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353章 谁更瘟神还用比吗?

第353章 谁更瘟神还用比吗?

        咚咚……咚……咚……

        非赤等啊等,见池非迟还是没注意到它盯了老半天了,干脆出声道,“主人,你看看我……”

        “你想玩?”

        池非迟见非赤直勾勾看着剑玉,停了下来,将剑玉递过去。

        本来他想教非赤拿剑的,不过一看非赤……

        蛇还能怎么拿?

        算了,丢给非赤自己玩去。

        密室里,非赤用尾巴卷起剑身,专注盯着剑球,蹿起来,拉动线,等剑玉飞起来时,立刻在空中扭着身子转尾巴,将大皿面向上。

        ‘咚’的清脆一声,剑球落到大皿上,滑落下去。

        “好像也不难嘛,哦嚯嚯嚯嚯嚯……”

        “哎呀,失误……再来!”

        “我……再来!”

        池非迟放非赤在一边玩,没再多管,拿起放在格子底的东西。

        一块直径3cm左右的圆形木牌,跟剑玉一样通体漆黑,应该是同一种材质。

        从剑玉以及木牌的手感、气味、色泽来判断,没有上过漆,这种木材本身就是黑色的。

        乌木,而且不是‘黑酸枝’之类的非洲乌木,而是远古时期,原始森林中的树木遭受到地质灾害,将树木深埋缺氧的阴暗地层中,经过大自然长达数千年、甚至几万年的磨蚀造化,而形成的那种乌木。

        一种似石非石、似木非木的植物‘木乃伊’,很坚硬。

        在中华,又被称之为‘阴沉木’,传说中能辟邪的……

        如果给他检验机器,大概还能鉴定出这块乌木是哪里出产的,不过现在条件不够,目前也只能从‘有幽香’这一点,判断应该是楠木阴沉木。

        当然了,阴沉木没那么神奇,不是所有的阴沉木都能沉水。

        楠木阴沉木保留楠木原有特质,以这块木牌的构造和重量,放进水杯里大概会沉,不过放进水池里肯定沉不下去。

        整块木牌没有其他颜色点缀,除了黑还是黑,木牌上雕着简约的乌鸦图案,应该就是乌丸家的家徽。

        木牌顶部还打穿了一个小孔,似乎原本就打算当做饰品坠子来制作。

        如果是项链坠,对于女性来说,3cm直径的圆,似乎大了一点……

        是为男性准备的?

        另外,这块木牌的做工并不算好。

        比起剑玉上的精致裙鸦图,这块木牌像是业务爱好者刻出来的,由于乌木本身质地坚硬,雕刻难,上面有不少雕刻时留下的划痕,抛光也很粗糙。

        总之,不算上乌丸家留下的东西这个噱头,剑玉还有点艺术品价值,大概能值一两百万日元。

        至于这块圆木牌……

        这种东西拿出去,说是黄昏之馆找到的东西,恐怕也会有很多人当成玩笑。

        而剩下那一部分人在脑补成什么宝藏钥匙之类的东西,说不定会找他麻烦。

        算了,都当收藏品收着。

        池非迟收回思绪,把木牌装进口袋里,见盒子里没有其他东西了,才转头看向非赤那边。

        地毯上,非赤用尾巴卷着剑身,蹿起来、提起剑球后,又快速扭身,用尾巴缠着的剑身去接剑球……

        “呀!这次没接到,就差一点点……”

        “我……接!”

        “起来……起来!我接!”

        非赤完全沉迷其中,上蹿下跳,喊着口号,扭成各种诡异的形状,像极了一条被无形大手拎着抖来抖去、拧来拧去的蛇。

        池非迟:“……”

        这到底是非赤在玩剑玉,还是剑玉在玩非赤?

        “我接!接!嗨呀,又没接好,我……嗯?”非赤又一次蹿起来、甩尾巴、扭身子、蹿起来……

        然后被拎住。

        池非迟拎着非赤,把剑玉从非赤缠成几圈的尾巴上取下来,“等回去再玩,该走了。”

        非赤意犹未尽,不过也知道他们消失的时间有点长了,再不出去恐怕会麻烦,“好吧,主人,我已经可以用大皿接球了,中皿有点难,不太好扭……”

        “累不累?”池非迟问道。

        非赤玩剑玉,绝对比人玩剑玉累得多,他看着都累……

        “还好,”非赤钻进池非迟的袖子里,一路嗖嗖往上爬,又在衣领处探头,“很锻炼身体啊,不愧是一种娱乐性的运动!”

