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648章 宅急便是最好的!

第648章 宅急便是最好的!

        一行人进了音无芳一家里。

        音无芳一烧水泡了茶,说着这栋公寓的事。

        一开始的闹鬼事件,是音无芳一半夜看到对面大楼飘荡着鬼火,公寓的住户们一开始还不相信老头说的话,不过之后奇怪的事就陆陆续续发生了。

        有时候是马桶的水突然变成了红色,有时候是窗外有阴森的人影在窥视屋里,有时候又是恍惚间看到电视里出现吓人的人脸。

        原先的八个住户被吓跑了一半,目前就只有住在二楼5号房的音无芳一,住在一楼1号房的牡丹,住在一楼2号房的四谷,住在一楼4号房的番町,一共四个人。

        池非迟垂眸喝着茶,突然感觉到手机振动,拿出来一看,是鹰取严男的邮件。

        【老板,你们打算在那个公寓待多少?】

        【?】

        池非迟秒回一个问号。

        【我就在你们旁边那栋停工的大楼一楼,昨天我跟您说过,既然训练场的监工结束,最近两天又没有什么行动,我就想抓个罪犯,前天我发现这栋大楼里藏了一个通缉犯,我打算今天过来把他抓了,不过您以前告诉过我,如果毛利先生身边那个叫柯南的孩子在场,最好不要行动,我刚准备行动就看到您、毛利侦探、那个小鬼和毛利侦探家的小姐和一位老先生进了公寓楼,打算等你们离开再动手,不过已经半个多小时了,你们是不打算离开了吗?】

        鹰取在对面大楼?

        池非迟立刻回复:【通缉犯的同伙是公寓大楼1楼4号房住户的番町,年轻男人,瘦高个子,朝天鼻。他一会儿会在室外冷气机做手脚,等他做完手脚再行动,把他装进宅急便纸箱里!】

        他打不了这个赏金,可以让鹰取严男打……舒服。

        鹰取严男很快回复:【了解!】

        池非迟扫了一眼,快速合上手机翻盖,让旁边好奇探头的柯南看了个空。

        某个名侦探的好奇心未免太强了点,被琴酒打闷棍都改不过来。

        柯南:“……”

        心虚。

        池非迟这家伙要不要这么敏感?

        如果他说,他只是发现池非迟突然自顾自地发起邮件来,有点好奇?    就只想偷偷瞥一眼?    就一小眼,不知道池非迟信不信……

        ……

        烂尾楼里?    鹰取严男蹲在一楼楼梯转角的阴影处?    穿了件黑色连帽衫,帽子拉了起来?    还戴了条围巾,脸被拉高的围巾挡住了大半?    手上也戴着手套?    收起手机后,一边清理自己待过的痕迹,一边朝烂尾楼窗口移动。

        楼外,和老旧公寓相临的巷子里依旧没半个人影。

        鹰取严男抬头?    找到了室外冷气机的位置?    就默默站在墙后等。

        大概五六分钟后,穿着蓝绿色外套的人鬼鬼祟祟走进巷子,手脚并用着爬上围墙,回头看了看。

        鹰取严男躲在废弃大楼里,悄悄侧头?    看清了男人的容貌。

        朝天鼻?就是这个家伙。

        让他比较在意的是,自家老板发邮件时用了感叹号?    很反常。

        估计是这个家伙之前得罪过老板,那他等会儿下手就重一点吧……

        番町菊次站在围墙上?    确定巷口没人路过之后,就从外套下拿出一个小瓶子?    将小瓶子里的液体偷偷倒进室外冷气机?    等了一会儿?    又拿出一个遥控器,对准二楼一个房间窗户按着遥控器。

        烂尾楼楼梯间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鹰取严男立刻悄声避到角落,看到一个脸上有疤的长发男人走到一楼,皱了皱眉。

        虽然留长了头发,但对方脸上的疤很好认,就是那个通缉犯。

        现在两个人汇合在一起,他很难在短时间将两个人解决。

        “喂,番町!”长发男人走到一楼后,没有出烂尾楼,只是趴在窗户前,跟站在围墙上的番町菊次打招呼,“你又在这儿做什么?”

        “今天公寓里来了一群人,要赶紧把他们吓跑才行,”番町菊次收好遥控器和小瓶子,手脚并用爬下围墙,“你别随便跑下来,要是被别人看到可就麻烦了!”

        鹰取严男趁两人说话的空档,悄悄摸向楼梯,先长发男人一步上了二楼。

        “我知道了,”长发男人转身,往楼梯上走,“明天记得给我带两瓶可乐,再带包烟,我的烟快抽完了。”

        鹰取严男静等长发男人上楼梯,在长发男人踏上二楼时,突然冲上前,拿出准备好的洒了催眠药物的手帕,捂住对方的嘴,同时控制住对方挣扎的手脚,等人不动后,才将人放倒,任由对方倒在一堆速食食品的餐盒上。

        “明天我会送过来给你的!”番町菊次刚转身准备离开,就听到烂尾楼二楼传来‘咔啦’的响声,停下脚步,转身去烂尾楼,“喂,你这家伙能不能小心一点……”

        “咔啦!”

