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711章 她接受不了!

第711章 她接受不了!

        10楼。

        一个封闭的休息室里,浦生彩香靠坐在墙角,翻看一本记录各种气味特征的书册,努力去记忆着,心却怎么也静不下来。

        进到这里的那天,她被一个戴墨镜的黑衣男人带着,在一个个房间里穿梭,测试体能数据、测试各方面知识、测试对气味的分辨能力。

        之后,那个男人带她到9楼的房间,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堆要求:

        让她把高中的课程在一年内学完,还要她将一门外语练习到跟母语一样的熟练程度。

        她第一时间反驳。

        不可能!要知道,她国中的课都没学好,也不是那些传说中的天才,怎么可能做得到?

        那个男人压根就没管她怎么说,依旧我行我素地提要求。

        除了那些,她还要记忆各种气味的特征,一周一次测试,在测试时,她至少要把90%以上的气味分辨准确。

        这简直是在为难她浦生彩香!

        一边要她学那么多课程,一边还要她掌握那么多气味特征、去分辨那么多种气味,关键是,还没有老师教她,只能自己瞪书。

        她是想过将书砸到那个男人脸上,然后潇洒走人,但……她不敢。

        那天,那个男人交代完就走人,她转身就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但她发现自己走不了了。

        这里外面看起来有20层楼,但内部两两打通,只有单数层连通电梯和通到楼下的安全通道。

        她想要离开,就只能到外面的大厅去,从大厅连通的楼梯上11楼,再通过11楼离开,但11楼有人看守,根本不让她过去。

        她想胡搅蛮缠,就在胳膊上留下了一道枪伤。

        这只是警告!

        男人是这么说的,第二天她发现那个男人没骗她。

        有一个身手矫健、一脸凶样、看起来很厉害的女人想强行冲到11楼?    结果死了。

        刚到这里、接手测试的时候?    那个男人问过她,敢不敢杀人?她回答‘敢’。

        她那时候觉得?    这一定是一个很厉害的组织?    就像那些大型社团一样,她听说过不少处理叛徒、铲除敌人之类的事?    相比起来,不良团体都是小打小闹?    待在一个强大的团体里?    杀人算什么大事?就像影视剧里面的杀手、武士一样,除了很酷,她想不出别的形容。

        但第二天看过死人之后,她发现自己恐怕接受不了。

        前一秒还生龙活虎、如同猛兽一样的女人倒在枪口下?    只是挣扎了两下就安静下来?    脸苍白发僵,眼球因为颅内冲击和压迫力鼓了出来,额头上的血洞皮肉外翻,不断涌出鲜红的血液,就像怎么都止不住的血泉?    很快流过女人没了神采的眼球上,又从眼眶沿着苍白发僵的脸往下流。

        原本洁白干净的地上、墙上?    染着女人身下蔓延开的鲜血、之前子弹带出的喷溅状血迹,鲜红间还隐带的白色小点?    看得她胃部一阵翻滚。

        等浓重的血腥味和一丝皮肤焦糊味刺激着她的鼻腔、胃部时,她是真的没忍住吐了?    吐得天昏地暗?    脑子一片空白。

        人死后的样子太丑陋、太可怕?    那种一条鲜活生命在面前消逝的感觉更可怕。

        而那一天,住在同一层的其他五个女人,有的一脸嗜血兴奋,有的冲她投来戏谑嘲弄的目光,有的像看新鲜事物一样打量她,还有的惊讶呢喃‘这个小女孩是怎么混进来的’。

        她像个异类,也确实是异类,那些人全无恐惧,而她吐完之后,这几天晚上都在做噩梦,反复梦见那个女人死状,鼻腔里似乎还残留着那股浓郁到呛鼻的血腥味。

        她接受不了!

        有时候她想过,什么也别管,必须离开这里,就算是死也得试试,但一想到自己会死得那么难看,也没法再看到她想看到的人,她就感觉心里在战栗,退却得毫无反抗的勇气。

        “咚咚!”

        房门被敲响,打断了浦生彩香的思绪。

        浦生彩香隐带着恐惧的瞳孔渐渐恢复神采,恐怕连她也不清楚自己刚才的表情有多难看,将书放到一边,懊恼自己又走神了。

        相比起死亡,学习好像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大事。

        “咚咚!”

        房门又被敲了两下。

        浦生彩香迟疑了一下,站起身去开门。

        虽然外面那些女人也不是善茬,有时候癫狂得精神不太正常,但还算克制,遵守不向同住的人动手的规矩,不会来找她麻烦,而看守那些人对骚扰她们也没有兴趣,一直待在11楼,只要她们不跑、不闹事,就不会管她们。

        开门不会有危险,但她这几天都没出门,也没有说得上话的熟人。

        又会是什么人找她?

