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393章 能不能帮个忙?

第393章 能不能帮个忙?

        目暮十三豆豆眼,又连忙轻咳两声缓解尴尬,“咳咳……总之,问题就出在死者为什么会在玩电玩的时候身亡?”

        “是的……”高木涉一汗,不过还是努力配合自家上司转回正题,“根据游戏厅的人说,当时这里并没有什么特别可疑的人,在发现死者身亡后,池先生就让所有人都留在这里,另外,死者在玩游戏的途中也没有吃过东西,应该不是自杀。”

        “嗯……”目暮十三看向死者戴着的游戏头盔,“这种像科幻片一样的打扮是怎么回事?”

        旁边的店员连忙解释道,“这是虚拟实境的游戏,受到对方攻击时,所受的疼痛会和画面同步传递到玩家身上。”

        “疼痛会同步传递?”目暮十三追问。

        “对,如果被对方踢到护具,疼痛也会同时传递过来,”服务生道,“玩家的手脚也会跟着微微晃动,感觉就像真的在战斗一样……”

        “喂……”目暮十三怀疑道,“难不成他的死因是因为疼痛过剧……”

        “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一个男人嚼着口香糖走上前,“虽然说是疼痛,不过只是轻微震动一下而已,就像行动电话的震动一样,怎么可能会死人?”

        “你是谁啊?”目暮十三问道。

        “我就是在他死的时候跟他对战的人,我可不想因此被当成嫌疑人,”男人说话还不忘嚼了嚼口香糖,“而且刚才挨揍的人是我耶!我的攻击只有两三次起效,亏我还特地嚼了口香糖缓解紧张,没想到……唉,真丢脸!”

        “是这样子吗?”目暮十三转头问毛利兰。

        “是啊,整个场面看起来一面倒……”毛利兰道。

        目暮十三觉得头疼,“这样一来的话,死因到底是……”

        “毒杀,交换……”池非迟看向目暮十三,“目暮警官,请你找法医来进行尸检。”

        刚打算开口提醒‘中毒’的柯南一噎,随即低下头沉思。

        毒杀,他是明白了。

        但交换是什么意思?

        他可不相信池非迟是随口一说,肯定是想到了什么。

        交换什么?交换杀人?交换……

        等等,交换游戏角色?!

        “啊?毒杀?”目暮十三疑惑看着池非迟。

        “尸体面部发青、嘴唇和指甲发绀,窒息死亡,多见于扼死、勒死和非典型缢死的尸体,”池非迟从高木涉口袋里拿出一双备用手套戴上,上前到死者面前蹲下,检查着尸体,“另外,颈浅表静脉怒张,是因为头部血液回流受阻,但是颈部并没有勒痕,也就是说,死者是因呼吸、回流衰竭而死亡,却又不是被人勒死的,那就有可能是某种神经毒素或者降压药物……”

        高木涉看了看自己的口袋,又看了看池非迟手上的手套。

        池先生还真自觉……

        都被池非迟说了,让法医来说什么?

        咳,当然,让法医来进行更准确的尸检还是有必要的。

        “呃……”目暮十三提出疑问,“可是死者并没有吃东西,凶手要下毒,应该是用毒针或者注射器之类的东西,那么死者感觉被扎到,怎么也应该出声或者有别的反应才对啊。”

        “目暮警官,”柯南提醒道,“现在是因为发生了命案,这里的游戏设备都被关停了,之前是很吵的哦!”

        “原来如此,”高木涉了然道,“在那种吵闹的环境下,就算死者发出过呻吟声,也不会被其他人听到,而且这个座椅好像会把手脚都固定住,在游戏开始后,死者轻微挣扎也不会被人发现。”

        “好!请法医来!”目暮十三立刻对另一个警察道,“至少要弄明白死因!”

        “是!”一个警察匆匆出门去打电话。

        朱蒂若有所思地看着柯南和池非迟。

        交换,交换……

        池非迟给的提示,这个小弟弟好像已经懂了。

        “先过滤排查一下嫌疑人!”目暮十三又对高木涉道。

        高木涉压低声音,“可是这里至少有50个人,要过滤排查出嫌疑人恐怕有点困难。”

        “啊!”柯南回过神,“我知道最靠近死者的是哪些人……”

        “不用你来说,”池非迟看向天花板上的摄像头,“有监控。”

        好吧,那确实不用他来说……

        柯南正无语着,在警方去调取监控、周围人开始活动时,突然听到有奇怪的声音,像是金属敲击、又像是摩擦声,一下一下,很轻微。

        “听到了?”

