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690章 不仅可能被卖掉……

第690章 不仅可能被卖掉……

        池非迟拉开车门下了车,不等浦生彩香说话,就关上了车门,走向后方自动贩卖机,“嗅觉不错,她是通过朗姆的人身上的泡面气味确定有人跟踪,不过资料你也看了,就是普通的国中生,连枪都不会用……”

        “嗯,”琴酒认可,“学习还不怎么样。”

        听琴酒提到‘学习’,池非迟也不觉得意外。

        组织的要求比暴力社团高得多,就以核心成员来说,不精通三门语言、了解一些冷门语言都混不下去,像是鹰取严男、绿川纱希,其实都有了解过英、法或者英、俄语言,不说多精通,简单沟通绝对没问题。

        掌握语言还只是基础,本身总要有过得去的能力,还得经过被发现、试探、考核才有可能加入核心。

        当然,外围成员的要求要低一些,只要有用,组织就不吝啬发展一下,有的外围成员算是全职,有的最多就是临时工,一不小心就丢了命。

        在那一位眼里,清除核心成员或许还需要考虑一下,但清除几个外围成员,可真就是随他们去了。

        琴酒考虑了片刻,声音沉冷道,“你安排一下,送她去训练基地!”

        池非迟丢了一个硬币进自动贩卖机,按下香烟一栏的按钮,“我跟她说。”

        那个‘训练基地’可不是指他或者其他成员的秘密小基地,而是组织针对一些值得培养的人所开设的训练场所,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根据情况转移。

        沼渊己一郎就在那种训练基地待过。

        “她的年龄是优势,还有培养的价值,只要没有致命的缺点,过几年说不定会用到,”琴酒顿了顿,提醒道?    “拉克?    你的要求太高了,一被发现就达到斯利佛瓦和绿川那种程度的人可不多。”

        他得承认?    他怀疑了一下。

        卧底也不会随便拉人下水?    拉克这一点很可疑。

        但想想拉克在波士顿的时候,没有了约束?    作为最高指挥者,几十人说炸就炸了?    他就觉得想太多。

        哪家卧底能干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

        那些卧底自身作为‘保护者’一方的骄傲和那些特工部门的洗脑?    就算抓到他们组织的人也很难下杀手,更不用说像拉克这么没数到他都得防着的性格,完全跟那些人不一样。

        而且拉克这家伙拉鹰取严男、绿川纱希下水也没犹豫,还全是拉克自己主导的?    吗大概就是眼光和要求过高。

        想当初他们一起‘钓鱼’就看上鹰取严男这么一个?    其他人都丢给他,估计连人都快忘了,看不上浦生彩香也能说得通。

        好吧,关键是,蛇精病也不符合特工部门的招收标准的?    特别是这种有攻击倾向的蛇精病……

        池非迟不清楚琴酒心里的吐槽,补充道?    “我不知道她亲生父亲是谁。”

        不知道浦生彩香的父亲是谁、会不会是特工部门的成员、会不会给组织带来麻烦……

        就算有人起疑,他也可以用这个理由解释?    而且很合情合理。

        因为有这个理由,他才会坚持不搭理浦生彩香?    不然就算琴酒打电话过来时?    浦生彩香没有耍小聪明被注意到?    他也会考虑同意浦生彩香加入。

        毕竟,就算他不往外说,今天在场的两个人也可能告诉琴酒,到时候他说不定会被怀疑。

        比起潜伏被怀疑,把浦生彩香拖下水都不算大事,以后有的是机会把人‘安排’掉。

        琴酒这才想到这一点,“她的亲生父亲是仓桥建一,具体情况等你回东京再说。”

        “嗯。”

        池非迟挂断电话,弯腰拿起了自动贩卖机出口处的香烟。

        仓桥建一,组织打算清理的那八个建筑者中的一个……

        看来他之前的猜想没错,组织果然有人打算利用这一次行动做点别的事。

        这一次是针对情报人员去的,调查浦生彩香也是朗姆在安排人去做,朗姆牵扯得有点多,结合这些情况来看,内幕多半也是朗姆策划、或者那一位主动授意的。

        他和琴酒既然都参与到了计划中,行动时应该有他们的份。

        总之,他能参与其中是件好事,到时候可以看看安室透情况、随机应变……

        想着,池非迟转身回到车前,收起香烟上车后,在手机邮箱里输入了一个鹰取严男的邮件地址,抬起手机让浦生彩香看清楚,“去东京,然后联系这个邮件,会有人去接你。”

        之前他对浦生彩香没什么厌恶感,哪怕浦生彩香一直喋喋不休,但还算识趣。

        大概是因为原意识体乃至他都有些缺少父母的陪伴,他对浦生彩香还算有那么一点同病相怜的感觉,也就坚持不理会浦生彩香加入的请求。

        他不搭理,只是觉得跟一个中二年纪小女孩没什么好聊的。

        但刚才浦生彩香自作聪明,故意在他打电话的时候出声引起琴酒的注意,也算是摆了他一道,将他心里的一点好感也磨灭了。

        浦生彩香拿出手机,将邮件地址记录下来,好奇问道,“这是你的邮件地址吗?”

