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607章 关于拆宅急便的仪式感

第607章 关于拆宅急便的仪式感

        到了警察厅附近,池非迟没有再往前开,将车停在一个巷子口。

        “小哀,你等我,我去送货。”

        “好。”灰原哀把警察厅的宅急便递给池非迟。

        三份宅急便,一份文件,一把钥匙,一个磁盘,都用对应的纸盒装好。

        由于体积不大,之前就没放在货车车厢里,放在灰原哀手边。

        池非迟拿着宅急便下车,又补充一句,“磁盘很重要,我帮忙送进去。”

        灰原哀有些意外,看来那份磁盘里的数据真的很重要,恐怕牵扯到了公安都没法解决的事,“送去警察厅里没关系吗?潜入要是被抓住,会有麻烦的吧?”

        “放心,联系人的办公室算是在外围,我速度快一点,送完就出来,不会有事的。”池非迟说完,关上车门,将帽子拉低了一些,朝警察厅走去。

        警察厅外面对准马路的摄像头不多,不过各个出口都布上了严密的监控,想避开摄像头进去不容易。

        往深处走,还有警报装置和各种探测装置、有值守的人,不提前准备根本没法潜入。

        好在他只是去外围的一个办公室,就像他之前也潜入过mi6外围一样,有点考验身手和观察力,但问题不大。

        池非迟一路进去,找到了一个办公室,撬锁,进门,将宅急便放到办公桌上。

        人离开了,重要资料肯定不会放在办公桌上,所以办公桌上很整洁,只有一个台历、加上签字笔之类的办公用品。

        金源升……

        池非迟看到一支钢笔上刻的小字,总算知道那个有空没空就发邮件骚扰他、一直负责联系他的联系人叫什么名字了。

        不过,台历上的涂鸦是认真的吗?

        这个台历大概是统一发的纪念品,上面没写日程。

        作为公安,也不可能将日程标注在这么明显的地方,否则一旦被人掌握了行踪,可能就会导致某个任务失败或者自己被伏击遇险,但上面也不是很整洁,画着奇怪的涂鸦。

        上面是两个简笔画小人,其中一个拿着一把冲锋枪对准另一个开枪,连飞出去的子弹都用小点画了出来,另一个人被打得腰往后弯,旁边还有一行字:枪毙七月一百次!

        池非迟放好宅急便后,忍不住将台历拿起来,往前翻。

        他戴着手套,易容也有假发,还戴了帽子,不担心留下什么痕迹,他倒想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什么。

        前面的页面都画了简笔画。

        一个人挥着大锤子锤另一个人,旁边的字:锤打七月一百次!

        一个开车的人撞飞另一个人,旁边的字:撞飞七月一百次!

        一个人拿着小人扎针,旁边另一个人倒在地上,眼睛是xx,一副魂归西天的模样,旁边的字:诅咒七月!

        一个人拎着鞭子抽另一个人,旁边的字:不送宅急便的懒惰七月要被鞭策!

        一个人被吊在高楼上,另一个人在旁边双手叉腰,旁边的字:制裁七月!

        ……

        池非迟翻看着,一头黑线。

        他记得没有得罪自己的联系人吧?

        这都快画出了他的一百零八种死法了。

        鞭打、枪击、撞飞……这就不说了,还大多标注了‘一百次’,有点过份了啊。

        冷静,自己是服务行业,自己是服务行业……

        池非迟在心里默默念了几遍,最后还是选择谅解并走人,不过在走之前,用签字笔在后面没画过的一页,留了一堆简笔画:

        一个人拿着一颗拳头大的药丸,指着另一个人人,表情严肃。

        一个人用药丸戳另一个人的脑袋。

        一个人将一颗药丸怼进另一个人嘴里。

        一个人坐在桌旁拆开宅急便的大纸箱,里面是一大堆药丸。

        一个人将一堆药丸砸到另一个人脸上。

        一个人坐在餐桌前,桌上盘子里、碗里全是药丸。

        ……

        早上八点。

        金源升拿着一份文件走进办公室,准备处理一下昨天没处理完的事物。

        他来之前顺便去外面的宅急便暂存点看过,又是没有宅急便的一天。

        他感觉最近七月严重懒惰,就算没懒惰,估计也是追着那个代号‘蜘蛛’的杀手跑了。

        这都多久没有宅……急便……了?

        办公桌上,三个猎豹宅急便的纸盒整齐堆着,在金源升眼里自动标亮。

        不可能吧,他都没收到提醒收货的邮件……

        不过他最近没订什么宅急便,对方又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宅急便送到他办公室里,好像就只有七月了。

        金源升一边走上前,一边腾出右手,摸出手机看邮箱,确认自己确实没收到提醒收货的邮件,又看看桌上盒子上贴的打印纸,确认是七月的宅急便……

        转身,往回走,关好门。

        在关门的时候,金源升也看到了门锁上的撬痕,不过没有多管,回到办公桌前坐下,将文件放到一边,从抽屉里拿出一把精致的裁纸刀。

        终于又有七月的宅急便了,不容易啊。

        让他看看,这次又是些什么好东西。

        首先,要看看‘温馨提示’。

        ‘禁止在上面堆积重物’,是易碎品?

