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310章 魔物传说的真相

第310章 魔物传说的真相

        听着两人商业互吹,毛利兰感觉脸有点发烫。

        矢仓守雄和三村也立刻加入了商业互吹的大队,什么‘名师出高徒’、‘不愧是名侦探’、‘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之类的话脱口而出。

        柯南听得心里呵呵,有他和池非迟这家伙在,大叔这是要成为世界级名侦探的节奏啊……

        “主人,我去找魔物了,要是她欺负我,你可要帮我啊!”非赤趁着其他人在互吹,溜向池塘边。

        突然发现魔物一点都不可怕,还没有主人可怕……吓不到它的。

        “不好意思……”

        非赤刚离开,女管家就过来了,跪坐,行礼,“各位久等了,请跟我移步饮茶室吧,先去见见宗师。”

        “我就不去了,”池非迟拒绝道,“我的宠物刚才溜进池塘里了,它回来看不到我会乱跑的。”

        “宠物?”女管家疑惑。

        三村小姐汗了汗,她可不希望有蛇乱跑,跑到她身边来,起身道,“池先生的宠物说不定是魔物的同族哦,既然这样的话,池先生就在这里等吧,我们过去就行了。”

        “不好意思啊,”毛利小五郎也没埋怨什么,关键是这个弟子太给面子了,笑眯眯地抬手,搓柯南头,“我弟子的宠物真是太调皮了,跟这个小鬼一样,一不盯紧就跑到别处去玩了。”

        柯南:“……”

        关他什么事啊喂,为什么要拎他出来说?

        还有,他到处跑又不是为了去玩,是为了破案!破案!

        “没关系,”女管家站起身,依旧心平气和,“那池先生就在这里稍等,剩下的各位,请跟我来。”

        一群人离开屋子。

        池非迟依旧坐在原地,拿起手机看了一下琴酒的回复。

        与其去见什么宗师,还不如跟琴酒发发邮件、聊聊天。

        【日本这个继续盯着,有新消息就告诉我,不过你最近好像会有麻烦,有人发布袭击绑架你的赏金了?——GIN】

        【我缺帮手,准备钓鱼。——Raki】

        【你要几个?——GIN】

        池非迟考虑了一下,回复:

        【预计一两个精锐——Raki】

        他说的‘鱼’,是指那些盯上他的那些赏金猎人。

        如果有可用的人才,就把自己当成鱼饵,引过来,逮住,威逼利诱收进队伍。

        琴酒问他要几个,意思是他吃不下的话,有兴趣分一杯羹。

        【你估计大概能有多少鱼?——Gin】

        【10条左右。——Raki】

        这是池非迟计算过的数字。

        看回帖,准备对他动手的人不少。

        不过,如果三、四次行动都没有人能拿到钱,就没人会再接这个赏金。

        除非对方加价,引更厉害的人出手。

        但对方明显不想他死,估计不会再加价,除非局势到了鱼死网破的时候。

        【你打算怎么行动?能不能引出来?——Gin】

        【最近身边没有出现可疑的人,我先自己留意。——Raki】

        【行,你最近在不在东京活动?——Gin】

        【我在静冈参加茶道会。——Raki】

        【别忘了你的体检报告。——Gin】

        【你最近很闲?——Raki】

        【老样子。——Gin】

        【难怪……那一位都不催,就你干着急。——Raki】

        【再见!——Gin】

        池非迟没再回复,给非墨发了封邮件,让非墨给安室透送封信,约个时间见一面。

        “主人!主人!看我发现了什么?”

        非赤在外面大喊。

        池非迟收起手机,起身出去。

        随着太阳偏西,池水不再反射着金芒,澄澈见底,一片青绿。

        非赤游在池面,旁边还跟了20多条蛇,大多是灰白色的。

        一群蛇汇聚在一处,扭动着浮在水面,不时纠缠到一起。

        哪怕池非迟习惯了非赤的模样,看到这一幕都有些头皮发麻。

        “你在池塘里找到的?”

        “是啊,它们是一家!”非赤兴冲冲说完,还不忘扭头对其他蛇介绍道,“这就是我的主人,在人类那里就跟我一样,超帅!”

        “你好。”最粗壮的白蛇朝池非迟打招呼,听声音憨厚雄浑,大概是雄的。

        剩下的几条蛇陆陆续续打招呼,虽然有的结结巴巴,但池非迟观察了一下,只有最小的一条蛇没有出声,其他23条都有一定的灵性,能说话。

        “主人,我们帮个忙吧,”非赤道,“它们不想住这里,想找个水流动多的地方生活。”

        “我们的祖先也住在这里,已经好几代了,如果不是没办法,我们也不想搬家,”白蛇声音憨厚地解释,“大概在我父亲的父亲的父亲的父亲的父亲……的父亲那个时候,我家里本来有一百多条蛇,它们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一起,可是有人在池塘里盖了房子,动工的时候砸死了一半,我的祖先就爬上去,想抗议,结果那个人吓得不敢出门,最后上吊死了。”

