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177章 编制归于零

第177章 编制归于零

        “知道。”池非迟应声。

        安室透一噎,他这么认真说了半天,池非迟这么一句‘知道’就完事了?不好奇他为什么提到‘零’吗?

        “你是零的人?”池非迟明知故问。

        “我的意思是,顾问的编号属于警备企划课,也是划入‘零’的……”安室透转开话题,零本身意味着不存在,对外他是不能承认……等等,池非迟现在不算‘外’了吧,“好吧,我是。”

        池非迟点了点头,平静道,“很正常,因为不属于正常体系,划进哪里都不方便,也就零比较特殊,加进个没实权的顾问不突兀。”

        安室透发现池非迟说的好有道理,他竟没法反驳。

        毕竟没实权,没阶级,就是一个吉祥物,还是放在神秘、特殊的零组合适点。

        “那么,再正式介绍一下,警察厅警备局警备企划课,降谷零,”安室透顿了一下,笑了起来,朋友跟自己划在一堆,怎么想心情都好,“顾问的安全我也是可以顺带负责的。”

        “还是叫安室吧,”池非迟拿出小本本,发现下面还有一个手机,打开看了一下,“估计你也不方便被人喊真名。”

        安室透点了点头,“董事长也知道顾问的手机被监听了?”

        “他猜到的。”池非迟看了看附带的纸张。

        这个手机有个监听提示程序,防不住厉害黑客的监听,但至少可以让他知道手机有没有被监听、被定位。

        还有个定位,连接着公安部的信息处,出事后可以拨打一串指定数字,定位的位置会被传递过去。

        真池集团本身在电子产品方面发展,自家的。

        现在还没有智能机,能有这两个功能也够用了。

        安室透看着池非迟换手机,看到那个翻盖手机一侧的小提示灯是绿色、绿色,就明白了,“监听提示吗?跟我们的差不多,我们的手机也没有商标,或者是其他品牌的商标,不过提示灯一直有两个,被监听或者定位的时候,有提示灯,也可以关闭提示灯,换成显示页面的细微差异来辨别,不会也是真池集团提供的吧?”

        都是绿色,也就说明没有被监听。

        “我也不清楚。”

        池非迟把手机放下,又转身去厨房,出门的时候拎了菜刀。

        安室透:“……”

        等等,池非迟这是想干嘛?

        呯!

        一刀下去,原本的手机被暴力销毁。

        池非迟又去了厨房,把菜刀放回去。

        安室透:“……”

        电话卡都取了还不放心吗?

        池非迟从厨房里出来,把碎成两半的手机丢进隔音玻璃箱。

        安室透眉头一跳,好吧,不止是取了电话卡不放心,池非迟是连碎了都不放心,他觉得池非迟这么下去迟早得被害妄想症,“那些危险的家伙盯上你,董事长不打算管了吗?”

        池非迟坐回沙发上,“已经够了。”

        他老爸送来的两样东西太适用。

        手机就不说了,可以让他知道有没有被监听定位,不用一直防着。

        至于那个虚职……

        原本他联系安室透,就是想让安室透帮忙混个红方身份,现在不用走安室透那边的路,也直接解决了。

        虽然还是要沟通,但方便了很多。

        转回组织的话题,安室透认真起来,说起正事,“那些家伙很危险,我想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还有顾问的打算。”

        “去海上玩的时候,我收到一封邮件,说了我母亲的家族基因遗传病,精神病,还会有失明之类的病症,我母亲有四个哥哥,但只有我母亲活了下来,”池非迟平静道,“我回复问对方,为什么我没事?他问我,你觉得你没事?我问他,你觉得我有事?然后联系就中断了。”

        安室透原本正认真听着,听到最后,忍不住一头黑线。

        对方那是无语了吧?

        顾问有没有病,大家都清楚,顾问偏偏还觉得自己没事?

        “我回来之后,借住的人家是枡山宪三先生家里,”池非迟见安室透脸色变了一下,“所以我父亲才生气,才会这么重视,他们的手伸得太长了。”

        “枡山宪三是他们的同伙,”安室透皱眉,觉得事情有点复杂了,他原本以为池非迟只是不小心招惹到组织,最后组织觉得没必要杀,才放弃了,“那么借住这段时间……”

        “到处都是窃听器,他整天盯着我,手机和电脑也不安全,”池非迟抬眼看安室透,“我才天天打游戏。”

        安室透:“……”

        他居然没发现池非迟传递出的信号,内疚……

        其实整天打游戏很奇怪,特别是以池非迟冷静克制的性格而言,不可能沉迷游戏,不过他也不确定是不是顾问抽抽了。

        而且,打游戏真的很好玩,一群人玩那么快乐,沉迷一下不奇怪……

        “当然了,也是因为被盯着,我什么都做不了,才去打游戏,”池非迟顿了一下,“而且也没什么不好,游戏很好玩。”

        安室透点头认可,游戏真的好玩,又觉得不对,自动无视了最后一句,“他们为什么盯上你?是因为七月的身份暴露了?”

