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767章 只是一出闹剧【感谢萌主高冷机勇宣小桦】

第767章 只是一出闹剧【感谢萌主高冷机勇宣小桦】

        “哎?”

        刚打算装哭吓唬其他人的步美惊讶。

        池非迟解释,“我送你一套新的,跟你换那个玩偶。”

        这一下换步美迟疑了,“可是那个娃娃……”

        “步美,”池非迟走到步美身前蹲下,直视,目光和神色都很认真地开始忽悠,“以前有一个小男孩,他很喜欢收集玩具士兵、玩具坦克,他甚至凑齐了一个军队,他最喜欢的,就是自己扮演将军,指挥着自己的士兵攻城拔寨,每次都能乐此不疲地玩很久……”

        步美看着池非迟,认真听故事。

        那双平时平静得过于冷淡的紫色眼睛,此刻似乎带着将人拉进故事里的平和魅力。

        元太、光彦不说话了,静静听着。

        就连柯南和灰原哀也好奇看着池非迟讲故事。

        “随着他慢慢长大,士兵们被放进盒子里,又被放进仓库里,渐渐放到了仓库最里面,直到有一天,已经成为父亲的他收拾仓库的时候,找到了那个盒子,”池非迟继续忽悠,看上了就要弄到手,不择手段,这是基本定律,再加上一点情怀,再要玩具,也不容易被怀疑自己心理扭曲,“盒子打开后,一群士兵依旧站得笔直,问他,‘你有没有看到我们的将军’,他说,‘他不会回来了’……”

        步美眼眶红了。

        想哭……不行,要忍住。

        “士兵们又焦急问他,‘他牺牲了吗’,他回答,‘不,他只是长大了’,”池非迟道,“我不相信玩具会有诅咒,它们一直陪伴着年幼的孩子,只要不丢弃它们,它们就不会离开,也不应该被放在仓库,步美的玩偶或许只是替步美承受了灾难,本身并不是被诅咒的玩偶……”

        步美‘哇’一下哭出了声,“对……对不起……”

        心情正跟着惆怅低落的柯南被吓了一跳,“步美……”

        元太也没忍住泪崩,“呜……我也……对不起……”

        光彦低头擦眼泪,“我不好,我把陪我好多年的公仔丢了……”

        看着哭得一塌糊涂的三个孩子,灰原哀怔在原地。

        她是没有什么玩具,所以只是听得有点感动,所以……

        柯南仰头看池非迟,现在该怎么办?

        池非迟默默反思了一下,归结为三个小鬼头情绪过于丰富,在路人看过来前,远离三个孩子,“哭会儿就好了。”

        柯南看着池非迟这极其不负责任的言论和行为,呆了呆,发现路上行人投来疑惑好奇的注视,连忙上前哄孩子,“喂喂,你们不要哭了……”

        灰原哀没来得及跟上池非迟,也压根没猜到池非迟的反应,被路人看着,也硬着头皮上前加入哄孩子的队列。

        二十秒,哭泣停止。

        四十秒,抽噎停止。

        五十秒,眼泪擦干。

        池非迟垂眸看手中刚点着没多久的烟。

        小孩子的情绪果然来得快、去得也快。

        柯南和灰原哀长长松了口气,然后幽幽看着惹哭小孩子之后就躲到一旁、还悠闲点了支烟等着的池非迟。

        真的没有比这更恶劣的人了!

        池非迟见步美擦了眼泪看来,才在身旁垃圾桶灭了烟,“步美,我喜欢有故事的玩具,想跟你换。”

        步美犹豫了一下,“我本来想让我爸爸把它从仓库里拿出来,再送去修一修的,不过既然池哥哥想要,就送给你吧,新的娃娃就不用了,比奇的主人觉得它叼坏了我的玩偶,所以拜托他的熟人把家里不用了的那套娃娃送给我……”

        “真的吗,步美?”光彦来了精神。

        “嗯,”步美点头,笑道,“比以前那个大很多哦,跟灰原那个一样也是七层的,那家人说,只要我记住娃娃摆放的位置,不看手册就能把所有娃娃摆放正确,就全部送给我!”

        说着,步美又转头看池非迟,认真道,“以前的娃娃我也不会忘了它们,我会让我爸爸妈妈问一问有没有想要娃娃的小孩子,如果有就送出去,让娃娃们有新朋友。”

        池非迟只能点头。

        他还能说什么?孺子可教。

        “可是,七层的不是有很多个娃娃吗?”光彦问道。

        “你一个人能行吗?”柯南也问道。

        “没问题的!”步美笑眯眯道,“这几天我已经把摆法通通记住了,而且也不是我一个人啊,他们家的阿姨说我可以叫上朋友一起去摆!”

        “那我去收拾小哀的女儿节玩偶,”池非迟转身道,“晚一点来接你们去吃饭。”

        “哎……”步美见池非迟说走就走、一点都不带迟疑的,有些遗憾,“我还想让池哥哥跟我们一起去的。”

        柯南只能干笑,“摆女儿节玩偶这种事,他不会感兴趣的啦!”