        池非迟:“……”

        这就是魔物传说的真相吧……

        “之后房屋闲置下来,然后在我父亲的父亲的父亲……的父亲那个时候,有人搬进去,重新装修,又砸死了很多族人,我的先祖又去抗议,结果那家人搬走了,”白蛇委屈道,“大概过了好多好多年,人类更过份!哦,对了,我不是说你,是说我父亲的父亲的父亲的父亲的父亲遇到的人类,他不仅占了池塘,还把周围的地给圈起来,本来我们族人已经发展到300多条了,结果一群孩子们在岸边玩的时候被那个人发现,那些人居然把那些族人都打杀了,还开始清理池塘里的族人,整整杀了200多条啊!我们家族差点就灭了,最后只剩下三条躲起来了,这才延续了下来。”

        池非迟:“……”

        是挺惨的……

        按照蛇的生命来算,‘大清洗’的时间大概是五六十年前,也就是这座宅院动工的时候。

        这位茶道宗师未必是第一任屋主,但第一任屋主肯定清了不少蛇……

        “这么多年来,我们都没敢过度繁衍,小心翼翼地躲在池塘里,结果去年那座屋子又动工,又砸死了六条蛇,”白蛇叹了口气,“我们想换地方也换不了,出去就会被打死的,时我和内子能躲好,可是我怕孩子们调皮、不小心被发现了,说不定又会迎来一次屠杀,这个地方是真的住不下去了,请您一定要帮帮我们!”

        其他蛇三言两语地吵闹。

        “太可恶了,太可恶了……”

        “这里本来是我们先占据的地方啊。”

        “我们想走也走不了……”

        “好可怕啊,我不想被杀死……”

        “可以,”池非迟答应道,“只要你们信得过我,我带你们找个森林。”

        “当然信得过,我感觉你跟那些人不一样!”白蛇立刻道,“那……”

        池非迟后方隐隐传来说话声,白蛇没再说下去,跟其他蛇一起嗖一下分开游走,躲了起来。

        非赤还茫然留在原地,“它们躲藏的速度真快耶……”

        池非迟扫了一眼池塘,“躲得也挺好的。”

        现在池塘很清澈,他一眼看过去,也就只找到一条圈在湖底灰白色石块后的小灰蛇。

        “什么躲得好啊?非迟哥?”毛利兰疑惑走上前。

        后方,毛利小五郎、柯南、女管家和矢仓守雄也跟了过来,唯独不见之前那个喜欢摇着扇子的三村小姐。

        “嘘——”

        一群蛇齐齐出声,听声音,有的在池塘这边,有的在通往饮茶室的桥梁下。

        池非迟再一次怀疑,蛇一旦有了灵性,性格是不是都跟高冷不占边了,“没什么,我在跟非赤玩捉迷藏。”

        “是吗?”毛利兰笑着蹲下身,对浮在水面的非赤道,“非赤,玩够了该上来了哦。”

        非赤乖乖往上爬。

        毛利兰又看向池塘,感慨道,“池水的颜色真的变了哎,都能看到池塘的底部了。”

        女管家进门后准备烧水泡茶,笑着介绍道,“到傍晚的时候,池水还会变成红色。”

        “花琦太太!”青野木亮一跑了过来,手里还拿着断成两截的钓竿,脸色难看地问道,“这个钓竿怎么会变成这样?!”

        “其实是……”女管家低下头,为难道,“是宗师叫我把它烧掉的。”

        “我就知道……”青野木亮一脸色铁青地转身离开。

        女管家连忙站起身,急道,“您千万别冲动,亮一少爷!”

        “亮一,”矢仓守雄也出声劝道,“你好歹要顾及一下这里的客人吧,有什么事等茶道会结束了再说。”

        “我知道,”青野木亮一下楼,“我只是想把这个钓竿处理掉。”

        矢仓守雄目送青野木亮一离开,才低声感慨道,“宗师真是太过份了,钓鱼明明是亮一唯一的兴趣啊,宗师居然这么对自己的儿子。”

        “那个宗师,他一会儿勃然大怒,一会儿又烧了儿子的钓竿,说是难相处也不为过啊。”毛利小五郎吐槽着,悄悄瞄了池非迟一眼,相比起来,他这个徒弟简直太好相处了。

        “老实说,在那间茶室去年完成的时候,老夫人刚好辞世了。”矢仓守雄解释道。

        “老夫人非常相信那个传说,”女管家也道,“所以一直到最后,都在反对建那间饮茶室。”

        “其实我们这些做徒弟的人,也常常会谈起魔物吃人的传说……”矢仓守雄道。

        “原来如此,”毛利小五郎了然,“看来宗师是因为害怕那个魔物,才会变得喜怒无常的。”

        “不,”矢仓守雄又道,“宗师对那些迷信都抱着嗤之以鼻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