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475章 依旧是他大徒弟的风格

第475章 依旧是他大徒弟的风格

        “以后啊……”

        小泉红子纠结,犹豫。

        她也研究魔法药剂,知道这种研究确实要大量的数据支撑,也想研究下去,看能不能有成果,不过……

        “我已经强迫你参与过了,以后参与研究也没关系,”池非迟将打印纸放进抽屉,“之前的报告都在这里,还有我的,你想看可以随时过来看,不过不要带走。”

        小泉红子仔细想了想,都已经破例了,再研究下去,好像……

        也没关系?

        难道池非迟看出她很纠结,自己做坏人,让她能找个理由说服自己?

        不管是不是,都算帮忙了,让她能做想做的事。

        “谢谢。”

        池非迟回头看了看小泉红子的感动脸,“不客气。”

        所以……魔女小姐是在想些什么?

        小泉红子一秒收起脸上的感动,装作一脸平静地问道,“那么,还需要我使用各种魔法时的身体数据,对吧?”

        “嗯,不过不急,改天再说,”池非迟问道,“你还不饿吗?”

        小泉红子摸了摸肚子,不说不觉得,被池非迟这么一说,还真的饿了,“我午饭吃了一半就被你叫出来了……现在几点了?”

        “晚上9点12分,”池非迟拿出手机看了一下,脱下白大褂,拎起非赤,“我请你吃饭。”

        “谢谢,”小泉红子道了谢,疑惑问道,“我晕了那么久吗?”

        “我担心你中途醒过来跑了,”池非迟又顺手断了实验室的电,走向门口,“又给你打了针麻醉。”

        小泉红子刚拿出手机照明,听到这话,脸有点僵,“你到底做了些什么?”

        “我说了,别说那种让人误会的话,”池非迟打开门出去,“只是给你做了超声波检查、抽了三管血、采集了几根头发、剪了你一点指甲、检测了你的脑电波……”

        小泉红子:“……”

        居然抽她三管血?

        这可是魔女的血啊,很珍贵的!

        哼,邪恶的自然之子!

        “之后我就去找了其他人的血液、头发来进行对比,”池非迟道,“偷偷去医院血库、去理发店采集的,折腾了一下午。”

        小泉红子无语问道,“那么结果呢?跟其他人有没有区别?”

        “你的身体情况跟其他人没什么区别,就是普通高中女生的体质,不过基因跟其他人都有一点差别,具体的我还无法确定,对比的样本还是太少了,”池非迟径直走到停在外面巷子里的车前,打开车门上车,“我把我和你的样本做过对比,跟其他人对比似乎也没有多大的异常,不过有时候某一项数据的细微差别都有可能是关键,数据在抽屉里,你有空可以自己看看,我无法做出准确判断。”

        “缺少样本?”小泉红子跟上车,扬了扬下巴,“那还不简单,交给我,想要多少有多少。”

        非赤:“……”

        魔女小姐之前不是还很生气吗?

        太容易被转移注意力了吧?

        “行,以后你有空也可以自己过来,”池非迟将两把钥匙递给小泉红子,“想去吃什么?”

        “什么都行,”小泉红子接过钥匙装好,“明天你有空过来吗?”

        “有,你刚抽过血、又注射过麻醉剂,有些数据可能有问题,可以缓一下,等身体恢复最佳状态再重新检查一下,明天有空过来帮我监控一下我的数据,我想看看在召唤乌鸦时,我的身体数据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好,那明天在这里碰面,我身体挺好的,大概过两天就能恢复,到时候再测我的数据,而且,我们放暑假了……”

        “我过段时间要去美国。”

        “喂……只有我一个人研究吗?”

        “你平时继续研究你的魔法药剂,想过来的时候过来一下就行了,先填充数据库,短时间别想研究什么来。”

        “也对……那这样吧,我明天过来的时候,在实验室周围布置一个阵法,免得报告丢失或者被毁了……”

        “辛苦你了。”

        “没事……”

        ……

        研究玄学的科学研究,和谐愉快地持续了两天。

        实验室在江东区,一开始大山弥是为了方便工人从海上搬运机器,也只当做给池非迟放各种奇奇怪怪机器的地方,就在港口附近,很偏僻。

        这也方便了池非迟和小泉红子研究,偶尔检测一下飞行或者大型魔法,也不用担心被人看到。

        两天时间,把两个人各种状态下的身体数据检测了一遍,两个人都没再过去。

        江东区距离两人的住所都有点远。

        池非迟早上还要去帮芙兰特重新易容,再跑到江东区去,一天要开车三、四个小时,各条路线都快摸熟了。

        ……

        毛利侦探事务所。

        毛利小五郎、毛利兰、柯南往楼下走。

        冲野洋子跟在一旁,穿了身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的衣服,还戴了副黑框眼镜做伪装,“我说的那个朋友就住在杯户町3丁目,我开了车过来,毛利先生就坐我的车过去吧。”

        “是吗?”毛利小五郎跟偶像在一起,笑容都有些飘,“那就麻烦洋子小姐了。”

        “哪里,”冲野洋子笑着,又道,“其实我也有给池先生寄邀请函,不过他一直没有回复……”

        “这是你们几个好朋友的聚会吧?”毛利小五郎不爽道,“为什么要邀请他那个外人参加啊?”

