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553章 被雪崩撵着跑成狗的乐趣【国庆、中秋快乐,求月票】

第553章 被雪崩撵着跑成狗的乐趣【国庆、中秋快乐,求月票】

        吹渡山庄位于雪山中,有路径可以直达。

        出租车行驶在路上,即将上山时,却被京极真叫停。

        “我们在这里下车就可以了。”

        “啊?”司机有些意外,好心提醒,“你们打算走着上山吗?这里离上山还有很远,大雪已经下了两天,山上全是雪,如果这种情况在山上迷路了,会很危险的。”

        “谢谢提醒,不过我们还是在下车就好。”京极真很坚持。

        “好吧……”司机没有勉强,靠路边停了车。

        两人付了车费下车,往身往山上走。

        京极真戴上护目镜,拉了拉头上的黑色针织帽,又将围巾拉高一些,解释道,“上山太早了点,园子应该才刚开始做巧克力,现在去了也没法看出来她打算做巧克力送给谁,而且我也不想让出租车停在山庄前、被她看到我。”

        “你还不如直接去问她。”池非迟将厚冲锋衣外套的帽子拉上,高衣领加上帽子,能挡住不少风雪。

        同样,护目镜也得戴。

        在白天,雪地反射光线太刺眼,行走时间长了容易引起短暂性失明,也就是所谓的‘雪盲症’。

        “虽然直接去问她也行,但我想先做下心理准备,”京极真叹了口气,又转头看池非迟,“走着上山,也可以当热身。”

        池非迟点了点头,他怎么样都行。

        两人没有走盘旋的公路,直接一条直线上山。

        到了半山腰一处空地前,京极真摸了摸身旁的树,转头笑道,“学长,在雪地里打,我是不是占你便宜了?”

        在雪地里,雪深的地方容易将脚陷进去,雪浅的地方容易打滑,对灵巧型的人来说,绝对不是个打架的好场地。

        池非迟往前方树上砸出一拳,嘴角扬起笑意,“你可以试试。”

        “咔——”

        人腿粗的树自落拳的地方断裂,慢慢朝后倒下。

        (?o?)

        京极真愣了愣,神色渐渐凝重,摆开架势,“看来学长没怎么松懈,应该说,力量进步得很可怕。”

        “其实是我占你便宜。”池非迟说着,已经快速逼近京极真。

        抢攻!

        在对上强敌的时候,抢攻可不是一个好选择,先动就容易先露破绽,特别是双方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留在原地不动的人有一段时间可以观察破绽。

        哪怕那点时间很短,几乎只是眨眨眼的时间,但对于京极真来说,已经够了。

        右!

        京极真立刻判断出来,出脚狠狠踢了出去。

        池非迟上前时,重心确实不稳,而在靠近京极真身前时,重心偏得更狠,直接侧身从京极真踢出的腿上翻了过去,一手撑地,脚未落地就迅速扫向京极真的左脚。

        陷阱!

        京极真一汗,心里却被激起十二分战意,同样侧身后倒,放弃了重心,手肘砸向池非迟。

        对,就是这种感觉,他打比赛时从来不会有的感觉。

        对手有同样可怕的眼力,能看出破绽,也能用最精妙的方式应对,步步陷阱,狠辣凌厉,被抓住一丝错漏都有可能被捶死……只有这种危机感能让他心潮澎湃,也越发专注战斗。

        照这么下去,池非迟那一绊没半点作用,因为京极真自己倒了,会连带自身重量和肘击的力量一同砸到池非迟身上。

        池非迟有些意外,这一次京极真用的可不是空手道,出手也比上一次打架时狠多了,或者说,没有上一次那种不断拘束自己的感觉。

        这小子……

        腰用力,加快扫腿的速度,同时池非迟也换了一只手撑地,用力一撑,错开京极真的肘击站起身,借着厚雪,快速稳住身形,出拳。

        京极真想到池非迟之前那一拳的力道,立刻明白,在自己重心往一边倒、没法用手防护的情况下,不能硬接。

        这一拳是擦着京极真的肩侧过的,不过京极真因为突然转移重心和力道,脚打滑了……

        池非迟快速补上一踢。

        战斗结束。

        两人衣服穿得厚,不用担心伤得重,出手可以不太顾忌,不过……

        京极真倒在雪地里,不免郁闷。

        这次输得也太快了吧?

        难怪之前池非迟敢抢攻,那根本就是自信。

        池非迟上前拉起京极真,“在雪地里的适应能力,我比你强。”

        没错,雪地对灵巧型的人不太友好,但如果那个人不受雪地劣势的影响呢?

