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562章 这就是人类说的女神吧

第562章 这就是人类说的女神吧

        杯户町。

        池非迟连续接到两个电话,给非墨发邮件,确认各个目标最近的动向。

        贝尔摩德,昨晚把偷来的调查记录归还警视厅,有他的一份……

        那柯南给他打电话,就可以解释了,灰原哀那边应该是发现柯南鬼鬼祟祟,起了疑心,才打电话确认他的情况。

        赤井秀一,最近都在晚上7点左右到毛利侦探事务所去,彻夜监视……

        这应该是最好的结果了。

        贝尔摩德按他预想中行动,调查他、易容瞒着他,正好可以用来蒙蔽柯南和赤井秀一的判断,让那两个人将他归入‘无辜者’阵营,很难怀疑他跟组织有关系。

        而因为他去美国的时机太好,让赤井秀一把监视目标转移到毛利侦探事务所,目前来看,似乎不打算更换,也就不用担心fbi跑来监视他,造成他行动不便。

        这边一切顺利进行,那就不用管了,还得操心明天他老妈回来的事。

        ……

        翌日,早上五点多。

        池非迟被门铃吵醒,拿起手机看时间,也看到了来电。

        他老妈的。

        “母亲?”

        “我到了,就在门口,来开一下门吧。”

        “好。”

        挂断电话,池非迟起身穿上拖鞋去开门。

        穿越过来这么久,他跟原意识体的记忆也融合得差不多了。

        有时候不用刻意去翻记忆,就能突然想起来一些事。

        感情也是。

        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他完全不在乎便宜老爸老妈怎么样……不,或许是有一点在乎的。

        既然拿人家的身体重生了,就得帮忙照顾人家的父母。

        那个时候,他对便宜老爸老妈几乎无感,只是出于责任去尊重,不过或许是因为接触、了解、知道了一些事,或许是那些有关父母的温馨的、难过的记忆反复出现,也或许是身体血脉影响,他跟那两个人之间,似乎也多出了一条看不清的纽带,联系着彼此。

        就像他前世父母还在世的时候,无论身处何方,那条看不清的纽带都让他心里多少有一丝安心。

        因为前世失去过,所以他更明白那条纽带是什么,有与没有又有多大的区别。

        能重新得到那种感觉,是很幸运的事。

        他在乎。

        也就导致了,他在要面对池加奈的时候,有些担心女人的直觉让池加奈发现什么。

        面对面接触,和通电话不一样。

        池非迟在门口顿了一下脚步,还是伸手利落地开门。

        但他也不想因为什么去扮演另一个人。

        如果早晚会被看破,最后结局是一样的,越迁就,越努力遮掩,最后就越难受。

        “咔……”

        门打开。

        天还没亮,走廊上的灯还亮着。

        门外,女人身材高挑,穿着藕色直筒长裙,套了一件毛绒绒的白色短披肩,同样藕色的小礼帽垂着一条轻纱,柔顺黑发盘着,比亚洲人要白出许多的肤色,柔和却不失线条感的面部轮廓,抿唇间恰到好处的微笑,处处透着温婉。

        跟记忆中一样。

        最吸引人注意力的还是那双眼睛,睫毛长而密,本就惹眼的紫色眼瞳盈着浅淡的笑意,那种让人一看就像心里像被融化的感觉,能让人无视掉其他东西。

        从记忆中去看,池非迟感觉还不那么明显,但面对面时,他都觉得像女巫有魔力的眼睛,没有一丝魅惑,却有种让人想一直陷下去、哪怕溺死也不记得移开视线的魔力。

        当然,‘魔力’对自家儿子完全失效。

        池非迟看了一眼,将门拉开,转身去客厅,“您比之前说好的早到了四个多小时。”

        “行程安排提前了一些,”池加奈进门,声音轻柔道,“好像打扰你睡觉了。”

        后方,三女一男推着、拎着箱子,跟着池加奈进门。

        客厅里,非赤原本好奇跟出来爬在桌上看,这才注意到还有别人,留意了两眼,又转开视线,继续看池加奈的眼睛。

        池非迟带路到客厅,抬眼就看到非赤呆萌呆萌地盯着他老妈。

        像条傻蛇……

        他怀疑他老妈有异能力,类似催眠术那种。

        池加奈也看到了桌上的非赤,顿时感觉这条蛇呆萌呆萌的,特别是那双圆圆的黑眼睛,还有不时吐一下的红色蛇信子,转头对池非迟微笑道,“这是非赤吧?难怪你会养蛇,它看起来跟其他蛇不一样,很可爱。”

        非赤将头压低了些。

        (//?//)

        被夸奖了,好害羞……

        池非迟拎起非赤,带路穿过厨房,解释道,“隔壁我买下来了,厨房是打通的,1102还剩一个房间,这边四个房间都空着,家具都有,新的被子在储物室,您看喜欢住哪边。”

        1102原本有四个房间,不过得留一个给灰原哀,留一个给柯南。

        大概是他自己领地意识太强,一想到两个小鬼在这里住过、以后也会来住,就自动把那两个房间划成两个小鬼的地盘。

        平时他不进出,安排人去住也会觉得不自在。

        以厨房做分界线,两边的风格差距不算大,不过另一边英式复古风格更强一点。

        池加奈也没有多问为什么那边只剩一个房间,打量了一下客厅的装饰,走到桌前,拿起桌上的蜡烛看了看,“你还准备了香薰蜡烛?”