        “不是。”

        池非迟见浦生彩香记下了邮件,直接下车,关上了车门,“送她回去。”

        原本就算他不得不拖浦生彩香下水,在组织不再关注浦生彩香后,他假装被浦生彩香惹恼,可以把人‘安排’掉,或许要受伤,但总比待在组织里强。

        他能够看得出,浦生彩香本身并没有犯罪倾向,也没有经历多少事,最大的场面大概就是一群人械斗。

        这种出于叛逆、好奇或者觉得酷的人加入组织,就算表现良好,哪一天良心发现之后,早晚要出问题,结果就是被清理掉。

        而且浦生彩香也未必受得了训练场的训练。

        要是像琴酒说的那样,身上有致命的弱点,或者不成器,很大可能会被送去实验室,做药物研究的实验品。

        当然,也有可能浦生彩香被组织影响,很适应组织的环境。

        最后一个反悔的机会,他已经给浦生彩香了。

        如果这姑娘考虑到贸然跑去东京可能会被卖掉,没有过去,那就没事了。

        但要是浦生彩香跑到东京去,他就不管了。

        现在这事是琴酒和浦生彩香自己折腾而成的,怨不到他头上来。

        到时候丢去训练场,以浦生彩香的年纪,只要不光明正大地背叛或者叛逃,等组织完蛋的时候,多半还在训练,就当给这孩子增加一点见识和磨砺了,让这孩子知道,别一时大脑发热就乱做选择,不仅可能被卖掉,还可能陷入泥沼。

        “哎……”

        车上,浦生彩香见池非迟下车,刚想说话,车子已经开离了原地。

        坐在旁边的墨镜男收起了一直用来挟持浦生彩香的手枪,考虑到现在也算是自己人了,忍不住道,“组织可不适合你这种小女孩!”

        浦生彩香不服气道,“你是看不起来我吗?”

        “别多嘴。”前座开车的墨镜男冷声提醒。

        后座的男人顿时不说话了,自己点了支烟,虽然是同伴,但开车那家伙跟琴酒的联系比他要多得多,他确实不应该多话,以免被误会他对组织有意见。

        浦生彩香见两人都不说话了,自己赌气沉默了一会儿,“哎,能不能把拉克的联系方式给我?你们应该有的吧?”

        后座男人直接拒绝,“不能。”

        “为什么?”浦生彩香道,“给我一下又能怎么样?”

        “会死!”前座男人冷声接过话,“我是认真的,没跟你说笑,破坏规矩的人都会死。”

        浦生彩香被男人的态度吓到,冷静想想今晚的经历,也觉得这些人待的那个组织还真敢杀人,有点心虚,低声嘀咕,“不给就算了……”

        ……

        翌日,清晨。

        熊本城公园。

        池非迟带着少年侦探团的五个孩子到了草地前,开始赛前训练。

        训练内容不是长跑或者对打模拟,而是在沙地上来回跑,距离很短,不过要求在急停时用准确的方式站稳。

        很简单也很枯燥,但掌握急奔、急停的技巧并且会利用,实力能提高不说,还能避免比赛时脚踝受伤。

        除了不知所踪的毛利小五郎,毛利兰、铃木园子、非赤都到场了。

        非赤还颇有兴趣地在另一边的草地上,学着五个小鬼头的模样来回游动。

        看着活力满满的一群人,池非迟还真有种昨晚和今天生活在两个世界的感觉。

        这群人光伟正的光芒都能够跟太阳肩并肩了。

        训练还没开始,今天休息的马渊恭平也找了过来,在一旁旁观。

        元太跟着快速跑到左边、刹停、又快速跑到另一边、刹停,连续几趟下来,累人不说,也很消磨耐心,不过有池非迟冷脸在一旁纠正他们的动作……

        他不敢偷懒。

        来回跑了将近一个小时,池非迟才喊了休息。

        元太挪动脚步到草地上之后,就一屁股坐到了草地上,休息了一会儿,还是不想动弹,“好累啊,这样训练真的有用吗?”

        “当然有用了,”马渊恭平很积极地解释,顺便科普,“网球的比赛场分为草地场、硬地场、红土场、地毯场。”

        “草地场的特点是,球落地时的摩擦力小,反弹速度快,所以侧向于训练球员的反应速度、灵敏、奔跑速度和技巧。”

        “硬地场就是水泥和沥青铺成的场地,表面平整且硬度高,球的弹跳有规律,但反弹速度很快、力道很强、也很僵硬,不小心就很容易受伤,要更加注意安全。”

        “而红土场,准确来说,应该叫‘软性球场’,红土、沙地都算在其中,特点是球落地时跟地面的摩擦力大,反弹速度慢,但球员在奔跑的时候,脚下会滑动,急停急回更容易导致脚踝扭伤或者直接摔倒,训练也更倾向于体能、奔跑能力、移动能力,也比较考验意志力,获胜的往往不会是打法凶悍的爆发力选手,而是体能续航能力强、沉得住性子去慢慢获胜的人。”

        “至于地毯场,则是在室内铺上塑胶层,运输比较方便,保养起来也更省钱,不过这次不会接触,我就不多说了。”

        “这一次比赛得场地就是红土场,不过你们少年组是短网,也就是场地并没有标准场地那么大,一场比赛下来,运动量、跑动路程不会太大,要注意的就是急停急回的奔跑技巧了。”

        说完,马渊恭平又替自家教练正名,“东田教练可是针对这次比赛,才特地安排这样的训练哦!”

        池非迟总结,“坦白说,就是临时报佛脚,给你们增加一点获胜的几率。”

        少年侦探团五人:“……”

        那他们能不能坦白说一句,池非迟说话真的蛮打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