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560章 大山先生,我公寓的墙塌了

第560章 大山先生,我公寓的墙塌了

        【教父会生气的……自己做的决定,自己承担后果……教父的信念即是我的信念……我,诺亚,才是能掌控一切的人!】

        泽田弘树的窃窃私语全被乌鸦记住并发过来了。

        末尾,还不忘说了一句:感觉这孩子最后的表情很可怕……

        非赤趴在餐桌上,盯着低头看手机的池非迟。

        主人的体温表得好奇怪,手脚升温、手脚降温、胸腔升温、胸腔降温……

        它还是第一次见池非迟体温变化这么快、这么复杂。

        “轰!”

        池非迟黑着脸,左手一拳砸在厨房墙壁上。

        墙面立刻出现一个大洞,落进隔壁厨房,剩下的墙面裂开蛛网裂痕,一块块水泥块夹杂着木制的墙面碎裂,砸落下去。

        非赤吓得嗖一下蹿到洗菜池边。

        池非迟缓了缓,转身拎起非赤,“吓到你了吧?没事了。”

        “我没事,”非赤钻进池非迟袖子里,迟疑着,“主人,那个……”

        “诺亚也没事。”

        池非迟出了厨房,低头按手机,给大山弥打电话。

        从泽田弘树的话、目前诺亚方舟的情况、剧场版里诺亚方舟的情况,他大概猜到了原因。

        “他大概是想……化身另一种生命体。”

        “另一种生命体?”

        “舍弃现实的身体,活在网络之中,网络存在,他就不会消失……”

        池非迟依旧沉着脸,见电话接通,没有再说下去,“喂,大山先生……我住的公寓,厨房墙塌了。”

        “啊?”大山弥懵了,“墙塌了?那、那您没事吧?”

        “没事,我记得隔壁的房子还没卖出去吧?”池非迟道,“麻烦你联系人,把隔壁1103买下来,另外,再找人帮我把厨房彻底打通。”

        “啊,好的……”

        “嘟,嘟……”

        电话挂断,大山弥愣了一会儿,才捋清头绪:

        1102和1103的厨房只隔了一堵墙,现在那堵墙塌了,非迟少爷让他把1103买下来,顺便找人去修整一下那堵墙,将两个厨房打通,也就是将1102和1103以厨房为通道,合成一户。

        要求清晰,但墙塌了?为什么塌了?人有没有受伤?是不是有安全隐患?需不需要他再做点什么?……

        能不能把这些告诉他?

        墙塌了,居然想到的是买隔壁屋、打通,少爷这脑回路有点迷。

        ……

        杯户町公寓里。

        池非迟挂断电话,去重新拿酒和杯子回到客厅坐下。

        非赤疑惑,“主人,那样不是很好吗?弘树以后就不会变老、不会死掉了吧?”

        “没什么,我只是心态崩了。”池非迟重新倒酒。

        如果因为他的乱入,改变了什么怎么办?泽田弘树还会不会存在?

        而且太突然了。

        之前鸟类反馈一切正常,结果那孩子‘duang~’一下就跳了,猝不及防。

        除了担心泽田弘树回不来,他也有点恼火自己之前为什么没发现异常。

        上一次事态完全失控,还是在他前世死的时候。

        他更恼火泽田弘树没提前跟自己说。

        是,要是泽田弘树说了,他肯定不乐意。

        泽田弘树想跳下去就是做梦!

        但有没有想过他回来的路上有多想不通?

        非赤看了看池非迟的平静淡定脸,又感知了一下池非迟反复不定的体温变化,跑到池非迟面前窝着。

        看来以后不能看脸,还是要看体温。

        而且主人这时候绝对不喜欢有人在旁边絮絮叨叨,它还让主人想静静去吧……

        ……

        在大山弥带着人来的时候,池非迟心情也平复下来了,接了一下托马斯-辛多拉的电话。

        他之前打过电话过去,估计托马斯-辛多拉冷静下来后,第一时间想的也是给他回电话。

        “非迟,很抱歉,”托马斯-辛多拉沉闷道,“弘树他……坠楼了。”

        池非迟沉默着,没吭声。

        “目前来看,他或许是自杀,但也不排除在天台上玩的时候,不小心跌落下去的可能,”托马斯-辛多拉沉默了一下,“虽然这很让人难以置信,但我没有开玩笑,明天大概就会有新闻报道这件事,因为你之前好像打过电话过来,我先回个电话告诉你……好了,我想我们都需要一点时间,来平复一下心情,你母亲那边……我会让人告诉她的。”

        “嗯,我知道了。”

