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164章 这个刁民想害朕!

第164章 这个刁民想害朕!

        第二天。

        枡山宪三偷偷在池非迟做实验的房间里装了小型摄像头,特地放在窗台边,十分隐蔽。

        他昨晚听到池非迟跟那一位联系,而那一位只是让他这两天加强监视,要注意池非迟有没有联络警方,还有注意池非迟的状态。

        形势很迷,他看不懂。

        午饭时候,池非迟下楼吃饭,然后钻进实验室,解剖剩下来的标本,估算着距离第一次使用毒液过了24小时,才准备实验毒液。

        不过,实验室里的烧杯一类的东西都占用了,只能出门上楼,去自己房间拿喝水的杯子。

        突然想到接毒液这种事还是隐蔽一点,在楼上接好了才下去。

        他尝试能不能像眼镜蛇一样,把毒液喷出来,不过失败了,没法做到。

        回到那个充当实验室的房间,池非迟又开始忙活。

        枡山宪三下午不在家,说是去了公司,指不定就在附近某个地方偷偷监视着他。

        不过他也不担心被监视,就是简单的毒测试,爱监视就监视吧。

        毒液放在喝水的玻璃杯里,只有浅浅一层。

        色泽透明,没有气味,密度接近于水,也易溶于水,简直是居家旅行、杀人必备。

        24小时恢复的毒液有10ml左右,也就是矿泉水瓶瓶盖两盖的量,恢复速度相对蛇类来说,还算快的了。

        ……

        别墅不远处的路边,枡山宪三坐在车里,看着监控画面。

        他想过,如果他在家,池非迟恐怕会有所收敛,不如离开,看池非迟会做什么。

        从两个小时前,池非迟出房间一趟,带了个玻璃杯进来,就鼓捣着玻璃杯里的东西,然后……

        又开始杀生!

        他可以隐约分辨出,池非迟应该是用什么稀释了玻璃杯里的东西,然后注射进小白鼠、青蛙、兔子体内,不停地注射,似乎是在控制剂量。

        而那些小白鼠、兔子在被注射后,无一例外都死了,只是挣扎时间长短而已。

        枡山宪三立刻明白过来,池非迟拿进门那个玻璃杯里,装的是一种剧毒。

        这小子去哪儿搞来的剧毒?不过是随身带着吧?

        为什么不停地杀动物?仅仅是为了测试剂量?还是说为了杀生发泄?

        而如果是测试剂量,又为什么尝试那么多次?想计算多少毒能让人致死?

        这小子算这个想做什么?

        一时间,枡山宪三脑补了很多种可能。

        最乐观的一种就是池非迟只是无聊、想了解一种剧毒的毒性,严重一点的,大概就是池非迟想害人。

        而不管是哪种可能,配合上池非迟那种喜怒无常的性格,他都很危险。

        要是哪一天,池非迟不知道为什么不高兴了,往他喝的水里来点也不是不可能啊……

        这两天他可从来没有防备过食物或者饮水,要不是今天发现,恐怕什么时候死了都不知道。

        越想,枡山宪三越后怕,同时心里警惕起来。

        看来之后要注意一点,池非迟给的东西绝对不能入口,离开过一段时间、放在桌上的水不能喝,瓶盖有异常的酒不能喝,方便注射毒液的塑料瓶里的饮料不能喝,饭菜一定要自己盯着做好,吃饭的时候远离池非迟两个身位、尽量避免餐具接触……

        不,等等,今天他出门了,客厅和厨房里没有监控,池非迟是可以在食材上做手脚的,等会儿回去必须重新买食材。

        防备池非迟这个刁民想害朕!

        ……

        下午六点多,枡山宪三回了别墅。

        池非迟在房间里听到动静,见实验差不多了,也就停了手。

        主要是毒液没了,不够用。

        唯独让他心情有些不愉快的是,经过机器的精准测量,毒牙确实还在生长。

        原本就已经比前面的切牙长出2毫米,从昨天到今天又长了0.82毫米,也不知道生长什么时候停。

        长出2毫米,看起来只是上颌尖牙长一点,还不算显眼。

        长出5毫米是他的极限,别看5毫米不多,但换在牙齿上已经不少了,不张嘴还好,一张嘴,尖牙显眼。

        至于超过5毫米,不说一看就让人想到吸血鬼,就连饮食也会受到影响,他会考虑手动锉短。

        池非迟出房门,就看到那个一天到晚守在外面的园丁在厨房里,把还新鲜的食材都从冰箱里拿了出来。

        枡山宪三站在一旁,手里还拎着不少食材,“好了,那些都带出去丢了吧,等会儿临时雇佣的女佣会用新鲜食材做菜,你把开过瓶的酒水都带出去,都扔了。”

        池非迟在一旁看了一会儿,总觉得太浪费了,“枡山先生,这些菜还新鲜,怎么不要了?”

