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365章 老天真的欺负人

第365章 老天真的欺负人

        在池非迟帮非墨、华生重新包扎的时候,灰原哀去看了冰箱回来,“冰箱里有南瓜……”

        池非迟懂了,这是想吃南瓜饭了吧,考虑了一下,“尝尝南瓜馒头?”

        “好!”灰原哀乖巧点头。

        她算是明白了,池非迟不太喜欢做重复的菜,简直是个行走的移动食谱,每次都能吃到不同的菜,太幸福了~

        “哦?”白马探失笑,“早知道过来拜访能尝到非迟哥做的菜,我早就过来打扰了。”

        阿笠博士笑眯眯问道,“白马先生也吃过吗?”

        白马探点头,“是啊,中华料理的川味火锅,一开始感觉很辣,不过越吃越觉得好吃,我之后去中华街找过中华火锅店,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那个配料配方,红子那里有,那天她就问我要了,你要的话可以去找她抄一份,”池非迟帮两只鸟包扎完,起身洗了手去看冰箱,又转头道,“南瓜馒头留着喝下午茶怎么样?中午吃热菜,下午茶吃点心……”

        三个人齐刷刷点头。

        又多一顿点心,美滋滋。

        中午菜,池非迟就选了偏辣味的菜。

        麻辣孜然排骨、麻婆豆腐、酸辣莲藕片、木耳炒杂蔬、海带萝卜汤……

        灰原哀看到几盘放了大量辣椒的菜,懵懵地帮忙盛饭。

        这……

        吃下去不会辣得喷火吗?

        白马探倒是习惯并……期待已久。

        池非迟看到辣椒就想起小泉红子,对灰原哀道,“红子就是魔法美少女,她说想跟你见一见,不过你一直拒绝。”

        灰原哀迟疑了一下,“我不太想出门……”

        “没事,什么时候想见再说。”池非迟没有勉强,这事要讲缘分。

        灰原哀点了点头,虽然知道那是池非迟认识的一个高中女生,在游戏里也聊得来,但真要到见面的时候,她还是觉得那是个陌生人。

        “红子?魔法美少女?”白马探疑惑。

        “她在游戏里的昵称。”池非迟道。

        白马探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又忍住笑,“咳,抱歉,我有点意外……毕竟她那个性格……嗯,魔法美少女……”

        吃过饭,池非迟又着手准备下午茶的点心。

        十二重瓣菊形态的南瓜馒头、冰糖炖雪梨、紫米椰香芒果球、樱花水信玄饼、柠檬芝士蛋糕、椰汁桂花糕、百香果慕斯……一样一小碟,加上红茶。

        白马探也来了兴趣,撸起袖子做了几份蛋挞,“我一直觉得没有五种以上点心的下午茶不叫下午茶,实在忍受不了只有一两种点心的下午茶。”

        阿笠博士干笑,其实是大少爷做久了吧……

        算了,他也学着英国人,悠闲轻松地享受一下有下午茶的下午。

        灰原哀早就收拾好靠窗的桌椅、拿好一本时尚杂志,很专业地准备咸鱼……不,准备享受了。

        “我也有这个习惯,”池非迟认可,他也觉得要么就简单泡杯茶,要么就正式一点,又提醒道,“不要做太甜。”

        白马探疑惑,“会破坏其他点心的口感吗?”

        池非迟:“我不喜欢太甜的东西。”

        他做的点心,包括蛋糕,都不会太甜。

        白马探:“……”

        好吧好吧,迁就一下最辛苦的大佬。

        一个悠闲的下午过去,白马探原本还想问问池非迟知不知道世界顶尖杀手‘蜘蛛’,毕竟那是冲基德来的杀手,不过考虑到‘蜘蛛’这个人的危险性,担心池非迟跑去调查、遇到危险,最后还是没提,带着华生先告辞离开了。

        池非迟原本是打算留在阿笠博士家、一起吃了晚饭再回去的,不过中途收到一封邮件,也带着非墨离开了。

        【回来了吗?这一次宴会怎么样?】

        那一位发来的。

        池非迟离开阿笠博士家,开车到了一条街口停下,才开始回复。

        【很有趣,黄昏之馆是外墙漆脱落之后,可是名副其实的黄金之馆……】

        大概说了一下事情经过。

        没什么好隐瞒的,包括他接触了当下有名的侦探们,了解对方的性格,还有一起诈死的事。

        【那还真是一次有趣的宴会,送你的礼物拿到了吗?】

        【拿到了,非赤很喜欢剑玉。——Raki】

        那一位没再回复,也不知道是不是无语。

        池非迟收起手机,开车回家。

        他说的是实话,今天非赤没跟他去阿笠博士家,就是待在家里玩剑玉……

        等把非墨带回去,就变成了非墨和非赤轮流玩剑玉……

        池非迟回家吃了晚饭,就上了阳台喝酒,跟认识的人发着邮件。

        黑羽快斗:【非迟哥,你家有值钱的宝石吗?我要给你发预告函!】

        池非迟:【没有。】

        黑羽快斗:【……那你家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池非迟:【非赤和非墨。】

        黑羽快斗:【……】

        偷非墨?他还没接近,非墨就叫出声引起池非迟注意了吧?