        池非迟挂了电话,给约书亚发邮件。

        约书亚已经回到波士顿,花钱找人一直关注着泽田弘树、托马斯-辛多拉的动向,连替换的尸体都已经在法国找到、并打算运到波士顿去了。

        在太剧烈的爆炸中,尸体不可能保持验证,甚至会被烧得焦黑,除了骨龄,他还要对牙齿有要求。

        泽田弘树没有在牙医那里留下什么齿痕记录,不过那孩子在换牙,牙齿也要注意。

        至于dna鉴定……没有办法瞒过去,不过等一切发生后,想办法在尸检报告上做手脚、或者让尸体残留部分在又一次意外中被销毁,这些都可以运作。

        但现在没有必要了。

        约书亚也从盯着大楼的人那里知道了这件事,给他发了邮件。

        【计划取消,你自己花钱买通关系,制作一个假身份,然后到英国去,你可以在那里住下,顺便帮我找到以前活跃在美国影视圈中的童星gress    aihara。】

        【遵循我主指示。】

        看到回复,池非迟继续发邮件。

        还有一些布置需要取消。

        另外,大概要不了多久,那一位也会收到这个消息……

        大山弥见池非迟坐在那里不吭声、一身气场冷得吓人,也没有贸然去打扰,指挥着人把那堵墙打通、加固、把地面清理干净,才带着一个男人上前,“顾问,因为加固过,那里会留下突起的部分,只用水泥,看起来会很突兀,您想装饰成什么样?要不要加道玻璃门?或者用别的方法做成隔断?他这里有一些隔断的设计方案,您有空可以看一下。”

        池非迟抬眼看了看那边厨房,有三道水泥梗凸出来,确实挺难看的,放下手机,点了点头。

        那个男人带了一份文件过来,里面都是一些隔断设计,估计大山弥找人的时候就考虑过这一点,让这个男人把设计图、效果图都带了过来。

        公寓里原本就装修过,两边厨房都是一样的暖褐色木质墙面。

        池非迟没多犹豫,让人把水泥也按原本的颜色找材料覆盖掉,加一个黑色酒柜做隔断,加了一个吧台,靠窗的地方摆上喝下午茶用的桌椅,将那边厨房、餐厅完全当成了茶水间。

        大山弥一一记下,又问道,“那隔壁的房间和客厅,您打算怎么布置?如果不需要重新装修,我让人收拾一下、把家具送过来,今天就可以布置好,如果需要重新装修,大概要几天时间。”

        “换一下灯具,不用重新装修,家具都布置上,尽量选用木本色,”池非迟没看那些效果图,起身去阳台,“我母亲明天要回来。”

        大山弥神色一正,点头道,“我明白了!”

        懂,那就是英式风格。

        不过有的地方很突兀,吊灯要换,不用大改装,但壁纸要铺设好。

        壁灯、窗帘……

        大山弥盘算了一下,觉得有点捋不顺,果断请教旁边的专业人士。

        池非迟很放心地把事情都丢给大山弥,跑去阳台喝酒吹风,顺便等邮件。

        没多久,那一位果然给他发了邮件:

        【泽田弘树死了。】

        【是的,接触任务失败,我已经接到了托马斯的电话,应该是因为托马斯盯他盯得太紧了,我原本想稳住那孩子一段时间,之后再解决的。——raki】

        【无需在意任务失败,泽田弘树是天才,但并非不可或缺。】

        【我明白。——raki】

        没有后续。

        池非迟又清空了一次邮箱,没再看手机,默默喝酒。

        那一位没说,但估计会让人留意一下他的动向,看他是否受这件事影响。

        本来暴露一点缺点给那一位,也无可厚非,但仅仅一个多月的接触,要是让那一位知道他会因此在乎一个孩子,跟他以往戒备、难以接近的人设不符,估计那一位也不希望看到他感情用事。

        人设,要立稳。

        再者说,现在一切还没到定局,等看泽田弘树是否成功,再决定怎么处理也不迟。

        大山弥的动作很快,或者说,叫来的人手够多。

        一个小时后,清扫完成,壁纸、灯具、窗帘搞定。

        两个小时后,家具和连同购房合同一起送到。

        三个小时后,家具布置好,送餐具、床被、酒之类东西也陆陆续续送到。

        ……

        而另一边,跑到人家找手表的少年侦探团又遇到了案子。

        屋主的债主去要债时,借影视厅看电影,结果被花瓶砸死了。

        在询问情况时,高木涉问完情况,又低声问屋主护田秀男,“对了,你去毛利侦探事务所的时候,有没有在附近看到什么可疑的人物?”

        “没有……”护田秀男道。

        柯南在一旁蹭听案件调查情况,听到这么一句,仰头问高木涉,“高木警官,请问……发生了什么事吗?”

        “啊,没什么啦……”高木涉看着柯南,沉默了一会儿,还是蹲下身,凑到柯南面前,放轻声音道,“我刚刚还在跟目暮警官商量,要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听说好像有人在暗中调查毛利先生和池先生的事情。”

        “咦?”柯南疑惑。

        调查池非迟有可能,说不定是有人想绑架池非迟……咳,不是。

        以前不是也有过吗,女生拜托两个憋足侦探调查池非迟,结果被他们少年侦探团和服部平次联手给抓了。

        总之,有人调查池非迟的原因就多了去了,谁让那家伙家世背景在那儿摆着,又那么能招蜂引蝶?

        调查毛利大叔,也不奇怪,可能是想找个能干侦探的委托人,也可能是以前案子的犯人想报复,甚至是别的奇奇怪怪的原因。

        不过,高木警官把两个人放在一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