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392章 目暮十三:哦,那今天只有你了

第392章 目暮十三:哦,那今天只有你了

        “不过,射击游戏算是朱蒂老师赢了吧?”铃木园子被朱蒂刚才帅酷的动作折服了,眼里冒光,“就像比利小子一样,超酷!”

        “不,不,如果比分数的话,我们两个都一样,并不算我赢了,”朱蒂竖起食指摇了摇,又提议道,“对了,要不要去试试一个更酷的游戏?”

        “好啊,好啊!”铃木园子欣然同意。

        柯南:“……”

        也不知道是谁之前还在背后说人家不好。

        朱蒂带着一行人到了一台附带座位的游戏机前。

        “这个游戏叫超级勇士精神?”毛利兰好奇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文字。

        “我从来没听说过……”铃木园子道。

        朱蒂笑眯眯转头问池非迟,“要不要试试这个?也是一个对战游戏!”

        “不玩。”池非迟直接拒绝。

        这个游戏不适合练过格斗的人。

        面对屏幕上打来的拳头,练过格斗的人只要一专注起来,就会用正常对战的力道反击,哪怕再控制,也绝不可能像其他人那样稍微活动手脚。

        他担心自己不小心就把椅子拆了。

        铃木园子:“……”

        毛利兰:“……”

        拒绝得这么干脆,简直无情。

        “好吧,”朱蒂有些遗憾,感觉池非迟真的是最难接触的一个,又转头问毛利兰,“要不要试着玩一下?”

        毛利兰没有拒绝,坐到了座椅上。

        池非迟没有挤在一旁看,去了挂在墙上的大荧幕前观看。

        毛利兰就只玩了两局,一局追着人机打,一局被挑战的人追着打。

        没多久,一行人就郁闷找到了池非迟。

        “非迟哥,原来你一直在这里看着啊。”毛利兰也转头看大荧幕。

        “那你有没有看到那个讨厌的家伙?”铃木园子愤愤不平道,“就是之前跟小兰对战那个人,你不知道他之前有多过份,把小兰打败之后,居然说小兰坐的是他的专属座位,让小兰让开……”

        池非迟转头看毛利兰之前坐的地方,那里已经坐了一个人,由于戴了游戏头盔,从他这里看不清具体的特征。

        朱蒂偷偷观察着池非迟,发现池非迟不仅神色、连目光都没有丝毫波动,实在有点摸不清池非迟的心理。

        很别扭,就像面对一个机器人一样,但偏偏池非迟是人,活生生的人,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思维。

        而且,就池非迟眼里的神采来看,也不是在神游天外,确实是在看那个男人……

        “在店员去收机器里的钱币的时候,他居然还踢了人家一脚,说人家太磨蹭,”铃木园子继续不满吐槽,“听说被称作什么凯撒大帝,简直就是个小混混嘛,遇到这种人,原本好好的心情都被破坏干净了!”

        “小兰可以找他真人pk,”池非迟给了一个很简便的解决办法,“他不是对手。”

        “呃……”毛利兰一汗,干笑道,“还是算了吧。”

        铃木园子心里的气突然顺了一些,“可以考虑哦,小兰,那个老伯不是说了吗?打败他,你就可以称霸杯户町了。”

        “哦?”毛利兰挽起袖子,看向那个男人坐的位置,“那我……”

        “我是开玩笑的!”铃木园子连忙拉住毛利兰。

        因为游戏输了、两句争执就去把人揍一顿,有点不合适,而且打伤了人会有麻烦。

        她不能怂恿朋友做这种事,只是想讽刺一下那句‘称霸杯户町’而已嘛……

        “我也是开玩笑的,”毛利兰笑着回了铃木园子一句,见铃木园子郁闷,没再继续真人pk的话题,“我们还是先走吧……”

        “为什么?”朱蒂不解。

        “我们去别家玩,反正游戏厅又不止这一家,”铃木园子道,“我才不想见到这种会破坏心情的家伙!”

        “那……”朱蒂走向旁边的座椅,回头笑道,“等我再玩一下这个赛车游戏,玩过了我们就走吧!池先生,要比赛吗?”

        “好。”池非迟也走了过去。

        铃木园子:“……”

        毛利兰:“……”

        柯南:“……”

        这两个电玩迷没救了,估计拖都拖不走。

        在池非迟和朱蒂比赛玩赛车的时候,那边大荧幕上又开始了新的对战对局。

        毛利兰和铃木园子分神关注了一下,周围人也开始窃窃私语。

        “到底是谁要赢了啊,根本没有血条显示。”

        “好像是被打中的次数多了,脸就会越来越青……”

        “还是凯撒大帝占了上风,‘杯户的鲁塔斯’也不怎么样嘛!”

        “挨了一记必杀!看样子他是站不起来了。”

        “要赢的话,还要在他站起来之前,给他致命的一击!”

        “快点打他啊!快!喂,他在干嘛啊?”

        游戏里传出电子音:“当当当,draw!”

