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337章 没有一对情侣是无辜的【为 一只孤单的狗子 加更】

第337章 没有一对情侣是无辜的【为 一只孤单的狗子 加更】

        带着柯南到了毛衣区,铃木园子还在拿着一件毛衣跟毛利兰讨论。

        “小兰,你觉得这一件怎么样?”

        “要是送给京极先生的话,这一件有点太可爱了吧?”毛利兰看了看,转头发现池非迟带着柯南过来,又问道,“对吧,非迟哥?”

        “其实,只要是园子送的,他应该都会喜欢。”池非迟道。

        “这么说也对哦~”毛利兰笑着调侃。

        铃木园子闹了个大红脸,“非迟哥,小兰,我们是来挑毛衣的,你们就快点帮帮忙嘛!”

        “皮肤黑的人要选择简洁干净的图案,简约又好看,过于艳丽的图案会显得黑皮肤更黑,”池非迟道,“另外,纯黑色可以排除掉,他穿黑色的话,远远看去就是一段行走的黑炭,近看也会很有沉闷感,在夜里大概就只能看到眼睛和牙了。”

        毛利兰:“……”

        铃木园子:“……”

        是什么支撑着池非迟,居然可以用这种平淡的语气说出这么毒舌的话?

        池非迟抬眼看了看那件毛衣,用事实证明,自己说话还可以再不客气一点,“棕色和绿色搭配,不仅不适合京极,他穿起来也会很难看。”

        “很、很难看?”铃木园子一汗,果断把毛衣放到一边。

        “避免强烈反光的衣服,避免身上颜色过多,一般不超过三个颜色,避免明亮度和饱和度高的颜色,最后,裸色、驼色、深棕色排除,如果你想看看什么叫‘一言难尽’,可以试试挑这三个色给他穿,”池非迟总结道,“如果不想试,选图案简洁的冷色系。”

        “嗯……”毛利兰左右看看,拿起一件浅蓝色的毛衣,“那这件怎么样?”

        “不行啦,”铃木园子忙道,“要买手织的才行!”

        毛利兰疑惑放下毛衣,“为什么非要手织的不可啊?”

        铃木园子发现自己说漏了嘴,连忙用手捂住嘴巴。

        “园子……”毛利兰想到一个可能,瞥着铃木园子,“难道你……”

        “因为……”铃木园子干笑道,“因为上次我写信给他的时候,不小心在信里说了‘我在为喜欢的人织毛衣’这种话,哪想到织毛衣需要那么大毅力嘛……”

        “原来如此,所以你就想买一件市面上的手织毛衣,当成是你织的送给他啊?”毛利兰声音戏谑。

        “我也没办法啊,”铃木园子不好意思道,“因为我实在找不到台阶下了嘛!”

        “好吧,”毛利兰笑了起来,“看在你勇敢对喜欢的人表白的份上,我可以不把这件事告诉他。”

        “咦?”铃木园子一愣,“我并没有对他说我喜欢他啊……”

        这一下换毛利兰搞不懂了,“什么?你不是在信里写要给喜欢的人织毛衣吗?要是京极他误以为你喜欢别人怎么办?”

        “哎呀,重点就在这里,我就是故意要他紧张一下,”铃木园子双手捧着脸颊,脑补着,“然后再告诉他,‘其实这是我为你织的毛衣’,他一定会开心得不得了!这可是我精心设计的恋爱大作战呢!”

        “可是,要是因为这个,你被他讨厌的话,我可不管哦。”毛利兰半月眼提醒,这个计划怎么看都不靠谱啊。

        “那是因为他沉默寡言啊,我根本不知道我在他心里有多重要,”铃木园子苦恼道,“虽然我知道他会为这件事烦心,但又没有勇气直接开口问他……”

        “可是园子……”毛利兰刚想说话,就被铃木园子打断。

        “那你知道吗?”铃木园子神色认真了一些,“小兰,你知道新一在心里是怎么看待你的吗?”

        毛利兰一怔,脸有点红,“这个……”

        “看吧,看吧,看吧,”铃木园子立刻逼近毛利兰,调侃道,“你果然也很在意这个问题,对吧?你也想问,那你还说我!”

        “我……”毛利兰一阵心虚,脸红着道,“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说我不在意这件事是骗人的啦,可是……”

        池非迟看着柯南的脸快速红透,红得跟螃蟹似的。

        “可是,你想知道又不敢问,大概就是这种心情吧,”铃木园子一脸惆怅,下一秒,瞄着毛利兰,“你的心里肯定很迷惘,想的全是这些事,对吧?”

