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298章 毛利先生身边的人好奇怪

第298章 毛利先生身边的人好奇怪

        “那个……”

        毛利兰注意到穿着修道服的老妇人路过,转头出声问道,“你好,虽然这个问题有点奇怪,不过还是请问……你知不知道天女尊者的头发是什么颜色的?”

        池非迟:“……”

        为什么非要问这个问题,被他骗过去不好吗……

        老妇人没有想到会有人问这个问题,严肃道,“根据流传下来的记载,天女尊者的头发是如同火焰一般的长发!”

        “啊?”毛利兰印证了一下刚才看到的红色头发,火红的,没错,“那……天女尊者有多高呢?”

        “这个问题我怎么会知道,如果非要说的话,大概是顶天立地那么高吧,毕竟天女尊者可是神明啊!”老妇人看了看车窗外山林间的天女石像,感慨一声,转头问毛利兰,“你问这个做什么?”

        “啊,没、没什么……”毛利兰脸色有点不自然。

        总不能说,他们刚才可能看到天女尊者了吧?

        柯南也觉得匪夷所思。

        红色的头发……

        难道他们刚才真的看到了天女尊者?

        ……

        列车进站。

        一行人没走出车站,迎面一个穿紫色衣裙、黑色长发披洒的女人走来,温和出声问道,“请问,您就是毛利小五郎先生吧?”

        “我是,”毛利小五郎看到女人,眼睛一亮,一脸痴汉样,“真是美人胚子啊!你是来接我们的人吗?”

        “是的,我叫吉野绫花,是堂本观光公司副社长的秘书,”吉野绫花笑着鞠躬,“我已经恭候大驾多时了,请多多指教!”

        “哪里,”毛利小五郎挠头笑,“还要麻烦贵公司招待这两个孩子,真是不好意思,啊,对了,这是我的弟子,我们在路上遇到,他正好过来天部山观光。”

        “你好,我是池非迟。”池非迟朝吉野绫花点头。

        “你好,”吉野绫花笑道,“既然是毛利先生的弟子,那就跟我们一起吧,相信社长很乐意招待各位。”

        池非迟语气冷淡道,“不用麻烦,我已经订了房间。”

        “不好意思啊,这小子的性格就是这样……”毛利小五郎道。

        “没关系的。”吉野绫花脾气似乎一直很好。

        “你好,我叫毛利兰,”毛利兰也出声打招呼,看向柯南,“还有这是暂时借住在我家的柯南。”

        柯南顿时笑眯眯,童音卖萌,“阿姨好~!”

        “不应该叫姐姐吗?”池非迟在凉飕飕地说了一句。

        柯南:“……”

        嗯?等等,他好像忘了什么……

        貌似在昨天,他坑了池非迟就跑……

        这是要开始报复了吗……

        “是啊,你这小鬼还真是不会说话,”毛利小五郎瞥了眼柯南,又转头对吉野绫花笑道,“绫花小姐这么年轻漂亮,当然要叫姐姐啦!”

        “毛利先生您别跟我开玩笑了,我已经28岁了,叫阿姨也对,”吉野绫花弯腰笑着对柯南打招呼,“你好啊,还请多多指教哦,柯南。”

        一群人出了车站。

        车站外已经开起了各种商店,不少观光客聚集,或结伴行走,或张望看风景,或坐在一起吃东西。

        吉野绫花开车送一行人去山上的饭店。

        “这次能请到大名鼎鼎的毛利名侦探亲自莅临本公司,明天举办的那场开幕典礼真是我们的光荣。”

        “别跟我这么客气,”毛利小五郎笑眯眯道,“兔女郎~”

        毛利兰无语,转头看车窗外,突然发现外面挂满了抗议开发的牌子。

        “这些全部是反对空中缆车的字牌啊,”毛利小五郎也转头看了看,神色严肃起来,“看来贵公司这次会找我来,应该不只是单纯的要我出席开幕典礼吧?”

        “是的,”吉野绫花迟疑着,“这点稍后社长会亲自解释……”

        到了山顶的酒店,吉野绫花请毛利小五郎去特别接待室见社长。

        池非迟没有跟去凑热闹,带着非赤和非墨去了房间。

        到了酒店房间里,非赤日常巡视地盘,把所有角落逛了一遍,“这家酒店的房间还真是不错!”

        “嗯。”池非迟也很满意,虽然房间里的颜色单调了点,但无论沙发、床铺,还是面对群山的大落地窗,都很闲适。

        非墨跳到窗前看了看,眼里盈着绿色,看起来也很兴奋,“主人,你问问非赤,要不要出去兜风?”

