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464章 主人,好大一只团子!

第464章 主人,好大一只团子!

        “海、海鸥?”光彦瞪大眼睛看着两只海鸥。

        两只海鸥对视一眼,又再次飞走。

        “哎——!”元太伸手要追逐,不过等他反应过来,海鸥已经飞高了。

        五个孩子只能目送海鸥飞向远处,混入了其他海鸥中,再也分辨不出之前过来的是哪两只。

        “我还想摸一下呢!”元太遗憾。

        步美也依依不舍地收回视线,“它们好像很喜欢灰原同学。”

        光彦笑道,“不奇怪啊,因为灰原一直很喜欢小动物嘛……”

        “也因为她是森林公主吧。”柯南偷笑着揶揄。

        灰原哀收回视线,瞥柯南,“某个人是在嫉妒吗?”

        柯南无语,“那有什么好嫉妒的?”

        “你们在说什么森林公主啊?”元太好奇问道。

        “没什么……”灰原哀又转头看了看海鸥飞走的方向,“不是要玩捉迷藏吗?”

        两只海鸥穿过同伴汇聚的地带,一路飞向海面上的一艘游艇,落在甲板上,鸣叫了两声。

        “谢谢,知道了。”池非迟睁眼应了一声,又对非赤解释,“小哀他们到了。”

        两只海鸥停留了一会儿,再度飞向海滩的方向。

        游艇甲板上,一人一蛇继续咸鱼瘫。

        非赤感觉被太阳晒到,往桌子另一边翻滚,不经意瞥见没点反应的钓竿,“主人……”

        不放鱼饵就钓鱼真的没关系吗?

        主人是不是被什么坏心肠的人骗了?

        不过,话到嘴边,非赤还是没忍心打击池非迟,“夏天天气好热啊。”

        “嗯……”池非迟懒散应了一声。

        不知不觉又到了夏天。

        连非赤都没来得及冬眠,冬天就没了。

        “主人……”非赤刚想找个话题继续尬聊,突然发现鱼竿动了一下,又精神了,“有鱼,有鱼!居然真的能钓到鱼耶!”

        池非迟伸手握住鱼竿,下一秒,直接被那边传来的强大力道带飞了。

        飞了……

        非赤呆呆看着池非迟飞向大海,愣了愣,连忙爬下桌子,从栏杆外探头看。

        “哗啦!”

        池非迟落进海里,一直下沉,刚打算往上游,就和一只大眼睛对上了视线。

        海里游着一只庞大的海中生物,黑背,圆眼睛后上有着一块白色椭圆形斑,视线下移,还可以隐约看到雪白的肚皮。

        这是……一只虎鲸。

        鱼钩就在虎鲸嘴里,连着鱼竿的线在海水中飘飘荡荡,飘飘荡荡……

        “嗨?”

        虎鲸出声打招呼,声音清脆娇气,像个没长大的小姑娘。

        池非迟一脸平静地看了看自己对面的大脑袋,松手放了鱼竿,转身往上游。

        “你别怕啊,”虎鲸跟着上浮,“我只是觉得奇怪,为什么有人钓鱼居然不放鱼饵,想把你拽下来看看,我不吃你,你别跑啦……”

        池非迟一直浮出水面,才长长舒了口气。

        居然钓到一只虎鲸……不对,应该说居然被一只虎鲸反钓了,有点刺激。

        甲板上,非赤探头看到池非迟浮到海面上,松了口气,又很快惊奇道,“主人,你脚下有陆地在上升哎!”

        不用非赤说,池非迟已经感觉到了,那只虎鲸从自己下方浮上来了。

        “咻!”

        一道水柱从下方将池非迟冲起。

        池非迟脸色顿时一黑。

        这是把他当玩具了?

        他拒绝戏弄式调戏。

        女人不行,雌鲸也不行!

        抓住游艇的护栏,脱离水柱后立刻翻身,再次往下坠去,蓄力……

        暴力破颜拳!

        “duang~!”

        栏杆边,非赤看得目瞪蛇呆。

        “嘤……”

        虎鲸懵了一下,带着哭腔拍海水,“我没欺负你,你却打我……呜呜呜……你打我……”

        游艇被激起的水浪一步步推远。

        非赤看着站在虎鲸背上的池非迟越来越远,有点急了,“主人……”

        池非迟沉默了两秒,蹲下身,拍了拍虎鲸的背,放轻声音,“好了,别哭,我道歉。”

        他原本还想着,要是这只虎鲸被锤恼了、想吃他,他就咬一口。

        有毒牙在,大概能咬得动,先用毒把虎鲸放倒再说。

        不过这情况……

        还能怎么办?哄呗。

        哄不乖怎么办?再来一记破颜拳。

        锤乖了就没事了……

        锤不乖?那就锤傻,锤傻也就乖了。

        虎鲸不知是不是感知到了池非迟心里的恶劣想法,默了一会儿,委屈道,“好吧……我原谅你,谁让你那么好看呢。”

        池非迟:“……”

        见了鬼,他居然被一只虎鲸撩了。

        而且可能是单身久了,他居然觉得有那么一点点被撩到,差点老脸一红……

        稳住,面不改色。

        “能不能送我去游艇那边?”