        但是没有‘轻拿轻放’,看起来也不是很易碎……

        金源升回想着这段时间给七月发的赏金委托,猜测着宅急便里的东西,用裁纸刀沿着纸箱缝隙将胶带划开。

        其次,下刀动作要轻,以免损坏里面的东西,而且拆宅急便一定要有仪式感。

        看看这贴得平整、对称的胶带,怎么能粗暴开箱、破坏美感?

        收获一个包装严密的磁盘。

        然后,阅读里面的打印纸,他基本就能猜到这是什么了。

        某公司的项目流水!

        这可是他这个负责发布赏金的联系人才能猜到的。

        再之后,要将盒子上贴的打印纸小心撕下来,跟盒里的打印纸一同放好,等会儿要送去档案室,和以前的打印纸一同存放,方便分析七月这个人的行为模式和性格。

        最后,才是查验核对,准备转账发钱的时候。

        花了一个小时,金源升将三个宅急便核对好,拿起打印纸和里面的东西,准备该放资料库的放资料库、该转交其他部门的转交其他部门,这才发现自己的台历被动过。

        Σ(?д?lll)

        他差点忘了,这段时间等宅急便等得怨念,好像画了一些简笔画。

        七月送宅急便到他办公室,不会看到了吧?

        拿起台历,翻看了一下,金源升顿时忧伤。

        完蛋,真的被七月看到了,而且还在后面画了不少画。

        七月不会误会他吧……

        ……

        “是收到七月的宅急便了,其中一份就是我们要的项目信息,不过金源先生今天的精神状态不太好……”

        中午,风见裕也跟安室透偷偷摸摸坐在一家餐厅角落吃饭,顺便说着情况。

        安室透有些意外,抬眼看坐在对面的风见裕也,“收到宅急便,他的心情还不好吗?”

        收不到宅急便,金源升心情不好,收到宅急便,金源升心情也不好……又是一个不让人省心的。

        “七月大概是发现那份数据很重要,这次没有把宅急便放在暂存点,是直接送到金源先生办公室去的……”风见裕也神色古怪了一下,强忍住笑出声的冲动,不能笑,他是公安,他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公安,这里环境虽然不正式,但他这是很正式的汇报,绝对不能笑,“您记得前段时间发的台历吧?”

        安室透点头,一边低头吃饭,一边听着。

        批量发的台历,很多人都有,不过他不能暴露自己公安的身份,随手丢在办公室了。

        事实上,很多公安都不会对外暴露身份,更不用说他们零组的人。

        他完全不明白上面发这个做什么。

        大概是猜到他们只会放在办公室,想让办公室看起来有点统一的特色?

        “金源先生把台历放在桌上,放了几天,大概是等宅急便等得心情不太好,每天早上去上班,都会先在台历上画画写字,诅咒七月,”风见裕也板着脸,一脸严肃,忍住,不笑,“这次七月送宅急便过去,看到了……”

        安室透心里一乐,低头吃饭,脸色还算淡定,“七月什么反应?”

        哎呀,他太想知道顾问看到自己被人在背后诅咒是什么反应了。

        “七月在台历上留了画,台历会放进档案室,同时为了方便我们调查,金源先生交给我了,下午我回去工作的时候要去复印备份,”风见裕也见附近没人注意,从怀里拿出一本台历,放在桌上递到对面,低声道,“可惜七月没有留字,不然我们还可以记录七月的笔迹,方便调查出身份。”

        安室透将台历随手翻开,看到鞭打七月的简笔画就乐了,“噗!”

        风见裕也抬眼,见安室透乐得眉开眼笑,嘴角微微一抽。

        这是很严肃的汇报,他都忍住笑了,降谷先生怎么能带头不严肃?过份!

        安室透一边吃饭,一边看,乐个不停。

        “风见,我觉得金源先生画得挺好的,七月就该鞭打……”

        “撞飞一百次也不错,下次让他画个撞飞一千次……”

        他对某个放飞自我、没事就不主动联系的顾问也是相当怨念,看到这些简笔画真是心情舒畅啊……

        “七月画的也不错……”安室透继续看池非迟给画的喂药简笔画小人,持续幸灾乐祸。

        “咳,”风见裕也忍不住干咳一声,正色提醒道,“降谷先生,我在汇报工作。”

        “啊,抱歉,”安室透抬头,笑得眼睛弯弯,“一般我是不会笑的,不过既然是在外面,那就轻松一点,不要太拘束。”

        对,他是专业的,一般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1603424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