        “兜风?”池非迟没懂。

        “非墨要带我兜风吗?去!去!”非赤爬上前。

        然后,池非迟懂了……

        非墨所谓的‘兜风’,就是让非赤缠住它,它也用爪子抓住非赤,然后飞出窗户,在空中一阵狂飞。

        见两只宠物在窗外闹腾,池非迟拿出手机,给小泉红子打电话,“红子,我到酒店了。”

        “我在山上,正在找那颗珠子,我也不知道先祖把它放在哪儿了。”小泉红子道,“大概晚一点会去酒店。”

        “要帮忙吗?”池非迟问道。

        “不用,我先找找看,”小泉红子道,“看能量显示,应该就在天女像附近,我找不到再找你帮忙。”

        “行。”

        挂断电话,房门就被敲响。

        毛利兰邀请池非迟去试搭空中缆车。

        池非迟问了一下,只有吉野绫花、堂本观光的副社长和他们四个,也就答应了。

        这个案子他没印象,也不打算掺和进去。

        青柳哲也还没有开始勒索他,明面上,两人没有交集,那么就算之后青柳哲也死了,他也没有杀人动机,而如果碰过面,青柳哲也看到他有什么特殊反应,或者起了重新勒索的心思,绝对会被柯南发现异常。

        现在,最好还是避开青柳哲也……

        非赤和非墨大概是觉得飞行不新鲜,也决定去试试搭缆车的感觉,一个藏在袖子里,一个停在池非迟肩膀上,跟着一起出发。

        不过,上了缆车没多久,一蛇一乌鸦就有些兴趣缺缺。

        只是在一个会移动的大盒子里,靠绳子拉动上山,跟飞行根本没法比好不好……

        缆车的窗户没法打开,只能观景用。

        门在运行过程中,有安全锁,不到终点也开不了。

        唯独头顶有个不大的通风窗口,非墨展开翅膀都比窗户大,也飞不出去,更别说带着非赤飞出去。

        “忍一忍,快到了。”池非迟只能劝道。

        那边,毛利小五郎在恐高症下,闭着眼睛,僵在座位上,低声碎碎念,“是啊,一会儿就到了,一会儿就到了……”

        “嗯?”副社长堂本保则转头问毛利小五郎,“毛利先生该不会是有恐高症吧?”

        “我、我没事,”毛利小五郎脸色僵硬,“不看外面就行了……”

        站在窗户旁的毛利兰见非墨蔫蔫的,疑惑问道,“非墨不喜欢搭缆车吗?”

        “它嫌闷。”池非迟道。

        “也对,”吉野绫花笑道,“鸟类能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飞翔,缆车这种悬空对于它来说,是太无聊了一点,又只能待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觉得闷也很正常,不过前面的隧道很有意思,可以来看看哦,非墨。”

        非墨精神了一点,飞到座位靠背上停下,往窗户外看。

        吉野绫花一愣,随即失笑,“它真聪明啊,能听懂我在说什么吗?”

        “当然了,非墨很聪明的,还有非赤……”毛利兰转头,见池非迟也走了过来,“不过,绫花小姐可别吓到。”

        “什么?”吉野绫花疑惑。

        “非赤是条蛇,也是非迟哥的宠物。”毛利兰笑眯眯看向池非迟外套的领口处,那里悄悄探了一个蛇头。

        池非迟也走到窗户前,看了看外面。

        缆车临近天女石像,没有小泉红子的身影,该不会是跑到隧道里了吧?

        非赤见毛利兰说起它,头往外探了一点,表示自己在这儿。

        吉野绫花之前没注意非赤,不过现在看清了,一时手脚有些发僵。

        突然觉得毛利先生身边的人好奇怪。

        一个冷冰冰的弟子,养乌鸦做宠物就算了,虽然罕见,但也不是没有,不过养蛇就比较奇特了,还把蛇放在身上。

        本来觉得毛利兰是个性格温和、脾气很好的女孩子,似乎也喜欢蛇,看到蛇脸色都不变一下、一脸亲昵,就不怕被咬吗……惹不起,惹不起。

        “绫花小姐?”毛利兰见吉野绫花脸色不对,有些担忧,“你没事吧?”

        “没什么,”吉野绫花回神,无奈道,“真是抱歉,我从小就比较怕蛇……”

        池非迟默默离远了一点。

        吉野绫花忙道,“其实不用这样,我……”

        “没事。”池非迟顺手把柯南拎过去,放到身边。

        柯南:“……”

        要发火就发呗,一言不合就拎他、就像提醒他昨天做了什么,完了又什么都不说、不做,让他心里毛毛的……

        一旁,毛利小五郎强忍着在高处的不适,跟堂本保则谈着正事。

        有村民因为觉得给的钱不够,反对开发,还打电话威胁堂本观光,另外,也有一部分人和当地报纸在宣扬报应、诅咒,让其他村民也跟着担心。

        宁可信其有嘛……

        “啊,隧道到了。”吉野绫花提醒一群人。

        缆车进入隧道,隐约可见下方微弱灯光照射下,通道两侧放了不少石像。

        毛利兰被吓了一跳,“那个是什么?”

        “那是五百罗汉像,”吉野绫花解释,“老实说,我们现在正从上面那座天女像的体内经过。”

        “从体内经过?”毛利兰疑惑,“是不是从神像体内经过,就能得到什么好处啊?”

        吉野绫花道,“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宣传可以这么说。”

        池非迟低头看着下面的罗汉像。

        堂本观光的开发计划是很出彩,不过,把天女像体内凿个洞,让缆车通过,还在里面放五百罗汉像,天女像还真是够倒霉的。

        特别是,当他想到这是小泉红子先祖的雕像,心情就有点微妙。

        也不知道小泉红子看到之后是什么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