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714章 狩猎测试

第714章 狩猎测试

        凌晨,0:49。

        0331号训练基地里传出鸣笛声,一个男人声音传出:

        “10楼1011号逃离,所有人,拿上自己的武器,狩猎测试开始!记住了,不许杀死,抓活的!我最后提醒一句,不要接近厂区外围围墙,否则后果自负!”

        看守者都撤到厂区外围,防止有人趁乱逃脱。

        居住10楼和16楼的男女有的还没睡,有的被笛声惊醒,反应却出奇的一致,一个个如同参加深夜狂欢的猛兽,神情亢奋地打开房门,冲向电梯。

        这些人有的是为了狩猎同类的快感,有的是在训练基地里憋久了,想冲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有的想试着能不能趁乱逃脱。

        所有人都被那种狂热气氛的感染,疯了的更疯狂,没疯的也疯了。

        “狩猎测试啊,这是第二次吧?真是让人兴奋!”

        “这次的猎物,我的。”

        “你还打算跟我抢?我的测试可一直是第一!”

        “凭本事说话,谁抓到归谁!”

        “10楼?这次的猎物是个女人啊……”

        一群人在电梯口就进行了一场战斗,能凭实力抢到电梯的人搭电梯下楼,没能抢到电梯的人,就快速跑下楼梯。

        大楼楼顶,基安蒂盯着狙击枪上红外瞄准镜的人影,眼里带着狂热,“出来了,还真是一群活力十足的家伙,看得我都想在他们头上开个洞了!”

        “一人盯一个方向,我选择东方,”卡尔瓦多斯走到天台东侧,回头笑道,“基安蒂,要不要搭伙?我最近的运气不错,东方肯定能有收获!”

        “我可不相信你的运气,”基安蒂观察着外围,回道,“我更相信南方会有收获!”

        科恩转头看了看池非迟,发现池非迟似乎没打算先选,走到天台另一边,闷闷道,“西方归我。”

        躲在池非迟衣服下的非赤低叹?    “人类真复杂。”

        下面一群人在搜寻猎物?    上面一群人也在期待猎物,以为是猎人的人也在被人当猎物瞄着?    害得它都没忍住观察一下上空?    就怕有站得更高的人把它和主人当成了猎物。

        嗯,看来不管是什么蛇?    都需要有个站得高的主人……

        池非迟拿起狙击枪,走到挑剩下的北方天台边?    从瞄准镜里观察着厂区。

        他收回之前的感想?    这里跟青山第四医院不一样,这里的人才是真正的疯子。

        不过……

        凶恶罪犯=高额赏金=大笔的钱。

        他看到了几个眼熟的家伙,全是一堆堆移动的赏金。

        45万……90万……

        伏特加见琴酒走到池非迟那边,也跟了上去?    点了支烟?    听到池非迟似乎在低喃,好奇竖耳听了听。

        “125万……212万……”

        池非迟低声加着下面疯跑那一群人的赏金金额。

        如果能一锅端,可以凑一车价值不菲的宅急便。

        伏特加沉默了一下,默默挪到卡尔瓦多斯身旁。

        大哥神经质,基安蒂神经质?    拉克绝对不正常,科恩闷得怪异?    还是卡尔瓦多斯比较正常一点。

        “呯!”

        夜空中回荡着一声枪响。

        “第一个!”基安蒂嘴角一扬,得意笑道?    “卡尔瓦多斯,看来我的运气比你好!”

        卡尔瓦多斯继续盯自己负责的方向?    等着看有没有人试图从东面逃跑?    “我总能等到一个的……”

        静了片刻?    科恩才木然着脸道,“他们怕了。”

        下方厂区里,看到有人接近围墙就被狙杀,其他有逃跑心思的人也打消了想法,转身加入搜寻的队伍,想将内心对死亡的恐惧转移到属于他们的猎物身上。

        而一开始就奔着‘狩猎’来的人里,已经有人发现了线索。

        一点细小的血迹、一个光着脚丫的脚印……

        比他们动作更快的是坂田玉枝。

        大楼旁的废弃仓库里,浦生彩香躲在横梁上,努力缩着身子,让自己不至于掉下去,平复着加速跳动的心跳。

        为了走到这里,她可以沿着栏杆边缘走,也可以用一根绳子爬电梯、爬房梁,本以为做不到的事,她都做到了,接下来只要像坂田阿姨说的那样,在这个监控死角躲着,躲到外面的搜寻结束,她就能找机会离开这里……

        “咔擦……”

        昏暗中,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长发挽在脑后的黑影从窗户翻进仓库,悄声走上前,一边往仓库正中走,一边抬头打量着横梁。

        浦生彩香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地僵在横梁上,瞪大眼睛看着来人,一直到来人走到横梁下,她才凭窗口透进来的微弱光线看清对方的容貌,“坂田阿姨?”

        “嘘……”坂田玉枝左手竖在唇前,压低着声音,一脸急切道,“事情出现了变故,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找到这里来,我是来带你离开的,快下来跟我走,我带你换一个更安全的地方!”

        “好……”浦生彩香紧张起来,放轻声音应了一声,将手里的绳子绑在横梁上,就要抓着绳子往下爬的时候,却突然愣住。

        她侧前方的黑暗中,亮着一个红色小点。

        是监控摄像头!

