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372章 火是被你吓熄的

第372章 火是被你吓熄的

        火焰中,纸上陆续出现了三个燃烧的数字。

        三,百七,十八……

        后方,海老原寿命一脸喜悦,“太好了!”

        “小、小兰!”旁边,远山和叶也激动地握紧牌子,“我抽中了耶!”

        随着长寿婆进了屋里,屋门关闭没多久,岛袋君惠出来,神色严肃道,“那么,接下来请大家前往人鱼瀑布,儒艮之箭将会在那里发放。”

        ……

        一个小时后。

        人鱼瀑布前的乱石滩上,搭起的架子里点了四个火炬。

        “去年不是两个火炬的吗?”

        “呃……会不会是怕火炬熄了?”

        “你懂什么?之前长寿婆是在向众人展示她的法力!”

        听着周围人的窃窃私语,远山和叶紧张又激动,握紧手里的木牌,“平次,该不会真的有什么神奇的力量吧?那么大的火焰,就算有风吹过去也不会熄灭吧?可是刚才真的一瞬间完全熄掉了……”

        “笨蛋!”服部平次一头黑线,“怎么可能有什么神奇的力量?我看八成是提前动了手脚,就像门上燃烧的字一样,加入了一些化学物品的话,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是这样吗……”远山和叶脸上迟疑,心里已经信了。

        “当然啦!”服部平次突然想到什么,笑着损池非迟,“与其想着什么神奇力量,还不如觉得是非迟哥目光太冷,把火焰冻熄的还差不多!”

        “你太黑了,暗处只能看到眼白,火是被你吓熄的。”池非迟语气平淡地反怼一句。

        服部平次:“……”

        听听,听听!这是人话吗?

        柯南在一旁偷笑,不要看池非迟平时一本正经、有事说事,就不要以为人家不会怼人,某黑皮吃亏了吧?

        “那么,接下来请抽中号码的三位上前。”岛袋君惠站在火炬中间出声。

        “啊,好,”远山和叶笑着钻进拉起线绳后,笑着打招呼,“我要去拿了哦!”

        一旁,一脸冷淡的短发女人也拉了一下线绳,双手插兜走了过去。

        “嗯?”岛袋君惠看了看,大声问道,“还有一位,最后一位不在场吗?”

        门胁弁藏拉了线绳走进去,脸上依旧带着醉意,“是我啦!”

        “咦?”服部平次疑惑,“奇怪了,我还以为那位寿美抽中了呢。”

        柯南左右看看,“周围也没有她的人影。”

        “那个大叔就是门胁小姐的父亲。”池非迟看着场间。

        随着三支儒艮之箭发放完,有村民点燃了烟花。

        烟花升空,照亮了垂直落下的瀑布,也照亮了被吊在瀑布中、被水冲刷得如同一条像逆流而上的人鱼的海老原寿美。

        柯南一惊,立刻上前,拉住岛袋君惠的巫女服袖角,“姐姐你对这座山里的环境很熟悉对不对?能不能带我们过去那里?”

        “啊,请等一下……”之前抽中儒艮之箭的短发女人也跟了过去。

        “君惠,发生了什么事?”人群中的福山禄郎也问道。

        最终,一起去瀑布上方山林间的人,除了柯南、服部平次、毛利小五郎,还有岛袋君惠、福山禄郎和短发女人黑江奈绪子三个本地人。

        池非迟没去,站在一旁点了支烟,拿出手机低头看手机。

        “咦?”远山和叶这才注意到池非迟还站在旁边,“非迟哥,你不去看看吗?”

        “反正他们会把尸体搬下来的。”池非迟说着,默默搜着三年前的报道。

        虽然记得凶手是谁,但一些细节部分他还是要在脑海里完善一下,比如说具体的手法,他还真有些记不太清楚了。

        毛利兰打了报警电话回来,突然想起上次叶才三的事件,笑道,“其实非迟哥可以直接说,我跟和叶不敢跟上去看尸体,担心人都走了,我们会觉得害怕,所以特地留下来陪我们,新一曾经说过,第一现场会留下有很多线索的,不是吗?”

        远山和叶一愣,看向池非迟,“是这样吗?”

        “小兰,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喜欢拆穿人了?”池非迟头也不抬道。

        毛利兰笑眯眯道,“对于非迟哥这种人,就一定要果断直接地拆穿你才行!”

        远山和叶感动又有点不好意思,“谢谢你啊,非迟哥,不过你想去的话,就跟上去看看吧,我会合气道,小兰也是空手道高手,绝对不会让人欺负的!”

        “如果这会影响服部在你心里的地位的话,我立刻就跟上去。”池非迟把报道粗略地看了一下,没多少有价值的东西,干脆收起手机。

        他只是觉得认识一场,刚死了人,留两个女孩子面对大群陌生人不太好,他在这里多少能让她们安心点。

        这是出于朋友的角度考虑,他自己又不想跟上去折腾,如果会影响人家情侣冤家的感情,他以后绝对拉开距离。

        毕竟服部平次和柯南小鬼也是他的朋友嘛。

        他又是没妹子喜欢,干嘛去挖朋友的墙角?

