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169章 我就是想想

第169章 我就是想想

        “没什么。”池非迟平静否认。

        贝尔摩德以怀疑的目光盯着池非迟。

        不对,刚才池非迟肯定不怀好意!

        如果非要说为什么,那应该是女人的直觉。

        这小子不会是想着,等见到那一位的时候,给那一位也下毒吧?

        哪怕是内心再傲的新人,想到见那一位,最先想到的,应该是提问题或者自我表现、争取什么东西,毕竟要是那一位死了,组织一乱,对自己没好处。

        如果是卧底,会想着把情报传回去或者安排抓捕,而不是杀人。

        不管怎么样,都不会有人想‘我想把boss杀了会怎么样’……偏偏她感觉池非迟刚才就是这么想了,好像完全不在意后果。

        疯子的思想,果然不能以常理来理解。

        那她要不要跟那一位说一声,就算以后要见池非迟,也要小心池非迟突然脑洞大开,直接下毒手?

        总觉得不是不可能……

        顶着贝尔摩德变幻不定的目光,池非迟莫名就觉得自己刚才的想法被看穿了,想了一下,解释道,“我就是想想。”

        贝尔摩德:“……”

        这是承认了吧!

        之前她听说皮克斯严密防范池非迟,晚上必须检查门窗,吃饭必须全程盯着饭菜做好放到桌上,开过瓶的水绝对不喝,还觉得皮斯克谨慎过头了,差点建议皮克斯去精神科看看是不是得了被害妄想症。

        现在看池非迟这种诡异的思想,再想到刚才吃的亏,她突然就觉得,皮克斯的防备一点都不过份!

        要是皮克斯不防,说不定哪天池非迟脑子一抽,皮克斯根本等不到她过来。

        相反,是她自大了,有皮斯克的提醒在前,居然还被池非迟的外表骗了,没有重视。

        池非迟沉默着,这女人也太敏锐了吧,他就是想了一下,又没做……

        贝尔摩德缓了一下,没再继续谈boss话题,转头看向吞口重彦,“皮斯克……也就是枡山先生跟琴酒打电话的时候,你在旁边吧?那么你也知道了,组织的存在不能暴露,那个家伙知道组织的秘密,而且即将被抓捕,他落入警方手里会把组织的秘密暴露出去,偏偏消息走漏,警方过来保护他,如果你是皮克斯,这种情况你会怎么做?”

        池非迟没有急着回答,反而问道,“你们称呼彼此,都是酒名?”

        “是啊,不过这是只有核心成员才有的代号,像那个即将被清理的政治家,还有今天你在研究室看到的那些人,都是没有的,”贝尔摩德坦白道,“我的话,是贝尔摩德,那么,你是不是可以先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如果是你,你会放弃还是……”

        池非迟平静回道,“趁早动手。”

        就因为警察来了,吞口重彦跟警察开始有接触,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把秘密说出去,才必须尽快解决这个人,争分夺秒那种。

        “在警察的保护下,想动手可不容易,”贝尔摩德又轻声问,“你觉得该怎么下手?”

        “我一开始就不会来现场。”池非迟想也不想道。

        海上的行船、难靠站的高速列车、封闭的空间、空中的飞机……在这类环境进行暗杀行动,最好选择远程狙杀,或者直接埋炸弹,别让自身进入这类场所,容易被埋伏或者抓住。

        就算是不得不去,也要尽早抽身离开,不要停留太久。

        这么说起来,琴酒的行为就是如此,也难怪人家活得久。

        远程搞定他不香吗?多用炸药不好吗?

        贝尔摩德明白了池非迟的意思,“如果非要来现场才能解决呢?”

        “你们打算动手到现在,有多久了?”池非迟反问。

        “两天,他的住处防卫森严,平时行踪也无法确定,”贝尔摩德没有隐瞒,“车子装有防弹玻璃,在他上车会让人先开车跑两圈,检查是否有爆炸物,在下车前,都会让保镖挡住可以狙杀的路线,唯一能肯定的是他会来参加追思会……”

        “找个人,趁他下车的时候,冲上去扫射,都比在这里动手好。”池非迟打断。

        贝尔摩德也突然想到琴酒,笑了起来,还没来得及说话,大厅里的灯突然熄灭。

        “各位来宾,接下来,就让我们来回顾一下酒卷导演珍藏的幻灯片……”

        前方舞台上,大荧幕亮了起来,主持人登台,“大家知不知道这是酒卷导演何时拍摄的作品……”

        贝尔摩德转头看向大荧幕,轻声道,“你觉得皮斯克会成功吗?”

        “不了解,不清楚。”池非迟应了一声。

        他发现贝尔摩德更像是来玩的,或者说,好奇,来调戏一下萌新……

        正事,就是跟他沟通,让他了解组织的基本情况,顺便也了解一下他这个人,没有太多的试探。

        “好吧,等会儿可别忘了我的不在场证明,我要告状了,”贝尔摩德拿出手机,侧过身,“你可别偷看。”

        池非迟还真没打算看,抬头看着大荧幕。

        “我好像发现了你的秘密,”贝尔摩德在手机上打字,头也不抬地问道,“你不好奇是什么吗?”

