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891章 反对的根源

第891章 反对的根源

        一群人又在房间里留了半个小时,跟两个警察说明了情况。

        “那么,这个窃贼的目的很可能不是为了财物,而是为了示威?”中年警察严肃问池非迟,“池先生,你能不能想到有谁可能会做这种事?”

        “菲尔德集团的股东有一点小动乱,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不排除他们雇人对我下手的可能,虽然到目前为止,我的安全都没出什么问题,但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池非迟一脸平静地瞎带节奏,“至于私人仇怨,我的社交圈不复杂,或许有,不过我一时想不到……”

        中年警察点了点头,“您和香取小姐之前认识吗?”

        如果是示威的话,偷戒指很可能是为了恶心池非迟或者对池非迟示威,也就是冲池非迟来的,但也不排除对方是同时针对两个人来的,那就要问一问两个人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

        “不认识。”池非迟肯定道。

        中年警察观察了一下池非迟的神色,见看不出什么来,又看向大贺真哉,“那么真哉先生,你知不知道香取小姐有没有什么仇家?又有什么人会做出这种事呢?”

        “小茜她性格很好,连跟人吵架的情况都很少有……”大贺真哉回想了一下,偷偷瞥了自己家人一眼,还是道,“我还是想不出有什么人会做出这种事。”

        “因为池先生说不要惊动其他人,我们听说也没有人的安全受到威胁,所以,”中年警察看了看池非迟,对大贺妙道,“只有我们两个人过来……”

        大贺妙心里松了口气,认真道,“拜托两位以人的安全为重。”

        调查戒指失窃的事,就可以缓一缓了嘛。

        “那是当然!”中年警察重重点头,又道,“既然你们打算暂停婚礼,那能不能让香取小姐也过来一下?在事情弄清楚之前,还是不要单独活动比较好。”

        “我去找她过来。”大贺真哉道。

        “我也去吧,”铃木园子主动起身,“我想去看看她。”

        “我也是。”毛利兰忙道。

        大贺真哉点头,带着铃木园子和毛利兰出门。

        柯南偷偷跟了过去。

        池非迟这家伙八成是被害妄想症倾向又冒出来了,他倒是不觉得奇怪,不过那张照片……

        灰原哀没有跟过去,听着警方分析情况。

        大概二十分钟过去,毛利兰三人急匆匆回来,却没有香取茜的身影。

        “不好了!”铃木园子急道,“小茜姐不见了,她把婚纱换下、放到了椅子上,人已经离开了!”

        池非迟察觉到,大贺妙眼底闪过一丝失望,虽然很快就收敛了,但他不会看错。

        “这……”大贺雅代惊讶看自己的丈夫。

        “这样也好!”大贺妙冷着脸道,“弄丢了戒指,她也没脸再继续结婚了吧。”

        “那枚戒指会不会是……”持田英男迟疑了一下,没有说下去,但在场的人都知道他想说什么——

        ‘会不会是香取茜拿走的?’

        虽然比起嫁入豪门,一枚戒指的价值要低得多,但也不排除骗子来骗一笔就潇洒跑路的可能。

        特别是香取茜结个婚,作为女方,家里人和朋友几乎都没人来。

        “不会的!小茜她不是那样的人,”大贺真哉见家里人这么想自己心爱的人,态度也让他恼火,直白道,“刚才我就想说了,那个很可能暗指非迟的纸人我是不清楚怎么回事,但小茜那张照片是六月份我们一起到这里来的时候,我帮她拍的,能拿到那张照片的只有家里人!”

        大贺辰也皱眉,“真哉,你是怀疑家里人偷走了那枚戒指、阻止你们结婚吗?”

        大贺妙沉着脸站起身,“既然真哉怀疑我们的话,那就搜查一下吧,看看我们身上和房间里有没有那枚戒指!”

        两个警察互相看了看,觉得压力山大,只是答应做个见证,让这家人自己搜查去。

        搜查才开始没多久,大贺真哉就离开、前去寻找自己的未婚妻了,毛利兰和铃木园子也去其他地方帮忙寻找,柯南也觉得应该出去找找线索,跟了出去。

        搜查草草结束后,大贺妙打发了其他人,在休息室给两个警察和池非迟泡了茶,看了看一直跟着池非迟的灰原哀,迟疑了一下,还是出声道,“我知道戒指在哪里……”

        老太太在警察、池非迟和灰原哀面前坦白了。

        戒指是她让大贺美华偷走的,就是在她假装心悸的时候,她的目的也不是阻止婚礼进行下去,而是为了考验香取茜。

        “其实我认识小茜的父亲,那是一个优秀的玻璃工匠,我很欣赏他的作品,也曾经让银行借钱给他,让他维持玻璃工坊的运作,只是他太坚持自己的想法,我让他试着制作大众能够欣赏的作品,他却说那些人不懂得欣赏他的艺术,不肯接纳我的意见,结果他不断欠下大贺银行一笔又一笔的钱,”大贺妙叹道,“大贺家以海运起家,这些年发展得好了不少,但那些年的流动资金真的不多,也只是有一家小银行而已,为了银行继续运转下去,我们让小茜的父亲还钱,本来是想让他妥协、让他盈利,却没想到他不堪重负,直接选择了自杀,之后那家玻璃工坊抵押给了我,但我却没有再见过小茜……”

