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883章 名侦探哑了……而已

第883章 名侦探哑了……而已

        山村操回过神来,‘嗖’一下凑到摸牙齿的毛利小五郎面前,抓住毛利小五郎空出来的左手,一脸恳切的动容,“毛利先生,您真是太敬业了!为了演示凶手的作案手法,居然以身犯险……您不知道,刚才看到您掉下来的时候,我都吓了一跳,差点以为您会这么就死掉了!呜呜呜……请您以后多注意自己的安全,不要再这样了!”

        毛利小五郎:“……”

        他不是自愿的!

        他也不想以身试险!

        不过山村操居然这么觉得,他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被忽悠上去的,那多没面子。

        “是啊,大叔,”铃木园子拍了拍胸口,汗道,“你刚才的表情真是吓到我了,那种人临死前的惊恐和绝望比电影里演得还可怕耶!”

        毛利兰也松了口气,“爸爸,你以后别这么吓人了。”

        毛利小五郎转头幽幽瞪了池非迟一眼。

        他刚才根本不是演出来故意吓人的,论惊吓,他才是在场受到惊吓最大的人!

        池非迟在心里默默对山村操说了一句感谢,这个不靠谱警官有时候很有用,不然毛利小五郎肯定已经朝他咆哮、喷唾沫了。

        “不过这样的话,凶手……”山村操转头看站在门口的一群人。

        毛利小五郎正了正神色,决定一会儿再跟池非迟算账,“凶手就是你,宽人先生!”

        之后就是毛利小五郎的推理时刻,在明石宽人说出电灯有三段亮度、提出质疑的时候,也被毛利小五郎驳了回去。

        再加上警方在咖喱饭里找到了明石严夫掉落的臼齿,明石宽人认罪了。

        “就算你们不来,我也打算在今天结束我爸爸的生命,因为今天真的是我妻子的忌日,”明石宽人叹道,“我妻子是倒在这片树林里,遇到山洪去世的……”

        “倒、倒在?”山村操有点不明白。

        “那是我因为工作开车去了东京的一个下雨天,我爸爸突然把因感冒卧床休息的我的妻子叫起来,说他想吃松茸饭,让我妻子赶紧去买,”明石宽人轻声道,“我妻子本来可以拒绝的,但她还是拖着虚弱的脚步去了三公里外的超市,就这样倒在了回家的路上,遇到了洪水。”

        毛利小五郎沉默了一下,“但是,只是因为这个就想杀了他……”

        “不,真正让我起了杀意的是我妻子葬礼的第二天,”明石宽人道,“我不经意听到他一个人坐在佛堂里自言自语,说‘孩子他妈,那个终于坏掉了,下次还像要一个长命的、就像宽人一样结实的玩具’。”

        “什、什么……”毛利兰皱眉,“太过份了!”

        山村操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这、这么说起来,你是养子吗?”

        “是啊,在听到他那些话之前,我一直觉得他对我提出种种任性的要求,是因为没有跟我见外、把我当成亲生的孩子看待,包括他突然提出到这里建屋子,跟我和妻子三个人远离那些俗人、到这里一起生活,”明石宽人抬眼看着垂下来的电灯拉绳,神色怀念又带着悲伤,“还有把灯线接长也是他的主意,为此,我妻子特地买了不少钓鱼的书籍,来学习怎么打钓丝结,把家里的灯线都接长了,不过他房间里那根灯线是他自己接的,上面打满了乱七八糟的结,如果是我妻子打的结,恐怕我大概就舍不得将那根灯线剪断,也就不会有这次的杀人了……”

        警方带走了明石宽人,山村操也提出开车送池非迟等人下山。

        “我们就先下山吧?”毛利兰回头看了看,见其他人没反对,对山村操笑道,“真是谢谢你。”

        “啊,没什么,全靠毛利先生的精彩推理和公主殿下保佑,又解决了一起案子!”山村操笑眯眯地说着,从西服外套的内口袋里拿出一圈线香和打火机,“还好我早有准备!”

        灰原哀:“……”

        这个菜鸟警官该不会是……

        山村操利落地点了香,放在灰原哀前方的地上,双手‘啪啪啪’拍了三下,神色认真地鞠躬,“公主殿下保佑我以后遇到的案子都顺利解决!”

        灰原哀面无表情,她生平第一次那么想动手打人。

        毛利小五郎都看不下去了,半月眼道,“我说你差不多得了啊。”

        “当然,毛利先生的推理也很帅!”山村操直起身,一脸向往道,“特别是说出‘凶手就是你’的时候,还真是可惜耶,我居然忘了录下来……”

        “是、是吗……”毛利小五郎挠头笑,突然想起自己还要找池非迟算账,转头凑近池非迟,幽怨压低声音道,“我说你这……”

        池非迟侧目,注视着毛利小五郎。

        来,请说。

        毛利小五郎想起之前池非迟看他那一眼,脸色快速变了变,严肃脸,低声埋怨,“我说你下次遇到这种事之前,能不能先跟我商量一下?吓我一跳!”