        到门口后,浦生彩香还是又迟疑了一下,挂上安全门链,只将门打开了一条缝隙。

        那天有人用恶意的目光一直盯着她,用极度嫌恶的语气说‘真想弄死她’,那些人就像随时可能失控一样,她真怀疑那条‘不许私自对其他人下手’的规律能不能约束住那些人……

        门外,站了一个长相普通的中年女人,面孔没有一丝凶样,甚至有几分慈祥,眼角的鱼尾纹都透着母亲才有的气息,只是身上穿着体能训练的紧身黑衣,外面也披了一件黑色的皮衣,跟平和无害的神情有些不搭,显得很怪异。

        对了,她们的衣服也是不一样的。

        其他人都会穿方便活动的紧身衣物,她就要随性得多,没人给她拿衣服,也没人要求她必须穿什么……

        “不请我进去坐坐吗?”中年女人开口,声音有一些沙哑,不过态度透着善意。

        “你找我有什么事?”浦生彩香警惕盯着这个生面孔,那天她没见过这个女人,但也难说这个女人会不会伤害她。

        “你应该需要一个人跟你说说这里的情况,当然,我也有事想跟你商量,”中年女人转头看了看后方,似乎担心被人看到,低声继续道,“我们可以互相帮助。”

        浦生彩香犹豫了片刻,还是打开门,侧身让女人进门。

        中年女人进了门之后,又开始打量屋里。

        浦生彩香关上门,发现女人的异样,立刻警觉起来,“你不是想跟我说说这里的情况吗?”

        “你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中年女人收回打量的视线,又快速摸了桌子下方,还打开衣柜把角落和衣柜后都看了一遍,没发现什么后,才松了口气,发现浦生彩香远远靠着门、警惕她,解释道,“我在找有没有窃听器。”

        浦生彩香回想了一下女人的动作,觉得女人确实像在找什么藏在隐蔽处的东西后,才稍微放下了警惕,“这里会有那种东西吗?”

        中年女人合上衣柜,就那么背靠衣柜坐到地板上,“或许会有。”

        “说说这里的情况吧。”浦生彩香急着确认自己的处境。

        这里似乎到处被冰冷的迷雾笼罩,她都不敢出房间门了,能有人帮自己了解一下情况,总比一个人瞎转、莫名其妙遇到危险要好。

        “你来的时候,没人告诉过你这里的规矩吗?”中年女人疑惑问道,“不许私自对其他人下手?不许逃跑?”

        浦生彩香在远离女人的地方,靠着门坐下,神色有些懊恼,“有说过,不过我想知道这个鬼地方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里是今年建成的,我大概是第一批到这里来的人,”中年女人回想着,看向墙上的瓷砖,“我来的时候,这里没有任何一个缝隙里会有变得乌黑的血迹……”

        浦生彩香连忙在房间里左右张望,生怕自己窝了几天的房间里死过人。

        中年女人突然失笑,“你放心,这里的房间很充足,组织大概不会让你们搬进有人住过的房间,至少我知道的是这样,原本住在你隔壁空房间的人就死了,那个房间一直留在现在。”

        浦生彩香依旧觉得心里发毛,“她……她是怎么死的?”

        “怎么死的不重要,反正她也不是第一个,也不是唯一的一个,”中年女人收敛了脸上的笑意,低头看着自己拢在膝盖上的双手,手指上有一些茧子和细碎的伤痕,都是练枪和练冷兵器留下的痕迹,“你小心一点是对的,我不清楚你的情况,不过看你那天的反应,大概没有杀过人吧?我和她们都一样,都是杀人潜逃的在逃嫌犯。”

        浦生彩香强忍崩溃的感觉,想想其他人的病态,她大概也能猜到那些人恐怕不是什么好人,或许是杀人犯,对于这个答案并不意外,但她没法接受眼前的女人也是,“你……你杀过人?”

        “我杀了我的丈夫,他表面上看起来成功又有风度,实际上是个混蛋,喝多了不仅会对我拳打脚踢,对我们孩子也是一样,”中年女人嘴角微微扯了一下,神色依旧平和,语气却多了几分苦涩,“三年前,那孩子才六岁,因为他的追打跑到了路上,被路过的车子撞上,就那么死了,我最无法接受的是,他缠着车主要到了一笔赔偿,挥霍着赔偿的钱,还笑着说‘这孩子的死还算有几分价值’,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只是离开他或者报警不够,远远不够,我一定要让他死了才行……”

        浦生彩香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些,觉得有些同情,“然后呢?你杀了他?”

        “我用了三年时间,锻炼自己的体能,还找地方买到了枪,也学会了怎么使用手枪,他每一次的拳打脚踢我都默默受着,每一天在心里沉积的恨意我都默默忍住,一直到我觉得可以万无一失的时候,我下手了,成功杀死了他,还将他的尸体一点点处理掉,”中年女人笑了起来,笑容却没有那么癫狂和痛快,反而带着说不清的惆怅,“警方没有从他尸体上、周围的痕迹找到什么证据能证明人是我杀的,他们甚至没找到真正的案发现场,我用三年的时间准备的计划成功了,我每一天都害怕被抓住,害怕有厉害得人看出我那可笑的手法,我甚至想过投案自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