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377章 失踪24小时

第377章 失踪24小时

        岛袋家。

        池非迟翻了一下背包,没找到专门存柯南黑材料的那个u盘,把花名册的照片传到非墨的邮箱。

        【非墨,帮忙保存一下这些照片,我房间左边床头柜最下层抽屉的下方粘了一个u盘,把照片全部存里面,记得加密,另外,厨房灯架上有一个凹槽,里面还有一个u盘,把有‘黑泽阵’名字那张照片再存一遍,记得加密,无论删除、还是复制,都要输入密码。】

        琴酒的黑材料不好找,这张照片勉强算一个,跑来人鱼岛后,居然真的买了号码牌等着抽签,挺有趣的……

        池非迟又把照片传到了和琴酒、伏特加共享的文件里,看了一下,贝尔摩德那边的共享文件夹没有新情报,应该还在偷懒,没做什么调查。

        其他人还不太熟,也没有什么行动需要共享情报……

        将电脑锁屏待机,窃听的音频还要往琴酒那边传,不能关机。

        再清理一下桌子附近的痕迹,趴好,可以顺便养养神。

        ……

        二十多分钟后。

        岛袋君惠带服部平次一行人回家,到了放名册的房间前,看到门开了一条缝隙,心里咯噔一下。

        难道池非迟已经醒了?

        “不会是被人先一步闯进去了吧?”服部平次戒备着,慢慢上前,拉开房间门。

        两只海鸥在里面扑腾着翅膀,几个抽屉都被拉开了大大小小的缝隙,地上除了散乱一地的书册,还有纸片、碎页、羽毛、鸟粪……

        服部平次没搭理海鸥,神色凝重地走进房间,观察着里面的痕迹。

        片刻后,站在门口的远山和叶忍不住出声,“平次?”

        “看起来……”服部平次蹲在柜子前,看了看抽屉上的爪痕,一头黑线地转头瞪着两只海鸥,“肯定是海鸥搞的破坏!而且看样子,它们还有别的同伙,这绝对不是两只海鸥能弄出来的,只不过在我们来之前,其他海鸥已经飞走了!”

        大概是服部平次的目光太凶恶,两只海鸥吓得飞出了房间。

        “啊……”毛利兰有点懵,“海鸥还会搞破坏吗?”

        “一般来说,海鸥不会跑到人家家里来的,”服部平次看向外面暗沉沉的天空,“可能是今天天气很奇怪,而且好像快下暴风雨了,那些海鸥想找地方避雨,某一只发现自己的门没关好,就都溜进来了吧。”

        柯南指着一个纸页、树枝、碎布组成的半成品的窝巢,对其他人道,“我想,它们可能是遇到什么麻烦了,比如之前休息的地方被什么东西给破坏掉了,好像打算找个地方重新筑巢。”

        “会不会是风太大,把它们在悬崖上的巢吹坏了?”岛袋君惠也猜测着。

        “啊?”远山和叶有些担忧地转头看着外面,“那我们现在把它们吓跑了,要是接下来下暴风雨的话,它们该怎么办?”

        “它们面对的风浪比你多得多了,根本不用你担心好不好?”服部平次半月眼吐槽,“而且它们把君惠小姐家弄得这么乱,说不定有什么重要的书都被它们撕了……”

        远山和叶没法反驳,不过就是觉得这么说太没冷漠了一点。

        “君惠姐姐最好去看看其他房间有没有遭殃哦。”柯南好心提醒。

        “啊,对,”岛袋君惠忙道,“那你们在这里找名册,我就去看一下其他房间的情况,关一下门窗,等过来再跟你们一起找……”

        “我去帮忙。”毛利兰忙道。

        “我也是!”远山和叶道。

        刚发生了这么诡异的案子,可能是人鱼做的案,跟着巫女大概会好一点吧……

        “她们还真是喜欢跟君惠小姐在一起啊,”毛利小五郎目送三个女孩子离开,挽起袖子,“赶紧动手把名册找出来吧!”

        这边,服部平次、柯南、毛利小五郎收拾房间,一边找名册,一边顺便把其他书收拢到一边、清扫一下乱糟糟的地面。

        另一边,岛袋君惠提议分头去检查房间,远山和叶跟毛利兰有些迟疑,不过看大家离得都不远,也就答应了。

        岛袋君惠选了通往池非迟所在房间的线路,脱离了两个女孩的视线,一边检查房间,一边朝池非迟所在的房间移动。

        离放名册那个房间近的其他房间里,多多少少都有海鸥停留过的痕迹,越往外围越少。

        岛袋君惠到了一个房间前,先是看了一下门口留的一张烧过的纸页,确定是自己临走时留下来的,也没有人进出过的破坏痕迹,心里松了口气,打开门锁,走了进去。

        池非迟依旧趴在桌子上,手搭在桌边,好像一直没有移动过。

        岛袋君惠上前,将池非迟放倒在地上,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瓶子,将安眠药化好的水给池非迟灌进去,又很快起身,出门,锁门,离开。

        等门外脚步声走远后,池非迟才坐起身,将嘴里的药水吐出来。

        看来岛袋君惠打算让他这么睡下去,也不怕把他药傻了……

        ……

        放名册的房间里,服部平次、柯南和毛利小五郎找了一会儿,终于找到了写着购买号码牌名字的名册。

        “前外务大臣、内阁官房长官、日银总裁……”服部平次看着手里的名册感慨,“一大堆以前负责主导日本政务的大人物啊!”

