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481章 某偷喝酒的非赤

第481章 某偷喝酒的非赤

        “之后,我分析出这次事件是内部的人作案……”毛利小五郎道。

        “哦?”目暮十三疑惑。

        毛利小五郎吧啦吧啦把全盘推理说了出来。

        对犯案过程的猜测、锁定内部人作案的原因、对凶器不一般的判断、对几个明星复杂关系的推理、以及岳野雪认罪……

        目暮十三认真听着,不时点头,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等等,案子已经解决了?

        是不是流程不太对?

        高木涉也停下了记录,有些疑惑地看着毛利小五郎。

        按以往的情况,应该是他们过来之后进行调查,然后过了一会儿,偷偷跟着警察了解线索的毛利先生进入沉睡状态、进行推理,再之后,犯人认罪……

        这次他们才刚到呢,怎么就结束了?

        目暮十三一脸怀疑地打量着毛利小五郎,而且……

        居然没有沉睡?

        不对劲!

        “……总之,事情就是这个样子。”毛利小五郎一连串说完,觉得嗓子都有点发干,不由低声感慨,“还是沉睡状态下推理比较好,不会因为说太多、觉得嗓子不舒服……”

        柯南在一旁干笑。

        那些沉睡推理,说话都靠他,大叔一觉醒来就能破案,当然不会觉得嗓子不舒服了……

        警方不可能就这么结案,还是要进行现场调查、问其他人的口供,顺便让岳野雪重述作案经过。

        一通调查,忙活到晚上10点多,没出什么意外,凶手就是岳野雪。

        目暮十三听了高木涉的报告,再三打量毛利小五郎。

        是毛利老弟进步了?还是巧合碰对了?

        他深刻地记得,以前毛利小五郎没沉睡的时候,老是把他们警方带沟里,这次就算是正好碰对,但能碰对就是种进步啊。

        “叮铃铃——”

        墙上的挂式座机突然响了起来。

        一直沮丧站在旁边的冲野洋子一愣,见其他人看过来,迟疑着接起电话,“喂……对,我是草野熏的朋友……什么?小熏她……”

        其他人见冲野洋子脸色大变,顿时紧张起来。

        “洋、洋子……”岳野雪吓得不轻。

        星野辉美也连忙追问,“怎么了?是不是医院打来的电话?”

        “喂,难道……”毛利小五郎脸色沉重。

        “没事了,”冲野洋子挂断电话,回头边擦眼泪边笑道,“手术很成功,再过几个小时,小熏就能清醒过来了。”

        目暮十三松了口气,正色看向岳野雪,“那么,岳野小姐,请你跟我们……”

        “目暮警官,”站在窗户前的池非迟转头,“现在不仅医院那边,楼下也有不少听闻消息赶过来的记者,你们现在将岳野雪小姐带下去,她以后的人生就全毁了,要不要等一会儿?等草野熏小姐醒了,也可以问一下她要不要追责。”

        “可是……”目暮十三犹豫。

        毛利小五郎也帮忙说情,“目暮警官,就算回警局调查,也不缺这一会儿吧。”

        目暮十三点头,“好吧,那就等记者散去之后再说。”

        “谢谢!”冲野洋子忙道。

        “谢谢。”星野辉美也认真感谢,心里有些感慨。

        世界上除了工藤新一,还是有很多厉害又体贴的人可以粉啊~

        池非迟把剧情掰回正轨之后,就回到客厅沙发上坐下。

        楼下被记者围了,他不想被缠着采访、拍摄,暂时也没法离开……

        桌上的饭菜已经变得冰凉,要保护现场完好,也不能吃……

        一直等到晚上12点多,医院那边传来草野熏苏醒的消息,楼下的记者等不来警察和凶手,终于忍不住都往医院那边跑。

        草野熏打电话过来,表示不会追责,并且希望警方对案件详情保密。

        再加上岳野雪经纪公司的介入,对外的说法就成了——

        草野熏是被一个胖胖的妇人割伤的。

        ……

        凌晨1点。

        池非迟回到家,做了点东西吃下后,就跑去睡觉。

        不仅作息时间,感觉再这么下去,他连吃饭时间都要乱了。

        一觉醒来,早上8点。

        池非迟又顶着‘拉克’那张易容脸,去见芙兰特,帮忙易容,也从芙兰特那里拿到一个磁盘,回家后,用电脑查阅着磁盘里面的资料。

        芙兰特搭上关系的友田已经跟着货轮出海,不过作为一个打入走私团伙内部的会计,芙兰特也不至于被边缘化,还是可以接触团伙里的其他人,甚至打算近两天接触一下猿渡一郎这个走私团伙的头领。

        猿渡一郎开了个货运公司做掩护走私行为,公司里的货轮在日本、美国之间来往,运送货物。

        他让芙兰特把近年的出航记录拿到手,这对于能接触到货运、走私账目的芙兰特来说,并不是难事,不过就像芙兰特说的——太多了。

        芙兰特是直接把人家电脑里的出航记录、账单等东西全部拷贝到了磁盘里。

        几号货轮什么时候出发、载货多少、预计什么时候抵达、具体什么时候抵达、什么时候返航……光记录的日期就是一堆,再加上一些预算、开支的金额,一眼看去,表格里密密麻麻都是数字。