        前世他从学武开始,无论训练,还是对战,大多是在一个露天操场上。

        最早那几年,操场还是泥土操场,雨天之后的泥地,可比这里的雪地滑多了,而在雪天之后的对战也不少。

        大家都哈哈笑着打滑被打倒,又哈哈笑着爬起来,打滑几百次、上千次累积出的经验。

        只要一踩在这种地上,就明白该怎么控制重心、力度,怎么调度身体各部位的力量保持平衡,怎么利用外部环境把对方坑倒。

        甚至不同的鞋子、不同的衣服,所需要的控制方法都不同。

        这些都是融进骨子里的经验,根本不用过脑子。

        而京极真从学习空手道开始,大概就只是赤足在道馆这种地方训练和对战,习惯了那种环境,到了雪地上,就算竭力控制平衡,失误几率也比他这种有经验的人大得多。

        上次在森林里的空地,地势平坦,没有雪、没有泥,双方差距还不明显,但在这里,京极真除非能瞬间适应雪地,否则就是找虐的节奏。

        所以他才说,是他占了京极真的便宜。

        论实战,论地势恶劣的地方的实战,京极真不如他。

        京极真也想到了这一点,借着池非迟拉他的力道站起身,发现池非迟真的一点都不晃,无奈笑道,“看来我选择在这里打,就是个错误。”

        完全没有享受一点战斗的乐趣,就结束了。

        “轰——!”

        山上突然传来震耳欲聋的轰鸣。

        大雪如同泄洪的洪水,翻腾着,带着冲断的树干,滚滚向下。

        雪崩了!

        两人转头一看,立刻拔腿就跑。

        京极真跑在雪地上,一开始还是会时而不时地打滑或者失去平衡。

        池非迟没跑快,就在旁边,默默帮衬一下。

        一直跑开很远,感觉大雪在身后‘轰隆隆’往山下滑去,京极真才慢慢停下脚步,双手杵着膝盖喘气,有些哭笑不得。

        没有享受到战斗的乐趣,倒是享受了一波被雪崩撵着跑成狗的乐趣。

        不跑不行啊,在雪崩那种冲击力中,人根本站不稳,很快就会被卷进去、裹挟着往下,等雪崩停了,不知会被埋得多深,说不定就爬不出来了。

        这可是要命的事。

        池非迟也缓了缓气息,看向京极真,“没事吧?”

        “没事……”京极真直起身,突然失笑,“不过……有这么一次,下次在雪地里切磋,我可不会输得那么快了!”

        他一开始是不习惯,但跑了半天,到了后来,打滑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慢慢找到了一点感觉。

        虽然不如池非迟经验老道,但至少不会输得那么突然。

        “因祸得福?”池非迟问道。

        “也算不上,”京极真转身看着大雪卷过的雪坡,汗了汗,“学长,不会是因为之前你砸断那棵树倒地、发出太大声响,才造成雪崩吧?”

        “不是,”池非迟看向山上,“雪崩开始的地点离我们这里很远,那棵树砸在雪地上,发出的声音不是很大,不足以传出那么远、造成雪崩。”

        这个锅,他不背!

        “那就好……”京极真呼吸平缓下来,看了看山下,发现看不到雪崩涌下去的情况,果断放弃再看,“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不过我估计下面的路会被大雪封了。”

        “天快黑了。”池非迟提醒。

        “啊,对,”京极真收回视线,看向山顶,“我们还是先上山再说,天黑了不好赶路……”

        白天刚停了一会儿的雪又开始下,天色一黑,山上的夜风也越刮越猛。

        两人顶着风雪往山上走。

        很锻炼身体!

        风雪中,池非迟感觉心里发毛,立刻转头朝一个方向看去。

        远处是一片落尽树叶、树干光秃秃的树林,树干落着厚厚一层积雪,一个人影站在一棵树旁。

        昏暗光线下,看不清对方的特征,远远看去就是一团黑影。

        不过看那团影子的举动……

        对方正举着一把猎枪,瞄准着他们!

        “京极。”

        “嗯?”京极真看过去,也发现了那个人。

        在两人看过去时,那边的人影又放下猎枪,转身进了树干光秃秃的树林中。

        京极真愣了一下,“是不是一开始把我们当成山里的熊了?之后发现我们不是猎物,那个人又走了?”

        “或许。”池非迟看了看那边,见人没有返回来,又继续往山上去。

        风雪大,光线暗,这种情况下,一个落单的猎人看到远处有疑似熊的猎物,真的会试图开枪吗?

        不会。

        哪怕猎人手里有枪,但也要考虑到自己只有一个人,在这种恶劣条件下,面对两只大熊不占多少优势,既然熊远远往山去、没发现自己,就不用再试图开枪惊动熊。

        再怎么见猎心喜,也得考虑自己的性命吧?

        就算不想放过猎物,也可以叫来同伴、试图追踪,找准合适的时机再动手。

        对方刚才举枪只是为了警戒?不,以他刚才那种心里毛毛的感觉,几乎可以肯定,那个家伙是想开枪的。

        也就是说,对方不是把他们当成了熊,而是真的想给他们来两发子弹,只不过之后由于某种原因放弃了而已。

        这一次应该是情人节山庄那个案子,死了一个人,凶手是那个人的女朋友,不过另外还有两个拿着猎枪、穷凶极恶的家伙。

        他们还是尽快离开比较好。

        如果是近距离,他和京极真还真不用怕对方手里的枪,但距离拉开,要是对方叫来同伴,他和京极真手无寸铁的情况下,还真的不好应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