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512章 给弘树的礼物

第512章 给弘树的礼物

        回到酒店,池非迟去泡了澡,就窝在房间,用电脑登上了ul账号和组织信息平台。

        任务线怎么行动,这四五天足够他规划、考虑好了。

        具体的行动流程则要当天安排,否则容易被人出卖。

        在此之前,非墨要辛苦一点,要让那些鸟盯着他们放车子的地方、盯着韦恩、盯着会跟他们交易的政要、盯着会跟他们交易的酒店负责人、盯着几个组织成员……

        跟非墨确认完行动后,池非迟又看了一下其他人发来的消息。

        毛利兰说,她们又去旅游、带柯南去祸害别处了。

        灰原哀说,她让ok牧场把三日月送到了头神森林,和阿笠博士一起带孩子们去露营。

        步美给他发了不少和三日月的合影,光彦发了一堆风景照,元太那边是美食照,还很矫情地说了一句,想他了,博士做菜没有他做的好吃。

        果然还是想吃他做的菜吧……

        矶贝渚前天说自己到了东京,他回复自己在美国,当时矶贝渚没有回复,不过今天回了一个沮丧表情的颜文字。

        另外,还有组织信息平台上的私聊消息。

        发得最多的是贝尔摩德这个闲得慌的划水精。

        回消息最快的反倒是常年手机不离身的琴酒。

        这边,池非迟在跟人闲聊。

        旁边,非赤也趴在床上电脑前,用尾巴尖戳戳戳键盘,跟非墨、东京乌鸦、波士顿乌鸦聊得飞起。

        娱乐时间一个小时,池非迟见已经晚上12点多了,关了电脑,“非赤,早点休息。”

        “我再玩一个小时,”非赤依旧兴冲冲聊天,“主人,你先睡吧!”

        池非迟没催促下去,爬被窝,睡觉。

        自从来之前那晚,非赤连夜打包行李、第二天在飞机上睡觉、到了这里该睡觉时又玩了一晚上电脑之后,非赤的作息完全乱了。

        白天懒洋洋补觉,夜里精神奕奕……这蛇迟早要完。

        ……

        笼罩波士顿的夜幕渐渐消退,晨光从天际一点点往外扩散。

        一处出租屋二楼,身材高大壮硕的金发男人在屋里俯卧撑,一直到大汗淋漓、力气用尽才停下来,长长呼了口气,去洗了澡,到客厅拉开窗帘。

        窗外的阳光顿时洒进房间,明亮,却不炙热。

        男人站在窗前走神。

        拉克,这个代号终于又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上一次行动,他没有参与,只是听说拉克的目标是各国卧底名单、听说这个消息是同样卧底组织的那个后辈女孩提供的、听说mi6总部加强了戒备……

        然后,事情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拉克并没有对各国卧底名单下手,反而没多久,他听到了一个消息,他那个后辈被发现是卧底、已经被拉克处决掉了。

        而时间,从他打听到的只言片语来看,就是在那女孩将消息传回总部之后没多久。

        这一切究竟是用来试探成员有没有问题的迷魂汤?还是为了遮掩拉克真正目的的烟雾弹?拉克最终的目的是什么?有没有达成?

        随着他那个后辈死亡,一切都成了谜团。

        “太沉不住气了……”

        司陶特长长叹了口气。

        作为一个还稚嫩的特工,那女孩不适合卧底,特别是组织这种规矩复杂、行动严密又危险的犯罪团体中。

        要是当初没有因为那个女孩正好接触到了组织边缘、就答应她卧底进来,或许那女孩也不会出事……

        “嗡!”

        手机振动让司陶特收回思绪,拿出手机看刚收到的新邮件。

        【带上狙击枪前往t区域,自己找位置隐蔽、寻找目标人物,目标会在下午4点抵达t区域休闲公园,看到目标后联络。——raki】

        邮件还附带着一个男人的照片。

        司陶特看了内容,没有过多犹豫地回复。

        【ok!——stout】

        ……

        酒店房间,池非迟看到回复,又给两个外围成员发了邮件,将手机放到一旁,转头对鹰取严男道,“鹰取……”

        鹰取严男正坐在沙发上看地图,听见池非迟叫他,疑惑抬头,就发现自家老板很认真地在思索着什么,更疑惑了。

        池非迟想了想,才问道,“我是不是该给弘树准备份见面礼?”

        鹰取严男没想到池非迟居然在想这个,噎了一下,认真点头,“按理来说,是该准备一份见面礼。”

        “那你觉得准备什么好?”池非迟直接问道。

        “10岁的男孩啊……”鹰取严男摸着下巴,“是不太容易打发的年纪,遥控赛车、超人卡片……不行,10岁的孩子大概会觉得幼稚,10岁……我以前认识的人里,也没有谁家里有10岁孩子,我不太懂该送什么……要不要从喜好入手?”

        “计算机……”

        “呃,真特别,那……别的呢?”

        “不知道……”

        “这就难办了,那……要不要买点计算机方面的书籍做礼物?”

        “鹰取,他是麻省理工大学研究院的学生,他可以自己出本书。”

        “这样吗,那书包之类的东西也不能送了,我再想想……”

        房间里,窝在枕头上的非赤动弹了一下,侧头听了听外面的声音,慢吞吞地爬到床头柜上,用尾巴尖戳了一下电脑开关。

        见面礼啊,它也要送!

