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504章 柯南:只能这么安慰了

第504章 柯南:只能这么安慰了

        白鹿之间。

        听墙角的一群人听说池非迟是去厕所给高木涉打电话、准备帮高木涉解决难题,立刻回到桌前,围坐。

        “池先生,你想玩解谜游戏也该带上我才对。”茂木遥史笑着,直接霸占了池非迟左手侧,准备获取‘第一手资料’。

        至于池非迟右手边,则被柯南霸占了。

        铃木园子晚了一步,不由瞥柯南,“你这小鬼跟着凑什么热闹啊?我可是推理女王铃木园子,要帮忙也应该我来才对。”

        柯南笑眯眯看铃木园子,不过位置他是不会让的,说什么都不会让的。

        铃木园子无奈,只能坐到桌对面,一手撑着下巴生闷气,“小兰,你家小鬼老是粘着非迟哥,干脆送给非迟哥当小跟班算了。”

        毛利兰笑道,“柯南平时也很喜欢推理、侦探之类的东西嘛。”

        贝尔摩德在一旁看热闹,心里有些感慨。

        那个叫高木的警察还真是幸运。

        世界知名的大侦探茂木遥史、日本有名的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再加上能力堪称变态的拉克……三个人等着帮忙解决问题,那问题还是问题吗?

        不过她比较好奇的是,拉克怎么那么好心,去帮别人解决问题,是像毛利兰曾经说的外冷内热?还是演戏?或者有别的原因?

        嗯……

        外冷内热?不太像,这家伙骨头都是冷的,连朋友出不出事都不在乎,怎么会在乎一个刑警会不会失去喜欢的人?

        演戏?有可能,拉克可能是伪装上瘾了,非要收一摞好人卡才高兴,也可能是某种恶趣味,故意欺骗没什么心机的高中女生。

        看别人被耍得团团转,会很满足?

        ……

        一群人各自想着心事,静静等待。

        一分钟、两分钟……

        铃木园子有点撑不住了,低声吐槽,“高木警官的速度也太慢了吧……”

        “可能是让人配合拍照需要时间沟通吧。”柯南分析道。

        如果只是打字,不管目击者证词再长,也应该发过来了才对。

        “非迟哥,我听柯南说,你今晚不是还要搭飞机去美国吗?”毛利兰关心问道,“时间会不会来不及啊?”

        铃木园子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下午5点了耶……”

        池非迟算了算时间,“我能再等半个小时。”

        虽然是私人飞机,但出发和抵达的时间、地点,以及航线、高度都需要和空管部门规划好,托马斯-辛多拉也会在波士顿机场等他,突然改时间会很麻烦。

        如果鹰取严男按早上说的,来这里接他,能再等四、五十分钟,可惜他想让鹰取严男避一避赤井秀一,鹰取严男来不了,他得早一点出去打车。

        半个小时!

        毛利兰看了看外面已经变得橙红的天色,又转头盯着池非迟的手机。

        距离太阳落山也没有多久了。

        快一点,快点把信息发过来啊。

        唉,该是高木警官着急的事,她心里却沉重得像是自己要上战场一样……

        又等了五分钟,高木涉的消息才传过来。

        茂木遥史和柯南立刻打起精神,看着那一大串文字。

        池非迟也盯着屏幕,快速按手机按键,将消息往下按。

        抢匪戴着安全头盔、穿着一件大衣……

        第一个目击者是被抢匪撞到的老人,看到了劫匪跑进了厕所……

        在厕所找到了三个人,都没穿大衣,应该是中途丢掉了……

        当时老人被撞倒在地,眼镜也掉了,没能看清抢匪的长相,证词是:比他高的女人,大衣下穿着青色的衣服。

        发来的消息还补充了一下,老人身高大概是150cm。

        第二个目击者,是当时在街边elegant服装店买东西的女高中生,在店里从玻璃橱窗看到抢匪从拥挤的人群中跑过去,证词是:比路上行人高出一个头,身高大概180cm,大衣下的衣服是绿色的,男性。

        第三个目击者,是戴了副眼镜的、夏日咖啡店的老板,当时正好要把写了特别饮品的牌子拿去店门口,出门看到了抢匪跑过去,证词是:不清楚是男是女,身高170cm左右,大衣穿着黑色的衣服。

        之后,是三个人的正背面全身照片,附带着问出来的名字、职业等信息。

        池非迟扫了一眼,按到输入框,开始输入:

        第二个,纸枝保男。

        “哎?”

        “哎?”

        柯南和茂木遥史转头看池非迟。

        都还没看完信息呢,居然就直接上答案,不带这么玩的!

        “怎么样?”毛利兰见柯南和茂木遥史这反应,有些疑惑,“能看出来吗?”

        “嗡……”

        池非迟手机响了一下,就被接起来。

        “呃,池先生,是我,我是高木,为什么是他啊?”高木涉问道。

        凑在右边的柯南半月眼:“对啊,为什么?”

        凑在左边的茂木遥史也瞥池非迟:“为什么?”

        毛利兰:“……”

        什么情况?