        灰原哀出声,“那大贺拥有的玻璃工坊……”

        大贺妙点了点头,“就是小茜父亲的,我一开始反对他们结婚,是因为看到她,我就会觉得愧疚,之后也接纳了她,我这次让美华偷走戒指,并不是打算阻止婚礼,而是想给她一个最后的考验,戒指所在位置的信息,其实就隐藏在照片里……”

        “照片?”灰原哀转头看坐在身旁的池非迟。

        池非迟垂眸看着桌面,一副等着听完这个故事的模样。

        他不想大贺妙探出他的底来,自然也就不会去分析那张照片里藏着什么谜语。

        就算想分析,他也不会追问,更不会跟大贺妙探讨。

        至于大贺妙反对那两个人结婚的原因,大贺妙只说了一半。

        一开始,大贺妙或许是因为愧疚,所以表达了不同意婚事的想法,但由于大贺美华容易跟着别人的态度走,看老太太的样子,平时在家里也是最有话语权,那大贺美华更不可能不跟着老太太走一条道,表示出了对香取茜的不满,而且不加收敛。

        大贺真哉感觉到家人对自己心爱女人的排斥、看不起或者别的情绪,觉得获得支持无望,自己也不够成熟,说出了‘离家出走’这种话。

        而大贺真哉的这种行为,也让老太太觉得这门婚事不行。

        同为一家人,就算老太太习惯了做主,对于孙子的顶撞有些不满,但如果大贺真哉的顶撞让老太太信服,事后老太太也会觉得火气全消,甚至觉得后继有人,感到欣慰。

        可惜大贺真哉这种顶撞并不明智,要让家人接受他心爱的女人,最佳方式应该是去了解家人的想法、沟通来解决家人的顾虑,如果说不通,那再顶撞也不迟,但看样子,大贺真哉没有这么考虑,只要用心、表达出担当地去沟通,大贺真哉也不至于不明白老太太反对的原因其实很容易解决。

        大贺真哉甚至看不清自己姐姐、奶奶的性格,而且还像小孩子一样用‘离家出走’作为威胁,胁迫家人同意他的选择。

        这么一来,老太太失望是必要的,也难怪在待人处事都不错的大贺真哉面前,会说出‘没有可以接棒的继承人’这种话。

        他大概也能猜到,大贺真哉从小都受着家人的宠溺长大,家里的教育让他待人温和宽厚、彬彬有礼,也有着大气的风度,但其本身对家人都不够了解,看起来成熟,心理却还幼稚着。

        至少在涉及到与香取茜有关的事情的时候,大贺真哉做事确实冲动而幼稚,对于一般人来说,这样影响不大,只要两个人幸福就好,但对于大贺财团的继承人来说,这样的大贺真哉远远不够格。

        而出于自家孙子不够成熟的这个原因,大贺妙恐怕有考虑过让大贺真哉娶一个有魄力或者看得通透又能劝说住大贺真哉的女孩子为妻,前者可以做为大贺真哉的‘贤外助’,一起发展或者守业,后者可以做为‘贤内助’,帮大贺真哉成长。

        财团这种祖辈传下来的大基业很难崩塌,但也不是不会崩塌,再退一步,选择一个家世不错的女孩子,大贺真哉未来也能多点助力,或者有一条退路。

        香取茜性格过于温柔软弱,虽然大了大贺真哉两岁,但能看得出,还是依赖于大贺真哉更多,自然不符合大贺妙对孙媳妇的期待。

        不过大概是觉得反对也没用,老太太也就心里默认了这门亲事,决定最后考验一下这姑娘聪不聪明。

        当然,这样的一对以后会很辛苦,但只要能共同成长、彼比体谅,也未必不能得到幸福。

        结果呢,香取茜弄丢了戒指之后,脱下婚纱黯然离开。

        老太太失望了。

        感性一点来点说:我家孙子为了和你在一起不顾一切,你为什么不能为了他坚守一下?就算解不开谜题,至少也要表达一下决心和态度吧?

        理性一点来看,也能看出香取茜逃避、过于软弱的性格,跟老太太的心理预期差太多了。

        而之后大贺真哉又一次为了香取茜在外人面前对家人发脾气,在警察面前怀疑家人有问题,这让老太太更失望了,所以,老太太提出检查的时候脸色才会那么难看、冷硬。

        “戒指在喷泉池雕像上,也就是普赛克终于得到阿佛洛狄忒的认可那一幕的雕像,”大贺妙直接说出了答案,“我是想等她找到戒指之后,再表达接纳和祝福的……”

        “那为什么把那个纸人和照片放在一起?”池非迟问了自己想知道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