        难道池非迟那小子跟冲野洋子关系真的不一般?

        嫉妒!

        嫉妒使他面目全非!

        嫉妒使他丢失了老师该有的慈爱!

        “是因为前段时间两家公司的矛盾……我朋友都比较担心我,”冲野洋子有些不好意思,“虽然我也知道池先生很忙,邀请他参加这种私人庆祝派对有些不太合适,但还是想着,如果他能跟毛利先生一起过去的话,也正好可以告诉大家不用担心,事情已经过去了……”

        一个邀请,有什么不合适的?

        毛利小五郎刚想下意识地说出这句话、夸海口把池非迟带过去,不过总算没彻底遗忘自己是人家的老师,他可不想拿身份压徒弟去做不愿意做的事,开玩笑可以,要是池非迟真的忙,那他也不能勉强,“他忙一阵子、闲一阵子,最近好像是不怎么有空,这样吧,我帮你打电话问问他,他也住在杯户町,离那里应该不远……”

        “哎?”冲野洋子意外,“池先生也住在杯户町吗?”

        “是啊,”柯南好奇,“洋子小姐不是有给池哥哥寄邀请函吗?”

        “因为我不知道他家里的住址,所以邀请函是直接寄到thk公司的。”冲野洋子笑着解释道。

        柯南顿时明白了,能知道池非迟住址的人肯定不多。

        池非迟背景摆在那儿。

        如果家里佣人、管家一堆,有人去拜访或者去找麻烦都有人应付,但偏偏池非迟一个人住公寓楼,要是有什么偏激人物找上门,还是挺麻烦的。

        虽然他觉得谁去找麻烦谁要倒霉,但被麻烦是很闹心的事,估计也是因为这个,thk公司和真池集团的人都不会随便透漏池非迟的住址,池非迟那家伙也不会随便跟别人说。

        “那也难怪啦,他很少去公司,估计根本没看到邀请函吧。”

        毛利小五郎也没透漏池非迟的住址,拿出手机打电话。

        电话接得很快,是他大徒弟的风格。

        “老师。”

        问候冷淡得不带一点情绪,也是他大徒弟的风格。

        “咳,”毛利小五郎轻咳一声,突然不太确定能把池非迟叫出来了,“非迟,洋子小姐有个朋友要订婚,今晚会在家里举行一个小型派对,地址就在杯户町,洋子小姐在我这里,我们刚打算过去,她说给你寄了邀请函,但你没有回复,我是想问问你,你今晚有没有空?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过去参加派对?”

        冲野洋子侧目看了看,转头对毛利兰低声笑道,“毛利先生面对弟子就像是个严格的老师呢,跟之前和平时的样子都不一样。”

        一瞬间严肃得像个雷厉风行的名侦探,她都觉得意外。

        “是……是啊……”毛利兰看着自家老爸不苟言笑的脸,心里汗了一下。

        不,这大概是被非迟哥的冷淡语气冻到了,所以看起来很严肃……

        “那大概是她寄到公司去了,我没注意,”电话那边,池非迟解释了一句,又问道,“具体在杯户町哪里?我现在在家,是直接过去,还是先过去毛利侦探事务所接您?”

        “不用,我们跟洋子小姐一起过去,在杯户町3丁目百货大楼对面的公寓,你直接过去就可以了,我们在停车场等你。”

        “好。”

        “嘟……嘟……”

        正事说完就挂电话,依旧是他大徒弟的风格。

        毛利小五郎收起手机,转头对冲野洋子笑道,“洋子小姐,他会直接过去,我们也出发吧。”

        这一秒从严肃脸变笑脸,让冲野洋子看得一愣。

        她就说嘛,名侦探怎么可能简单。

        这转变快速又自然的脸色,太厉害了。

        就像以前一样,平时笑哈哈像是没脾气,但破案又严肃得很有气势,要是因为和气的模样,就觉得这位名侦探不着调,那可就错了……

        “真是谢谢您,毛利先生!”冲野洋子一脸诚恳地道谢。

        “哈哈哈,也不是什么大事啦……”

        毛利小五郎笑得更飘了。

        他这徒弟没话说,很给面子。

        改天居酒屋走起,他请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