        “哪有……”远山和叶红着脸道,“那家伙在我心里一点地位都没有,而且我也不想你输给他、看他臭屁的样子!”

        毛利兰噗嗤一笑,“和叶,你的心思全都写在脸上了耶……”

        “才没有!”远山和叶羞恼反驳,“怎么可能跟你和你家新一比嘛!”

        池非迟没有掺和两个女孩子的打闹,默默抽烟。

        他还考虑两人的感受,结果两人还在他面前杀狗,不带这样的……

        果然,还是跟安室透、琴酒待一起比较有益身心健康,至少大家明面上都是单身狗。

        其实白马探也行。

        ……

        将近两个小时后,海老原寿美的尸体被福山禄郎抱了下来。

        岛袋君惠、黑江奈绪子、毛利小五郎跟在一旁,没看到服部平次和柯南的人影。

        一个男人扑上去抱着海老原寿美的尸体痛哭,从周围人的窃窃私语中听出,应该是海老原寿美的父亲。

        “小兰,你打电话报警了没有?”毛利小五郎严肃问道,“警方怎么说?”

        毛利兰连忙上前道,“他们说海上的风浪太大,船只没法出航,所以暂时没办法过来。”

        那边,服部平次抱着一个游泳圈,和柯南心满意足地往回走。

        好,一个关键线索到手!

        柯南理着头绪,抬眼,看到跟毛利兰、远山和叶站在一起的池非迟,愣了一下,停下脚步,“那个……服部……”

        “嗯?”服部平次疑惑,也跟着停下脚步,“怎么了?”

        “刚才池非迟那家伙没有跟上去,对吧?”柯南见服部平次还是一脸茫然,索性挑明了说,“我想,他是担心小兰跟和叶留在下面会害怕,所以特地留下来的……”

        “是吗?非迟哥还真是体贴哎!”服部平次感慨。

        柯南:“……”

        (╯ ̄Д ̄)╯╘═╛

        服部这家伙神经太大条了吧?

        就不担心自家妹子被池非迟拐跑了吗?

        反正他是挺担心的,因为……如果他是女孩子的话,大概也会觉得池非迟是个很靠得住、温柔又体贴的人,是个好选择……

        可是一看到有尸体,他就控制不住自己嘛。

        当柯南的时候大概没关系,可以任性一点,等以后变回去了,一定要注意……!

        不过,当前还是要解决危机。

        “和叶很感动,然后就决定……”柯南没有明说,幽幽提醒。

        服部平次愣了愣,懂了,转头看池非迟。

        池非迟发现有人盯自己,转头看到两人在看他,主动走过去。

        服部平次等池非迟走到旁边,才紧了紧怀里抱的游泳圈,一脸别扭,不过还是直视着池非迟,“那个……非迟哥,你可不能喜欢和叶啊!”

        “如果你误会了,以后我跟你们一起去,不留下来了。”池非迟道。

        “呃……”服部平次一愣,听懂了池非迟的意思,一手拿着泳圈,腾出右手尴尬挠头,“我不是那个意思啦,其实你留下来也挺好的……”

        柯南也无话可说,他早就问过池非迟,确认过池非迟没那个意思,都是他自己愧疚造成的不安,不该找池非迟……他有罪,他忏悔。

        不过,大家都是男的,比较好说话,他总不能跑去跟毛利兰说‘你不许移情别恋、不许喜欢池非迟吧’,挺不好意思的……

        “那么,情况调查得怎么样?”池非迟说回正题。

        说到案子,服部平次神色认真起来,“海老原小姐是被绳子勒住、压迫颈部质疑死亡,绳子一端系在她脖子上,另一端系在河案边防止人落水拉起的绳子的木桩上,毛利大叔觉得是寿美小姐在黑暗中落水……”

        “老师的推理……不,猜测就不用说了。”池非迟打断。

        柯南顿时干笑,在背后池非迟真是现实得可以哎,一点面子都不给。

        服部平次神色也复杂了一下,似是想笑,又似是无语,缓了一下,也觉得大叔的猜测说出来也没用,“黑江奈绪子小姐猜测寿美小姐之所以去那么漆黑的森林里,是去找人鱼坟墓,三年前,神社的仓库失火,警方在挪开倒塌的柱子后,发现了一具尸体,因为被两三根倒塌的柱子压住,尸体的骨头被压得粉碎,而且令人惊讶的是,那具尸体没有脚!”

        柯南收回思绪,也认真道,“警方的判断是,那是一具中年女性的尸体,再加上有蜡烛燃烧的痕迹,警方的判断是,在祭典结束后,有人因为没有抽到儒艮之箭,想偷偷去仓库里找找有没有备用在仓库的儒艮之箭,结果蜡烛点燃了仓库,造成了火灾。”

        “不过尸骨没有脚一点,确实匪夷所思,”服部平次思索着道,“原本尸骨被收敛之后埋葬了,但因为有观光客去挖那个墓,想把尸骨偷走,觉得吃了人鱼的骨头跟肉一样能长生不老,所以长寿婆委托一个信得过的人,将那具尸骨挪到了森林中,具体在哪儿,君惠小姐也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