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643章 思想越来越危险的琴酒

第643章 思想越来越危险的琴酒

        晚10:24,距离交易时间还有6分钟,那个企业家的车提前开到了交易地点。

        一个人开车,后方没有车辆尾随,附近没有异常。

        很快,鹰取严男的电话打到池非迟手机上。

        “拉克,刚才交易对象路过我们前面的巷子,应该已经提前到了。”

        “等两分钟再过去,目前没有异常。”

        “明白了。”

        池非迟挂断电话,收起手机。

        交易时间不能随便更改。

        到了时间,交易对象没到,那就直接走,事后查清对方晚到的原因,再决定要不要重新定时间交易。

        而如果交易对象提前抵达,也不用提前过去,卡点到就行了。

        哪怕没有危险,这也是需要记住的信条,一个不成文的规矩。

        鹰取严男作为老牌赏金猎人,应该能理解这一点,打电话只是问问他的意思。

        琴酒将抽到尽头的烟熄灭,没有随手丢弃烟头,拿出个空烟装好,才弯腰拿起放在一旁的狙击枪,“是谁带你做赏金猎人的?”

        池非迟盯着瞄准镜,“看网站自己了解的。”

        这是实话。

        前世他们一群人都没找到带他们入门的老师,都是一点点自己摸索出来的,甚至还有赏金猎人的前辈突然找麻烦。

        原因?

        他们是华人,而华人当赏金猎人的很少,没有形成团体,他们又被一群有种族偏见的人盯上了,仅此而已。

        如果真要说的话,他们就是彼比的老师,一人去了解一方面,然后互相交流,包括吃亏得来的经验也是如此。

        “上面一些经验很有用。”琴酒信了。

        从情报来看,池非迟身边从来没有出现过老道的赏金猎人,所以他才会问。

        一个无聊的人突然找到赏金论坛网站并不奇怪,而如果那个人聪明、学习能力强,在论坛潜水了解几年,又能分辨出有用的经验并严格遵守,也可以成为一个很老道的赏金猎人。

        “也有一些坑人的假信息……”池非迟顿了一下,没再说下去,“斯利佛瓦行动了。”

        “知道你训练场地下层建筑的有十一个人,其中一个是建筑公司的老板、两个设计师,剩下八个建筑人员,”琴酒也盯着瞄准镜里的情况,却说起了另一件事,“他们都算是替组织工作的人……这次你支付他们的费用是多少?”

        “一人五百万日元。”池非迟面不改色道。

        琴酒冷笑出声,“估计很快他们就会要到六百万、七百万了!”

        “不打算忍了?”池非迟问道。

        原本他以为地下训练场里最贵的是机器设备,其次是那个可开启的蛋壳屋顶,没想到拿到鹰取严男的账单时,人工费比屋顶造价不知高了多少倍。

        鹰取严男也跟他说过那十一个人的情况。

        两个设计师是技术人员,组织很重视,掌控得很严,都是用把柄控制住的。

        那个建筑公司的老板虽然一开始也是被威胁加入组织的,但之后由于组织提供的情报能带来巨大利益,越合作越开心。

        剩下那八个人,是建筑公司老板自己笼络、安排的建筑者,虽然也算是组织外围成员,但联系很薄弱。

        组织很多建筑都是违法的,有的地皮是敲诈来的,就算有关系获得相关的建筑证明,也没法用普通的建筑工,有的建筑本身就是不合规格的,比如他的地下训练场,再比如那些没有获得许可而私自建立的实验室。

        那八个人前前后后为组织工作了四五年,再傻也能看出有一群违法份子在大量建造违法建筑,不断跟建筑公司老板提出加薪要求。

        他们掌握了组织不少训练场、安全屋、实验室的位置,哪怕没有明说威胁,但也有那一层意思。

        那个建筑公司老板没有自己做决定,上报了组织,而组织也不断同意加薪要求,答应得还很干脆。

        原因很多:

        首先是换人太麻烦。

        这八个人是通过一次次筛选,最后留下来的。

        中途也有正义感爆棚的家伙加入过,结果那些人发现不对劲之后想偷偷去举报,已经被组织清除掉了。

        一旦决定清理这八个人,就要浪费不少时间、精力,另外,新挑选出来的人也要监视,并清理那些正义感太强的人。

        有那个时间,琴酒不如去打钱。

        其次,是为了稳住建筑公司的老板。

        那个老板和组织的合作很愉快,还配合过组织的行动人员清理过自己手下的工人。

        那是一个为了利益可以放弃其他人的黑心老板,看情况,还能再合作一段时间。

        组织是想对那家伙释放一个信号——‘无论是你还是他们,只要认真办事,组织不在乎那点小利!’

