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190章 乌鸦只能有一个

第190章 乌鸦只能有一个

        池非迟坐回桌前,看着从洗手间蹦出来的非墨,“也难为你能憋住。”

        鸟类大肠退化,按理来说,是憋不住排便的……

        “我没憋,只是想先轻松一下,再好好谈谈这事!”非墨飞上桌,激动地扑腾翅膀,“主人,请你认真点!我听说有外鸦入侵,就立刻跑过来了,那家伙可是带着其他乌鸦入侵我们的地盘,这绝对不能忍!”

        “他又不可能在这儿待一辈子。”池非迟道。

        “呃……”非墨噎了一下,“这么说也对,不过我感觉自己受到了挑衅啊!话说,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身上一股乌鸦的气息,也黑漆漆的……”

        池非迟平静道,“自己人。”

        “哎?”非墨意外,“那今晚的挑战我们还去不去?”

        “我去,你就不用了。”池非迟起身开窗户。

        非墨顿时蔫了,这么有意思的事居然不带它?

        给主人的挑战哎……

        “那……我过去看戏行不行?”

        “行。”

        ……

        夜,十一点。

        城市灯火通明,杯户图书馆楼顶,一个安保人员从安全通道上楼。

        天台,怪盗乌鸦站在避雷针上,似笑非笑道,“不用魔术的方式出场吗?有些给黑羽盗一丢脸啊……”

        池非迟摘下易容,露出黑羽盗一的脸,又伸手撕下那张黑羽盗一的脸,丢在地上,抬眼看怪盗乌鸦。

        丢脸……丢脸……

        怪盗乌鸦沉默,好吧,池非迟这意思是——

        丢脸就丢脸了,真的把黑羽盗一的脸丢在地上,他又能怎么样?

        本以为有个沉稳的后辈了,没想到隐藏性格也皮得很……

        不过,这小子在易容下还藏了张黑羽盗一的脸,不会早就猜到自己会说什么了吧?

        “抱歉,我对成为魔术师没兴趣,”池非迟看着怪盗乌鸦,“不过魔术师的弟子不一定是魔术师,不是吗,盗一老师?”

        以为戴了礼帽和单边眼镜,就能把脸彻底挡住吗?

        两撇小胡子已经暴露了好不好?

        “你说得没错,魔术师的弟子不一定要成为魔术师……”

        怪盗乌鸦说着,对面大楼天台突然传来同样的声音。

        一个与怪盗乌鸦一模一样的人影站在那边。

        “你是赏金猎人,没有魔术师应有的助手,想要的也很明确……”

        之后是左边大楼、右边大楼、后边的避雷针上……

        一个个人影相继出现,纷纷出声。

        “不过你说错了一点,我可不是黑羽盗一……”

        “你也应该知道易容术的神奇……”

        “我可以易容成任何一个人……”

        “也可以模仿任何人一个的声音……”

        “以任何人的身份出现……”

        “无论是你,还是你的老师……黑羽盗一!”

        池非迟看了一圈,心里感慨魔术的神奇。

        一个顶尖魔术师表演出来更是如此,特别是在这个挂比横行的世界。

        就这么一会儿,四周已经出现了九个怪盗乌鸦,将他团团包围……就像活生生的影分身之术表演!

        对方不是要让他重复魔术,不是让他用更精彩的魔术来打败,只要看穿就行了……

        与其说是挑战,不如说是一种考验。

        如果是魔术手法,最先想到的应该是镜子、投影、假人……

        镜面折射必然会有破绽,大楼之间的细节不同,以他的观察力,很容易看出没有镜子的痕迹……

        投影也是一样,光影的折射再真实始终是光影……

        那么就只有假人了。

        不过,刚才说话的时候,每一个怪盗乌鸦都做了相应的动作,很自然,说话也不像是扩音器传达出来的……

        “怎么样?”身后站在避雷针上的怪盗乌鸦出声,“我这个有趣的小把戏,你看穿了吗?”

        池非迟看着怪盗乌鸦,“一共有十个,九假一真。”

        怪盗乌鸦:“……”

        看穿在他意料之中,但是不是太快了点?

        这个魔术,确实是用了假人道具,不过还要加上魔术师的快速移动。

        每一次说话的都是真人,但说完话留在原地的都是假人。

        一人一句,不停变换方向,也是为了让池非迟快速转头看,因为自身转头时带起的风声,从而忽略魔术师沿绳线快速移动的细微响动。

        如果池非迟攻击任何一个假人,魔术师都会快速移动过去,站在那个假人前面,接下池非迟的攻击。

        越攻击,越能表现出‘分身’的真实性。

        所以……池非迟选择点火,先烧了魔术师的移动途径。

        池非迟走到天台边,找准了一个点,仔细打量后,拿出打火机,点燃。

        隐在黑暗中的透明绳线被点燃,火苗沿着绳线快速蹿开。

        火光在上方留下一个扩散开的蛛网状痕迹,随着绳线被烧光而湮灭。

        就像蛛网状的烟火,亮了一瞬又快速暗淡下去,不过亮起的一瞬,就足够惊艳了。

        池非迟仰头看了看,“不愧是顶级魔术师,就算谢幕也是完美的。”