        ……

        池非迟开车离开的路上,给仓桥建一发了封邮件。

        【3月3日安排你和浦生见面。——raki】

        【我明白了,谢谢!】

        看过回复,池非迟收起手机。

        下午五点,池非迟从池家老宅把装玩偶的盒子搬上车,连陈列台也拆除了一并装箱,一起拉到那栋公寓楼下时,已经有一辆警车停在楼梯口。

        “又发生事件了?”非赤好奇从衣领探头,“柯南真厉害啊……”

        池非迟无话可说,把车子停在警车后方,下车后,拿出手机看刚才没看完的ul消息。

        灰原哀给他传了不少照片,有摆娃娃过程中的糗照,也有摆好娃娃之后的照片、五个孩子跪坐在陈列台前的合照……

        文字消息只有两条,一条是二十五分钟前发来的:

        【摆法我都记住了,等3月3日应该不会摆错。】

        另一条是十分钟前发来的:

        【我们出去帮忙买酒糟的时候,观野家好像进了小偷,有一幅价值不菲的画轴被偷走了,我们已经报警,大概需要等警方调查结束之后才能离开。】

        池非迟没有回复,收起手机上楼,听着动静,直接往最热闹的一户人家去。

        他隐约记得这次事件中没有死人,只是一出失窃闹剧。

        三楼一户人家的门大开着,门口还站了一个警察。

        察觉有人上楼,那个小警察立刻转头看来。

        池非迟脚步没有停顿,越过那个小警察进门,“我来接那五个孩子。”

        “喂……”小警察下意识地想阻拦,但池非迟已经进门了。

        屋里,五个孩子、一个老太太、一个中年妇人和两个中年男人汇聚在一个房间门口,还有两个警察在厨房、起居室等地方搜查。

        “那么,我们再整理一下情况,”房间里,负责带队的警官蹲在地板上,看着警察手册上记录的内容,跟站在门口的孩子们确认情况,“首先,是这些孩子们为了摆放女儿节娃娃到观野家来,当娃娃摆放完毕时,同一公寓的住客津曲先生来了,他想要买下这次被盗走的、价值至少2千万的画轴,鉴定家三重先生也是一起来的……”

        “警、警官先生,请不要说这么容易让人误会的话,”胖胖的秃顶中年男人连忙笑着摆手,“我是想让他们把画轴卖给我,才会让三重先生跟我一起来劝说他们……”

        说着,还转头问旁边的眼镜男,“对吧?三重先生?”

        池非迟走到门口,抬眼看摆娃娃的陈列台。

        灰原哀发给他的照片里,陈列台旁边有一副画轴,现在已经不见了,那应该就是失窃的……嗯?

        等等……这些娃娃摆放的位置……

        “是啊,”戴眼镜的小胡子男人点头,“我听说他们家保管画轴的方式不好,觉得很可惜,所以才来的……”

        “那……”房间里,负责带队的警官刚抬头看两人,不由愣了一下,揉了揉眼睛。

        他记得刚来的时候,没有那个相貌帅气、身姿笔直却神情冷漠、浑身透着冷意的黑衣年轻人吧?

        一抬头,就发现人群中多了一个人,他突然想起某些鬼神传说……

        “警官先生,怎么了吗?”步美看着面前的警察又是揉眼睛、又是变脸色,有些疑惑地回头看,“咦?”

        柯南回头:“……”

        神出鬼没池非迟!

        “娃娃摆放的位置变了,”池非迟拿出手机,低头找出灰原哀发给他的照片,对比了一下,往房间里走,见那个警察呆呆看着自己,将手里翻转,让警察能看清手机上放大的照片,语气平静地解释道,“我妹妹之前给我发过娃娃摆好的照片,最上层一阶,从正面看是男左女右,现在变成了男右女左,而且第四阶的左大臣和右大臣,看起来也跟照片上不太一样……”

        “啊……”那个警察又转头看身后摆好的女儿节娃娃,一头雾水。

        这个……摆娃娃跟他有什么关系?

        柯南怔了一下,打量着娃娃陈列台,很快明白过来,跑进屋里,“元太,步美,光彦,帮忙把娃娃挪开!”

        “啊?”步美迟疑着看中年妇人,“可是……”

        “快点!”柯南已经开始将陈列台上的娃娃往下拿,“画轴应该就在陈列台的铺布下方!”

        三个孩子连忙上前帮忙把娃娃拿下来。

        灰原哀见那边手忙脚乱,也没上去掺和,走到池非迟身旁。

        “这里的某个人把画轴藏到了陈列台的铺布下方,之后又把娃娃摆了上去,”柯南一边快速拿娃娃,一边解释道,“不过那个人把最上层的娃娃调换了位置,左大臣和右大臣跟之前看起来不一样,是因为画轴的圆轴部分正好搭在他们身后,让这两个娃娃摆上去之后,身体微微前倾,原本的微笑看起来就像是变成了冷笑一样,看起来有些阴沉……”

        说着,柯南见陈列台上的娃娃已经搬到了地上,双手抓住铺在上面的红布下角,用力一拉。

        红布被掀起,下方陈列台的台阶上铺着一幅画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