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288章 是我的热眼

第288章 是我的热眼

        “里面大概有500万英镑,给你做活动资金。”琴酒锁好地下室的锁,将一把钥匙丢给池非迟。

        池非迟接住钥匙,“你有用就用,我去英国还得两年。”

        “也行。”琴酒没有推辞。

        两人都没怎么在意这笔资金。

        所谓行动经费,正常来说,就是行动所需的花销,衣食住行、伪装潜入的道具花费等。

        核心成员偶尔没任务的一两天,也同样有行动经费,有点‘生活费全包’的架势,贝尔摩德去高档餐厅吃饭也是用行动经费。

        另外,其他人根据情况,大概是有酬劳的,池非迟不清楚……

        因为他没有酬劳,连车子被炸了都不给报销。

        (#-.-)

        不过,杯户町的训练场加安全屋、枪支弹药供应、上牌的车,对于他来说,比钱更难得,就算他一个人能弄来,最后的开销绝对比一辆雷克萨斯sc多得多。

        而这笔行动经费超过一般行动所需的经费很多,对于他和琴酒而言,可以像套寺泉大五的地产一样,用来许诺,或者进行真正的交易,比如购买武装直升机,再或者在某个自己想要什么东西的行动中,给参与成员发钱,另外,去建实验室、去收买某个人……用途大概就是这些。

        当然了,也可以自己扣留着花。

        不过五百万英镑,相当于六亿多日元,他还没放在心上,或者说,再翻十倍他也不在意。

        就算没有真池集团和菲尔德集团的背景,他自己去打赏金,也能打到这笔钱。

        而且作为卧底,要工资也得向公安要,那些从组织得来的活动资金,他最好别用在个人身上,以表示自己不是为了钱或者享受而进行卧底工作。

        至于琴酒那边,也不至于太在意,敲诈两次就有了,钱来得太容易,长久以往,就会觉得钱不值钱。

        当人不缺吃穿、有了比钱更在意的东西时,更是如此。

        钱只是达到目的的过程,而不是最终的目的……

        临上车前,琴酒又转头道,“你体内有一些毒素抗体?”

        “嗯。”池非迟点了点头,组织有他的造血干细胞,想发现抗体不难。

        琴酒没再问下去,上车道,“有抗体也别没事服毒玩,你的检查报告尽快交给那一位。”

        “我有空去医院。”

        池非迟知道琴酒说的是什么。

        采集造血干细胞之后,那一位让他有空去医院复查一下,确认身体没有出什么问题。

        两辆车在街头分开。

        池非迟开着车,沉默思索。

        在码头的时候,琴酒的反应有点过激,相信水无怜奈和伏特加都看出来了。

        琴酒不该这么在意一个人的死活,肯定有别的原因。

        他对于组织这么重要?

        关键应该在于他的穿越,否则柯南里早该出现这么一个人了……

        之前,原意识体的抑郁症已经很严重了,却一直没有人发现,如果没有他穿越过来,大概会在某一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他穿越过来最大的变故,应该就是原本不确定什么时候死亡的人活下来了。

        其他的呢?还有什么东西……

        “主人,你之前到底是怎么了?”非赤从领口探头,之前水无怜奈在,它没探头看,反正隔着衣服影响也不大,池非迟当时的状况它看得一清二楚,“像是眼睛疼,又像是头疼……”

        池非迟收回思绪。

        算了,线索不够,还不如不琢磨。

        将车子停在路边,检查了一下车内。

        虽然不觉得水无怜奈会那么沉不住气,往他车上放窃听器或者发信器之类的东西,但防止意外,还是检查一下比较好。

        检查完车子,池非迟才跟非赤低声说了自己的发现。

        “我的热眼?”非赤有点呆。

        主人之前就已经有毒牙了,现在怎么连热眼都有了,那它以后不是连打游戏……啊呸,协助主人行动的兴趣都没了吗?

        “是我的热眼。”池非迟纠正。

        非赤:“……”

        池非迟找到之前丢在车里的矿泉水瓶,拧开盖子,看了手机上的时间,又喝了两口,闭上眼睛。

        必须弄清楚具体的情况,科学实验不行,那就只能拿自己做人体实验了。

        这一次没有疼痛,脑海里也很快浮现周围的热成像。

        那么,第一次应该是让他的神经或者别的什么东西,适应这种情况,总结说,就是对他身体的改造。

        随着时间流逝,热成像消失。

        池非迟睁开眼睛,看了看手机,大概1分钟,在心里计算了一下加入蛇蜕粉末的量、矿泉水的量……

        转头,看到非赤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大概够用300分钟,5个小时,只能紧急的时候用一下。”

        “只是临时的啊……”非赤心里松了口气,又觉得自己这样有点幸灾乐祸,反思自我了一下,出声宽慰,“没事,主人还有毒牙呢,你的毒牙比我的厉害多了。”

        池非迟想了想,毒牙其实没什么用,他不能真的咬人,会留下齿痕,平时就只是取毒液给牌淬毒,另外……

        牙口比较好,别人咬不动的东西都能咬碎,比如妃英理做的‘炭烧’猪排。

        “对了,主人,”非赤期待道,“既然来了江古田这边,我们去找快斗怎么样?”