        池非迟无话可说,又过去试着推动那个格子,尝试失败,站起身,把之前敲五角星落点的顺序倒过来,敲了一遍。

        咔……

        墙壁上的格子缩了回去,跟之前一样,和墙壁严丝合缝,看不出一点异样。

        池非迟又召唤出一只乌鸦,将剑玉递给乌鸦,等乌鸦用爪子抓稳后,又将乌鸦送回附近的天空中去。

        木牌比较小,装进口袋里也看不出异样,只要放进衣服内侧口袋,别不小心掉出来就行,但以剑玉的大小,就算口袋能装下,也会变得鼓鼓的,一眼就让人看出他在黄昏之馆里找到了什么东西。

        等会儿侦探大聚会,稍有异样就会被察觉,所以剑玉也只能让乌鸦先带出去。

        好在他之前就考虑过‘怎么瞒过那些侦探、把东西带出去’的问题,让两只乌鸦从东京一路跟了过来。

        清理了痕迹,池非迟取下手套,让非赤确认外面走廊上没人后,才开门出去,没急着去一楼,避着摄像头往楼上去,回到自己消失在监控中的那一个房间,再度出门,重新出现在各处摄像头的监控中,继续在黄昏之馆内闲逛。

        ……

        下午6点,小雨依旧淅淅沥沥地下着,天色愈发阴沉。

        一辆白色车子到了黄昏之馆,开进停车处。

        毛利小五郎打开车门,撑开雨伞下车,抬头打量着黄昏之馆,“近看之下,这座黄昏别馆更像一栋鬼屋了啊……”

        “嗯!”柯南撑着自己的小雨伞下车,认可点头。

        如果小兰在的话,大概会害怕吧?还好小兰没来……

        而如果池非迟在的话,大概会一脸冷漠地说‘单家独户,冷清,风水不太好’之类的话吧?

        等等……

        他为什么要去想那个住到哪家、哪家出事,去做客、主人家出事,去参加同学聚会、同楼层都能有人被杀,明明自己就是个瘟神还老是说问题出在他身上的家伙啊?

        就拿上次怀古饭店那个案子来说,如果不是大叔看见美女走不动路、非要跟过去的话,他早就去海豚乐园看表演了,根本不会去那个饭店,跟池非迟那种早就在那里参加同学聚会的人,是不一样的!

        (*-へ-*)

        而且他只接触过死者的朋友、到饭店的时候人也早就死了,池非迟早就在饭店,还看到过死者。

        谁更瘟神,还用比吗?

        “这么老旧的地方,看起来诡异一点也很正常,”一个戴了圆帽、穿着长裙的老妇人打开后座车门,撑伞下了车,看了看旁边的车子,“看起来已经有很多人比我们先到了呢,要不是路上拦到了毛利侦探的车,我恐怕就得走着过来了,到这边来的人可不多。”

        柯南被其他四辆车吸引了视线,撑着伞跑上前看了看,“都是些名贵的进口车耶!”

        “是啊,有宾士、法拉利,还有保时捷……”毛利小五郎也走了过去。

        “都是些麻烦的车子呢。”老妇人感慨道。

        “噢!”毛利小五郎被一辆深蓝色的车子吸引了视线,立刻走过去,喜笑颜开地伸手摸了摸,“这是爱快罗密欧吧?真是酷毙了!”

        “喂,”车上穿着绿色西服、戴着一顶棕色礼帽的的男人打开车门,叼着烟下车,撑开雨伞走上前,“请你不要乱碰我的女人行不行?为了这个泼辣的女人,花了我五年的时间才把它弄到手,要是别的男人随便用脏手碰它,它要是闹起脾气的话,我可吃不消,你应该懂吧?小胡子?”

        毛利小五郎一愣,“小、小胡子?”

        这什么鬼称呼?

        “茂木老弟,好久不见,”老妇人上前,抬起雨伞,帮因为惊讶而放下雨伞的毛利小五郎遮了一下雨,对男人打招呼道,“你也被邀请来参加晚宴了呀?”

        “原来是千间大姐啊!”茂木遥史见千间降代过来,立刻将烟丢到一边的积水里熄灭,一边跟千间降代聊着天,一边往台阶上走,“你也被邀请来了?”

        “是啊,”千间降代也跟了上去,依旧以不急不躁的语气道,“看报纸上说,你一个礼拜前在芝加哥被黑手党枪击了,没事吧?”

        柯南跟在后面,顿时认出了茂木遥史的身份,也是个有名的大侦探啊。

        “那么久的事,我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茂木遥史语气散漫道。

        看得出,两个人的关系很好,千间降代唠叨道,“我看你也该娶妻生子了吧?再过三天,你就满40岁了,不是吗?”

        “那么久之后的事,我哪儿知道啊,”茂木遥史上前敲了敲门,“我目前关心的是,希望能快点吃到一顿丰盛的晚餐。”

        门被打开,女佣鞠躬后,侧身道,“欢迎光临,是毛利先生、茂木先生和千间女士吧?请进。”

        三人和柯南进了门,在女佣的提醒下,把伞放到了门口。

        没能多聊,大上祝善走来,“有没有人啊?”

        “抱歉,失陪一下。”女佣对毛利小五郎等人说了一句,连忙迎上前。

        “我能不能去厨房看一看?”大上祝善问道。

        茂木遥史注意到大上祝善,“那一位好像是……”

        毛利小五郎都认出来了,“他是美食侦探,大上祝善。”

        柯南看着那边,心里疑惑。

        又是一个名声在外的大侦探!

        这次宴会还真是越来越奇怪了,找这么多侦探过来,怎么看都是要发生大事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