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341章 那就不用做笔录了吧?

第341章 那就不用做笔录了吧?

        定金芳雄一汗,连忙辩驳道,“也有可能是犯人用别的方法知道的啊,说不定犯人已经跟了他们很久了!怎么能因为这个,就说我是犯人呢?”

        “是啊,”毛利小五郎点头,“而且受害者的证词,她们说攻击她们的歹徒身高在150厘米左右,这位警卫先生的身高已经到167厘米了耶……”

        “毛利老师,您用来考验我的这个问题,有点过于简单了,”池非迟看向高木涉,“我记得之前高木警官就说过,提供证词的是第一、第三位受害者,她们当时说的是——‘歹徒的身高和她们差不多’,不过,她们被攻击时穿了厚底鞋,而去警局录口供的时候,没有化那么夸张的妆容,自然也就没穿厚底鞋,就算穿了,量身高也会下意识地脱下厚底鞋,所以,她们被袭击时看到歹徒和她们身高差不多,是她们穿了10多厘米的厚底鞋看到的,实际上,她们的身高应该再加上至少10厘米,才是犯人的身高,再加上当时是晚上、犯人又持金属棒敲向受害者的头部,看起来又会高大一些,那么,犯人的身高并不是150厘米,而应该在163厘米左右。”

        毛利小五郎连忙顺着台阶下,挠头笑道,“哎呀,被你看穿了啊,看来这点考验确实难不倒你!”

        这个徒弟还真是顾及他的面子啊。

        他决定了,以后少在心里吐槽池非迟!

        柯南在一旁心里呵呵。

        池非迟看向已经回来的佐藤美和子,“佐藤警官。”

        佐藤美和子点了点头,看向目暮十三,神色认真,“目暮警官,我向交通部详细了解过,一年发生在这个停车场的车祸事故,多惠小姐当时穿了厚底鞋开车,也是引发交通事故的原因,因为她穿了厚底鞋,踩刹车的速度慢了点,所以才酿成大祸,另外……”

        说着,佐藤美和子又转身看向定金芳雄,“一年前死亡的小男孩,因为他父亲酗酒的缘故,他的父母在事故发生前就已经离婚了,他是跟着母亲姓樱井,而根据登记信息,他的父亲就姓定金,一年前,小男孩的父母还坚持穿厚底鞋就是造成车祸的原因,不过法官并没有采信。”

        目暮十三也看向定金芳雄,正色问道,“定金先生,请问你是一年前因车祸身亡的樱井明的父亲吗?”

        定金芳雄脸上的肌肉颤了颤,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是,我是他的父亲。”

        “那么,请你以连续殴打女性案件相关人的身份,接下来配合我们调查,可以吗?”目暮十三严肃问道。

        “不,不用了,”定金芳雄垂下头,轻声道,“她的鞋子和金属棒被我藏在停车场消防箱里,那上面沾满了我的指纹,你们只要仔细找就能找到……”

        目暮十三忙对高木涉道,“立刻去确认!”

        “是!”高木涉敬了个礼,立刻和一个警官过去确认。

        “定金先生,你是承认自己犯下连续殴打女性、且杀死蓝泽多惠小姐的罪行了吗?”目暮十三再度向定金芳雄确认。

        “是,”定金芳雄承认完,像是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气,一下子跪倒在地,声音哽咽道,“我只是想她道歉而已,不要穿厚底鞋开车,向我在天堂的儿子道歉……我……一开始我只是这么想的……”

        “定金先生,在你攻击无辜人的时候,你就只是在发泄自己心里的怨恨、忧愁,满足自己的幻想而已!”目暮十三正色道。

        柯南沉默着,看两个警察上前带着定金芳雄离开,走到池非迟身边,仰头问道,“定金先生算是满足自己的幻想而犯罪吗?”

        如果没有池非迟那通分析,他说不定还会觉得定金芳雄犯案情有可原,心生同情,但……

        一个满足自己幻想而伤害别人的人,他没法同情。

        很难受,只能池非迟在,就能用一些隐藏在深层的‘真相’,让他完全没法产生唏嘘、悲叹、同情之类的心理。

        池非迟沉默了一下,“还不算无可救药。”

        柯南心里感受了些,点了点头,又继续看着池非迟,神色复杂地低声道,“我说你啊……”

        “池先生刚才的表现还真是精彩,”松本清长走上前,也打断了柯南的话,笑道,“又是一个不输名侦探毛利小五郎的侦探呢!”

        “哪里,”池非迟转头看松本清长,“这是各位警官调查的结果,我只是把线索串联一下。”

        “你还真是谦虚啊。”松本清长感慨道。

        “不,这是实话,”池非迟又问一旁的高木涉,“这样的话,就不用我去做笔录了吧?”

        松本清长一懵,笔录?笔录……很重要吗?

