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495章 弱小也很可怕【为萌主丶口伤破撕加更】

第495章 弱小也很可怕【为萌主丶口伤破撕加更】

        池非迟点头,“我试过,左右手力量、灵活度完全一致,练习一下,就不存在惯用手的问题了。”

        人的左右手,力量、灵活程度不可能一致,不过三无外挂直接让他的左右手完全一致了。

        “要是我也能这样的话,就可以左右手同时画阵法了,”小泉红子左手和右手同时悬空画了个符号,遗憾叹气,“不行,左手画出来的还是有点不对……那具体增长了多少力量?”

        “我的力量增长只在双手,腿部力量并没有增长,而且实验室里的力量测试机器不够专业,具体增长数值无法确定。”池非迟道。

        小泉红子低头看地上被捏得看不清原样的金属制品,有些无语,“一般机器也很难检测出来吧?”

        “嗯,那个先不管,我再练习一下控制,”池非迟右手微微用力,手里的杯子碎了,“不太好控制。”

        接下来的时间,小泉红子去换了消毒的白大褂,像模像样地按流程给池非迟采血,带着两管血去研究。

        池非迟就待在休息处,拿各种东西适应力量的增长。

        如果不是原先有过锻炼经验,突然力量增长,要适应也得需要很久。

        而且他还不能保证跟人接触时不伤到人。

        10分的力气,要用出1分很容易,但10分的力气突然变成100分,要用出1分就困难得多了。

        一直到早上7点多,小泉红子才离开机器前,转头看了一下挂钟,打了个哈欠,去打印报告,顺手将剩下的一管血放进冷藏箱,“都7点多了,有东西研究,时间过得还真快,你适应得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池非迟站起身,坐了一整晚,他的骨头也有点发僵,“还需要熟悉。”

        “熟悉?不是已经适应了吗?”小泉红子疑惑。

        “有意控制的情况下,是不会出什么问题了,”池非迟平静解释,“不过心情激动起来就不好说了,需要一段时间熟悉,等不需要刻意控制也能用出合适的力道的时候,才算没有隐患。”

        小泉红子见报告打印好,整理一下收到抽屉里,突然发现大家都不容易,像自然之子这种躺着就能获得力量的怪胎,也需要时间去掌控增长的力量,“那么毒液怎么办?要是你激动,还是会渗出来吧?”

        “我找时间再熟悉一下,不行的话,想办法用外力控制一下。”池非迟伸手去拎非赤。

        “不用!”非赤没等池非迟的手指碰到自己,快速嗖一下钻进池非迟的袖子,“主人,我自己来!”

        看到那一根根被池非迟轻松捏扁的铁管,它觉得自己可不比铁管耐捏,最近还是避开主人的手比较安全。

        池非迟也没说什么,非赤避一避也好,要是不小心把非赤捏死了……

        咳,这种情况不能有。

        “那我也帮不了什么忙了,”小泉红子将白大褂脱下,放到椅子上,“我要回去睡觉了,你呢?要不要先去看看她?”

        “去看看,然后我要去确认一下变化的原因。”池非迟出门。

        变化应该是‘熊’,不过不确定是因为十兵卫、小熊,还是因为团子。

        确认、搜集这些信息,也能帮他了解三无外挂的特点。

        没个说明书真是太难了。

        “你不睡觉吗?”

        “不睡了,今天有不少事。”

        “唔……那我睡醒过来把门换了,你的车怎么办?”

        “我会开出去让人处理。”

        ……

        半个多小时后。

        鹰取严男开车飙到江东区,在一个码头前看到池非迟后,停了车。

        池非迟已经重新易了容,之前的易容脸上有血迹,等会儿又要去找芙兰特,他干脆重新把那张雀斑欧洲青年脸重新易容了一遍。

        鹰取严男戴上墨镜稍微挡了挡容貌,打开车门下车,将带来的面包递给池非迟,“老板,早啊。”

        “早。”池非迟打了个招呼,接过面包后,带头往一个仓库走。

        日本的早餐几乎是由家里的女性准备,就算家里没女性,也都是在家随便吃点,很少有人会出去吃。

        除了一些招待外宾的酒店供应早餐,外面几乎没什么早餐店,他都懒得去找了。

        到了仓库,鹰取严男一眼就看到没了一道车门的车,走近之后,才看清座位上已经干涸的血迹,“血?”

        “嗯,”池非迟撕开面包袋,低头吃面包,“东西带来了吧?”

        “带来了,”鹰取严男从外套下拿出一个塑料袋,看了看池非迟的易容脸,发现池非迟衣服上似乎也有血迹,虽然黑色衣服不容易看出来,但凝固结块后的血迹,在光线下还是能看出来一点,“老板,昨晚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事。”池非迟冷漠脸。

        昨晚那破事,真的说不出口。

        鹰取严男没再问下去,将塑料袋里的三个炸弹分别安置好,保证能引爆车子、销毁车内的痕迹后,又将车牌拆了下来,“好了!”