        二楼又传来异响。

        “喂!”番町菊次试探着进楼。

        二楼,鹰取严男踩了一脚餐盒,从外套下拿出一个麻袋,屏住呼吸,将催眠药物洒在麻袋上。

        得罪老板的人,理应遭受重锤。

        只是不知道被重锤的人,在疼痛之中还能不能睡着……

        鹰取严男思索着,把一瓶催眠药物全都倒进了麻袋里。

        还是加大剂量比较好!

        “喂,你怎么了?”番町菊次试探着上了二楼,还没等他看清楼上的情况,就被一麻袋兜头套住,眼前一片漆黑之际,感觉被人踹倒在地,本来是想叫的,不过突然困意席卷,让他浑身提不起力气来。

        鹰取严男逮着番町菊次一顿爆锤,等人不动之后,才拉开麻袋看了看,又扎上麻袋,从外套下拿出另一个麻袋,从番町菊次口袋里翻出催眠药物,倒进麻袋,把长发男人也给装了,下楼去开车。

        ……

        三个小时后,音无芳一家里,打开的电视机里还在循环播放着一个视频。

        视频中,女人长发散乱,脸部被大面积烧伤,似乎在死死盯着电视机前的人,口中不断喃喃:

        “滚出去,给我滚出去……”

        电视机前,毛利兰、柯南、毛利小五郎、音无芳一倒在桌子上沉睡。

        池非迟趴在桌上,用左手在桌下玩手机。

        不知道是体内毒素抗体太多,让他免疫了一部分化学合成成份,还是因为三无外挂老是强行让他冷静、清醒,他只是一开始有困意,很快就清醒了。

        那困意还没能维持到他睡着就没了,差评。

        这么说起来,吐真剂对他也没用,但用药浴缓解身体肌肉酸痛又是有效的。

        难道说,这种免疫只针对毒素、催眠药物?或者免疫对他身体或者精神有害的成份?

        如果能免疫药物副作用,保留效果……他又觉得自己很值得研究了。

        如果他服下aptx—4869,会免疫致死毒性、身体缩小,还是连缩小也一起免疫掉?

        那么,aptx—4869对他会有什么效果?

        如果他……

        鹰取严男的邮件:

        【老板,你们没事吧?您醒了吗?】

        池非迟打住自己去磕药实验的危险想法,回复:

        【醒了,人抓住了?】

        鹰取严男:【我已经装好箱,送到警视厅附近的公园里了,刚才发了邮件给联络人来收货,我可不敢送货上门,跑得慢一点就会被包围了。】

        池非迟:【这样就好。】

        鹰取严男:【我不太明白,为什么您那么执着于宅急便?我觉得麻袋更方便,这一次要不是因为您让我把那家伙装进纸箱,我还想直接将麻袋挂在树上、让警方自己来取了。】

        电视机里,女人依旧在沉声喃喃。

        “滚出去,给我滚出去……”

        池非迟沉默了一下,左手在桌下噼里啪啦打字。

        池非迟:【宅急便有仪式感】

        麻袋更好?不可能。

        宅急便是最适合赏金的一种服务方式!

        鹰取严男:【麻袋也有仪式感啊,您想想,要是在树上挂十多个麻袋,还是不同颜色的麻袋,站在树下看过去,不仅有仪式感,还有成就感】

        池非迟:【宅急便更具服务精神】

        鹰取严男:【也更易容被抓,我可不管什么服务精神,能帮忙送到警视厅附近已经够有服务精神了】

        池非迟:【那你用你的麻袋,我用我的宅急便,不过要让我送货的话,请打包封装好】

        “enmmm……”非赤迷迷糊糊睡醒,从袖子里探头,看了看池非迟噼里啪啦打字的左手,又看了看邮件内容和邮件地址,“主人,是鹰取吗?”

        “嗯。”池非迟应了一声,按下发送按键。

        鹰取还是不懂。

        麻袋虽然省事,但收到包装干净、齐整的宅急便的时候,会让人有一种收到礼物的感觉,再加上拆宅急便的期待感、仪式感,还有送货上门的便利服务,让客户和金主心生好感……

        总之,宅急便配送法最好!

        鹰取严男:【那是当然,如果需要您送货的时候,我会封装好的,对了,明天您去打赏金吗?】

        池非迟:【明天不行,公司开会】

        鹰取严男:【那我自己去了,您那里有没有情报?我想攒够足够的赏金任务,去挂一树七彩麻袋,到手的赏金可以分您一成】

        池非迟翻看邮箱,把非墨手下上报得情报整理了一下,给鹰取严男挑了些靠谱的发过去。

        非赤看了一会儿,清醒了些,才注意到电视机里传来的声音。

        “给我滚出去,快点给我滚出去……”

        非赤爬到地板上,直起身,看了看录像带播放器,又转而盯着电视机。

        电视机是橙红色的色块,温度不低,说明电视机已经开了好一会儿了。

        里面没有什么奇怪的生物,录像机也没有运做,电视机里为什么会播放这个视频?

        引蛇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