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708章 某个名侦探能不能淡定一点!

第708章 某个名侦探能不能淡定一点!

        琴酒没有管库拉索,戴上手套走到桌前,拿起册子翻了一下,“在行动前把人清空,换上我们的人,等那四个住户回来,绑了送到别的地方去,找人看守好,至于这个家伙……”

        说着,琴酒看向地上的公寓管理员,冷笑道,“既然他看到了我们,那也只能怪他自己倒霉了!”

        看到他们没关系,但看到他们违法犯罪就有关系了。

        哪怕是乱闯公寓、放倒管理员这种事,要是这个家伙跟警方提供了他们的长相信息,他们也会有麻烦的。

        “收网还要几天?”池非迟嘶声问道。

        “最迟三天,”琴酒把登记册丢给库拉索,“这家伙也只能先送出去,事情结束后可以用那个药,不过需要你帮忙找个体型差不多的人易容成他的样子,替他在这里守两天。”

        池非迟没再问下去,看向接住册子的库拉索,“潜入203号室,观察那个女性住户的行为、声音,别让她看见你,让她昏迷过去,等人送走了,我帮你易容成那个住户。”

        放东西的地点在202号室,203室住的正好是一个女性,可以把库拉索换过去。

        库拉索点了点头,打开登记册,扫了一眼,将那个女人租住房子时登记的姓名、年龄、籍贯等基本信息记住,又将册子合上,递还给池非迟。

        池非迟把册子放进抽屉。

        看得出来,就算库拉索没用那种大脑类似硬盘储存的记忆能力,本身记忆力也够惊人的。

        三人拿了公寓管理员的钥匙,上楼进了202室,在一块活动的地板砖下找到一叠图纸,把从101室找到的一叠废纸放进去,将屋里的布置还原、清除进去过的痕迹?    重新将门锁上。

        库拉索有强大的记忆力?    能够记清之前看到的场景,池非迟又注重细节?    两人连门口的细小灰尘都没忘了还原。

        池非迟开了203室的门?    让库拉索进去找地方藏着等屋主回来,和琴酒回到了101室。

        “其他埋伏在这里的人要不要易容?”

        “如果你不嫌麻烦的话?    最好帮他们易容一下,”琴酒点了支烟?    坐到椅子上?    将那叠图纸最上方的一页递给池非迟,“你的!”

        池非迟接过纸页一看,眸光顿时沉了沉。

        图上画的是他位于杯户町1丁目119号的小基地的建造图,连安全撤离通道也全都标出来了?    图纸下角还写了具体的位置。

        琴酒也低头翻看着那叠图纸?    目光越来越阴冷,挑出了其中四张,“组织里那些嘴碎的家伙也该清理一下了。”

        池非迟侧头看去,那四张图纸上的图很简略,没有标注具体的数字?    轮廓也有些模糊,不像是工地施工者画的?    不过字迹、签名都是那八个人留的。

        他突然想起昨晚仓桥建一说过,他们也会从一些监工的人那里打听其他组织违法建筑的消息?    这四张图应该是某个监工的组织成员泄露给仓桥那些人的。

        待在组织里还管不住嘴,也难怪琴酒会恼火。

        非赤见库拉索不在、琴酒又是早知道池非迟真实身份的老熟人?    没再藏下去?    探头好奇看琴酒放在手边桌上的图纸。

        池非迟在屋里拿了个不锈钢盆?    用打火机将自己手里那页纸点燃,丢进盆里,“能不能确定是谁?”

        “两个人,一个是刚加入组织的成员,另一个是负责监督实验室建造的家伙,”琴酒伸手将纸一页页丢进燃着火的盆里,牙齿紧咬烟头,嘴角扬起冷酷的笑意,低沉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在抓老鼠的行动前也没什么事做,趁这个时间找点事情做做也不错,让斯利佛瓦和伏特加过来守着,我们去把那两个家伙清理一下!”

        图纸被一点点烧尽,接到消息过来的伏特加和鹰取严男开窗把烟气散出去,无语看着琴酒和池非迟离开。

        居然关门关窗烧纸,这两人没被熏死,倒是差点把他们熏死……

        池非迟把他的车留给了伏特加和鹰取严男,蹭了琴酒的副驾驶座,等车开出街道,刚想拿手机看琴酒给他传的那两个多嘴的人的信息,手机就振动起来。

        来电显示,毛利兰。

        “小兰?”

        “非迟哥,你等一下……”

        电话接通,毛利兰那边急急说了一声,似乎在跟人说事,片刻后才道,“今天绿川小姐到我妈妈的律师事务所来,为了感谢我妈妈给她讲法庭上的注意事项,她原本是打算请我妈妈吃饭的,我妈妈还让我问问你,不过她好像马上要对一个棘手的案子进行公诉辩护,她恐怕没时间……”

        “让我来说吧。”

        电话那头传来妃英理的声音,片刻后,声音又清晰了一些,“抱歉啊,非迟,本来是打算叫上你一起去吃饭的,不过这个案子的判决似乎还有不小的争论,明天就要开庭了,我想去见见被检方起诉的嫌犯,绿川小姐库拉拉那里我已经拒绝了,只能改天再叫上你一起去吃饭了。”

        “没关系。”池非迟道。

        相比起他那个一天天待在毛利侦探事务所里看电视、喝啤酒的老师,妃英理手头的事要多得多。

        “那就……”

        “婶婶,等一下。”

        “咦?”妃英理被打断,“柯南,怎么了?”

