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517章 组织就没一个正常人

第517章 组织就没一个正常人

        翌日。

        池非迟去教堂跟神父沟通了一下洗礼流程。

        正好是周日礼拜的时间,又是权贵常去的教堂,他还遇到了朗姆调查目标之一的军方要员。

        dylan    garcia,迪伦-加西亚。

        67岁,退役前是marinecorps海军陆战队上校,曾担任舰艇大队长,目前还有一个儿子、一个侄子留在军中。

        迪伦-加西亚身材高大,发胖严重,已经斑白的头发和络腮胡还是打理得一丝不苟,一脸慈祥和气的笑,身上完全看不出一点军人的气质,倒是有些像圣诞老人。

        在池非迟跟神父沟通时,迪伦-加西亚凑了个热闹,还表示三天后的洗礼也有兴趣参加。

        池非迟自然表示欢迎,又跟迪伦-加西亚一起在教堂外的咖啡店喝了个下午茶。

        不管迪伦-加西亚是热情过头,还是心里不安分,想跟商界的人打好关系,都无所谓。

        虽然调查不关他的事,但可以进行接触,万一接触对了人,对行动说不定会有帮助。

        顺便让非墨派手下去监视一下,说不定不等朗姆查清,他这边就已经有消息了。

        跟迪伦-加西亚分别,也到了下午4点多。

        池非迟跟鹰取严男找了地方吃晚饭、易容,刚打算去交易,就收到了一封邮件。

        【斯宾塞家里有fbi探员进出,暂停交易,等待情报。——rum】

        斯宾塞,就是那个想换东家、还收集了老东家黑材料的政要。

        【ok。——raki】

        “不用去了,”池非迟叫住开车去目的地的鹰取严男,给司陶特和科恩发了条‘行动取消’的邮件,“斯宾塞那边出了一点问题,有fbi的人进出他家里。”

        “他不会想设个陷阱抓我们吧?”鹰取严男有些意外。

        “不清楚,朗姆那边应该也没查清,等他调查之后再说,”池非迟道,“去街上随便转转,晚上9点去波士顿公园那边,接个人。”

        如果确定斯宾塞联络了fbi,那么朗姆发来的应该是:‘出了变故,斯宾塞跟fbi搞到一起去了,停止交易’这类明确的消息。

        之后要不要灭口,要看他们在斯宾塞面前暴露了多少,由他们做决定。

        鹰取严男将车开进另一条路,轻松笑道,“那正好放松一下,老板,要不要去查尔斯河边看看夜景?”

        “查尔斯河夜景?”昏昏欲睡的非赤立刻从衣领探头,“去啊,必须去,到这里那晚非墨还带我去过,主人,我知道一个看夜景特别好的地方,我带你去看!”

        池非迟:“……走。”

        入夜,查尔斯河两岸亮着金色的灯光。

        一座偏僻的大桥边,黑色车子停在路旁,两个穿着黑衣的人站在扶栏间吹夜风。

        不远处路过的车子里,科恩不经意看到两人,愣了一下。

        “谢谢你送我过去,也不知道怎么了,行动突然取消,车子也打不着火了,”司陶特坐在副驾驶座,留意着车后的情况,“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现在‘拉克’这个代号跟‘行动取消’联系在一起,他就有点神经过敏。

        他怀疑拉克又在玩虚虚实实,故意试探人!

        虽然不清楚拉克在试探什么,但正因为不知道,才没有上当。

        “不知道。”科恩抬眼,看到那边站在扶栏边、一副欧洲青年人模样的池非迟打着电话抬头看他这边,似乎发现了他,“他看到我了。”

        司陶特也不是第一天认识科恩,有点习惯科恩这种闷葫芦性格,疑惑转头看去,目光很快锁定了站在桥边的两个黑衣人,“组织的人?”

        “拉克。”科恩放慢车速。

        司陶特差点蹦了起来。

        他万万没想到,没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看到拉克,今晚搭科恩的车就遇到了。

        这么一想,他的车为什么早不坏晚不坏,偏偏这次行动取消后就打不着火了?

        会不会是什么针对他的陷阱?今晚就是大型处决现场?他露出破绽了?还是试探?……

        科恩可没想那么多,“要不要去打个招呼?”

        司陶特收敛心神,稳住,一定要稳住,“我跟他可不熟,你说呢?”

        科恩沉默了一会儿,“既然看到了,还是打个招呼。”

        池非迟也早看到了科恩,不过还是忙着打电话。

        斯宾塞在约定的交易时间过去,等了一会儿发现他们不在,所以打来了电话。

        他没提前通知斯宾塞交易取消,要让斯宾塞动起来,才方便朗姆确认斯宾塞家的fbi是不是那家伙找来查他们的。

        等斯宾塞打电话过来,他才说了交易取消的事。

        “为什么突然取消?”电话那边的斯宾塞有些焦急,“我车里带着这么多现金,还有那些材料,不方便跑来跑去的,如果被人发现,不仅我,你们也会有麻烦的!”