        “嗯?”柯南抬头看着走到身边的池非迟,因为角度关系,只能看到池非迟散落在额前的刘海和侧脸。

        “凶器。”池非迟低声说了两个字,跟着警察一起去看监控。

        喂喂……

        柯南跟了上去,低声道,“那个人确实很可疑,看过监控、排除掉不可能的人之后,应该就可以确定是他了,既然凶器也找到了,那么,让警方调查凶器,说不定……”

        “他故意做了那个动作,你觉得他还会在凶器上留下证据吗?”池非迟低声反问。

        “嗨~”朱蒂伸手抱住池非迟的胳膊,凑近后,笑着低声问道,“你们在悄悄说什么秘密吗?”

        柯南正思考着,看朱蒂一下子凑池非迟那么近,不由一汗。

        这个老师还真是……

        就不觉得池非迟那一身冷气很难接近吗?

        一般人看到池非迟,下意识地就会觉得不能放肆吧……至少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敢跟池非迟‘动手动脚’,哪怕是铃木园子、毛利小五郎,熟悉到现在,也很少跟池非迟有肢体接触,都很规矩。

        该说不愧是美国人,本身很活泼吗?

        池非迟本来想说‘没有’的,不过话到了口边,立刻改为……

        “说凶手。”

        压低声音说的。

        “噢?”朱蒂也学着池非迟压低声音,“你们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吗?”

        “嗯,还差证据,不过……”池非迟声音依旧很低,“园子之前说,你们过来的时候,那个店员刚去收过硬币,对吗?是不是死者坐那台游戏机?”

        “oh,yes!”朱蒂点头。

        柯南一愣,顿时懂了。

        嗯,证据也找到了,应该就在游戏机里。

        池非迟这家伙还是跟以前一样,破案速度快得吓人……

        “能不能请你等会儿帮个忙?”池非迟低声问道。

        柯南疑惑,这个案子需要帮忙吗?

        视线移到朱蒂依旧抱着的池非迟的胳膊上。

        还有,池非迟被人挽着、凑那么近,居然没表现出排斥……

        “什么忙?”朱蒂疑惑,因为声音压低,原本怪异的腔调听着都舒服了不少,“要我帮忙作证吗?”

        “不,我告诉你推理,等会儿你去告诉警方……”池非迟声音平静道。

        柯南一个踉跄,差点来了个平地摔。

        果然是他想多了。

        池非迟这家伙该不会是……

        “为什么?”朱蒂更疑惑了,“你去告诉警方不就可以了吗?”

        “你同意帮忙的话,结束之后我可以告诉你原因。”池非迟道。

        潜台词:不愿意帮忙,就别问了,不告诉你!

        朱蒂考虑了一下,笑着点了点头,“好吧,我同意帮忙!”

        “可以,那么,我把推理告诉你,”池非迟轻声道,“凶手是跟死者对战的那个男人,而死者在对战前就已经死了……”

        “那不可能!在对战当时,死者可是把对手打得……落花流水……”朱蒂的声音低了下去,怔在原地,明白池非迟之前说的‘交换’是什么意思了。

        “他们用了对方擅长的游戏角色。”

        池非迟继续道,“其实被打得落花流水的是死者操作的角色,凶手之所以没有补上最后一击,是因为平局的话,两边的机器上都会显示‘draw’、跳到游戏结束的页面,要是补上最后一击,分定胜负,其他人就会看到死者屏幕上显示‘you    lost’,知道他们交换了游戏角色,也会发现死者从一开始就没动,这就是手法中的陷阱。

        至于凶器,应该是夹在香烟中的毒针,假装要取出香烟,按压软质香烟盒下方,就可以不用手指碰到香烟而让香烟伸出来,之后只要捏住香烟盒用夹在香烟中的毒针刺向死者,也不会在香烟上留下指纹,再之后,将香烟粘上嚼过的口香糖、用纸包起来,丢在地上,等某个人路过踩到后,就可以将凶器带走。”

        朱蒂若有所思,“那么之前响起的那个奇怪的声音,难道就是某个人踩到了夹着毒针的香烟……这样只要让警方去化验口香糖,应该就可以……”

        “不,”柯南忍不住插话,再不说两句过过推理的瘾,等会儿可能就没机会了,“他特地在警方面前嚼了口香糖,就是担心这个手法被看穿后,他成为怀疑对象,利用逆向思维,让人觉得他要是凶手,就不可能在警方面前暴露嚼口香糖的事,所以,我想口香糖和香烟恐怕都是他从烟灰缸里捡来的,就算和他的唾液进行检验比对,也检验不出什么来。”

        “不过,既然死者在对战前就已经被杀害,那么,那一局游戏投的币应该是凶手替他投的……”池非迟道。

        “原来如此,”朱蒂不傻,也反应过来,“之前店员取过游戏机里的钱币,现在游戏机里的钱币不多,警方只要调查,就能在他替死者投的硬币上找到他的指纹,他也没办法说是他以前玩的时候投的币,因为在店员清理了投币箱之后,死者一直坐在那台游戏机前,只有死者会投币使用……”

        “具体的细节,还要根据监控录像和尸检结果进行调整,不过大方向不会错,”池非迟顿了顿,“我想你应该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