        “好,”虎鲸往游艇那边游,语气认真,“其实不怎么疼,但你也不能打我……”

        池非迟嘴角微微一抽,不疼还哭?

        “是,以后不会了。”

        “好吧……”离游艇还有一段距离,虎鲸突然顿住,嗖一下跃出海面,“你、你听得懂我说话?”

        池非迟又飞了。

        飞了……

        “哗啦!”

        在池非迟落水的时候,虎鲸立刻游过去,围着池非迟转圈,“你是族群里新出生的孩子吗?不对啊,你长得那么像人类……”

        栏杆边,非赤眼巴巴看着游艇又被海浪推远,“主人……”

        池非迟憋了口气,在漩涡里浮浮沉沉。

        体型大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人家还真的可以。

        虎鲸发现自己带动的漩涡将池非迟卷下去,连忙停下,游到下面将池非迟托到海面上,又往游艇飘走的方向游,疑惑问道,“现在族群里的孩子都长你这样吗?”

        池非迟躺在虎鲸背上,伸手挡了下太阳,“我20岁。”

        “比我年纪大?”虎鲸反驳,“不可能,你骗我,明明你那么小一只……”

        “我是人类,”池非迟解释,“不过我能跟很多动物交流。”

        “你真的不是我族群里的同胞?”

        “不是。”

        “那你跟我一样厉害哦,你能跟鱼说话吗?”

        “有的能,有的不能。”

        “这样啊……”

        ……

        一分钟后,池非迟总算回到了游艇上。

        “主人!”非赤嗖一下蹿进池非迟怀里,蹭,蹭,蹭,“我还以为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

        池非迟:“……”

        有点想念他家稳重的非墨。

        “哗啦!”

        虎鲸从水里钻进来,头部趴到甲板上,压得游艇晃了晃,往一边倾斜,还不忘感慨一声,“你的船好小啊……”

        池非迟将游艇上的锚放下去,免得又被某只虎鲸弄走或者压翻。

        就他一个人,要多大的游艇干嘛?

        而且这游艇是长度10米的规格,已经不小了好吧?

        非赤钻进池非迟的袖子里,好奇盯着虎鲸,“主人,好大的团子!”

        “这不是大熊猫,”池非迟到桌子旁边收拾地上的杯子和书,刚才那一晃,把他桌上的饮料和书都晃下去了,“虎鲸,又叫逆戟鲸,海里的生物。”

        “你好,小蛇!”虎鲸趴在甲板上打招呼。

        非赤愣了一下,嗖一下钻出池非迟的袖子,一直跑到虎鲸面前,仰头看了看,发现离得太近,对方可能看不到它,又快速移动到虎鲸眼睛前,再次抬头看了看,发现对方可能还是看不到它,后退,后退,后退……

        池非迟收拾了地上的杯子,起身关注着。

        如果起了矛盾,非赤可能一秒就被吞了。

        当然了,他也不比非赤好多少,同样一口没。

        不过看得出来,这只虎鲸的脾气还不错,应该不会有危险。

        非赤退了很长一段距离,支起身,蛇眼直勾勾盯着虎鲸,“你……”

        “我……”虎鲸茫然,“我怎么啦?”

        池非迟顿时反应过来。

        虎鲸能听懂非赤在说什么!

        而非赤之前那么大的反应,可能是因为听懂了虎鲸打招呼。

        一只鲸,一条蛇,可以跨物种交流?

        “你、你……”非赤吓了一跳。

        “我到底怎么了?”虎鲸好奇,“你说啊。”

        “不,不,你……你……”非赤结结巴巴。

        “你们可以沟通?”池非迟帮非赤把想说的话说了。

        “对,对,”非赤一个劲点头,又盯着虎鲸,“为什么我能听得懂你说什么?明明我跟非墨都听不懂对方说话的!”

        “海里也有很多蛇,它们的语言我学会了嘛,”虎鲸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的主人也可以跟我说话、跟你说话啊……”

        非赤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有道理。”

        池非迟收回视线,用冰水涮了涮杯子,倒了一杯冰水,默默喝了一口。

        不,一只虎鲸居然学会了蛇语,一点都没道理。

        不过鲸鱼发出的是超声波,他能听懂也早就不科学了,没法研究。

        “好吧,那自我介绍一下,”非赤也认真道,“我的种族被人类叫做赤练蛇,我的名字叫非赤,这是主人给取的名字,因为我跟其他赤练蛇不一样,我父母身上都有红色、我其他兄弟姐妹也有红色,就只有我是这个样子,而且我的气味跟它们有点不一样……总之,因为我身上没有红色,所以主人给我取名叫非赤。”

        虎鲸静静盯着甲板上的非赤。

        非赤等了一会儿,有些疑惑地歪了歪头,“你呢?是没有名字吗?”

        虎鲸委屈,“没有……”

        “好可怜啊,”非赤口直心快地感慨一句,又很快安慰道,“不过没关系,你不要在意,那是因为你没有主人啊~”

        虎鲸:“……”

        有点扎心,总觉得这条小蛇是在炫耀什么。

        池非迟有点看不下去了,转开话题,“你的族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