        池非迟用嘶哑声音道,“我也想问问斯宾塞先生,进出你家的fbi探员是怎么回事。”

        斯宾塞噎了一下,忙道,“不,你们要相信我,我没有对外透漏这件事,我们的交易,我没告诉任何人!他们只是过来波士顿调查半年前的一起凶杀案,听说是凶手在其他地方又犯案了,调取了卷宗他们就会离开……”

        “具体情况我们会判断,总之,交易时间再定。”池非迟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等池非迟挂了电话,科恩的车子才慢慢停到路边,一脸木然地打招呼,“拉克。”

        池非迟抬眼看了看副驾驶座上的司陶特,嘶哑声音问道,“你们现在才撤退?”

        “司陶特的车子出了一点问题,”科恩道,“我去接他。”

        司陶特尽量保持着神色从容,默默警惕着,顺便把眼前这张脸记住。

        这张脸看起来很年轻,再加上脸颊雀斑,就像个十八九岁的大男孩。

        不过,他可不会那么容易被欺骗。

        无论是神情、目光、身上危险的气息,还是在组织的地位,都根本不是一个大男孩能有的。

        而且就目前他掌握的线索来看,这就是只老狐狸,极度狡猾、残忍,让人摸不清心思。

        还有,那嘶哑刺耳的声音,在见面之前通电话时,他也听到过,一直以为是变声器之类的东西,现在看来……

        是拉克原本的声音?

        池非迟点了点头,转头看了旁边的鹰取严男一眼,走到车子旁,拉开车门,“你们忙,我们还有事。”

        “好。”科恩闷闷应了一声,开车离开。

        池非迟上了车,给琴酒打电话。

        用组织成员身份活动的时候,就洗脑自己是纯粹的组织成员,这一招很好用。

        作为组织成员,这个时候他应该要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琴酒,科恩和司陶特关系不错?”

        “以前科恩在英国待过一段时间,怎么了?”

        “没什么,刚才行动遇到意外情况取消,我在路上遇到他和司陶特在一起,他说司陶特的车子坏了,他顺便载司陶特一程,科恩可不像那种会热情帮别人的人,所以我打电话问问你。”

        “有什么异常吗?”

        “没发现。”

        “那就不用管,都是狙击手,他们多少有点交情,在那边感觉怎么样?还算适应吧?”

        “还好……”

        ……

        离开的车子上,司陶特心里默默松了口气,看来不是针对他来的陷阱,故作从容地问道,“我们两个待在一起,会不会让拉克怀疑?”

        “心里没鬼,就不怕怀疑。”科恩语气古板道。

        司陶特附和道,“那倒是……不过拉克那声音,还真是够难听的。”

        “嗯。”科恩认同。

        司陶特一头黑线。

        组织就没一个正常人。

        这话让他怎么接?

        想从科恩这个闷葫芦嘴里套情报,真是太难了。

        再刻意提拉克,就有点故意打探的嫌疑,还是算了,试着探探组织最近在日本的动态。

        “你在日本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还不错吧?”

        “老样子。”

        司陶特:“……”

        绝望,放弃打探情报。

        ……

        池非迟离开查尔斯河边后,开车去波士顿公园接了芙兰特,才一并前往ds区域。

        芙兰特上车后,看到副驾驶座上顶着络腮胡大汉易容的鹰取严男,依旧热情打招呼,“嗨,你好,初次见面!”

        “你好。”鹰取严男压着嗓子回应。

        “身体怎么样?”池非迟嘶声问道。

        “这两天好多了,”芙兰特低头看了看脖子上围的围巾,“就是不知道会不会留疤。”

        池非迟没再接下去。

        他也没什么消除疤痕的灵药。

        鹰取严男也没再说话。

        他和这个女人不熟。

        芙兰特也难得在后座安静坐了一会儿,等车子快开到ds区附近时,才开口道,“ds区大概可以分成5个区域,主干道进去的地盘的头领是亚特,这个家伙胳膊上纹满了美人图,手底下人最多,也最杂乱,什么人都有,乱七八糟,占了主干道,所以经常抢劫路过的车辆。”

        鹰取严男不由又从车内后视镜看了看芙兰特。

        如果早有这么一个人熟路的人,他们那晚进ds区域就省事得多了,至少不会直接走主干道,麻烦又费子弹。

        “其他人看不上这种容易被大量警车围捕、收入不多的地段,”芙兰特继续道,“东面和南面我没怎么去过,那边有两个帮会驻扎,主要活动是出门偷窃、抢劫,我不清楚领头的是谁,不过双方关系不好,夜里经常发生枪战,也打得彼此都没什么心思管别的事。”

        “比较清净的地方是北面,那里归韦恩,有一些违禁品通过那里贩售出去,也会有一些市区里的人去那里买东西。”

        芙兰特摸出一支烟,拿出火柴点燃,被火光照亮的精致脸庞上一片漠然。

        比起东、南两面的人,韦恩没那么可恶,但谁让韦恩害得她无家可归?

        是的,从8年前开始,她就无家可归了。

        “西面,前几年被笑称为失败者街区,大多是一些破产的人,因为那里的空屋很多,找不到原主人,自然就不需要房租,只要交水电费就可以入住,几乎每天都有新的人过去,也每天都有新的人离开或者死亡,那一带的人几乎没什么攻击性,但有的人家里会放置着枪支用以自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