        “你话唠吗?”池非迟反问。

        初次见面,贝姐请高冷一点好吗?

        贝尔摩德:“……”

        “咻!”

        细微声响之后,是玻璃落地、崩裂的声音。

        昏暗中,人群骚动。

        “怎么回事?”

        “这是什么声音?”

        “快点把电灯打开!”目暮十三大声喊道。

        片刻后,灯被打开,吞口重彦已经被掉落的水晶灯压在下面。

        地面上,飞溅的红色血迹和一块块晶莹尖锐的碎片交织。

        人群发出惊叫,连忙退远。

        池非迟看了一眼,被这种灯砸中,估计背上都成马蜂窝了吧?

        警方快速控制了现场,把水晶灯移开,露出地上的大滩血迹和快成扁了的吞口重彦。

        “高木老弟,情况怎么样?”目暮十三问道。

        高木涉蹲在地上,查看了一下,“非常遗憾,他已经没有呼吸了。”

        “是吗,”目暮十三道,“立刻向局里汇报这件事!”

        “是!”高木涉走到一旁汇报情况。

        目暮十三开始询问,目光往周围人群一扫,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顿时无语,“池老弟,还真是巧啊。”

        池非迟点了点头,表示打招呼。

        目暮十三下意识左右张望,像是在寻找着什么,“那么毛利老弟……”

        “应该不在。”池非迟道。

        目暮十三收回视线,盯着池非迟。

        再这么下去,池非迟大概可以干掉毛利小五郎,成为第一瘟神了吧?

        不远处,高木涉刚向警视厅汇报完,转头看到池非迟,目光顿时幽怨。

        真是托池非迟的福,他前段时间得了两天连休,被目暮十三强行带去精神科,最近一上班就有同事问候,关心他压力不要太大……

        不过,他的精神真的没有问题!

        池非迟:“……”

        今天警察们的目光都有点奇怪……

        贝尔摩德早就收起了手机,她知道池非迟以前帮警察破过案,这些情报里都有,但她不明白这一瞬间的沉默是怎么回事,转头用英语问池非迟,“怎么了吗?”

        “没事。”池非迟也用英语回了一句。

        目暮十三回神,直接问道,“池老弟啊,你跟死者是什么关系?”

        池非迟沉默了一下,“参加同一个追思会的关系。”

        “不是借住的人家,也不是什么认识的人?”目暮十三追问。

        池非迟深深看了目暮十三一眼,“不是。”

        这些警察一天到晚的都在想什么?

        他为什么要跟吞口重彦有关系?

        他只是跟杀死吞口重彦的凶手有点关系……而已!

        “咳,”目暮十三干咳一声,“那你们当时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人物?

        贝尔摩德一脸茫然,一副听不懂日语的模样。

        池非迟很配合地转头给贝尔摩德翻译,听了贝尔摩德的话之后,又对目暮十三道,“没有,坦白说……我们刚才一直在聊天,没怎么注意周围。”

        目暮十三一汗,觉得池非迟是指望不上了,对其他警察道,“先问问在场的其他人有没有看到可疑人物吧。”

        “警官,这难道不是一场意外吗?”女作家南条实果疑惑。

        “不,”目暮十三正色道,“事实上,我们之前接到了一个报警电话,说是有人要杀害吞口议员,这才赶到这里来保护他。”

        “这绝对是意外,”留着一头长发的男音乐家道,“美术灯的吊环年久失修,这次只是碰巧掉在那个政治家头上的,说要杀他的人,大概是因为他收到了恐吓信之类的……”

        “是啊,”枡山宪三眯眯眼道,“在盘问我们之前,警官是不是应该先去问一下那个报警的人?说不定这个人才是凶手。”

        目暮十三无奈,“他用变声器改成了声音,根本无法区别到底是男是女啊。”

        趁着警察没有再关注这边,贝尔摩德低声对池非迟道,“你和警方很不错哦。”

        “所以你们拖我下水,没用。”池非迟道。

        贝尔摩德笑了笑,没有接池非迟的话,“那么你觉得怎么样?皮斯克的能力。”

        池非迟给出评价,“老谋深算。”

        如果不是柯南捡到了手帕、又发现吊环碎片上的荧光记号,很难想到皮斯克是用枪打碎吊环、用手帕挡住枪口冒出的火光。

        水晶吊灯已经破碎损坏,只要猜不到是用枪,自然就查不到灯掉下来的原因。

        其实就算查到了也没关系,要是枡山宪三不那么倒霉,拿枪对着上方射击的照片没有被拍下来,也很难定罪。

        找不到动机、不明白手法、没证据,最后只会被当成意外处理。

        说到底,是枡山宪三太倒霉,被主角光环碾压。

        在这个世界犯案,只能祈祷别被柯南注意到,不然什么线索都会往柯南面前钻,没证据也不用担心,种种巧合送证据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