        “我、我才没有!”毛利兰连忙口不对心地反驳。

        “那个……”柯南红着脸,“小兰姐姐,我想到停车场去找叔叔,跟他一起等你们,好吗……”

        “我也去停车场等你们。”池非迟道。

        两个女孩子聊闺蜜间的话题,他在这儿干站着挺不自在的……

        “啊?非迟哥也要下去吗?”毛利兰有些意外,不过还是道,“那柯南就拜托你了,顺便帮我告诉爸爸,叫他先到百货公司里的通心面馆等我们,我们买好了就过去。”

        池非迟点头,看到铃木园子又拿起一件毛衣,带着柯南转身出门,“园子,我劝你最好别这么做,如果京极在街上看到别的男人穿着同款毛衣,轻一点的后果,他会想到你骗他,严重一点的话,大概会觉得你脚踏两条船。”

        铃木园子一汗,“好、好像是这样……不过,毛衣应该看不出来吧……”

        池非迟没再多说,带着柯南离开毛衣店后,低声道,“狗死的时候,没有一对情侣是无辜的!”

        “嗯?”柯南疑惑抬头看池非迟,脸也不是那么红了,一句好像很有意境的话,也被池非迟这么严肃地说出来,为什么他听着就这么奇怪呢,默默回想了一下,干脆直接问道,“池哥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

        “十八世纪,被誉为‘法兰西思想之王’的法国诗人伏尔泰说过一句话,no    snowflake    in    an    avalanche    ever    feels    responsible,”池非迟道,“‘雪崩来临时,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柯南点头道,“明白啊,雪崩的时候,其实每一片雪花都有责任,用你之前那句话的方式来说,就是‘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我只是不明白,狗和情侣有什么关系?”

        “单身狗,一种自嘲,指我这样单身的人。”池非迟道。

        柯南愣了一下,随即懂了,‘噗嗤’一下笑出了声,“狗是被打击死的吗?”

        “好笑吗?”池非迟幽幽问道。

        柯南依旧在乐,“没有啦……”

        他发现,池非迟不是不懂幽默,只是池非迟的幽默,一般人不懂。

        谁听到这句话,会立刻联想到伏尔泰那句话?

        而如果他不追问,池非迟恐怕也不会解释,就算自娱自乐,也不主动跟其他人分享。

        真是够别扭的……

        池非迟带柯南去停车场找毛利小五郎,又一起离开停车场,准备去通心面馆。

        爱尔兰威士忌没有跟出来,更没有跟到停车场那种地方,只是装作在百货大楼一楼逗留的客人,不时留意他们。

        组织的人,不管怎么样,跟踪技巧不会太差……

        “真受不了,为什么女人买东西和打电话都要那么久。”毛利小五郎戴着毛线帽,裹着厚外套,缩着脖子感慨,一转头,突然看到一个从路边电话亭出来的时髦女人,眼睛一亮,顿时精神了。

        “嗯?”柯南看向电话亭,“里面掉了一支笔哎,会不会是那个姐姐的……”

        毛利小五郎立刻进电话亭、捡起笔,一脸痴相地追上去,“小姐,请留步!你掉了一个东西!”

        就在毛利小五郎的手搭到对方肩上时,女人抓住毛利小五郎的手腕,干脆利落地来了一个过肩摔,直接将毛利小五郎按住。

        “行动!”

        旁边一堆的垃圾袋后,目暮十三气势汹汹地冲了出来。

        随即,高木涉从巷子里跑了出来,路边的两辆车子里也有两个警察快速下车、上前,包围。

        毛利小五郎被一群警察按住,连连喊道,“拜托,拜托,别冲动啊!”

        毛利小五郎吓没吓到,池非迟不清楚,不过,刚离开百货大楼、正打算跟上来的爱尔兰威士忌吓到了……

        他从街边一家店里的小镜面反光中,看到爱尔兰明显怔了一下,随即一副从容模样、改变了原本要过来的路线,直接从后面的街口走过去……

        这倒是意外之喜。

        虽然知道爱尔兰在跟踪他,他就不会露出什么破绽,但老是被人盯着也很烦。

        ……

        5分钟后,街边的咖啡厅。

        池非迟用酒精帮毛利小五郎擦了一下发青的眼眶,顺手在毛利小五郎额头上擦破皮的地方,贴了一个ok绷,“好了。”

        “我说你小子啊,看到老师被欺负,就不会帮忙的吗?”毛利小五郎郁闷道。

        池非迟坐回座位上,脸色依旧从容,语气依旧平静,“我还以为毛利老师骚扰太多女性,警官们终于看不下去了,决定以强制猥亵的罪名逮捕你。”

        毛利小五郎目瞪口呆地看着池非迟。

        听听,听听,这像是徒弟对老师说的话?

        柯南心里偷乐,池非迟是谁都能怼得过的吗?

        大叔也真是的,池非迟能帮忙处理伤口就不错了,要什么自行车?

        乖乖说句‘麻烦你了’不好吗?

        旁边,目暮十三神色严肃起来,“哦?毛利老弟骚扰女性?”

        “怎么会,我没有,别听这小子瞎说!”毛利小五郎一套否认三连,又问道,“不过目暮警官,你们在这里埋伏,是在抓捕什么犯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