        外面客厅里,池非迟跟鹰取严男讨论了十多分钟,也没讨论出个结果来。

        “茶叶……呃,他还是孩子……”鹰取严男把能做礼物的东西都快排除了一遍,绞尽脑汁、苦思冥想、想得头秃……

        “在托马斯那里,他应该不缺什么……”

        “缺什么?”池非迟抓住了重点。

        泽田弘树缺的东西……

        “滴。”

        鹰取严男听到自己手机发出一声轻响提示音,拿出手机看了看,“老板,他们到了。”

        之前他在楼梯口装针孔摄像头、装窃听器,果然还是有用的。

        他们离开之后,可以看到有没有人进他们房间。

        他们在的时候,也可以看看外面有没有人过来、来的是什么人。

        下次应该在酒店门口装一个!

        “叮咚~!”

        门铃被按响。

        “去开门。”池非迟道。

        鹰取严男戴上墨镜起身,去开门,侧身让到一旁,“托马斯先生。”

        托马斯-辛多拉对鹰取严男点了点头,让两个保镖守在门口,带着泽田弘树进门。

        “托马斯先生。”池非迟站起身,一秒收敛了眼里的锐利,顺便打量了一下泽田弘树。

        一个干净秀气的小男孩。

        泽田弘树也抬眼看了看池非迟,目光在池非迟紫色的眼睛上多停留了一会儿,又低下头。

        他的教父看起来不太慈祥和气……

        “这就是弘树,”托马斯-辛多拉笑着介绍,“弘树,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

        “咔——”

        原本半掩的房间门突然被从里面打开。

        “嘎!”

        非墨大叫一声,跟非赤一起滚了出来,“非赤,别推我……我……你绕住我了,松开,先松开!”

        跟一只乌鸦和一条蛇一起滚出来的,还有两个玩偶挂件,一个是乌鸦,一个是蛇形。

        池非迟:“……”

        这是闹哪样……

        “啊,我不是故意的……”非赤说了一句,仰头看那边的池非迟,“主人,给他的见面礼,一个是我送的,一个是非墨送的……”

        “非赤,我快被你勒死了,你尾巴绕进钥匙环里了……”非墨无力地扑腾翅膀。

        泽田弘树看着乌鸦、蛇、玩偶挂件缠成一团,愣了一下,哑然失笑。

        看着乌鸦嘎嘎嘎叫、蛇黑豆一样的眼睛仰头看他们,他居然不觉得蛇可怕了。

        感觉挺可爱的……

        池非迟上前蹲下看了看,非赤的身子绕了非墨、打结,尾巴又穿过钥匙圈,绕了蛇玩偶,打结……

        没办法,动手帮忙解。

        “呼……”非墨飞了起来,落到沙发上整理自己有点变乱的毛。

        唉,它的形象毁了……

        池非迟将非赤放到沙发上,拿起地上的两个玩偶挂件,起身递给泽田弘树,“它们送你的。”

        泽田弘树一愣,接住挂件,走到沙发旁,弯腰看非赤和非墨,轻声笑道,“谢谢你们。”

        小暖男一枚,鉴定完毕。

        池非迟看了看泽田弘树,又对托马斯-辛多拉道,“不好意思,托马斯先生,这是我养的宠物,让您见笑了。”

        托马斯-辛多拉好像当成了池非迟的安排,笑了笑,“不,这是很有意思的礼物。”

        泽田弘树也当成了这是池非迟的见面礼,转身看池非迟,他的教父好像很有趣,“谢谢……教父。”

        “那确实是它们送给你的礼物,跟我没关系,”池非迟回到沙发前,“我原本打算带你去六旗游乐园玩。”

        “六旗游乐园?”泽田弘树眼睛一亮,随即迟疑了一下,看向托马斯-辛多拉。

        “既然你教父说想带你去,那就去吧,不过在去之前,我们需要先去吃午餐,等会儿记得要带上保镖,ok?”托马斯-辛多拉一脸和气地叮嘱,见泽田弘树点头,又对池非迟解释道,“这个孩子的情况你也知道,有很多人因为他的天赋而盯上他,他出门必须有保镖跟着,以保证他的安全。”

        池非迟点头,表示理解,“我明白。”

        泽田弘树心里一沉,他很清楚,那些穿着板挺西服的大汉又要跟着他了,如影随形,时时刻刻盯着他,压得他心口喘不过气来。

        “那就多带两个,今天有游园活动,我们待到晚上9点再回来,”池非迟又一脸平静地对托马斯-辛多拉道,“托马斯先生,麻烦你帮忙再安排……二十个保镖,嗯……应该够了。”

        泽田弘树:“……”

        反正要被盯着,多几个人也无所谓。

        相比起来,能去看看游园活动是个惊喜。

        不过……二十保镖,他这个教父是认真的吗?

        托马斯-辛多拉眼皮跳了跳,怀疑池非迟是在说反讽话嘲讽他,不过看着池非迟认真考虑的神色,又不太像,“咳,用不了那么多。”

        池非迟皱了皱眉,“我觉得安全很重要,弘树第一次跟我出去玩,我不能让他出什么事。”

        “真的不用那么多,非迟,你太紧张了……”

        “人多了没关系,可以让他们帮忙排队买票。”

        鹰取严男:“……”

        他怀疑老板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