        再加上,芙兰特拷贝下来的不止货运公司的记录和账目,还有走私那边的,资料更是多得吓人。

        池非迟先把私账账目打包、上传到组织信息资料库。

        这些可以作为猿渡一郎走私的证据,不过不能作为那个军方要员走私的证据。

        要威胁、控制那个军方要员,还得从美国那边入手。

        不过,那个军方要员藏得很深,目前想锁定对方,任何线索都至关重要,出航记录算是和对方仅有的联系,仔细找找,说不定能挖出什么线索。

        ……

        一整天时间,除了出门买食材、做饭、吃饭、喝酒、上厕所,池非迟都坐在电脑前。

        直到傍晚7点,才将所有记录都看了一遍。

        非赤在桌上‘懒蛇趴’,发觉池非迟起身,转头看到电脑屏幕上那一堆表格,就觉得头晕眼花,“主人,有什么发现了吗?”

        “暂时没有,只是粗略看了一遍。”

        池非迟去厨房拿杯子,放了一大杯冰块,倒上拉克酒后,端着杯子回客厅,又在电脑前坐下,将杯子放在桌上,继续翻记录。

        非赤仰头看了看池非迟的专注脸,看到池非迟映着一排排数字的眼睛,感觉又晕了,趴。

        “觉得无聊自己去玩游戏,或者玩剑玉。”池非迟依旧盯着电脑屏幕,端起杯子抿了口酒。

        那股大料味,熟悉之后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了,喝着还挺来劲。

        “今天都玩了一整天剑玉了,好累啊,又不想打游戏,非墨不在线,魔女小姐不在线,小哀、安室先生也不在线,就只有我打游戏,一点都不好玩……”非赤翻了个身,肚皮朝天,脑袋搭在键盘边,盯着池非迟手里的酒杯。

        随着冰块融化成冰水,原本透明如水的茴香酒渐渐多了一缕缕的浓白色,看起来就有趣。

        池非迟将杯子放下,继续盯着电脑屏幕。

        非赤看了看池非迟,挪,挪,挪……悄悄挪到杯子边,又看了看池非迟,探头。

        它就尝一点点,就一点点……

        池非迟专注翻着那些记录,寻找着规矩。

        就像芙兰特说的一样,从波士顿到昆西一带的港口,都有靠岸记录。

        明面上,猿渡一郎的货运公司是做正经生意,出入境记录也没什么问题,应该是在出航之后,安排小型船只,将走私要的东西运到海上,在海上装船。

        海关的关系应该也打通了。

        日本这边先不说,美国那边,那个军方要员恐怕也出过力。

        也就是说,对方不仅在走私军械,还帮忙打通了关系,再加上,猿渡一郎不选择往返美国西海岸,一直是在东海岸的麻萨诸塞州靠岸……对方很可能曾在那边的海军中任职过,甚至还在任职。

        别的呢?还有没有别的线索……

        非赤转头,见池非迟还在盯屏幕,又悄悄探头,喝酒。

        嗯,气味好重,有点难以接受,不过想到主人喝那么多都没事,也不会有毒,放心喝,放心喝。

        池非迟登上组织的资料库,看了一下朗姆那边分享的资料,估计朗姆也是一样的判断,挑选出一部分曾经、现在在那一带的海军中任职的高层。

        名单里的人数不少,八个。

        目前朗姆应该还在调查、甄别。

        在货轮靠岸后,双方说不定会见面、吃饭。

        就算不见面,在那个军方要员需要现金的时候,猿渡一郎总会送些现金分红给人家吧?有好东西总要送一些上门做礼物、联络一下感情吧?

        总之,除非彻底断绝来往,不然总有迹可循,朗姆就是在让人调查‘以往在货轮靠岸的那段时间,名单上的八个人在做什么’,用这种方式,试图排查、缩减可疑目标。

        加入这种排查,总比干等着芙兰特这边的消息要好……

        非赤关注着池非迟,一点一点偷喝酒。

        嗯……感觉好飘~

        池非迟的目光在最近两次的靠岸时间上顿了一下,快速抓鼠标将表单往下滑,盯着一个个靠岸时间。

        周一,周三,周一,周二,周四,周二,周五……

        没有。

        在美国东海岸港口的靠岸时间,没有一次是在周日!

        具体来说,是周六下午到周日下午,没有货轮在美国海岸靠岸的记录,连出航时间都避开了这个时间段。

        为什么?

        “啪嗒!”非赤靠倒在池非迟拿鼠标的手背上。

        池非迟转头,看到旁边酒杯里的酒明显矮了一厘米左右,顿时懂了。

        非赤偷喝酒……

        非赤靠着池非迟的手背,尾巴一点点往池非迟手腕上卷,“enmmm……”

        池非迟收回视线,继续看着出航记录表。

        最近五年美国东海岸港口的记录里,货轮一次都没有在周六下午到周日下午这段时间靠岸、出航,不会是巧合。

        甚至连周六、周日的靠岸记录都很少,在靠岸记录的整体比例中不足1%,只有三次,三次都是因为海上天气突变,耽误了时间。

        也就是说,猿渡一郎这个走私团队在避免这段时间抵达美国、或从美国出发……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