        偷非赤?能接近,因为非赤可能就等着他接近、准备咬他两口呢。

        要不要考虑用催眠瓦斯先把它们放倒?

        池非迟:【千间降代的心思我早看出来了,也是故意给她暗示要在直升机上动手,你能脱身,而且就算你被抓住了也没关系,在他们看到你真面目之后,我会将嫌疑引到工藤新一身上,你们长得那么像,只要你中途脱逃,他们也没法确认是不是工藤新一。】

        那边,黑羽快斗一愣:【好吧,这次就算了,我坑你一次,你坑我一次,都不严重,扯平……不过,把嫌疑引到工藤新一身上,外面大概就会有人传——名侦探闲暇时是罪犯小偷之类的闲话吧?会不会不太好?】

        池非迟:【没事,他人格分裂。】

        这可是柯南自己承认的……

        黑羽快斗:【呃……那小子得罪你了?】

        池非迟:【不算得罪,不过他也是个该烧死的异端。】

        黑羽快斗:【……】

        咳,咱能不能别提异端……

        池非迟也不单跟黑羽快斗聊,还要回复发简讯的服部平次,用组织平台和邮件的贝尔摩德、琴酒、芙兰特……

        几个页面换个不停,简讯和组织平台还好,能看到之前的信息,不用去找之前对方说了什么,而回复邮件就只能返回、看日期看时间。

        让他看日期?

        池非迟除了沉默,只能沉默。

        9月29日,琴酒发了最近的一些情报,顺便问他要关于程序设计师的调查进度,三封邮件。

        当天他去了黄昏之馆,手机没信号,第二天回来休息就给绿川纱希发邮件问情况,不过日期是……

        8月21日。

        由于邮箱的邮件按时间排序,等绿川纱希回复他,他又要回去翻前面的邮件,在还没来得及清理的已读邮件中,找到那封回复的新邮件转发给琴酒。

        当天,贝尔摩德发来邮件、说闲话聊天,他刚习惯翻到8月份的邮件堆里找未读邮件,一过凌晨,今天到了11月12日……

        这还算好,至少新邮件又排到前面去了,不用再往后翻。

        而在11月12日的今天,芙兰特发了最近的情报汇总,两封邮件。

        池非迟跟黑羽快斗发着邮件,凌晨一过,新邮件的显示日期……

        1月3日。

        好吧,这次依旧不用往后翻,新邮件就在最上面。

        不过,他算是发现了,要是有邮件超过两天没及时回复,特别是对方说‘明天’怎么怎么样这种话的邮件,对他一点都不友好,在完全错乱的日期里跳来跳去,太伤脑子。

        池非迟把邮件回复完、清空邮箱,以免以后翻得头疼、也是为了防止一些带着秘密的邮件被人看到,然后默默起身,回屋,加外套。

        刚才凌晨一过的瞬间,气温从17、18度,一瞬间直降到1、2度,降得他猝不及防、毫无准备。

        贼老天真的欺负人。

        ……

        1月3日。

        大清早,灰原哀就用电脑上了游戏,玩了一会儿,套上厚外套出门,“博士,我出去一下。”

        “哎?”阿笠博士意外挠了挠头,小哀最近很喜欢出门啊,不过多出去走走也好,以前太宅了,他还担心会不会闷出病来。

        半个小时后,米花町一家咖啡厅里,小泉红子进门后看了看,走到灰原哀坐的一桌坐下,含笑看着灰原哀,“小喵?不会是……吃了池非迟那家伙做的辣味中华料理吧?”

        灰原哀无语点了点头,是的,她上火了,早上就感觉不太舒服,想到‘魔法美少女’前段时间说找到专治上火的秘方,不得已,同意了面基……

        “这个送给你,”小泉红子把一个像是御守一样的护身符递给灰原哀,神秘笑道,“熬夜不脱发,吃辣不上火,我早就想送你一个了,记得随身携带哦。”

        灰原哀:“……”

        考虑到之前跟‘魔法美少女’聊天的经历,她同意见面的时候就猜到……事情可能不会太正常。

        算了,体谅病人。

        “谢谢。”

        “不客气,”小泉红子又站起身,连咖啡都没点,又朝门口走去,“那我就先回去了。”

        她就是单纯地想见见游戏里聊得来的人、顺便送个礼物而已,人已经见了,东西也送了,那自然就散了啊。

        没毛病。

        服务生刚上前想问问小泉红子要点什么,结果就看到小泉红子越过他、毫不眷恋地离开了咖啡厅,愣在原地。

        这……

        灰原哀也呆了一下,随即神色恢复平静,默默把护身符收好,低头把果汁喝完,转头对服务生道,“结账。”

        (#-.-)

        是的,她的第一次面基就这么结束了,没有一起逛街,连一起喝杯咖啡聊聊天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