        “那个……”高木涉迟疑着看了看目暮十三和松本清长,见松本清长有点懵,果断不再看,只看目暮十三。

        松本警视不够了解池先生啊……

        目暮十三也迟疑了一下,考虑到池非迟每次做笔录都偷懒,而且这次的案子的线索确实是他们调查出来的,没有池非迟的笔录也没什么,干脆点了点头,“池老弟实在没空的话,就不用去做笔录了。”

        池非迟点了点头。

        纵火犯那次,少年侦探团去做了笔录,他说不去,也没人再坚持。

        中本博司那次和怀旧饭店那次,有毛利小五郎,也没让他做笔录。

        这次他又逃票,好像最近都没有什么笔录需要他去做……舒服!

        高木涉心里松了口气,看到一旁的柯南,笑道,“实在需要的话,我们就找柯南好了。”

        柯南:“……”

        (ー△ー)

        这是把他当成帮池非迟做笔录的专员了吗?

        明明毛利大叔这个大人就在旁边,能不能别这么压榨小孩子……

        池非迟抬手拍了拍柯南的脑袋,低头问道,“你之前想说什么?”

        “没什么啦!”柯南仰头笑。

        他之前是想问问池非迟,一直看那么透彻,不会觉得难受吗?

        不过想了想,还是不要问了,池非迟可是‘病人’。

        看得太透彻,说不定也是病因之一。

        他贸然问出来,要是池非迟突然多愁善感、病情严重了怎么办?

        现在福山医生好像出国交流学习,还没有回来,其他医生又不了解池非迟的情况,突然出事了他连合适的医生都找不到。

        算啦,看起来池非迟也没想太多,他就不要提了。

        高木涉和另一名警察找到了凶器和死者的厚底鞋,只等检识课化验出指纹之后,就能定罪了。

        目暮十三带队离开。

        百货大楼外,还等在外面的记者们看到警察带人出来、一些停留在停车场的人也出来了,立刻涌上前。

        “请问,这就是最近连续殴打女性的犯人吗?”

        “听说这一次被攻击的女性死了,犯人这是无差别杀人吗?”

        “警方是什么时候锁定犯人的?是否因为逮捕或者调查不及时,最后才造成一名女性死亡?”

        “各位,犯人已经逮捕,关于这件案子的详情,我们会在调查清楚后公布。”目暮十三压下帽子,带人隔开记者,一路挤过人群上了警车。

        一群记者早就猜到警方不会多说,也不觉得失望,又找上了其他人。

        “这次案子?我不知道啦,我是在百货大楼里买东西,根本没有去停车场……”

        “哦!我过去看了,好像是个年轻人帮忙调查清楚的,大概是个侦探吧……”

        “年轻的侦探?我不清楚哎……”

        “这个我知道,不是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啦,我偷偷听到一个警官跟同事说话,是名侦探毛利小五郎的弟子哦!跟工藤新一比起来怎么样啊?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也很厉害吧……”

        停车场里,池非迟在车里躲了一会儿,等外面的人散了,才开车出去,一路直飙毛利侦探事务所。

        现在是晚上9:47,还有13分钟节目开播,来得及!

        晚,9:58分,一道红影从街口飘来,一个急刹,车轮打着滑,直接滑到一辆黄色甲壳虫车子前面,停稳。

        阿笠博士茫然抬头,差点都没反应过来。

        灰原哀低头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打开车门下车,对同样下车的池非迟道,“还差两分钟开播,赶上了。”

        “是吗……”后座,毛利兰苍白着脸打开车门,勉强笑了笑,“那就好,我去开门,家里还有水果……”

        鬼知道她们这一路是怎么过来的,好几次转弯,她感觉再晚一点打方向盘的话,车子都快冲路边的商店里了。

        后座,铃木园子脸色也有些发白,跟着毛利兰下了车,感觉脚底还有点飘,因为穿厚底鞋,差点摔倒,还好被池非迟手疾眼快地拉了一下,“呃,谢谢你啊,非迟哥……”

        “早知道的话,园子还是坐叔叔的车过来比较好哦?”柯南从副驾驶座上跳下来,语气揶揄。

        他老妈就是个飙车狂魔,他从小到大都习惯了,只要不是上次那种晃得头晕的九十九连弯,他,毫不畏惧!

        铃木园子听出柯南语气中的调侃,握紧了拳头,“要你管啊,小鬼!”

        一群人聚在一起,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看thk公司的节目首播,刚好赶上。

        节目一开始,类似广告时那种有震撼感的画面又出现了,公司名字、‘thk’三个英文字母的图标、报名电话和网址等内容,随着‘咔擦咔擦’的打字音,一一浮现。

        铃木园子顿时乐了,“总感觉像看电影一样呢!”

        灰原哀吃着苹果点头,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