        柯南的声音:“一个月前,池哥哥有特地去过杯户町三丁目那边看一家餐厅什么时候开门,时间好像就是大津社长被杀害那一晚,他说不定有路过案发现场哦……”

        “是这样吗,非迟?”妃英理问道,“你在9月14日的晚上有路过野本大厦附近吗?”

        池非迟:“……”

        直接说‘大津’、‘三丁目’、‘野本大厦’,他就能想起来了,不必提日期,谢谢!

        那一晚是去找失联的光彦找到群马一带的山里,还遇到了沼渊己一郎,开车载少年侦探团和阿笠博士回东京的路上,琴酒打电话让他帮忙去看情况,他才跟柯南等人说他要绕道去三丁目帮朋友看餐厅有没有开门,由于牵扯到组织,这件事他记得很清楚。

        ……

        妃律师事务所。

        妃英理见一时半会儿走不了,也就重新坐回沙发上。

        柯南提醒之后,就凑在一旁听。

        这个案子有争议,应该是哪个环节存在问题,他是突然看到卷宗上的日期,想到那晚池非迟或许会路过、会发现什么关键,可以帮到妃英理。

        当然,他也没报太大希望,想到了就顺便让妃英理问问也好。

        他听电话那边池非迟好像沉默了一下,确认道,“嗯,我那晚是路过案发现场附近,出警的是目暮警官。”

        柯南:“……”

        很好,实锤了,池非迟才是瘟神!

        至少他和大叔不是唯一的瘟神,看看池非迟,在哪儿哪儿出事,居住的杯户町的犯罪率都比他和大叔住的米花町要高。

        某个不祸害自己居住地、只祸害邻区的死神小学生回想了一下,惊讶发现一件事——他遇到的事件,除掉那些东京区域外的,貌似也有大半是发生在杯户町……

        池非迟这家伙有点可怕,瘟神能量太强了,居然能祸害整个区域。

        在柯南心里无限感慨的时候,妃英理还在跟池非迟通着电话,“目暮警官吗?那我去见见当事人,如果有需要的话,就再打电话联系他好了,这次的案子很奇怪,原本应该被判定为过失杀人的,但检方坚持这是故意杀人,我想当事人应该是有什么举动,让检方认定他是故意导致被害人死亡的……”

        毕竟池非迟是她丈夫的徒弟,接触下来看,是个很有能力的年轻人,案发当晚又路过了案发现场,她简单说一下案件情况也没什么,她跟柯南的想法差不多,想试试看,能不能从池非迟这里得知什么关键线索,能得知最好,不能得知也没什么。

        池非迟大概猜到了妃英理和柯南的打算,特别是柯南,专门提到他,摆明了就是想看看他这里有没有什么线索,“故意杀人?不是凶手另有其人吗?”

        “什么?!”

        坐在妃律师事务所沙发上的柯南直接蹦了起来,接过妃英理放在耳边的手机,急切问道,“池哥哥,你那晚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东京某条街上,黑色保时捷356a快速行驶而过。

        琴酒开着车,隐约听到旁边池非迟手机里传来小孩子吵吵闹闹的声音,也没出声。

        池非迟把手机放远了一点,等柯南咆哮完,才把手机放到耳边,“冷静点。”

        在红方包围圈里跟黑方琴酒打电话,在黑方琴酒车上跟红方柯南打电话,他已经玩得够浪了,只是不想在琴酒面前遮遮掩掩而已。

        只要他表现得足够坦然,就算柯南在琴酒这里翻车了,他是‘同伙’得嫌疑也会降低,否则就算柯南没翻车,琴酒都会怀疑他和毛利小五郎那群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等琴酒开始怀疑毛利小五郎的时候,他也得被连累。

        不过,某个名侦探能不能淡定一点,打电话就打电话,这么大声,都被琴酒注意到了……

        要不是琴酒要帮他维持明面身份,不会让他暴露跟组织的联系,一直没吭声,信不信一句话就能让名侦探在那边蹦起来?

        池非迟还不知道,柯南已经蹦过一次了。

        柯南听池非迟还用淡定大佬一贯的语气让他‘冷静点’,顿时一头黑线,又听池非迟补充了一句——

        “把手机给我师母。”

        柯南:“……”

        这是不够冷静被嫌弃了吗?居然还打算将他撇除在外,好气!

        妃英理到底是名律师,确实冷静淡定得多,被柯南抢走手机后,愣了一下,又从柯南手里接回手机。

        毛利兰抱住柯南,正色提醒道,“柯南,不许捣乱哦!”

        柯南:“……”

        放开他,他要听这个案子!

        妃英理走回办公桌前坐下,翻开了卷宗,拿出笔记本和中性笔,“非迟,你为什么说到凶手另有其人?”

        柯南挣开了毛利兰的怀抱,又跑上前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