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424章 立场歪了啊,主人!

第424章 立场歪了啊,主人!

        夜里,街灯照亮寂静的道路。

        一辆三层公寓楼前,两辆车前后停下。

        池非迟戴了手套下车,瞥见琴酒也戴了一双手套,抬头看了看天空。

        看来今晚要多待一会儿,不过不用担心遇到意外,应该有乌鸦跟着他,到时候可以帮忙预警。

        昏沉的夜空中,两只乌鸦飞到公寓楼的阳台边缘停下。

        琴酒也抬头看了看,“非墨还没打算出门?”

        “毛已经长出来了一些,大概是觉得没有以前好看,依旧整天待在家里,”池非迟往楼上走,“怎么,不放心?其他乌鸦用来预警也没问题的。”

        琴酒收回视线,没再说什么。

        他又想养两只乌鸦来预警了。

        不过,一想到还要喂养、训练、培养感情……

        算了,需要预警的时候,直接带上拉克就行了,拉克就不用他操心喂养,比较省事。

        三楼一个房间里,伏特加站在书架前,噼里啪啦翻东西,不时看看手里拿的东西,随手丢到身后,翻得气喘吁吁。

        池非迟推开房门,看着一地狼藉,沉默进门。

        无话可说。

        伏特加真的辛苦了,搜查到自己都累成这样……

        琴酒也沉默着跟进门,是他让伏特加先过来的,也没提醒伏特加别破坏现场痕迹的,当时他就应该想到这个后果,现在……

        无话可说。

        “大哥,拉克,你们来了啊。”伏特加暂停了翻箱倒柜的举动,转身打招呼。

        “是这间吗?”琴酒默默无视了地上的狼藉。

        “我刚才给公寓管理员看过照片,已经确认过了。”伏特加道。

        琴酒进门,“没想到她居然背着组织躲在这种地方。”

        “房租事先预付了一年,电话也一直是电话留言,”伏特加认真说明情况,“有邻居说,有时会听到有电话打进来,很快就转进电话留言,可是当我刚要听电话录音的时候,却发现一件怪事……”

        看着伏特加这么认真,池非迟都不好意思说什么了,去被翻乱的书架前看了看。

        生物学、生理学的书籍一堆。

        琴酒也走到书架前,随手拿起一本生物类的书,笃定道,“留言并没有被录音!”

        “哎?”伏特加惊讶,随即‘嗯’了一声,确认了琴酒的推测,“到底是谁会做这种奇怪的事?”

        “很明显,这个公寓不止宫野明美知道、来过,”池非迟走向沙发上坐下,没什么好看的了,痕迹都被伏特加破坏得差不多了,“对于一个打不通、只有语音留言的电话,一直打根本就不是为了通话……”

        “哼,女人毕竟是女人。”琴酒冷笑一声,将手上的书随手丢到身后,反正痕迹都被破坏得差不多了,也不差他这一下,从风衣口袋里拿出一张磁盘,“伏特加,车子里面有电脑,把它拿来,里面有组织新开发的逆向追踪程序,用这东西,20秒就可以追踪到打电话过来的人的位置!”

        “知道了!”伏特加咧嘴笑了笑,转身去拿楼下拿电脑。

        琴酒离开书架前,将磁盘放到桌上,也在沙发上坐下。

        池非迟突然道,“你刚才像个推销卖磁盘的。”

        琴酒瞥了池非迟一眼,仔细想了想是有点像卖碟片的,收回视线,往沙发上一靠,交叠起腿,“至少要让伏特加知道这东西是什么。”

        强行找理由解释一波。

        而这个理由……

        池非迟真的没法反驳。

        等伏特加将电脑拿上来、登了自己的账户、链接了磁盘和电脑,三人就在一旁等。

        “拉克……”伏特加等得无聊,想找点话题,转头看池非迟,一眼就看到冲锋衣外套拉链前搭了个蛇头,噎了一下,“你一直这么带着非赤,有没有被非赤咬过?”

        “没有。”池非迟把非赤拽出来,放在手里盘。

        “咬过其他人吗?”伏特加打量着跟玩具蛇一样的非赤。

        “咬过几个。”池非迟道。

        伏特加果断放弃了伸手的想法,好端端的,他可不想被蛇咬一下,又突然失笑,“对了,你好像对这张易容脸情有独钟啊……”

        “组织里还有一些小老鼠,”琴酒道,“一直看到他用这张脸,那些老鼠多少会觉得这就是他原本的容貌,毕竟一直易容成一个样子是件很无聊的事。”

        “要是你看腻了,我可以换张。”池非迟对伏特加说着,准备动手撕脸。

        伏特加一汗,“啊,不用了,不过你一般都会在脸上套上几层易容吗?”