        铃木园子:“……”

        看不懂。

        “高木警官,你还有心情问为什么?”池非迟道,“时间不多了。”

        “啊?现在才3点多,赶过去还来得及吧?”高木涉迷茫。

        “已经4点41分了。”池非迟道,“你的时间是不是错了?”

        那边静了一瞬,传来高木涉的惨叫声,“啊——!”

        池非迟快速捂了一下手机传声孔,以免惊动隔壁白鹤之间的两个人,等了等,才重新听电话,“看天色也知道不可能是3点。”

        “可是抓人也需要理由啊,”高木涉又急又无奈,“要带他去警视厅,总要说一下为什么判断是他,不然他也可以拒绝的啊……”

        柯南:“对啊。”

        茂木遥史:“没错啊。”

        这两个复读机!

        池非迟瞥了两人一眼,对电话那边的高木涉道,“三个目击者证词不同,不可能全对,也不可能全错,那条街在杯户町二丁目,我去过,先说夏日咖啡店老板,豆原滨先生,据我所知,他不近视,以前没有戴眼镜……”

        “啊?”毛利兰轻呼一声,“是豆原先生啊……”

        柯南:“……”

        那条街他们确实去过,特别是那家咖啡店……

        “可是他明明戴了眼镜啊……”高木涉道。

        “在太阳下15秒左右就会变成墨镜的变色镜片,最近那一带的商店卖得很火,”池非迟道,“他离开店里放牌子之后,才看到了抢匪,那个时候他戴的眼镜应该已经变成了墨镜,所以他才把抢匪大衣下的衣服看成黑色。”

        “请等一下!”

        高木涉说了一句,开始去确认。

        大概两分钟后,高木涉才道,“池先生,确实是这样,不过他说可以肯定抢匪身高是170cm左右,而另外一个目击者……”

        “那个在店里买衣服的女学生,她说抢匪从拥挤的人群里跑过,身高在人群中很显眼,是180cm左右的男人,”池非迟道,“有人追赶、想快速穿过拥挤人群的街道的时候,抢匪……”

        “我知道了,”高木涉接过话道,“他走了人行道接车道边缘高起来的地方,所以才显得比其他人高,那个女孩子才会误判为抢匪身高是180cm左右。”

        “剩下的老人……”池非迟继续道,“很多老一辈的人,会把绿色、淡蓝色、蓝色统称为青色。”

        “纸枝先生穿得衣服确实是绿色的,”高木涉顿了一下,“不过,如果是纸枝先生,那位老人家为什么会说抢匪是一个女性呢?”

        “从照片上看,纸枝先生手腕上的手表,表盘在手腕内侧,”池非迟道,“这一般是女性戴法,那位老人家当时被撞倒、眼镜也掉了,不可能真的看到抢匪的容貌,所以根据手表戴法就下意识地认为抢匪是女性,而挑出正确的证词组合,就是身高170cm左右,男性,大衣下的衣服是绿色,纸枝先生全部符合。”

        “我明白了!谢谢你啊,池先生。”

        高木涉急匆匆挂了电话。

        池非迟收起手机,抬眼就看到茂木遥史幽怨的眼神。

        茂木遥史定定看了池非迟片刻,低下头,伸手撑住额头,叹了口气。

        这像什么?

        一个学霸参加答题,得知是自己擅长又感兴趣的题目,正想着大展身手,巴巴等老师说题目。

        等啊等,等了十多分钟,老师终于开始说题了,结果题还有一部分没说完,旁边就有个混蛋举手:老师,答案是b,因为吧啦吧啦……

        期待和乐趣瞬间消失,一切变得索然无味,只想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个混蛋。

        就是这种该死的感受!

        让他又想起上次在黄昏之馆,同样也有那么两个混蛋,因为被池非迟玩了提前说答案这一手,在他回去之后,也直接开始说答案、说原因,剥夺他推理的乐趣……

        池非迟沉默。

        这该怎么安慰?

        总不能说他开挂了吧?

        本来就是已经看过的剧情,就算对具体的推理经过有些印象模糊,但只要线索差不多、琢磨一下,还是能把整条线都还原出来。

        现在说什么安慰都不对……

        柯南看着茂木遥史,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而且茂木遥史这才两次,他已经被池非迟摧残了不止两次,习惯就好了,“茂木先生,你只是不了解杯户町这一带而已……”

        茂木遥史愣了一下,仔细想想,好像是这个道理,他不了解杯户町这一带,不知道那个咖啡店老板的情况,思路难免卡了一下。

        只要时间够,他还是能想出来的。

        也就是说,他这一次输了,也不是不能接受……

        柯南心里叹了口气,他也只能这么安慰了。

        对,就像池非迟曾经忽悠他那样。

        ‘你还小……’

        ‘你只是不开车……’

        ‘因为我懂医学,所以才比你快一点点……’

        每次都觉得好有道理,但那么一次一次又一次下来,傻子都能发觉不对劲。

        就跟池非迟说‘我不擅长解暗号’那句一样,让人无力又想抓狂。

        贝尔摩德听着柯南这句式,也突然想起那天在咖啡店,池非迟安慰柯南那句‘你只是不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