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440章 来啊,互相伤害啊【为萌主此处_无银加更】

第440章 来啊,互相伤害啊【为萌主此处_无银加更】

        翌日。

        成田机场。

        一群人往登机处走,外围的人拉着行李箱,中间的人要么戴着墨镜、帽子,要么戴了口罩。

        小田切敏也头发又染成了紫色,戴着自己的紫色墨镜,风风火火走在最前方。

        池非迟等在登机口,依旧一身黑衣,也戴了一副墨镜,一抬眼,就看到呼啦啦一大群人走来,也看到了前方的小田切敏也。

        “我跟你们说啊,”小田切敏也到了近前,假装没看见池非迟,继续笑着跟旁边的人说话,“我早就想带着一大群人,这么走一趟了!”

        这话一出,立刻引起人堆里不少妹子低笑起哄,就连一些年轻男性也跟着笑侃。

        池非迟懂了,收回视线,也假装不认识小田切敏也。

        非赤倒是好奇悄悄探了一下头,“主人,敏也今天很……很……那个词怎么说来着?”

        “春风得意。”池非迟低声说了一句。

        “咦?”

        森园菊人从一旁走来,一身白色便装,脸上同样卡了副墨镜,看了看人群,“你们都到了啊,看来我是最后一个?”

        “没有啊,还有……”一个拉着行李箱的妹子疑惑。

        thk公司里流传最广的就是三个老大了。

        三个年轻的朋友合伙开公司,内部都知道了。

        社长他们见多了,森园菊人也时不时跑去跟妹子聊天,但还有一个最神秘的她们很多人可还没见过呢。

        说好了这次三个老大都会去的呢?

        明明还差一……

        所有人默默把视线移到池非迟身上。

        真要说的话,这里早就等了一个……

        森园菊人见其他人安静转头看池非迟,有些茫然,“怎么了吗?”

        “你,破坏了我们的计划!”小田切敏也故作深沉地瞪着森园菊人。

        其他人顿时懂了。

        “社长!”

        “原来你们是装不认识的人,逗我们玩啊……”

        “讨厌,我还真以为是不认识的人呢……”

        小田切敏也面对指责嗔怪,依旧得意笑着,“这么多人,我可是特地包了一趟去大阪的飞机耶,怎么可能有不认识的人等在这里?”

        池非迟发觉好奇注视的目光有点多,从容顶住,对一群人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最近两天,芙兰特都不需要易容接触目标,他也正好跟公司的人一起出去溜达一下,省得天天待在东京。

        “等会儿进门的人分好了吗?”森园菊人看了看一群人,转头调侃池非迟,“绿川、仓木、小松,三个都是你主张签约的,让你先挑,只能挑一个哦,剩下的都归我和敏也。”

        池非迟:“……”

        好好的娱乐公司集体出行,弄得跟什么似的。

        当初小松未步确实也在他那张名单上。

        毕竟也是唱过柯南主题曲的歌手,他把歌都准备好了,必须挖过来。

        不过,之后他倒是没怎么管了。

        今晚的酒会应该有不少记者守在门口,主办方也在门口准备了红毯通道,森园菊人说的是等会儿谁跟谁搭伴一起进门。

        其他人都习惯了森园菊人有时不太正经的玩笑话,笑眯眯看池非迟。

        “我走后门。”池非迟果断道。

        配合那平静的声音,毫不留情……

        小田切敏也叹了口气,“我听到了一片心碎声。”

        “英国那边有点动乱,只要我这双眼睛被拍到,从酒会出来就可能遇到枪击,你信不信?”池非迟随便找了个理由。

        不管有没有卧底在某个危险组织,他都不想在媒体前曝光自己的脸。

        不仅是他,他便宜老爸老妈差不多是一样的想法,闷声发大财,不声张,少露脸,以免被绑架……咳,相貌被太多人知道,出门要带一群保镖也挺麻烦的。

        而且他也不算瞎说,对他的赏金还没撤,目前只是没人行动了,万一就有一两个脑子抽抽的呢?

        “那边的情况这么严重啊,”森园菊人不开玩笑了,“那要不要让敏也给你安排两个保镖?让他们坐下一趟航班,应该能在酒会开始之前赶到大阪。”

        “那倒不用。”池非迟拒绝。

        要说情况严重,也不算,他老爸老妈稳稳占上风,赢定了。

        要说不严重,生命安全都有威胁,他还好,远离主战场,对方主要是想派两个刺客或者炮灰来偷一下,看能不能影响他老爸老妈,而老爸老妈才真的要注意安全,搞不好出门就会被袭击。

        庆幸主战场在英国吧,至少没有美国那么可怕的‘拥抢文化’。

        ……

        没等多久,一群人又呼啦啦上了飞机。

        反正没有外人,非赤也直接被池非迟带了上去。

        池非迟、森园菊人、小田切敏也就坐一堆,方便说话。

        “你这条蛇一亮出来,能吓跑不少女孩子啊,可不是谁都像我姐一样,看到蛇还敢拎着玩的……”森园菊人有些蛋疼地看了看周围,没女孩子坐他们周围,连男孩子都没有。

        包下的飞机本来也坐不满,现在他们前后左右都空出来了。

        非赤不满探着头,朝森园菊人吐蛇信子。

        意思是它挡了主人的桃花喽?