        听着池非迟那极度平静的声音,枡山宪三不着痕迹地僵了一下。

        这是要阻止他丢菜?

        前两天,池非迟不到饭熟是不会出门的,今天怎么突然关心起菜来了?还想让他用这些菜做晚餐?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回头,笑得慈祥。

        “池先生,那些菜看着新鲜,但在冰箱里放了一两天,实际上也不是那么新鲜了,有时候生活精细一点也好。”

        池非迟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其实这就是有钱人的浪费吧?

        他都不会这么浪费,不过老头高兴就好。

        枡山宪三转回头,又对那个园丁道,“开过瓶的调味料也都带出去丢了,我买了新的。”

        池非迟:“……”

        真讲究……

        ……

        晚上和小伙伴们一起打打游戏,睡一觉,醒来,又是新的一天。

        池非迟打算练习一下控制毒素剂量。

        没别的办法,一个个咬过去,找感觉。

        枡山宪三没有出门,坐在一楼书房里,一边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一边看着监控视频,背后冒寒气。

        大概十分钟前,池非迟耐心给小兔子洗白白,消好毒,拎着耳朵拎起来,一脸平静地咬下去。

        那只兔子腿叨叨两下就不动了,而池非迟好像还不太满意,停了一下,把兔子放到一边,又一脸平静地拎出另一只兔子,洗白白,消毒,咬……

        这一次,兔子比前一只挣扎得久了一点,然后尸体又被放到一边。

        池非迟又朝另一只兔子伸出了魔爪……

        如果池非迟表现得疯狂一点,哪怕面目狰狞,他也不会觉得可怕。

        偏偏池非迟神色全程没什么变化,就连举动都一直不急不缓,显得极为耐心,整个视频看起来,沉静压抑,诡谲得令人毛骨悚然。

        监控视频里,池非迟再一次咬死了三只兔子,最后一只挣扎了很久,被池非迟用手死死抓住,慢慢不动了。

        隔着视频,他都能感受到那种绝望和临死的恐惧。

        而池非迟似乎是满意了,拿纸巾擦了嘴角的血迹,又一脸平静地看向装小白鼠的笼子,伸出魔爪,拎出一只小白鼠出来,洗白白……

        又咬死了六只小白鼠,最后一只也像那只兔子一样,挣扎了很久,隔着两道门,他好像都能听到叫喊不断的‘吱吱’声。

        好像动物死得慢而痛苦,池非迟就满意了,再次看向装青蛙的笼子,大概是嫌弃,看了一眼,又收回视线,开始鞭尸……

        他不觉得池非迟是在研究什么,看池非迟这行为,完全就是咬死那些动物,虐杀完,然后再解剖鞭尸,用机器研究一下自己的成果,又送进小型焚烧炉里,烧成灰,还拿出来研究一下,加入化学物,彻底溶掉,连骨灰都不给剩。

        枡山宪三看池非迟洗手、漱口,似乎准备收工出门,长长舒了口气,把监控视频发给那一位,心情复杂。

        他以前和一个中华的商人合作过,对方曾经跟笑谈过一句中华俗语,‘穷的怕横的,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对方跟他解释过,意思就是穷人怕得理不饶人的人,因为没有底气纠缠和反击,得理不饶人的人怕傻里傻气的人,因为傻愣的人不听你讲理、一激就会热血上头、忘了理智,而傻愣的人又怕不要命的人,因为再傻的人他也怕死,遇到拼命的人,自然就心生退意。

        他一直觉得很精辟,很有道理,而今天他突然觉得,应该加一句——全都比不上精神有病的!

        就算是不要命的人,也要看看命是怎么丢的吧?

        遇到像池非迟这样的,说不定不跟你拼命,只是一点点磨死你,用你想不到的办法弄死你,死了还鞭你尸……关键是吓人!

        池非迟出了房间,总觉得嘴里有兔毛没吐干净,又去洗手间刷牙。

        毒素的剂量不好控制,越少、越精细,越难控制好,经过练习,差不多也就这样了。

        完事他总觉得虽然没什么有害物,但始终是体内有毒素的生物,骨灰还是加道工序,处理掉比较好。

        爱护自然,人人有责。

        然后,池非迟就看到,自己的尖牙好像又长了一点点……

        枡山宪三从房间里出来,转头看到池非迟目光阴沉地盯着自己,嘴角微微一抽,他感觉池非迟的心情好像又突然恶劣下来了。

        这……完全找不到规律!没人惹池非迟吧?

        池非迟继续漱口,放下杯子。

        不用量了,看着已经够显眼了,明天再长就锉掉!