        去快斗家蹭住一晚?也好……

        池非迟同意了,不过车不能开过去,顺便还要清理易容,换下沾带了血迹的衣服、烧毁。

        ……

        凌晨5:03。

        黑羽快斗打着哈欠开门,看到门外那个穿着黑衣、帽子压低、一身冷冽气场的人,顿时睡意全无,侧身让开路,“非迟哥,现在是凌晨五点啊,你不会现在还没睡吧?”

        “嗯,行动刚结束。”池非迟带着非赤和非墨进屋。

        “哟,非赤和非墨都来了啊……”黑羽快斗关了门,刚转身,就感觉胳膊一疼,转头,看着咬住他胳膊的非赤,表情顿时木然,“谢谢你的见面礼啊非赤!”

        池非迟翻了翻口袋,“我之前没想过会来找你,没带血清,不过只是瘫一两个小时,应该没关系……”

        “怎么可能没关系,”黑羽快斗声音严肃,抬头,看池非迟的目光幽怨而专注,“非迟哥,你变了,你以前都会为我带着血清的……”

        池非迟忍住一巴掌呼过去的冲动,一脸冷漠地转身,走到沙发上坐下。

        这个戏精!

        “唉,真是太无情了,我可是半夜收留你们主仆的恩人耶,”黑羽快斗去倒了杯水,喝了一口,又转头问道,“对了,我老妈跟你老妈谈得怎么样了?前段时间我在考试,放假之后又跟青子她们去了熊本旅行,忘了给她打电话……”

        “我也没联系上我老妈,”池非迟道,“不过昨天的国际新闻里,有一条的标题是——第三次战书,盯上加奈夫人的神秘怪盗。”

        “哎?”黑羽快斗顿时乐了,端着杯子走到沙发旁,放下杯子,拿出手机坐下,“我最近都没怎么留意国际新闻,嗯……找到了,第三次战书……等一下,还有一些报道……‘神秘怪盗执着于加奈夫人,盗窃宝石又再度归还,最终目的究竟是为情’,噗!什么啊,这些人还真敢猜……”

        “老是盯着我妈偷,也难怪被误会。”池非迟没奇怪。

        他昨天就看到了……

        应该说,他最近都在关注他老妈那边消息。

        没错,黑羽千影已经第三次给他老妈发预告函了。

        前两次,一次是在意大利偷了他老妈的宝石,一次是他老妈去美国的时候,追到美国发预告函,偷了别人送他老妈的名家画作,两次都得手了,两次也都是偷了就归还。

        这是玩上瘾了吗?说好的找他老妈谈他和快斗的事呢?

        “也对,从意大利追到美国,我老妈难得这么执着地追一个人,我得存下来,改天给她看看,虽然她也不会在意就是了……”黑羽快斗乐呵呵地看着报道,“哎?三个小时前有新报道……”

        池非迟拿出手机上网页搜索。

        前天,他老妈回菲尔德集团总部,结果黑羽千影又追到英国,发预告函,要偷他老妈珍藏的怀表。

        嗯……最新消息是三个小时前,他老妈直接将怀表打个包,丢到预告地点的天台上,将警卫全部撤走,还阻止了警方干涉。

        摆明就是一句话——东西送你了,莫烦我!

        “看样子,不是我老妈追得不卖力,是你老妈根本不回应啊,”黑羽快斗笑着调侃,“其实应该偷你家的祖传物之类的,这样才能引起重视啊……”

        “乌鸦嘴。”池非迟忍不住说了一句。

        “嘎?”非墨转头,它好好在这儿蹲着看戏,主人别扯上它啊,它才没那么幼稚……

        黑羽快斗继续刷新闻。

        三分钟前新鲜出炉的网络报道,神秘怪盗取走了怀表,并留下信件,下一次偷菲尔德家祖上传下来的贵族勋章。

        然后……炸了!

        菲尔德家有爵位,那枚勋章也是英国皇室认可并发放的,这可不是针对他老妈一个人的偷窃,往大了说,算是对一个国家非蔑视。

        再之后,mi6介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