        他是可以把乌鸦都叫过来,直接暴力揭穿。

        不过这是给自己表演的专场魔术,还是来欣赏一下,再用魔术视角应战比较好。

        “谢谢你的夸奖,”沉默了半天的怪盗乌鸦失笑道,“一个绝对冷静的人知道了魔术手法,要么成为顶尖魔术师,要么成为所有顶尖魔术师最头疼的人……不被华丽的表象所震撼,又知道魔术师常用的手段和常用的干扰方式,要破解实在太容易了,而魔术本身就是九假一真,真的是魔术师和道具,假的是想让观众看到的错觉。”

        池非迟看完蛛网烟火,收回视线,“我是不相信,八年前的大火,不仅把老师的白鸽烧黑成了乌鸦,还能把老师烧多了。”

        怪盗乌鸦:“……”

        鸽子烧黑成了乌鸦?

        这么一脸平静地说笑,果然很黑色幽默……

        不,问题是,池非迟为什么这么执着地认定他就是黑羽盗一?

        难道就不……

        “千影夫人在英国,现在应该在偷我老妈的蓝水晶项链,不可能是她,”池非迟道,“不过老师一家交朋友的方式很特别,习惯先偷了再谈吗?”

        “你觉得我是黑羽盗一,那就这么认为吧,无论表象还是真相,自己认定了,在自己心里就是真的,”怪盗乌鸦跳下避雷针,稳稳落在池非迟身边,轻松道,“而且先表演再交朋友,也是一种好方式,不是吗?至少可以找个不被别人干扰的地方,两个人好好谈谈……对了,我出现的事,对黑羽快斗那小子保密,我还想试试他有多少水准呢。”

        池非迟点头,瞒着黑羽快斗倒是没问题,他也好奇黑羽快斗看到怪盗乌鸦会是什么心情。

        “作为魔术师,面对观众时,就像是站上战场,绝不骄傲、不轻敌,摸透对方的心思,全身上下都高度集中,使尽浑身解数,保持笑容与品行……”怪盗乌鸦转头看着池非迟的冷漠脸,嘴角一抽,努力淡定下来,“好吧,微笑可以不用,不过,无论何时,都不能忘记扑克脸,你有着顶尖魔术师的素质,却不仅是魔术师,的确,魔术是假的,魔法才是真的……”

        “我无所谓,好用就行。”池非迟道。

        怪盗乌鸦笑了笑,拉住衣服一扯,身上变成了一套黑斗篷,那一套黑色版怪盗基德的衣服已经落在了手上,“想成为怪盗乌鸦吗?”

        池非迟沉默了一下,“我是七月。”

        不会是怪盗乌鸦。

        组织的代号就算了,那是潜伏必需,以后可以丢掉,不过真接了这份传承,就得拿一辈子了……

        七月这个代号对于他而言,意义不同,他不会放弃。

        “我也猜你会这么说,”怪盗乌鸦手一抖,黑色礼服里,一群乌鸦飞出,而礼服顿时被蓝色的火焰笼罩,快速烧尽,场面一度显得神奇,“那么,以后怪盗乌鸦就不存于世了。”

        池非迟看着怪盗乌鸦,“为什么?”

        只是被拆穿手法,而他又不打算继承怪盗乌鸦的马甲,不至于这么就自弃马甲吧?

        “那位魔女小姐说,乌鸦只能有一个,你想留下乌鸦七月,那我就放弃怪盗乌鸦,”黑羽盗一的面容笼罩在黑袍下,看不清楚,“不过别担心,我决定试试怪盗暗夜男爵,最近也在驯养一些彩色的鸟,似乎是个不错的决定。”

        没有了怪盗乌鸦,也可以有怪盗暗夜男爵吗?

        池非迟放心了,“乌鸦只能有一个,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魔女小姐也不知道,”黑羽盗一笑道,“不过她说自己没有再使用乌鸦,我想是这个意思,所以就过来了。”

        池非迟:“……”

        懂了,也就是说——

        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觉得好玩,就过来了,你能揭穿手法,那我就按我理解的意思,自弃马甲。

        大佬就是大佬,换个马甲都这么随心……

        天上,黑羽盗一放飞的乌鸦被包围了。

        非墨带着大群乌鸦,揍了一顿,威逼利诱,完成收编。

        空中黑色羽毛飘飘扬扬,黑羽盗一笑了起来,“看来我理解的没错,你的乌鸦很霸道。”

        “我想学个魔术,”池非迟没有接那句话,直白道,“笔记里没有基本魔术,还有几个只是猜想。”

        “那你想学什么?”黑羽盗一转过头。

        “变出鸽子的魔术,”池非迟抬头看着空中乌鸦群,“或者说……变乌鸦。”

        “明天开始特训,”黑羽盗一跃下天台,“我会在日本留三天。”

        嗯……

        黑羽家的传统,大概就是一言不合就跳楼?

        那他是跳还是不跳?

        “非墨,散。”池非迟手指屈起,摸到手腕上的绳索弹射器,助跑,跃出平台的同时空中转身,绳索弹射,顶端铁钩卡住扶栏。

        算了,他也跳,毕竟这也算师徒传统,而且省得爬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