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840章 果然还是卖了吧

第840章 果然还是卖了吧

        小泉红子回复得很快:

        【不要,他们那个组织既然有蜘蛛这种幻术师,那说不定会有其他异能者,我的巧克力魔法对女性效果不好,容易被解除,我甚至觉得精神力强大的蜘蛛也有能力解除控制,她背后有组织,留下还要花费时间和精力驯服,狙击手我可以再找更好控制的男性,你卖了吧。】

        【ok。】

        池非迟删了邮件,又给那一位发邮件。

        组织知道他是七月,他抓了玫瑰之后,消息也难不住,为了稳固自己在组织的信任度,最好也问问组织要不要。

        玫瑰确实是难得的、很值钱的目标,但他不等着那点钱吃饭,也不是非卖不可。

        【十年前成功狙杀法国第三把手的roes,要留吗?——raki】

        等池非迟顺道上了个厕所、洗好手擦干之后,那一位的邮件才传过来:

        【你跟琴酒商量。】

        这也是个优秀的甩手掌柜。

        池非迟又把邮件复制传给琴酒。

        琴酒的回复速度倒是很快,估计又在哪条街上待着。

        【那次暗杀的情况我了解过,那个女人背后有组织,仅凭她一个人无法成功,留下有点麻烦,而且那个女人太招摇,容易被盯上,具体位置在哪里?你方便接电话吗?——gin】

        【皇家特快列车上,我陪同英格兰女王去大阪,不便通话。——raki】

        琴酒的邮件依旧很快传到:

        【狙击手上列车?你处理吧,组织不需要这种脑子有问题、连基本情况都弄不清楚的狙击手。——gin】

        【ok。——raki】

        池非迟回复把邮件删除,收起手机出洗手间。

        狙击手难得,如果说之前琴酒还愿意顶着各种顾虑考虑一下的话,得知玫瑰作为狙击手居然跑上高速移动且封闭的列车,那就只剩嫌弃了。

        这种没人看得上的目标,果然还是卖了吧……

        池非迟回到那个有独立吧台的沙龙包厢的时候,莎莉贝斯已经换了一身适合晚餐的衣服,帽子换成小一些、更像是头饰一样的礼帽,戴上了珍珠项链和一块巴掌大的宝石,把‘不是在换衣服就是在换衣服的路上’的信条贯彻到底。

        另外,在莎莉贝斯端坐着的沙发旁,中森银三正被一群保镖包围、用枪指着。

        “陛下?”池非迟进门。

        这玩的哪一出?

        “都给我退下,他是日本的警察!”莎莉贝斯微微蹙眉喝退了保镖,才对走过来的池非迟解释道,“昨晚大使馆收到了怪盗基德的预告,他想盗取英格兰的宝物,也就是我身上这块名叫‘水晶之母’的宝石,我刚才回房间的时候,已经跟那个小偷碰过面了,中森警官听到我这么说,情绪过于激动地跑过来,他们也是被中森警官的举动吓到了。”

        池非迟点了点头,坐到莎莉贝斯对面的沙发上。

        中森银三转头打量池非迟,他之前在其他地方布防,有点警惕突然出现的池非迟,“这位是……”

        “非迟是菲利普王子的老师。”莎莉贝斯笑道。

        看到好看又欣赏的人,果然令人心情愉快。

        中森银三总觉得‘非迟’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似乎在哪里听到过,不过很快将这件事放到一边,焦急问莎莉贝斯,“您之前在房间里遇到怪盗基德了?!那他为什么没把这块宝石拿走?”

        “因为他只看一眼就明白了,”莎莉贝斯拿起挂在胸前的宝石,低头看着,不慌不忙道,“这块宝石是假的,真正的宝石放在别的地方。”

        “什么?您说这块宝石是假的?”中森银三惊呼出声,很快又笑得得意,“原来如此,那么,陛下把真正的宝石藏在哪里了?”

        莎莉贝斯放下宝石,微笑道,“这个可是连警官先生也不能告诉的秘密,因为基德也许正在这辆列车的某个地方偷听呢。”

        “好!”中森银三干劲十足地挥了挥拳头,对站在一旁的乘警道,“基德那家伙在这辆列车上,去把那家伙给我找出来,给我从头到尾检查每一个客人!”

        “不行,”莎莉贝斯出声阻止,正色道,“请不要这样,我不想因为英格兰的事而给其他乘客带来麻烦。”

        中森银三一愣,“但是,陛下……”

        “还有两个半小时才到大阪,是他如预告函写的那样如愿偷走宝石呢,还是我保下宝石,”莎莉贝斯眉眼透出锐气,坚定道,“这是堵上我们国家名誉的一场对决,他想来试试就尽管来吧!”

        ……

        靠后的车厢里。

        黑羽快斗和中森青子并排坐着,左边耳朵上塞了耳机,听着窃听器那边的谈话。

        由于莎莉贝斯是换衣服之后才戴上被他装了窃听器的假宝石,他也是刚知道池非迟居然没有待在自己的房间、而是跟女王待在一起。

        非迟哥什么时候成了菲利普王子的老师?

        那个先不管,要是非迟哥出手干涉的话,他的行动会很麻烦的。

        别说他跟池非迟是一伙儿的,他那个腹黑无情冷漠脸的老哥,坑起他来是一点都不留情面的……

        还有,真正的宝石被女王放到哪里去了?非迟哥那里?小王子那里?

