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368章 分析失败,直接放弃

第368章 分析失败,直接放弃

        “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

        琴酒想了想,又补充道,“应该是我和伏特加一起干掉的,这个人怎么了?”

        说了等于没说……

        “没什么,今天服部平次的母亲也来了,她说服部之前还念叨着这次要叫上工藤新一一起去,”池非迟道,“我想到工藤新一的名字在确认死亡的名单上,所以想问问你知不知道……”

        琴酒冷冷一笑,“他想带上工藤新一,恐怕只能去另一个世界找了。”

        “她还说,服部平次之前好像说过,要去毛利侦探事务所找工藤新一,”池非迟轻声继续道,“服部平次的解释是,他猜测工藤新一在忙什么案子,不过工藤新一跟我老师的女儿关系要好,说不定能在毛利侦探事务所遇到……工藤新一的死好像出于什么原因没有被公布出去,服部平次这么猜测也说得过去。”

        “你在毛利侦探事务所见到过工藤新一吗?”琴酒直接问道。

        “没有,要是见到过,我现在也不会这么悠哉游哉地坐在这儿跟你聊了,”池非迟顿了顿,“说不上来是为什么……大概是我最近神经太敏感了,一个死掉的人的名字老是在身边被提起,好像其他人都觉得他没有死一样,让我听得烦躁,不过既然是你和伏特加解决的人,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他不是要卖柯南,只不过在毛利小五郎这群人身边待久了,以他表现出来的能力和敏锐,真要一点怀疑都没有,他本身会显得很可疑。

        琴酒完全不记得工藤新一?

        有这个可能。

        毕竟琴酒狂傲起来是真的傲,但也不妨碍他阴谋论一下。

        比如,琴酒觉得这个失误丢脸,假装不记得,隐藏住这个失误,打算将人找出来之后偷偷解决掉……

        比如,琴酒或许有所察觉,只是在利用这件事钓鱼执法,辨别一些组织成员的心思……

        当然,也有可能是世界意志的影响,强行让琴酒面对柯南占不到便宜。

        具体是什么情况,很难辨别。

        但是不管怎么样,他都要有所动作。

        趁早提出疑虑,以后‘工藤新一’的事惊动到组织,他也能减轻被怀疑的可能。

        之后再出于对琴酒能力的信任,将之丢到一边、不要再追查下去,以免触发‘剧情杀’。

        以后要是被朗姆问到工藤新一,也可以有理由——‘以前好像问过,没功夫去留意一个死人,具体的我没注意’。

        这么一套下来,足以避开大部分人为的陷阱或者阴谋,也能避免突然触发世界意志的某个‘规则’。

        还有,他要假装‘没在意贝尔摩德易容成工藤新一的事、忘了跟琴酒提’。

        要是他提了,等会儿琴酒突然打电话问贝尔摩德知不知道工藤新一,贝尔摩德一下子没警觉到问题的严重性、来句‘不知道’,那他就把贝尔摩德坑惨了……

        “你今晚的状态确实不对劲,就像发觉自己被什么尖刺对准了一样,突然把所有坚盾都竖起来了,”琴酒语气漫不经心,“你该不会又觉得自己摸不透你那位老师,突然敏感过头了吧?实在不放心的话,现在我们就过去静冈,把让你不安的因素解决掉,也比你在这儿胡思乱想强。”

        池非迟看着车窗外沉默,好像真的在考虑琴酒的提议,实则是在分析琴酒到底怎么想的,不过……

        分析失败,直接放弃。

        “你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也别找什么理由,让琴酒知道自己有顾虑,琴酒会自己在心里帮他把理由补充上的。

        比方说,考虑到毛利小五郎和警方的关系,考虑到他会不会因此惹上什么麻烦……

        “你维持这种神经敏感的状态下去,也不是什么好事。”琴酒收回视线,重新点了支烟,懒得去看池非迟,知道不是什么好主意还考虑。

        “我知道,我会调整一下,”池非迟说回正事,“你之前说的事是什么?”

        “吉本荣佑,”琴酒说了一个名字,“你有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最近呼声很高的议员候选人,”池非迟道,“男,32岁,原籍静冈,10年前毕业于东都大学后留在东京,最近的新闻报道很多有关于他热心教育的信息。”

        “这是一个很会钻营的人,”琴酒眼里一丝讥讽,冷声道,“昨天他偷偷跑到人鱼岛去了,还谎称自己近期会去九州考察,他才32岁,可没有必要急着去找什么长生不老的传说。”

        池非迟懂了,吉本荣佑是组织的人。

        “帮忙观察一下他的情况,如果他过去是为了联系不该联系的人,及时通知我,”琴酒把两个发信器递给池非迟,“如果方便的话,把这个放进他的随身物品里。”