        “走吧,”池非迟也把面包吃得差不多了,把塑料袋丢进车子里,“送我去个地方。”

        车子里面有芙兰特的血迹、头发,还没了一道车门,丢给别人清理、维修太麻烦,而鹰取严男就算能修,也不值得把时间耗费在这种事情上。

        反正这辆车不算贵,不如直接炸了。

        然后再找组织再申请一辆同款……

        ……

        两人离开后,炸弹引爆,炸毁车子。

        路上,池非迟找了家开门的店,买了套自己换的衣服,等到了酒店,打发鹰取严男去买东西,等乌鸦盯好外面后,上了19楼,拿出房卡,开门进屋。

        房间里的窗帘拉着,一道光线从窗帘缝隙里透进来,隐约能听到轻微的呼吸声。

        池非迟没开灯,去房间看了看,见芙兰特还没醒,转身去浴室洗澡。

        现在还早,别指望能跟组织那些夜猫子商量行动计划。

        昨晚这个锅估计甩不掉,还是先清理一下他身上的血迹比较好。

        在听到水声时,芙兰特惊醒,猛然睁开眼,下意识要起身坐起,却发现自己手脚乏力,肩膀、后腰、手臂、脖子阵阵刺痛,浑身骨头像是被粉碎了一样,动一下都很艰难。

        昨晚的点点滴滴浮现脑海中。

        暧昧的氛围,握住右肩突然加重的力道,肩膀上突然被冰冷利刃划伤的疼痛,脖子上流出的温热又很快冰冷的血液,渐渐充斥空气中的血腥味……

        接下来,这一切很快在疑似中毒的症状中模糊。

        视线模糊,手脚沉重,心跳在灼烧感变得缓慢,她能清楚地感觉到,生命在一点点流逝,世界也在一点点将她剥离出去。

        印象最深刻的是那张脸颊长着小雀斑、轮廓明朗的年轻脸依旧冰冷,嘶哑的声音像是命令,让她把一颗不明药片吃下去……

        之后发生了什么,全然没有记忆。

        只是昨夜迷迷糊糊中,她好像又回到了童年那个阳光温暖的下午。

        漂亮的母亲在院子里收拾东西,迷蒙的阳光在母亲身上渡上了一层柔和的明亮。

        停在花上的蝴蝶被惊动了,飞向院角。

        她看到了自己伸出的手,那只手还很小、很柔嫩,直直指向飞着的蝴蝶。

        有着胖胖的大肚子的父亲追了过去,踢坏了母亲的盆栽也没能追上那只蝴蝶,歉意地朝母亲扮了鬼脸,然后回来抱起她安慰着,说着说着又眉飞色舞起来。

        然后,光线一点点暗淡下去。

        她父亲整洁崭新的衣服渐渐变得老旧,她母亲打理得干净齐整的头发变得油腻散乱,不得不把一头长发剪短。

        父亲瘦了,没了大肚子,脸也小了一圈,眼眶常常带着黑眼圈凹陷着,以往写满欢快情绪的蓝色眼睛也透着焦虑、苦恼,他没再笑过。

        母亲胖了,原本纤细有致的身材变得臃肿,漂亮的手也慢慢粗糙,短发下的脸被晒得跟手一样粗糙,她也没再笑过。

        漂亮的院子没了,变成一个狭窄逼仄的房子。

        还不会走路的小弟弟趴着,啊呀啊呀地说着话,圆圆的小脸蛋特别好看,跟她一样的蓝色眼睛就像世界上最干净的宝石。

        她讨厌外面那些家伙,半夜打斗、谩骂的声音常常会把她的小弟弟吓醒,每次出门总会听到一些恶心的言论。

        贫穷真可怕啊。

        它能改变一切,它让她父亲为了生存丢下了他们,为了钱去得罪那些恶棍,它能让她母亲饱受欺辱,疯疯癫癫地带着她和她弟弟跳入河中。

        弱小也很可怕。

        面对恶心的调侃言论,她只能低着头快速走过。

        面对被外面动静吓得哭闹的弟弟,她只能小心翼翼地哄着,害怕那些人闯进那个没有大人在的小屋里。

        面对溺水时临死的困境,她只能任由母亲将她拖拽下去,弟弟不再哭闹,他依旧睁着无辜的大眼睛,可爱的脸在河水中发僵。

        她挣扎着爬回岸上时,抬头看到那个街区里讨厌张扬的男女们在悠然看戏、在戏谑嘲笑……

        那一天,她以为自己新生了,但冲上去还是被一脚踢倒在地。

        那怎么办呢?

        忍下去!

        离开那里,让自己变得强一点,更强一点,等她回去的时候,绝对能将利刃捅进讨厌的家伙的心脏。

        那一走就是8年。

        生活很辛苦,讨厌的贫穷如影随形。

        一直到22岁那年,她加入了组织,她才发现原来她也不算弱小,她可以用脑子赚很多很多钱,可以过上好生活,也能慢慢将那群讨厌的家伙,通通送进地狱!

        “咔哒。”

        浴室门打开。

        芙兰特的心骤然一紧。

        她不惧怕死亡,但她惧怕组织。

        跟她记忆中‘强大’的那群家伙不同,组织里的人不会说恶心言论,他们张扬都带着足够的底气,他们大多有着一般人所没有的能力,却也有着更加狠毒的心肠,让她明白,以前强大的那群家伙只是恶心,根本称不上‘强大’。

        她不再把曾经的强大放在眼里,却永远无法对组织升起一丝反抗的心理。

        那是一个真正强大的存在,里面是一群疯子,拉克更是个疯子。

        昨晚记忆里,那张脸上垂眸的专注神情,竟然透着些许温柔和歉意,就像在拯救她一样……

        扭曲得令人毛骨悚然。

        池非迟洗完澡、重新易了容,出洗手间后,用嘶哑声音道,“衣服在床边。”

        芙兰特收回心神,缓了缓情绪,“不想动,浑身都疼……我想躺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