一道白影快速蹿下小木箱,某个气急败坏的喵喵声快速远离。

        “非墨,你别想了,我才不去医院!”

        池非迟跟着追了上去。

        跟猫跑酷,他也不是第一次了,小意思。

        无名跳上公园旁的围墙,刚想转身再次强调自己的意愿,就发现某个比它大上不少的人影也到了围墙边、一只手还朝它抓来,顿时吓了一跳,爪子也快速抽了过去。

        池非迟右手拉着围墙,感觉左手手心一痛,动作没停顿,脸色也没变,把某只白猫锁喉按在了围墙上。

        以前在医院那会儿也不是没遇到过会伸爪子的猫,只不过那个时候被挠到的是其他实习医生。

        同样是动物医生,人家会被猫挠,他为什么不能?小意思。

        只是没有提前戴手套,有点失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