        池非迟点了点头,“好。”

        该商量的可以商量,该体验的还是要体验。

        他是觉得,毛利小五郎只有在亲自感受过被害人当时‘手不能动、口不能言’的绝望处境,才能更准确地抓住凶手作案手法的关键点。

        毛利小五郎琢磨了一下,发现只要池非迟答应以后别乱来,他也没什么能说的了,低头看柯南,“小鬼,等下山到了酒店里再休息,你应该没问题吧?”

        柯南刚想说‘没问题、他精神得很’,张嘴却发现自己嗓子哑得说不出话来,“啊……”

        毛利小五郎:“……”

        这种说不出话来的情况,很熟悉。

        毛利兰注意到柯南的异状,“柯南?”

        柯南:“啊……啊……”

        (#-.-)

        他,哑了……

        “哎呀,不过这次居然不是沉睡的毛利小五郎……”山村操还在感慨着,突然发现一群人静静看柯南,“怎、怎么了?”

        池非迟深深看了柯南一眼,才收回视线。

        也没什么,就是名侦探风热感冒更严重,哑了……而已。

        ……

        翌日。

        东京,新出医院后院住宅。

        “噗……”

        贝尔摩德顶着新出智明的易容脸,没忍住笑出了声,“感冒之后还吃了咖喱牛肉啊。”

        毛利兰一脸无奈,“医生……”

        “好啦好啦,既然在群马那边吃过药,到晚上应该就会好一点了,”某假新出一脸温和,对柯南道,“记得多喝热水,注意休息,非迟说的没错,在感冒好之前,牛肉和辛辣的东西是绝对不能再吃了。”

        柯南乖巧点头,“嗯~!”

        池非迟把端来的四个碗放到桌上,又打开带来的餐盒。

        ‘多喝热水’这个治疗方案他倒不意外。

        在日本,感冒不算严重就是多休息、多喝热水,再严重一点就吃药,只是感冒发烧的话,不会打点滴。

        “非迟哥,我来吧!”毛利兰接过餐盒,把里面的冰糖炖雪梨倒到四个小碗里,放上勺子,先递了一碗给探头看着的柯南,“柯南,给,先尝尝吧!”

        小碗里,切成小块的雪梨块泡在糖汁中,一片盈白中点缀着几颗红色的枸杞。

        毛利兰看着柯南吃了两口,“柯南,怎么样?要是你喜欢的话,我向非迟哥学着怎么做,以后做给你吃。”

        “很好吃哦,”柯南露出大大的笑脸卖萌,声音还有一些沙哑,“是很清爽的酸甜味。”

        毛利兰失笑,看向池非迟,“非迟哥……”

        “把雪梨洗干净,切块放进碗里,加入冰糖和枸杞,上锅蒸30分钟左右就,可以用蒸锅,也可以用电饭煲,我用的枸杞、冰糖、雪梨的比例是2:10:20,可以随意调整,”池非迟一股脑将做法说出来,又叮嘱道,“记得不能跟螃蟹同食。”

        毛利兰记下,笑道,“那做起来也不难哦,改天我试试!”

        “本来就不难,”池非迟看向埋头吃得正欢的柯南,语气平静道,“不过你真打算养柯南一辈子?”

        “咳咳咳……”柯南被梨块呛到,扭头咳了起来。

        “柯南,小心一点,”毛利兰连忙帮柯南拍背,用哄小孩子的口吻宽慰着,“没关系的,只要柯南愿意,在事务所住多久都可以。”

        柯南咳停了,直起身,无语看池非迟。

        他好好地吃着东西,干嘛要突然说这种话。

        池非迟没再说下去,他就是想到小兰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像养儿子一样养未来男朋友,没忍住问了一句。

        “不过,这居然是枸杞啊,那这算是汉方药吗?”贝尔摩德顶着新出易容脸,用勺子捞起枸杞,一副认真观察的模样。

        面对拉克接触过的食物,绝对不能急着吃,最好等别人吃完,过上一两分钟看看别人有没有毒发身亡再说。

        虽然这样显得有点怂,虽然拉克从加入组织之后就没对同在组织的人下过毒手,但她可不想赌拉克是不是在正常状态下做出这种食物的,更不想死得这么冤。

        她可不会忘了当初皮斯克对拉克那个‘喜怒无常’的评价,再怎么说,皮斯克也是组织元老,不会乱说,对别人透露出的危险气息也能有所感觉,那个时候肯定发生过什么事,才会让皮斯克那么紧张。

        而且皮斯克的紧张很有道理,她当初就是因为没放在心上,才会着了拉克的道,傻乎乎地把毒酒喝下去。

        她可不会在同一个坑里跌两次。

        阻拦毛利兰和柯南吃东西会显得很可疑,说不定会让拉克怀疑她,她也只能让柯南先试一下了。

        要是柯南毒发,她还能想办法,但她要是跟其他两人一起吃,一旦赌输了,那就真的团灭了。

        “大概算。”池非迟不确定道。

        汉方药也就是日本对‘中药’的一种说法。

        冰糖炖雪梨的味道比得上很多甜品,但对风热感冒很有效,平时吃也有不少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