        “不是,那时候他们不知道我就是七月,昨晚我才透漏的,一开始是监视,四天前的中午,他们在杯户百货大楼狙杀了一个人,我在旁边,死的人……是小学时孤立过我、还杀死我养的仓鼠的人,”池非迟隐去了一些细节,大体过程没有隐瞒,要合作,这些是要说清楚的,“当天晚上,我们打游戏的时候,之前发邮件的人又联络我,大意是承认人是他们杀的,说到了当年的事,想激起我对世界的不满和怨恨,也就是心理战术……”

        安室透又皱起了眉,不用细说,他也知道组织绝对是抓着池非迟的心理破绽来的,狙杀、煽动。

        以池非迟的情况,这种刺激很危险……

        “邮件被他用远程手段消除了,不然我有考虑让你看看能不能查出问题来,”池非迟看着安室透,“我怀疑那天晚上的邮件有问题。”

        安室透被池非迟冷冽的目光盯着,觉得气氛都凝重了,“问题?”

        “我那天晚上的情绪不对劲,太活跃了一点,”池非迟平静道,“小学的事,这三个月以来,我回想过四次,第一次有点感慨,第二次、第三次就没什么感觉了,第四次,也就是那天晚上,看到邮件的描述,我再次回忆起来,有了怨愤感,对整个同班都有,很不对劲,按理来说,我不会有什么感觉才对。”

        安室透看着池非迟的平静脸,其实他很想说一句,池非迟那样没什么感觉才是不正常的吧,“会不会是……顾问当天看到那个同学死了,情绪容易起伏?”

        “不会,”池非迟分析道,“我认出死者是谁的时候,也想起了那年的事,没感觉到别的情绪,按理来说,真要介意,刚认出他的时候,情绪波动会是最大的,但是到了晚上看到邮件,我才感觉到怨愤。”

        “用电波对精神进行干扰?”安室透想到这个可能,心里有点发凉。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那晚问过他到底想做什么,他回复,让我去帮他,他也会帮我,for    the    wretched    of    the    earth,there    is    a    flame    that    never    dies.even    the    darkest    night    will    end    and    the    sun    will    rise    ,we    will    live    again    in    freedom    in    the    garden    of    the    lord,”池非迟道,“我现在每次回想起这句话,都觉得……有点激动,像看到了光。”

        安室透观察着池非迟,一脸冷漠,他完全没感觉到半点激动的情绪,他有点怀疑,池非迟说的情绪波动跟他们不一样,有点就真的是一点点,“顾问平时……情绪的波动跟常人不太一样?”

        “这个问题不会有结论,我不是你,你没法切身体会我的情绪,我也不知道你愉快、生气会是什么感觉,跟我的有什么差别,”池非迟道,“不过有的时候,确实没什么感觉。”

        “邮件被远程删除,想检测电波也没办法检测,”安室透有些遗憾,又问道,“那么,昨晚他们是在逼顾问做决定?”

        “昨天晚上就是期限的最后时间,门外有人堵,我估计还有狙击枪瞄着窗户,”池非迟道,“我让你去看看,就是想确认自己的判断有没有错。”

        不是让自己去做目击证人?

        安室透想了一下,决定放弃猜测池非迟的脑回路,“顾问同意加入他们了?”

        “同意了,”池非迟点头,声音没有丝毫起伏,“他们人多武器多,我一个人在洗手间里,弱小,可怜,又无助。”

        安室透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呆呆看着池非迟。

        这话是顾问说出来的?

        说也行,至少表情或者语气该配合一下吧?

        这么一脸平静地说出来,他感觉池非迟是在一本正经地推卸责任……

        不过他想了想,被堵洗手间、窗户外门外都有枪口的感觉,是挺无助的。

        “顾问自保没有错……”安室透觉得该宽慰一下。

        “不,之前我就打算靠拢他们,摸摸他们的底细,争取把他们一锅端了,你也可以认为,他们觉得我上钩了,有我故意操作的成分,加入正合我意,”池非迟摸着下巴,“不过我本来是想慢慢来,中途找时间跟你打招呼,毕竟你是公安,没想到他们的动作比我想象中快,全程监视,最后还仗着人多直接武力威胁,有点打乱我的安排,只能答应之后再跟你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