        “看心情,”池非迟道,“有时候也丢骰子决定,丢到几就准备几层易容。”

        伏特加:“……”

        “看来你今天心情不错。”琴酒突然道,“这么无聊的话题也能聊得起劲。”

        “哎?”伏特加一懵。

        “毕竟这次的目标跟原佳明不太一样。”

        池非迟默认了‘心情不错’的说法。

        虽然他心情不错是因为期待某件事,但从组织的角度来看,雪莉对组织的了解比原佳明多得多,多在逃一天,组织的事就越有可能被其他人得知,能抓到线索当然是好事,他心情好也说得过去。

        琴酒现在不急,是因为料定雪莉从小在组织长大、清楚组织暗藏的情报网很广,不会随便信任其他人,同时,雪莉了解组织的作风,不会随便把其他人拖下水,也就不会随便把组织的事透露出去。

        或许,也有对性格方面的了解……

        琴酒也想到了雪莉的事,“拉克,你在皮斯克家借住的时候,有没有发现皮克斯有什么异常?比如……在跟什么可疑的人来往?”

        “那段时间我在忙着打游戏,又不是随时监视他,”池非迟道,“就我接触下来看,大概是没有。”

        “嗯……”琴酒沉吟了一下,“那次他说他得到了雪莉的消息、并且已经把人抓住了,我和伏特加过去并没有看到雪莉,反而遇到了一个想暗算我的家伙,主动出击这种作法根本不是雪莉的风格,她就只会想逃得远远的,也就是说,当时还有另一个人!”

        “大哥,你是怀疑皮克斯设陷阱算计我们?”伏特加问道,“他为什么这么做?”

        “他确实没有理由这么做,”琴酒道,“我也不觉得他会这么做,那个老头子对组织的忠诚度还是有保证的,只是跟拉克确认一下他有没有问题。”

        “那么……”伏特加若有所思。

        “那就是雪莉那边找了个帮手,”琴酒继续道,“皮克斯没有撒谎,他确实抓住了雪莉,只不过在他不注意的时候,有个家伙救走了雪莉,还埋伏在那里算计我们……”

        池非迟:“……”

        救人的锅,请柯南背好。

        “一个大胆的家伙,”琴酒冷笑着,“他察觉到了皮斯克的行动、瞒着皮克斯救人、还埋伏在那里,也是个聪明的家伙。”

        “不过,那个人做出这种行为……”池非迟顿了顿,“年纪不大,或者对组织了解不多,雪莉没透漏太多,不然不会这么冲动。”

        他不是故意揭柯南的底,而是琴酒肯定能想到。

        “那个女人确实不会对外多说,她没那么容易信任别人。”琴酒认可池非迟的推断。

        “那我们慢慢抓人就行了,早晚能把他们一网打尽……”伏特加咧嘴笑了笑。

        “叮铃铃!”

        桌上的座机电话响铃。

        三人没再交谈,静静听着。

        电话响了两声,跳到了电话留言。

        “我是宫野,现在不在家……”

        同时,电脑里的追踪程序也开始运转。

        “……请在发信音后留下您的姓名和留言。”

        ‘滴’声之后,电话里传出一个语气轻缓的女声。

        “姐姐?是我……”

        池非迟垂眸盯着手上的非赤,嘴角微微扬了起来。

        可以感谢一下现在座机电话的通话音质,听起来跟一般年轻女人的声音没什么区别,分辨不出是不是小孩子。

        伏特加惊讶,不由转头看旁边的琴酒和池非迟,发现两人似乎一点都不意外,双眼同样被头发投下的阴影挡住不少,嘴角同样带着毫无温度的笑……

        嗯?拉克居然会笑?

        看来今天拉克的心情真的很不错……

        他心情也不错,又要逮住一个叛徒了……

        伏特加思绪飘了一下,电话依旧传出女声。

        “后天要参加双塔摩天大楼的开幕典礼……”

        “嘟。”

        电话突然被切断。

        电脑上运行的程序也跳出了‘无法探测’的提示框。

        伏特加一愣,忍不住一拳砸在桌上,“可恶!差几秒就能追踪到了!”

        “叮铃铃……”

        电话突然又响了起来。

        “我是宫野,现在不在家……”

        那边传出按键音,随即,通话切断。

        “电话录音被消除了!”伏特加惊讶,“难道那个女人知道我们在这里?!”

        “不,不会的,”琴酒点了支烟,“她之所以消除电话录音,是不想以后被人听到,她做梦都想不到我们在电话旁边偷听……”

        “偷字有点难听,”池非迟道,“是光明正大地听。”

        不是杠……好吧,就是杠。

        不过‘偷听’这个说法确实难听。

        琴酒失笑,“这么说也对,拉克,你运气还真是不错,正无聊着,叛徒一个接一个地送上门。”

        “她还会打电话过来吗?”伏特加问道。

        “应该不会了,”琴酒站起身,眼里带着慑人的嗜血之意,“不过这已经够了,这次老天好像也站在了我们这边!”

        伏特加也笑了起来,“后天双塔大楼的开幕典礼……”

        “被他们影响得我都有些激动了……”非赤低声嘀咕,感觉自己现在激动不太对,仰头偷偷看池非迟。

        咦?

        等等,主人眼底的情绪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劲?

        那种死死压抑住的、如同看到猎物般的期待……

        立场歪了啊主人!

        池非迟确实期待。

        跟立场无关,就是想看热闹,满足一下自己的恶趣味。

        跟芙兰特那边的长线又操心又无聊,有机会可以看看柯南一脸惊恐的表情,这就够让人期待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