        “大山先生准备的。”

        “就像知道我会过来住一样……”

        “猜到您不放心我。”

        “……”

        池加奈抬眼对上池非迟平静的目光,感觉心里想法被看得一清二楚,不由怔了一下。

        池非迟收回视线,“我带您去看房间。”

        转了一圈,池加奈回到客厅坐下,转头对四人道,“莉迪亚,你带艾玛去收拾一下房间,然后回酒店去休息,下午再过来……”

        四人都是英国人面孔,所以池加奈说的也是英语。

        英式发音本来就偏内敛含蓄,再加上池加奈声音更轻,非赤懵了一下才听懂。

        嗯,还好,它听过主人说这种腔调。

        “好的,夫人。”头发花白的妇人点头,带年轻女人去储物室。

        “文森,你也去酒店休息一会儿,下午跟莉迪亚一起过来……”

        “好的,夫人。”

        一身黑色礼服的中年男人说话也很轻,点头后转身,就从1103的门口离开。

        “凯伊,你也去酒店,休息好之后,把那些礼服送到指定的地方,如果不合适记得早点送去修改,明天去接克莱恩家的人,帮忙把人安顿好。”

        “好的,夫人。”

        一身职业装的女人点头,转身离开。

        莉迪亚从储物室出来,顺手关上门,又抱着床品去主卧房间收拾。

        池加奈见池非迟看收拾房间的两个人,问道,“还记得莉迪亚吗?”

        池非迟点头,“记得。”

        莉迪亚从20岁开始,就负责照顾池加奈的生活起居,至今三十多年了。

        池加奈嫁到日本后带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莉迪亚,之后莉迪亚在池加奈跟池真之介分居后,又跟着池加奈离开,另一个则留在日本照顾他。

        不过原意识体在高中搬出来自己住之后,原本家里的佣人都解雇了,原意识体没关注,所以他也不清楚那些人目前的动向。

        “她上了年纪,记性不如以前,艾玛是她的侄女,以后会接手她的工作,负责生活起居的一些琐事,虽然我想让艾玛去公司,但那孩子做家务很有一手,也很喜欢做茶点,对公司那些事反倒不怎么感兴趣,”池加奈介绍完,站起身,等池非迟也起身后,伸手抱了下池非迟,语气轻柔道,“又长高了……你再去睡会儿,休息好了再说。”

        池非迟看了看池加奈,带着变成傻蛇的非赤转身回1102,“您早点休息。”

        到了房间,房门被关上后,非赤立刻蹿到床上疯狂打滚,“啊啊啊……”

        池非迟无语走到床边,将非赤拎到另一个枕头上,爬被窝,睡觉。

        非赤滚了一圈,爬到池非迟脸上,声音还带着点激动,“主人,主人,你妈妈好温柔!”

        “她的逃避心理很严重。”池非迟道。

        这一次池加奈提前回来,应该是因为知道了泽田弘树的事,不过一直没提,就跟基因遗传病那些事一样,逃避心理太严重了。

        “逃避心理?”非赤疑惑。

        “睡醒再说。”池非迟闭上眼睛。

        昨晚他想早点睡,不过晚上有点熬习惯了,凌晨两点才睡,五点多起来确实挺困的。

        非赤静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心潮澎湃,“可我还是好喜欢她,喜欢她说话,喜欢她笑,感觉我的心被融化了……”

        池非迟:“……”

        非赤还睡不睡了?

        非赤:“她好漂亮,她的眼睛怎么看都看不够,非墨不在真是太可惜了,这就是人类说的女神吧……”

        池非迟:“……”

        “我好喜欢她,当然,最喜欢主人……”非赤说完一看,发现池非迟好像睡着了,语塞了一下,钻进被窝,将头搭在枕头上,“我也睡觉,肯定能做个好梦~”

        一觉睡到自然醒。

        上午九点,窗外乌云密布,大雨酝酿着,迟迟不肯降下。

        池非迟洗漱好出房间,发现池加奈正站在那面玩偶墙前,“母亲,早。”

        “早。”池加奈一头中分黑色长发已经放了下来,穿着白色长袖高腰长裙和拖鞋,看起来很闲适,转头笑着打了招呼,走到沙发前坐下,忍不住又看向那面‘惊悚玩偶墙’。

        昨晚她都没注意,今天早上过来不经意看到有面玩偶墙,还以为自家儿子内心还有点小幼稚。

        但仔细一看,那些各种被绑住、被吊起来的动物玩偶和人形玩偶,有恐怖婴儿、沾血呲牙的兔子、笑得诡异的小丑,还有几个怪盗基德的玩偶……

        让人不寒而栗。

        而且现在的怪盗基德是黑羽快斗,之前的怪盗基德是自家儿子的老师,对吧?

        这么对人家的人像玩偶真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