        池非迟听到那个平局的声音,也没回头,继续跟朱蒂比赛赛车,跑着最后一段赛道。

        “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笨蛋!”

        “他刚才给他致命一击不就赢了吗?”

        “等等……他的状态好像有点不太对劲耶!”

        “他是怎么了……”

        在议论声中,池非迟也跑完了最后的赛道,没有看屏幕上显示的‘draw’,起身走了过去。

        格斗模拟的座椅上,戴了游戏头盔的男人一动不动,双眼圆瞪,嘴角流出涎水,面色僵硬发青。

        柯南站在一旁抬头看着,见池非迟过来,低声道,“人已经死了。”

        池非迟转头指挥,“小兰,去报警,在警方到来前,任何人不能离开这个游戏厅。”

        毛利兰习惯了毛利小五郎的咆哮式喊报警,一时间还有点不太适应这种冷静版的,不过回过神来之后,还是连忙拿出手机,重重点头,“好!”

        ……

        警方来得很快。

        十多分钟后,目暮十三带着人,风风火火地走进游戏厅。

        “死者在哪里?”目暮十三严肃问道。

        “目暮警官,那边!”毛利兰看向游戏里座椅,“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就坐在哪个模拟格斗的椅子上。”

        目暮十三转头看过去,看到站在那边的池非迟,半月眼走上前,“池老弟,又在案发现场看到你了,那么……”

        左看右看,没有看到另一个瘟神。

        “毛利老师不在。”池非迟道。

        “哦!那今天就只有你了,”目暮十三了然点头,“近年杯户町的犯罪率是比米花町高一点……”

        以前他还觉得池非迟是毛利小五郎传染了,不过现在一看,池非迟貌似比毛利小五郎更瘟神。

        池非迟:“……”

        他怀疑目暮十三是在吐槽他。

        其实被柯南祸害得最多的,不是毛利侦探事务所所在的米花町,而是他住的杯户町。

        绑架案、入室盗窃案、杀人案……

        医院、银行、百货大楼、饭店……

        现在连游戏厅都没能逃过一劫。

        但发生事件真的与他无关,都是柯南这个光之魔人的原因!

        “咳,”目暮十三收回思绪,神色严肃,“池老弟,那么具体的案发经过呢?”

        “不清楚,”池非迟道,“在有人发现他状态不对劲之前,我都在玩游戏。”

        目暮十三深深看了池非迟一眼,转身,离开。

        还侦探呢!

        算了,他问别人去。

        调查的结果,无非就是这个男人是在电玩对战中死亡的。

        “就在快要获胜的时候,那个游戏角色突然停止了攻击,没有再打下去,”毛利兰解释着,看向死者,“之后我们再看他的时候,发现他已经这个样子了……”

        “死者叫做尾藤贤吾,今年21岁,”高木涉低声跟目暮十三汇报调查结果,“没有工作,平时行为不良,在这个游戏厅的口碑也不好。”

        “原来如此,”目暮十三道,“平时就树敌良多呀……”

        “ah——毛利同学,你们和这位警官很熟悉吗?”跟毛利兰站在后面的朱蒂问着,指了指在一旁偷听警察对话的池非迟和柯南,“他们这样偷听警方的调查结果真的没问题吗?”

        目暮十三听到这话,转头看旁边一直跟着他的池非迟和柯南。

        柯南:“……”

        这个英语老师还真是多管闲事。

        不过还好,不是毛利大叔、而是池非迟的话,应该不会因为这些锤他头。

        池非迟:“……”

        也对,他为什么要跟着目暮警官偷听?

        本来他记得大部分剧情、变得索然无味的一案,加快进度解决掉不就行了?

        “目暮警官是我爸爸以前在警视厅工作时的上司,而且非迟哥帮警方解决过一些案子,柯南也经常发现一些别人发现不了的线索,所以警官们对他们比较包容,”毛利兰解释着,见目暮十三看向她们,介绍道,“她是我们学校的英文老师。”

        “英文老师?”目暮十三有些意外。

        “yes!”朱蒂用带着英文腔的日语,积极地自我介绍,“我叫朱蒂-圣提米利翁,请多多指教。”

        “my    name    is    junzou    megure(我的名字是目暮十三).”目暮十三一脸认真,用带着日语腔的英语自我介绍,“i    am    a    japanese    policemen~(我是一个日本警察)”

        池非迟默默抬手扶额,听着这两人奇怪的腔调,真的难受。

        他突然想起威尔逊说的,本来想跟别人练习中文对话,不过人家总是喜欢跟他说英语。

        其实在其他地方也差不多吧,比如现在目暮十三的举动……

        “police?”朱蒂也一脸认真,纠正目暮十三的发音,“要发长音,不要发短音,是policemen才对!”

        “po……po~lice……men?”目暮十三努力模仿,结果腔调更奇怪了。

        “no,no,policemen!ok?”

        “policemen……”

        池非迟:“……”

        他早就知道目暮十三不是个‘正经’警察。

        “警、警官……”高木涉干笑出声,提醒目暮十三现在不是英语课堂时间,他们还要调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