        池非迟接过琴酒递来的发信器,“行。”

        这事不麻烦,就是去确认某个人有没有问题,没有问题就当旅游过程中找点事做,出了问题就帮琴酒放个定位装置,让琴酒能锁定对方的动向,之后找人或者清理都方便一点。

        ……

        等伏特加回来,琴酒送池非迟到东京市区边缘。

        池非迟下车后,进了街边百货大楼,出来时已经换了一张脸,也换了件咖啡色的外套,顺便买了个小型的照相机。

        再进另一个人流量不小的酒吧,出来又换了一张脸和一身夸张的装束。

        等经过一条巷子后,换回了自己的脸和日常装扮。

        找到自己的车,池非迟检查车里没问题后,开车前往静冈。

        顺便……

        让非墨确认一下安室透的情况。

        一个人,在住处,吃晚饭……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可以直接打电话过去。

        其实他理解那天安室透为什么火气那么大,他们之间的联络确实不公平。

        他可以确认安室透身边的情况并加以联络,但安室透没法确认他这边的情况,不敢贸然联系他。

        电话很快接通,安室透认出了号码,有些疑惑,“顾问?”

        “吉本荣佑是公安的人吗?”

        池非迟声音放得很轻。

        “那个议员候选人?应该不是,”安室透道,“我没听说过,那个家伙被组织盯上了?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组织的人,背着组织偷偷行动,”池非迟道,“我要去确认他那边的情况,他是不是在跟公安接触?”

        “不是,我这边没有消息,那就别管他了……”

        安室透目光晦暗了一下。

        这么说有点凉薄,不过,如果吉本荣佑是因为掌握了某个信息会被组织清除,或者不想被组织控制而联络了公安,那他说不定会搭把手,把人救下来。

        毕竟,吉本荣佑现在表现得像是个为大众发光发热的议员候选人。

        但吉本荣佑本身是组织的钉子,表里不一,当上了议员才是真的麻烦。

        这个人的安全,不值得池非迟冒着被组织怀疑的风险去做手脚。

        “小心组织的试探。”安室透又补充了一句,提醒池非迟小心这是个考验陷阱。

        “我知道了,我在开车,改天再联系。”

        ……

        等池非迟赶到静冈,跟服部平次联络之后,这边发生的案子也被解决得差不多了。

        一栋住户楼被警方封锁,拉上了隔离带,还有两个警察守在大门处,看到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走来,疑惑了一下,准备拦人。

        “我是名侦探毛利小五郎的弟子,横沟警官也是知道的……”

        池非迟打着电话,跨过隔离带,留下一句话就直接往里走。

        两个警察听到毛利小五郎和横沟警官,下意识地一愣之后,发现人已经从他们旁边过去了。

        “呃,那个……”

        “非迟哥,这边!”

        楼梯口,服部平次朝池非迟挥了挥手机。

        两个警察无语收回视线,好吧,不用确认了,看样子确实是他们横沟警官认识的人。

        既然是毛利小五郎的弟子,估计又是一个侦探吧。

        他们横沟警官跟这些侦探的关系还真是要好,这一晚前前后后都来了三个了……

        池非迟挂断电话,收好手机,走向服部平次。

        “你来晚了,推理已经开始了,”服部平次带路往楼上走,“不过我们也刚到没多久,都怪和叶要去买吃的,害得我都没来得及弄懂这个案子是怎么回事,事情就被那家伙解决了……”

        等在楼梯间的远山和叶听到这句埋怨,不满道,“大家都没吃晚饭,我给大家买点东西路上吃,不可以吗?”

        “我又没说不可以。”服部平次反驳。

        远山和叶低头翻了翻手里拎的塑料袋,拿出一个盒子,递给池非迟,“非迟哥,我买了不少铜锣烧,给,这份是你的。”

        “谢谢。”池非迟接过盒子。

        虽然他不怎么喜欢铜锣烧那种甜,但他赶着过来,也没吃晚饭……

        服部平次刚要自己去拿一份,就被远山和叶‘啪’一下把手打开。

        “不行,我才不给遇到案子就什么都忘了、还要埋怨有帮忙准备食物的家伙吃!”

        “喂喂……”

        池非迟没有等在楼梯间打打闹闹的两人,先一步往楼上走。

        这又是杀狗的一对……

        发生案件的人家大门敞开,还隐约传来说话声,很好辨认。

        池非迟直接走了进去,发现客厅里没人,一个房间里闹轰轰的,过去就看到服部静华用手里的扇子架住了一个女人手里的长刀。

        服部静华用扇子夹住刀刃一带,欺身上前,手里的扇子又打在女人手上,将长刀打落在地,才收好扇子,蹲下身捡起长刀,“怎么?难道你还想杀人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