        她之前居然没有发现这个仓库里有监控摄像头,那岂不是说,她早就被监控的人发现了?

        “彩香,怎么了?”坂田玉枝拿着匕首的右手一直背在身后,见浦生彩香愣在横梁上,焦急催促,“赶紧下来啊!”

        她必须要在浦生彩香被发现之前,将浦生彩香杀死,不然她唆使别人逃跑、想借此通过测试的事就会被发现。

        虽然监管的人说了,不许杀死,要抓活的,但只要浦生彩香死了,难道还有人会为了一个死人迁怒她、不顾她的价值杀死她?

        这个女孩看似有关系,但被送到这里来,也足以证明那关系不怎么样,人死了,就没有任何价值了!

        当然,她可能还是会死,但要是不想办法,等测试那天到来,她也会被送到实验室变成试验品凄惨地死去,死后尸体都未必能够保全。

        一边是必死无疑,一边是有可能死,她当然要赌一把。

        而且,就算她得死,能带上一个或许被看重的女孩,也算是死得不亏啊……

        “彩香?”

        “啊……”浦生彩香在坂田玉枝的呼唤声中回神,低头看向下方的坂田玉枝,脑子还有点发懵,张了张嘴,却没能发出声音来。

        坂田玉枝听着外面的动静,心里越发急躁,抬眼看到横梁上垂下来的绳子,眼睛一亮,跳在柱子上借力后,左手抓住绳子,翻身上横梁的同时,右手里的匕首也狠狠朝浦生彩香刺去。

        浦生彩香吓懵在原地,瞳孔紧紧缩着,看着坂田玉枝那张容貌普通的脸在视线中放大,那张脸现在没有半点平和慈祥,反而狰狞残虐得吓人。

        “呯!”

        枪响起的同时,仓库昏暗处的木箱后也冒出一簇火光。

        坂田玉枝的右手被子弹贯穿,手中的匕首被打落在地,整个人也因为吃痛和冲击掉下房梁,好不容易才抓住绳子安然落地,用左手捂住流血的右掌,双眼盯着木箱后的黑影,慢慢后退着,远离木箱。

        “嘭!嘭!嘭!”

        仓库里三盏灯亮起,将仓库照得明亮。

        四周木箱后走出一个黑衣男人,仓库门口也有人静静站着。

        站在门口前方的人,也就是这里的负责人,冷冷看着坂田玉枝,“我应该说过,不要杀死,抓活的!”

        坂田玉枝目光闪了闪,没有吭声。

        负责人没有再管坂田玉枝,看向僵在房梁上的浦生彩香,“把人带下来!”

        拉克和琴酒预料到了坂田会下死手,他也预料到了,所以拉克才会安排他在这里蹲守,早在浦生彩香偷偷摸摸到这里来之前,他们已经等在这里了。

        这个女孩还不能死!

        浦生彩香没有反抗,呆呆由一个男人跳上房梁将她带下去。

        负责人刚想说话,发觉手机震动,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邮件,看向扶着浦生彩香的男人,“送她去5楼,拉克要见她。”

        “拉克?”

        浦生彩香回过神来,还有些恍惚。

        ……

        到了五楼,浦生彩香被送进监控室。

        送浦生彩香来的男人没有多留,转身出门后,将门关上。

        浦生彩香抬眼看向前方。

        监控室里没有开灯,长桌后的墙面上挂了一排排显示屏。

        长桌前,一个人影面向门口坐在办公椅上,背后显示屏的光线投向对方后背,勾勒出金色碎发的轮廓,而对方的面容和她记忆中那双碧蓝眼睛都隐在黑暗中,让人看不真切。

        “吓傻了?”

        那声音依旧嘶哑难听,语调也平静得怪异。

        “拉克……”浦生彩香在来的路上就整理好了头绪,闭了闭眼,深呼一口气,抬眼看着那个她看不真切却给她很大压迫感的人影,“能不能让我离开这里?”

        池非迟看着浦生彩香,女孩子还是一头张扬的红色长发、斜下的刘海隐隐挡住一边眼睛,很酷的发型,不过一身沾了尘土和污渍的衣服、磨破皮的手掌、紧张的神色却没那么酷,提醒道,“当初是你要加入组织的。”

        浦生彩香沉默着低下头。

        她后悔了,她想平平静静地活下去。

        但这些想法她不敢说出口,她担心拉克觉得她在戏弄他,担心被丢到枪口下。

        这个曾经被她当成猫得男人,在这里似乎也有很高的地位和话语权,只怕也不是猫。

        现在想想,拉克当初出手伤人,看着别人流出的鲜血和痛苦的神情也能一脸平静冷漠,本身就不是什么善类,可笑她当时还觉得那样很酷。

        池非迟随手拿了桌上的东西,起身走上前,把浦生彩香吓了一跳。

        浦生彩香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靠到门上,抬头看着比她高大很多的人影走近。

        “你不喜欢这里?”池非迟在浦生彩香两步外的距离停下。

        这样的距离,还是让浦生彩香觉得压抑得喘不过气来,点了点头,艰难开口道,“对,我可以去做别的事,但是……但是杀人不行,我真的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