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774章 这么实诚的吗?

第774章 这么实诚的吗?

        “咳……”毛利小五郎站直干咳一声,正了正神色,正琢磨着该说点什么缓解尴尬,突然看到那只兔子掉头往灌木丛里钻,急了,连忙追上去,“站住!”

        “爸爸!”毛利兰连忙站起身。

        灰原哀瞥旁边已经打开了手表瞄准灌木丛的柯南,“江户川,你想干什么?”

        柯南见毛利兰也转头看过来,把手表盖合上,笑眯眯卖萌,“那个……我只是想看一下手表是不是坏了……”

        (╥w╥`)

        反正又不用麻醉大叔来破案了,麻醉针剩着也是剩着,打只兔子不香吗?

        但是这句话他不敢说啊。

        过了一会儿,近藤英一郎醒了过来,捂着头坐起身,“呃……”

        毛利兰回头劝道,“近藤先生,你还是等警方来了,主动向警方自首吧!”

        “你跑不掉的!”毛利小五郎在树林里追着兔子来回蹿。

        柯南看了近藤英一郎一眼,又转头看毛利小五郎。

        犯人肯定跑不了,他现在比较关心大叔能不能逮到那只兔子。

        他的麻辣兔头,干煸兔肉,焖烧野兔,兔肉萝卜煲,冷吃兔,粉蒸兔肉,蜜汁香草烤兔,手撕酱兔腿,山药兔肉汤……

        靠大叔根本不现实,池非迟这家伙又没点动作。

        正当柯南向池非迟投去求助的目光时,警方也发现山下办公室没人,也找到了森林里。

        见警方来了,近藤英一郎还有些不甘心,从草地上站起身,“喂喂,你们仅凭我一句话,就这么对我,好像不太好吧?”

        “可是……”毛利兰见近藤英一郎一副死不承认的嘴脸,下意识地看向树林里的毛利小五郎,发现毛利小五郎还在专心致志追兔子,又看向池非迟,发现池非迟连正眼都没给警方和近藤英一郎一个,站在一旁看毛利小五郎抓兔子,摆明了不会在警方面前说什么推理。

        柯南走到一旁,打开手表盖子,对准树林中乱跑的毛利小五郎,看准时机,一针放倒,心里叹了口气。

        这么一来,那只可爱的兔子是彻底离他远去了……

        在‘沉睡的毛利小五郎’的推理下,在两个警察的见证下,近藤英一郎没法再辩驳,跪倒在地。

        “可恶……!”近藤英一郎盯着地面,脸色难看道,“你们不知道平井那家伙拿了多少禁止采摘的高山植物跟动物,以高价卖给山下的不肖业者,不久之前,为了掌握证据,我跟一个月前坠崖去世的那位女职员开始打探、监视他的行动,有一天晚上,我们就亲眼看到了他犯罪的事实,但是,在我和他争执的时候,我一个不小心顶到了那个女职员,害她坠落了山崖就此身亡……”

        池非迟侧目:“……”

        不,按常规剧情来说,这里不应该是‘平井为了脱罪杀了那个女职员,我是为她报仇’这种发展吗?‘我不小心害她坠崖’是什么鬼?

        “平井从那之后就不断地敲诈我,”近藤英一郎跪在地上,“我才会一不做二不休……不过,这或许是最好的结果吧,只有这样,才能还清我不小心害死她的罪过吧……”

        灰原哀看了看匍匐在地的近藤英一郎,眼里闪过一丝迷惑,仰头看身旁的池非迟。

        这脑回路清奇古怪得让她差点没转过弯来,不知道非迟哥有没有理清……

        池非迟沉默了一下,“总之,他是因为受不了敲诈而杀人。”

        其他说那么多,都是虚的!

        ……

        警方带走了近藤英一郎。

        池非迟把还没醒的毛利小五郎搬上巴士,准备带着其他人打道回府。

        原本小天狗山有三个管理员,一个月前死了一个,今天死了一个,被抓了一个,全军覆没。

        整个景区除了他们五个就没别人了,没有管理员在,再玩下去好像有点不太对劲,而且这个景区大概还会停营业一段时间,等开发公司招到新的管理员再说。

        夕阳中,巴士一路沿着山道,往市区里开,车上除了开车的司机之外,一样只有五个人,冷冷清清。

        毛利小五郎在最后一排睡得打呼噜,突然醒了,转头迷茫看车窗外,眼睛一亮,拽过柯南脖子上挂的望远镜,对着车窗外看去。

        被望远镜绳子勒紧脖子的柯南:“……”

        大叔这是谋杀!

        “爸爸,你看到什么了?”毛利兰惊讶,“怎么……”

        坐在倒数第二排的池非迟和灰原哀回头,看。

        毛利小五郎用望远镜专心盯着车窗外,脸上渐渐露出痴汉笑。

        池非迟拿起从登山包里翻出的望远镜,跟着看过去。

        一片白白的背……

        三个洗露天温泉还不穿衣服的年轻妹子……

        “哈哈哈哈哈……”后排毛利小五郎发出一串怪笑声。

        毛利兰一看这情况,突然猜到了点缘由,脸色微沉,上前抢过毛利小五郎手里的望远镜,对准车窗看出去。

        被望远镜绳子勒紧脖子的柯南:“……”

        能不能先把望远镜挂绳从他脖子上取下来?他要被吊死了……

        毛利兰用望远镜看着看着,脸慢慢变得通红,咬紧牙关,手指渐渐用力,望远镜‘咔啦’一声被捏出裂痕。

        前一排,灰原哀有些好奇,拉了拉池非迟的衣角,“我也要看。”

        “不可以!”毛利兰的反应很激烈。

        “小孩子不可以看。”池非迟一脸平静地放下望远镜,没有递给灰原哀的打算。

        “嗯,嗯!”毛利兰一脸认真地点头,随即用危险的目光瞄毛利小五郎。

        “这个……”毛利小五郎心里发慌,干笑着摆手,“我只是……呃……”

        “你刚才到底在看什么啊爸爸!”毛利兰红着脸咆哮。

        毛利小五郎心虚,“我只是碰巧……”

        “你用望远镜看人家,这还叫碰巧啊?”毛利兰恼怒挥了挥望远镜。

        毛利小五郎往后缩了缩,以免被毛利兰锤到,“我真的是碰巧看到的嘛!”