        不可能是它的原因,它不承认!

        “他们是为了避免听到我们说什么不便被别人听到的话。”池非迟表示这也不是非赤的锅。

        “好吧,好吧……话说,铃木小姐呢?”森园菊人没忘记自己这边还多了一个妹子股东,“敏也,你跟她说过了吧?”

        “她说今天要跟她父亲去别的酒会,就不跟我们一起去了,”小田切敏也看向池非迟,感慨道,“你们这类人真是麻烦。”

        池非迟:“两度嫌疑人。”

        看看谁更麻烦?

        小田切敏也:“……”

        森园菊人顿时笑得像朵花一样。

        小田切敏也:“差点死于蛇毒的被害人。”

        比就比……

        森园菊人脸上的笑僵了僵,看池非迟,“案发现场的常客。”

        来啊,互相伤害啊。

        池非迟摘下墨镜,侧头冷眼看过去,“我又没笑你。”

        森园菊人:“……”

        呃,好像找错目标了……

        侧方,仓木麻衣和小松未步转头盯。

        “真的是紫色耶……”

        前面几排,两个妹子转头盯。

        “紫色?池先生的眼睛?”

        “哇,真的耶……”

        更多的人转回头。

        池非迟:“……”

        后排……后排看不到,不过既然飞机上都是自己人,一群人就欢脱了,干脆全部离开座位、往前排跑。

        在被当成大熊猫围观前,池非迟又戴上了墨镜,低声对小田切敏也道,“公司氛围不错,很有活力。”

        “哎……”

        见池非迟把墨镜重新戴上,飞机里顿时整齐一致的嗔怪叹息。

        “你平时又不去公司找我玩,这次就满足一下大家的好奇心嘛,他们这次来之前就像粉丝见偶像一样期待呢,”小田切敏也替众人吐槽了一句,又问道,“对了,昨天那个案子解决了吗?”

        “自杀。”池非迟道,“四个嫌疑人随便哪个被定罪,她就赢了。”

        小田切敏也一愣,摘下墨镜,一脸感慨,“其实她也不用这样的,等节目播出之后,听我唱一首歌,再定义我是不是叛徒也不迟啊。”

        “她认为你不能去开公司、要一辈子混迹在那种地方,你就该放弃自己的未来去迎合她?”池非迟不留情面道,“她根本没为你想过,只是执着于她自己的幻想,你也没必要纠结。”

        “你就不能让我唏嘘一会儿吗?”小田切敏也无语,“难得有女孩子对我这么执着……”

        “他是担心你太在意,自己难过。”森园菊人也说了句大实话。

        “而且……”后两排有个妹子装出一脸疑惑的模样,“没有女孩子对你这么执着?社长,你是在开玩笑吗?”

        “我们都挺执着的啊!”

        “没错,这里这么多呢……”

        “居然无视我们,好过份哦……”

        “社长,虽然我是男的,但我对你也很执着的!”

        眼看周围又吵闹起来,小田切敏也哭笑不得,“喂喂,安静,安静,公司规定,不许调戏社长!”

        池非迟很清楚,小田切敏也没说出口的吐槽是什么——

        这群妖精!

        吵吵闹闹一路,到了大阪,一群人下了飞机,又入住小田切敏也让人订好的酒店吃午饭,各自回房间休息,做参加酒会的准备。

        “未步,”仓木麻衣出餐厅追上小松未步,悄声道,“能不能陪我出去一下?或者借我一套礼服?”

        “你不是准备了一套墨绿色的礼服了吗?”小松未步疑惑,“我觉得挺好看的,忘了带吗?”

        “不是啦……”仓木麻衣笑容带着一丝尴尬。

        “没关系,我不是英国人,”池非迟从餐厅出来,跟小田切敏也、森园菊人一起路过,“也不是所有英国人都讨厌墨绿色。”

        仓木麻衣:“……”

        Σ(|||▽|||)

        她想换礼服,确实是因为考虑到池非迟的老妈是英国人,担心池非迟有英国人的思想,讨厌墨绿之类的颜色。

        被听到了……

        被看穿了……

        现在该做什么表情好,在线等。

        小田切敏也见仓木麻衣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旁,瞥池非迟。

        敢不敢再直接点?

        啊,不,可能没有比这更直接的了。

        ……

        傍晚,一群人出发,一排车子在即将开业的‘k3酒店’附近停下。

        池非迟下车,远远看了看那边的一大堆记者,戴上墨镜。

        “那我们就从正门进去了,里面见。”小田切敏也道。

        “还好带的人够多,”森园菊人还想着搭伙进门的事,摸着下巴想了想,“怎么搭都行。”

        “你们可以考虑所有人一起进去。”池非迟丢下一句话,关上车门离开。

        小田切敏也想象了一下一群人一起进的画面,顿时一头黑线。

        那明天的报道大概就会是:

        k3饭店开幕酒会,thk娱乐公司社长带人砸场……

        娱乐公司与体育选手是否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