        “看来大家都想长生不老嘛……”毛利小五郎翻着自己手里的那本。

        柯南也翻着一本,在名册上看到‘宫野志保’这个名字后,疑惑了一下,不过考虑到灰原哀不像那种会追求青春永驻的人,就没怎么在意。

        大概是重名吧……

        “啊!”

        外面突然传来远山和叶、毛利兰的惊叫。

        屋里的三个男人立刻冲了出去。

        毛利兰、远山和叶看到一个很像门胁纱织的人正阴恻恻地盯着这边、很快又不见了,而岛袋君惠去后门那边临时搭建的仓库找了。

        没等一行人找过去,周围的天空突然明亮起来。

        大火将仓库吞噬,熊熊大火照亮了夜空。

        而就在一行人跑到仓库前时,之前放花名册的房间不知为什么,也突然起火了。

        等服部平次和柯南从后门外赶到房间前,整个房间也被笼罩在大火中。

        夜空中有一只飞向远处的海鸥,拉长声音鸣叫,不过视线都聚集在大火上的人都没有在意。

        昏暗的房间里,池非迟听到海鸥的鸣叫,躺下,继续睡觉。

        先不管以后会不会用到,把名册掌握在自己手里也好。

        他不是为了坑柯南,否则也不会特地等柯南看过名册、得到一点线索之后再引火,而是……

        如果名册有什么线索的话,可以去坑fbi的赤井秀一……

        ……

        大火足足烧了一夜,天亮之后才被扑灭。

        池非迟也没怎么睡好,外面太吵了,而且才天刚亮的时候,岛袋君惠又来了。

        这次是以‘长寿婆’的形象偷偷过来,又给他灌了药水,还不忘给他喂点水,害得他差点没把药水含住、直接咽了下去。

        虽然名册烧了、具体名单留了、暂时不想跟别人聊天,但他也不想就这么沉睡过去。

        落入艰难的困境不危险,最危险的境地是丧失了自身的意识和身体掌控权。

        哪怕看出岛袋君惠不会杀人,他也不想把决定自己死活的权利交到其他人手上。

        相比起池非迟,其他人就更惨了,几乎熬了一夜,看着大火熄灭,才稍稍松了口气。

        不过很快,警方从仓库里找到了一具烧焦的尸体……

        “什么?之前仓库里还有人?!”服部平次头皮发炸,心跳都快了不少。

        会是谁?

        失踪门胁纱织?

        还是……

        虽然他相信池非迟能够应付大多数险境,但如果从他和柯南昨天早上醒过来的9点钟算起,池非迟已经失踪超过24小时了。

        就算池非迟被什么情况绊住、没有完全脱离险境,也该想办法试图联系他们了才对,可一直联系不上。

        警方也在山林间、悬崖边、海滩上搜寻过,不仅没见到人,连一点暗号或者痕迹都没有,简直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是,”负责救火的其中一个男人道,“虽然烧得有点焦黑,但还是能看出来戴着眼镜、穿着蓝色的衣服……大概是下落不明的纱织的焦尸吧。”

        不是非迟哥……

        服部平次虽然觉得这么想不厚道,但心里还是松了口气。

        “君惠……”

        长寿婆慢吞吞走过走廊,四处张望,“你在哪里啊?君惠……”

        服部平次一愣,转头问远山和叶,“君惠小姐还没有回来吗?”

        “嗯……”远山和叶皱了皱眉。

        “不行,我不放心,我要跟老婆婆一起去找!”毛利兰跟了过去。

        “我也去!”远山和叶也立刻跟上去。

        只剩下两个人在场,柯南背对着服部平次道,“喂,服部,我记得君惠小姐说过,她之前才刚去本岛看过牙医。”

        “她是这么说过,”服部平次脸色一变,“难道……”

        “如果用她的名字去问的话,应该马上就可以知道是哪家牙医诊所……”柯南道。

        “笨蛋!”服部平次脸色难看地打断,“你在胡说些什么啊?”

        “你别装蒜了!”柯南转过头,脸色沉重地看着服部平次,“你一定也想到了吧,和我一样,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两人没再多说,找到毛利小五郎,让毛利小五郎打电话拜托警察去调查。

        下午,警方那边打来电话——已经找到了那家牙医诊所,对比了焦尸的齿型和岛袋君惠在治疗牙齿时留下的资料,完全吻合。

        服部平次听完毛利小五郎的转述,愣在原地。

        也就是说,那具焦尸真的是岛袋君惠?!

        “不可能的!”

        门外,福山禄郎跪倒在地,崩溃痛哭,“这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