        要是因为一次要求加薪就清理工人,那个老板大概也会担心自己从组织获利的下场不好,太过紧张,生起异心。

        但要是那八个人的要求越来越过份,组织再对那八个人进行清理,表现出这是‘忍无可忍的结果’,那个老板也就不会放在心上了。

        最后,是为了稳住那八个人。

        既然人还得继续用下去,那就有必要稳住建造者。

        要是建造者不高兴,在建造过程中做手脚,说不定就会造成组织难以承受的损失。

        比如,要是他的地下训练场的承重出了问题,他莫名其妙就会被埋了。

        那些实验室也是一样。

        在实验过程中,研究人员会接触一些危险的化学物。

        如果在那个时候房屋出了问题,就算只是轻微颤动,都有可能导致研究人员死亡甚至发生有害化学物、有毒气体泄露等情况。

        有人曾经调侃过,去饭店吃饭的时候一定要客气点,千万别得罪服务生和厨师,否则有可能把人家吐的口水吃下去。

        那八个人的情况就是这样。

        所以组织答应加薪时,答应得很爽快,再三强调‘只要安全不出问题,薪水就不是问题’。

        而稳住那八个人,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清理的时候容易一点。

        对方不防备,清理行动就不用太费劲。

        没错,组织是同意加薪,不过那八个人也早就被判了死刑。

        如果那八个人懂得适可而止,那么,为了不折腾,大概率会将人留下去,一直留到那八个人掌握的信息多到有人觉得不安,才会被铲除。

        但那八个人并没有那种觉悟,从去年年初开始,月薪就要到了一人80万、120万、150万,到了今年,那八个人已经不跟组织谈月薪了。

        就拿他这次的地下训练场来说,一个建筑工程单人500万日元。

        相当于人民币三十三万左右。

        照这么下去,搞不好那八个人下次还真敢喊到六百万、七百万。

        其实出现这种情况也不奇怪,参与过组织违法建筑的人里,正直厚道的人都被清理掉了,剩下来的都是贪图钱财的人,在自以为掌握了组织致命弱点、而组织又一直在退让的情况下,那些人怎么可能不越来越过份?

        在鹰取严男将账单开支汇报给他的时候,他就猜到了那八个人的下场。

        过度贪婪的结果,就是死。

        “再等一个月,我还有一点事需要他们去做,”琴酒盯着瞄准镜的眼里带上杀意,“不过针对他们的调查已经开始了,调查的事不用我们费心,但有空的话,可以让绿川去打探一下情报,别让他们留下有关于组织的资料,一个月后动手!”

        “他们留了东西?”池非迟见那边的交易已经完成,帮忙盯着附近的动静,等鹰取严男和伏特加撤离。

        那八个人隶属同一家建筑公司。

        如果出了事,警方就会找到建筑公司老板头上,到时候,组织只能选择放弃建筑公司老板并清理,以免被顺着线查到组织。

        看起来,这个清理行动似乎很难,但其实也不难,将八个人凑一堆,可以是公司组织的旅行途中出意外事故死了,也可以是公司聚餐的时候,倒霉遇到恐怖袭击被炸死了。

        真正麻烦的是,要是那八个人在某处偷偷将组织的事、组织各个实验室和训练场的位置记录了下来,那么,组织还得想办法找出那些东西,将之销毁。

        “八个人里,总会有那么一两个聪明人想到留后手,”琴酒等伏特加和鹰取严男那边开车离开后,才放下狙击枪,“目前还不清楚他们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在哪里,先让情报人员找找看。”

        池非迟懂了,那就是暂时不急着行动,背过手拍了拍团子的腿,“团子,下来自己走。”

        团子从池非迟背上爬下去,又回头蹭了蹭。

        最后再吸一口!

        “你总算撑不住了,”琴酒语气有些冷嘲热讽,虽然池非迟能背着大熊猫跑来跑去,这体能已经很强悍了,但他还是幸灾乐祸,谁让池非迟之前恶心他来着,不过他也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拉克,你看着团子,难道没有想咬死它的冲动?”

        站在一旁的团子僵住:“……”

        咬、咬死它?

        池非迟站起身的动作也顿了一下,打量着琴酒,“琴酒,你的思想越来越危险了。”

        上次看到烤架,琴酒想到的居然不是烧烤,而是‘人不能吃’,说明琴酒想过,还脑补过吃人的场面。

        这一次又突然问他‘难道不想咬死团子’,说明琴酒大概想过把这么萌的生物咬死。

        他之前以为琴酒的小怪癖也就是喜欢追杀猎物,但接触下来看,琴酒的心理扭曲程度比他想象中要严重得多,原剧情里表现出来的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死变态!

        琴酒感觉到了池非迟那一眼中的深意,忍着快炸裂的心情,冷眼瞥池非迟,“你那是什么眼神?”

        他只是觉得池非迟这种遇到可爱动物就咬死、遇到漂亮女性就想弄死、想破坏美好、内心极度扭曲的人,居然没对团子下毒手,有点奇怪,才问了一下。

        结果池非迟还用那种眼神看他,就好像在说他‘死变态’一样……

        心里没点数的死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