        不,菲利普王子还小,怎么也不想能守住宝石的人,就算女王事先在菲利普王子秘密安排了人手,一旦宝石丢了,不仅是她会被英格兰民众议论,菲利普王子也会被拖下水。

        聪明一点的话,就应该把菲利普王子摘出去,一旦宝石丢失,女王责无旁贷,但至少保住王储的名誉和尊严。

        那么,宝石会在非迟哥那里?

        可能性也不大。

        虽然女王不缺一块宝石,但就像女王所说,这是堵上国家荣誉的对决,女王必然十分重视,而一个人在过于重视某个东西时,一般都会习惯放在自己身边,最好是自己触手可及、或者能够看到的地方,那样才安心。

        看来还是要去那个包厢里看看啊……

        “快斗,你在发什么呆啊?”中森青子疑惑转头,提醒道,“打起精神来啊,之后我们还要一起去见女王陛下呢。”

        “咦?”黑羽快斗惊讶看中森青子。

        “女王陛下应该在沙龙车厢吧,”中森青子拿出一张票,笑着憧憬道,“所以我已经提前预约了位置,一会儿去跟女王陛下打个招呼、自我介绍一下,比如我是那个总是在抓基德的中森警官的女儿之类的!”

        黑羽快斗一汗,勉强笑着看那张票,假装抬手摸耳朵,悄悄把耳机取下来放进口袋,“预约的时间快到了啊,我们不如现在就过去吧!”

        另一个车厢里,柯南、毛利兰、毛利小五郎、阿笠博士、大山弥待在一处闲聊。

        在毛利兰提议去沙龙车厢的时候,柯南想着之前看到中森银三,猜测是不是怪盗基德有行动,本来也想去沙龙车厢看看的,可惜他们没有预约。

        ……

        沙龙车厢。

        莎莉贝斯拿了三个放了大冰块的玻璃杯,让人开了一瓶波本威士忌,邀请中森银三和池非迟喝酒。

        “非迟能喝酒吧?”

        “没问题。”

        “那个……”中森银三摆手道,“我现在还在执行公务,酒还是……”

        倒酒的莎莉贝斯停住,语气悠然,“哎呀,你是第一个拒绝我服务的人哦,警官先生。”

        附近的穿着黑西服、戴着墨镜的保镖们齐刷刷转头,盯着中森银三。

        “那我就不客气了,”中森银三连忙改口,“我只喝这一杯!”

        他喝,他喝还不行吗……

        一旁打盹的西莎醒了,伸了个懒腰,跳到池非迟怀里,用头蹭池非迟的手,“喵?”

        池非迟伸手,拿酒杯。

        不撸。

        等中森青子、黑羽快斗到的时候,中森银三已经喝嗨了,毫无形象地靠在沙发上、一手搭在沙发边缘,一脸醉意地哈哈大笑,“哈哈哈……欧洲的酒果然是最好的!一喝就停不下来了啊!”

        池非迟忍住反驳的冲动,抿了口酒。

        算了,他不跟这种‘喝酒前我是警视厅的,喝酒后警视厅是我的’的大叔争论。

        莎莉贝斯看着中森银三,微笑中透着无奈,决定转头看池非迟。

        果然还是看着长得好看、喝酒也优雅有礼的人比较舒……不,自从那条蛇爬出来趴在池非迟肩上之后,她就没那么舒心了。

        在闻到酒味的时候,打盹的非赤就醒了,伸头看酒杯,发现莎莉贝斯吓也被吓到了、还表示没关系,干脆就爬到池非迟肩膀上,身子在池非迟脖子上缠了一圈,头搭在池非迟肩膀上。

        看到黑羽快斗进来,非赤的眼睛瞬间亮了,支起头朝黑羽快斗欢快地吐蛇信子,“主人,快斗~快斗~快斗~”

        黑羽快斗进门后,一看过去就看到某非赤,顿时一头黑线。

        非迟哥这是把非赤往小狗的方向养吗?

        “爸爸……”中森青子脸色发僵。

        她老爸居然在喝酒?是忘了自己还在执行公务期间吗?

        中森银三抬头一看,笑哈哈介绍,“陛下,这是小女青子和她的同班同学快斗!”

        “请多关照。”莎莉贝斯笑道。

        “初次见面,女王陛下!”中森青子和黑羽快斗一起行了鞠躬礼,直起身,又笑着跟池非迟打招呼,“非迟哥!”

        “非迟哥,”黑羽快斗笑着挠头,“还有非赤……”

        “咦?”中森银三打量双方,“你们认识啊?”

        中森青子无奈,“爸爸,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了吧,非迟哥是快斗的哥哥啊。”

        “我老妈跟加奈夫人比较聊得来,”黑羽快斗笑着解释,“她也在各国到处旅行,所以我老妈和非迟哥的老妈就让我们在日本互相照应。”

        “原来如此,”莎莉贝斯微笑看着两人,默默对比,还是小孩子,不如他家菲利普的老师老师,但还是蛮可爱的,“你们预约了位置吗?”

        “是啊。”中森青子点头。

        “既然都认识,那不如跟我们一起,怎么样?”莎莉贝斯积极邀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