        “你都把非迟哥都带坏了,你这个色老头!”毛利兰继续恼怒,“非迟哥就算了,要是柯南觉得有趣也跟着偷看的话,那怎么报?!”

        “你这个顽固的女儿!”

        “是吗,要是让妈妈知道,不知道又会说什么了!”

        灰原哀听着后排的吵闹,右手支在座椅扶手上,侧头撑脸,一脸木然地看向恢复了正襟危坐模样的池非迟,“你们刚才到底看到了什么啊?年轻又漂亮的女孩子?”

        坐在毛利小五郎身旁的柯南半月眼,心里呵呵。

        八成不是什么健康的东西……

        池非迟平静脸,“三个没穿衣服的、年轻又漂亮的女孩子在洗露天温泉。”

        灰原哀僵了一下,尴尬转头,移开视线。

        (///ˊ?ˋ///)

        非迟哥这么实诚的吗……

        柯南:“……”

        大叔和池非迟真是……太过份了!

        毛利兰被池非迟平静的态度弄懵了,噎了一下,又转头盯毛利小五郎,“都是你啦,爸爸!作为老师,也不当个好榜样,带着非迟哥喝酒就算了,还带他偷看!”

        看非迟哥的样子,完全没一点邪念,所以,还是某个色老头的锅!

        “喂喂,你说清楚,”毛利小五郎不服气,“我这个老师哪里不好啦?”

        ……

        争执持续了一路,结果就是到吃晚饭的时候,父女俩偶尔对视上,也冷哼着扭开头。

        柯南闷头吃饭,没有麻辣兔头,炒苍蝇头也不错啊。

        灰原哀和池非迟也无视了父女俩的矛盾,不急不缓地吃饭。

        “叮铃铃……”

        座机电话响铃。

        “好啦,好啦,”毛利小五郎趁机提出和解,“你就不要赌气了嘛,赶紧去接一下电话!”

        毛利兰放下碗筷,瞪了毛利小五郎一眼,起身去接电话。

        如果不是觉得这么闹下去,非迟哥、柯南和小哀会尴尬,她才不向某个懒惰老头妥协!

        “喂,你好,这里是毛利侦探事务所,请问你有什么事吗?”毛利兰接起电话,听了一会儿,转头对毛利小五郎道,“爸爸,找你的!”

        “这个时候谁会找我啊……”毛利小五郎嘀咕着起身去接电话,“喂,我是毛利小五郎……哦!是黑木啊,静山大师最近身体还好吧?……呃,这样吗,好,我知道了,最近我都有空,那就明天吧,我们搭明天下午一点的电车过去……啊,可能会带别人一起过去……哪里哪里,给你们添麻烦了才对!……好,那就明天车站见!”

        毛利兰等毛利小五郎挂了电话,才问道,“爸爸,出什么事了吗?”

        “是那位以素描闻名的画师静山大师的事,”毛利小五郎走到餐桌旁坐下,神色沉凝地解释道,“刚才的电话是他徒弟黑木次郎先生打来的,我在做警察的时候,曾经处理过一起入室抢劫案,跟静山大师和黑木认识了,静山大师是个很要强又爱面子的人,不过对我倒是很客气也很热情,我们以酒会友已经很多年了,黑木刚才说静山大师陷入了低谷,这一次好像很严重,已经好久没有新作品了,而且似乎还有轻生的迹象,想拜托我以旅游路过、顺便去拜访为理由去看看,如果可以的话,让我开导一下静山大师。”

        “那位大师好像已经70岁了吧?”柯南问道。

        毛利小五郎点头,神情还是不轻松,“是啊。”

        看着毛利小五郎这么沉肃,灰原哀都有些不习惯了,试图帮忙分析,“或许是近期没什么灵感,导致他心情不好,而心情不好,更加不会有灵感,陷入了恶性循环。”

        “可能是这样,总之,我答应了明天去神奈川县看看,到时候看看就知道了,”毛利小五郎的严肃脸一秒崩坏,看着餐桌对面的池非迟、灰原哀、柯南,哈哈大笑道,“好了,如果想去见识一下我这位名侦探工作的话,现在就可以报名了!”

        柯南半月眼,呵呵,某个大叔果然还是老样子。

        灰原哀转头问池非迟,“非迟哥,你打算去看看吗?”

        池非迟点头,“我最近几天都没什么事。”

        “好吧,难得你最近这么清闲,”灰原哀散漫道,“那我也报名参加神奈川旅行团。”

        毛利小五郎无语纠正,“喂喂,我可是去工作……”

        “那就一起去吧!”

        毛利兰笑眯眯打断,“听说静山大师是个喜欢闲适的人,住处环境清幽,是个放松的好地方,说不定还能观赏到静山大师以前的画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